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578 “这台机器扫除法西斯”
KeterSCP-2578 “这台机器扫除法西斯”Rate: 62
SCP-2578
sicsempertyrannis.jpg

SCP-2578-A个体,截录自[已编辑]的邮箱账户

项目编号:SCP-257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将监控全球邮件网络中是否有SCP-2578-A表现。若已确认SCP-2578-A个体的读数达到24,MTF Iota-10(“该死的联邦探员”)将派出反应组去往对应SCP-2578-B所在地点,期限不超过10小时。在最后两小时内,小组要监控状况,并等待更多指示。

此外反应组将陪同1名预定处决的D级基金会人员(意外事件12-阿撒谢尔所用的“替罪羊”),以及低级别催眠药针剂。

若发生进行中的穿刺事件,反应组将尽快执行意外事件12-阿撒谢尔。

意外事件12-Azazel:

  1. 使用安眠药,为替罪羊植入刺杀SCP-2578-B的人造记忆。
  2. 将替罪羊送交SCP-2578-B政府的执法部门。
  3. 若出现穿刺事件中止,SCP-2578-B个体将被拘留加以记忆删除后再释放。

由于可能存在平民与SCP-2578-D交流, SCP-2578-C个体将在被发现后清出全球邮件服务器。

当前因其所在地及潜在的破坏性,对SCP-2578-D的收容重点放在不干预及反复尝试谈判上。

描述:SCP-2578是一系列现象的统称,与自1995年起的至少1██起人类对象死亡有关,所有受害者(编为SCP-2578-B)均具有以下特征:

  • SCP-2578-是一政治人物,或预定将在未来某日供职。
  • SCP-2578-B有意图在未来某日进行以下全部政治活动,且拥有足够的军事、经济和政治资源来完成目标:
    • 种族清洗
    • 建立、维持或复辟政府支持的奴隶制及/或童工。
    • 暴力镇压和平抗议和/或异见
    • 对外国的战争罪行
    • 对国家出版、媒体和宗教建立绝对控制
  • SCP-2578-B的这些观点均是为其选民所相对地不反对,异议或反叛都十分有限,以至于若对象不死亡,其计划均可能被成功执行。

在其死亡前72小时,SCP-2578-B会收到一份信息SCP-2578-A,送入其主要的私人电子邮箱内。发信者只会留有一标识1,所有SCP-2578-A都有相同标识。

所有SCP-2578-A内容完全一致:

SIC SEMPER TYRANNIS2

[对象的经纬度]

[一个数字,在第一份信件中为144]

我百发百中。退位你就能活命。[这部分信息会以西班牙语、法语、德语、俄语、乌克兰语、阿拉伯语、汉语、波斯语、日本语和塔加路语各重复一遍。]

30分钟后,信息会被再次送往SCP-2578-B,但每次数值会减一。一旦数字归零,一次穿刺事件会在最初有SCP-2578-A的72小时后发生。对应SCP-2578-B可通过多种方式停止倒数,包括:

  • 辞去职位、
  • 废除任何符合前述政治活动的待议指令、
  • 对战争罪法庭或抵抗运动投降和/或
  • 自杀

穿刺事件指目标SCP-2578-B个体的身体上突然出现一钻孔,一般是在头顶,和腹股沟末端,但也有其他位置被记录到,诸如SCP-2578-B-429。这些事故表现出高能枪击的痕迹,但从未在事件中找到子弹,即便对象身处飞机、地下或室内这些孔洞也会出现,周边区域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SCP-2578-C是在穿刺事件成功或中止后、发往各种政客、平民和其他人类对象的一系列邮件。其内容各异且可能具针对性,但总是包括一份胜利宣言和/或鼓励,诸如这份送往预定要于SCP-2578-B-429选举后被炸毁的某犹太教堂的信息:

[三新月符号]胜利了。伊万·卢佩斯库成功处决于5/12/2009。
- 服务的报偿:
-弃绝你对暴君的恐惧。
-明了[三新月符号]会一直守望你,[三新月符号]会一直保护你,[三新月符号]会一直爱你。3

[全部信息内容以西班牙语、法语、德语、俄语、乌克兰语、阿拉伯语、波斯语、汉语、日本语和塔加路语各重复一遍]

SCP-2578-D是一金属太空飞船,长度约3米。已识别出其为所有穿刺事件、SCP-2578-A和–C发信的源头。SCP-2578-D是载人或无人飞船当前未知。

SCP-2578-D的来源未知,但其外观设计类似一只鲎。确信这仅是美观设计而非有特定目的。卫星图像中识别到在其两侧有各种与SCP-2578-A、-C相关的三新月标识彩绘贴花。

SCP-2578-D的“尾部”可通过三个关节点调整。尾尖内有似乎是用于执行穿刺事件的抛射武器系统。武器机制当前未知。除该武器外,它还携带有数量未知的表面搭载能量投射设备。(参见事故-2578-1427获取详情)

SCP-2578-D的位置会随其执行目标及躲避侦察而改变,但很少下降到地表上方4000km以下。SCP-2578-D的推进机制未知。

附录-已记录SCP-2578-B个体摘录:

称呼 名称、标题 穿刺事件 备注
SCP-2578-B-013 拉多万·卡拉季奇,赛族共和国总统 发生于4/19/1996 Naismith博士的备注:自7/21/2008起,当前程序将取代之前所有收容措施。抱歉,栽赃D级人员刺杀政治家是不怎么漂亮,但我们在SCP-2578后的“替代式治疗专家”掩盖方案造成卡拉季奇“失踪”可不只是非伦理-这就是
SCP-2578-B-326 穆罕默德·本·沙尔曼,沙特副王储 被罢黜 对目前在沙特阿拉伯发生的230起中止穿刺事件详情,请参见文件-2578-K。
SCP-2578-B-429 伊万·卢佩斯库,罗马尼亚未就任总统 发生于5/12/2009 钻孔在卢佩斯库的胸口被发现,目击者称大约在穿刺事件五分钟前,卢佩斯库因为未知原因突然焦躁,坚持要他4岁的女儿骑在自己的肩膀上。

事故2578-1427:于4/19/2016,在SCP-2578-B-832的穿刺事件中止后,基金会使用中国一个收到多份SCP-2578-C的电脑终端三角定位到信息来源,发现了SCP-2578-D。之后不久基金会与SCP-2578-D建立电邮联络,请求获得关于其来源的信息。作为回应,SCP-2578-D发出下列内容:

非常有趣!遗憾的是,我必须无视那些完全无关紧要的问题,万分感谢你开放你们数据库的间接访问。这让我在北朝鲜死局的了解上颇有增进。

有段时间,感觉如同我是在和金正恩来往时总是对着墙说话,但铜碑就足够接近了。它似乎是达成解放更直接的道路。

爱你的,[三新月符号]

上述信件被O5指挥部接收的两小时后,SCP-1427被宣告无效化。等待O5审议是否研究使用SCP-2578来无效化难收容SCP项目政治起源SCP项目

事故2578-1427时间线:

17:15:SCP-1427的收容人员在一次毫无预兆的穿刺事件中被处决。SCP-2578-D往人员的家人处发出了致歉信。

17:29:SCP-2578-D被目击到出现在平壤上空平流层,从高地球轨道快速下降。

17:31:SCP-2578进入SCP-1427收容区域,开始用其触角末端的轨道能量武器直接轰击。

17:32:1427受到严重损伤断成两截。SCP-2578-D开始撤退,似乎要任由铜碑无效化。

17:34:似乎是作为一种防卫机制,SCP-1427开始表现出超出寻常的电磁能量外放,造成所有此前受其控制者出现不可逆心理伤害。

17:36:SCP-2578-D返回,抓住了SCP-1427的两个断块,快速向高地球轨道抬升。

17:53:基金会卫星捕捉到SCP-1427的两个断块,在朝太阳方向飘去。

于20:12,Naismith博士收到SCP-2578-D发来的下列信件:

[三新月符号]胜利了。遗憾的是,我未能阻止铜碑把它怯懦的临死反扑递送给它的奴隶们。即便如此,他们现今的困境也要好过短短一天之前的生活了。is我要感谢你的协助,朋友。

以及,短时间耗费如此多能量让我收到了严重内伤。所以下周我自动修复期间,有哪个暴君要钻出来,我恐怕他们得要好好等等了。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9 Oct 2017 14:1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