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515 《拿破仑跨越乌拉尔山》
SafeSCP-2515 《拿破仑跨越乌拉尔山》Rate: 37
SCP-2515

项目编号:SCP-251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515-A收容于Site-77内无菌储存间的玻璃盒中。为避免项目状况恶化,储存间温度必须维持在20摄氏度,相对湿度45%。SCP-2515-A在不被使用期间须存储于完全黑暗环境,每日由文物部管理员检查是否有Anthrenus verbasci1滋生。

对SCP-2515-A的任何数码摄像行为都将被视作C级信息突破,将受到纪律处分。在站点主管批准后可对SCP-2515-A进行胶片摄像以用于研究SCP-2515-B。SCP-2515-B个体及用于研究的胶片须在实验结束后立即销毁。

描述:SCP-2515-A是一1.3 m x 2.0 m的油画,风格属于雅各•路易•大卫,是在对异常艺术交易商█████ ██ ███████在巴黎住所的突袭中寻获。SCP-2515-B是所有对SCP-2515-A的照片,以及对这些SCP-2515-B的照片。SCP-2515-A是一幅描绘拿破仑•波拿巴骑马的肖像画,画中他手持一手提电灯2,其上刻有“LVMEN FIDEI”3字样,以及他的军队在黑暗的山道上行军。在右侧画有四名士兵举起一座披甲女性铜雕,手持一矩形和罗盘,基座上刻有“DEA EVROPA”4字样。在远处背景中可见一横跨山道的星堡被尸体环绕,可以看到堡垒内的水流(观看者一般辨识为血)。

SCP-2515的异常效应会在人员观看SCP-2515-A或SCP-2515-B期间出现。观看者在观看期间会宣称知晓关于SCP-2515-A的信息,但基金会掌握的所有历史及文化记录中均未曾发现过对该画作的记载。一旦受影响者停止观看,此异常效应将会停止。人员所获信息的深度与其在艺术史上的教育程度相当,从一无所知到能对CP-2515-A各元素进行详细解释不等5。迄今所有受影响者所给出的SCP-2515-A相关信息未曾出现不一致之处。

受访者:D-77-9275,█████的艺术史学者及政治异见者。
采访人:Dr. Cheng,2级研究员。
前言:采访以内部通话系统进行。Cheng博士此前从未观看过SCP-2515-A或SCP-2515-B。

<开始记录>

Cheng博士:D-77-9275,你在墙上看到了什么?

D-77-9275:没有回应

Cheng博士:D-77-9275, 我重复一遍,你在墙上看到了什么?

D-77-9275:缓慢说话)如果我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拿破仑跨越乌拉尔山》的原作。

Cheng博士:没错。D-77-9275,这幅画的作者是谁?

D-77-9275:《拿破仑跨越乌拉尔山》是雅克•路易•大卫的最后杰作,是在他晚年作为拿破仑宫廷画师期间创作,在1822年。6

Cheng博士:D-77-9275,你能否解说这幅画的历史背景?它描绘的是什么?

D-77-9275:这是西伯利亚战役中的场景-跨越拿破仑之道,你可能已经想到了,这正是以此事件命名的。

Cheng博士:D-77-9275,给我说说西伯利亚战役。

D-77-9275:好吧,我肯定你知道基础-

Cheng博士:(打断D-77-9275)不,我不知道。

D-77-9275:[已编辑]

Cheng博士:回到画上,对拿破仑手里这盏灯你能告诉我什么?

D-77-9275:灯上的铭文读作“lumen fidei”,这是拉丁文的“信念之光”。注意到这盏灯是整幅画唯一的光源了吗?大卫是要告诉我们,我们这些观看者,只有对███████的信念才能照亮和启蒙整个世界。你看远处的█████-他们野蛮的堡垒正被黑暗笼罩。即便是███████的光也不能启蒙他们;不,大卫告诉我们必须用武力让他们开化。

Cheng博士:这个欧罗巴的雕塑是代表了███████吗?

D-77-9275:不完全是,不。欧罗巴的雕塑在《拿破仑跨越乌拉尔山》里有双重含义。广为人知的是,欧罗巴是象征欧洲的神-基督教的欧洲之神,当然了。但对拿破仑和大卫这样的新诺斯替派精英并非如此。对他们而言,欧罗巴是逻辑、理性和欧洲大陆神性启蒙的具现。欧罗巴的雕塑是寓意着███████,这是肯定的,但这不是对███████的描绘。事实上,大卫和新诺斯替派决不会言说███████,他们从来不知其名。

Cheng博士:那如果是这样,你是怎么知道███████的?
D-77-9275:科学革命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科学领域。随着牛顿的《基本原理》广泛传播,机械宇宙的概念逐渐流行于欧洲知识界。一开始的自然哲学逐渐变形为一种宗教教义,对机械宇宙第一因的论争愈发激烈。论争的胜利者主张这被我们称为███████的是机械宇宙的第一因,无意间也复兴了对他的崇拜。他们为拿破仑及大卫时代的新诺斯替派运动奠定了基础,随之而来的是与新诺斯替派眼中造物主的冲突,在乌拉尔山上打响。

Cheng博士:我今天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刚刚稍微提到了背景里的堡垒,你能不能详细解说一下?

D-77-9275:当然。█████帝国从欧洲人那里接手了这些星堡,但把它们改造成了自己的模式。看看那些尸体,堆积在堡垒边,还有中间的血池。在战役和突袭之后,他们会把俘虏带去堡垒,在那里举行他们古老的放血仪式。一滴一滴,他们把受害者之血流进凝固的血库中,用作以后仪式的储备。尸体,也一样,是有价值的资源。堆在█████要塞周围,这些尸体能让逼近的军队丧气又染病。还有,要是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他们还能举行吞食仪式。这种仪式的具体内容尚只能推断,但对其后果,我们能在内伊元帅对西伯利亚战役的日志里找到些描述:“百个落下-千个起来。千个起来-万个倒下。”不用说,进攻█████要塞不算什么特别的举动,就算对拿破仑的陆军也是如此。

Cheng博士:停顿)今天就这些了。你会被带回房间。

<记录结束>

结语:采访结束后,Cheng博士请求保留D-77-9275以进行对SCP-2515的更多测试。申请被站点主管批准。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2 May 2017 15:2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