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32 出离愤怒
SafeSCP-2632 出离愤怒Rate: 112
SCP-2632

项目编号:SCP-263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2收容于Site-88七楼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除非加以拘束,SCP-2632不可与任何基金会人员发生身体接触。

描述:SCP-2632是一具有异常长寿的人类,一切可行手段无法对其造成伤害。SCP-2632在基金会拘留期间似乎完全没有发生衰老。

SCP-2632表现出与68岁男性相符的生理性质。历史记录显示SCP-26321于1810出生于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对SCP-2632的观察证据、历史记录和其自己的证词显示是1878年的一次事件造成其出现异常。

SCP-2632没有其他异常性质,表现出的症状被诊断为复发性-慢性硬化症。虽SCP-2632的行为与患有中度神经衰退的人员相符,不过对神经状况的永久性损伤似乎因其异常性质被防止。

SCP-2632是于2003年在美国华盛顿的一次死刑执行失败后被发现。SCP-2632被控在1994年杀死Jonathan Garret,被判死刑。SCP-2632拒绝选择死刑方式,依照州法律于2003年1月被执行绞刑。因其异常性质,该处刑完全无效。潜伏在华盛顿州监狱局的特工随即发现了SCP-2632。

下面是第四次采访的记录2

日期:2003年2月5日
采访者:William Hoskins博士,SCP-2632计划领导人
对象:SCP-2632
地点:Site-88,Section C

Hoskins博士被指示与对象建立良好关系以促进配合。为简短对采访内容进行了部分编辑。

SCP-2632:说老实话我希望在监狱里待一辈子。

Hoskins博士:为什么?

SCP-2632停顿数秒。

SCP-2632:我没告诉过你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Hoskins博士:没有。能说说吗?

SCP-2632:那我可要从箱底说上一阵了。

Hoskins博士:好吧我哪都不去,你也一样。聊聊吧。

SCP-2632:每次我告诉别人这事,最后我都会杀了他们。

SCP-2632敲了敲隔在它和Hoskins博士之间的玻璃。

SCP-2632:不过也别觉得这很大不了就是。你去过十字路镇没有,在俄怀明?

Hoskins博士:没,没去过。

SCP-2632:美丽的小镇。至少曾经是。我和老婆还有弟弟在1867年搬去了那里。

Hoskins博士:他们是谁?

SCP-2632:Bethany Manfred和Jacob Manfred。我弟弟就是个混蛋懦夫,逃避战争。我老婆的父亲和兄弟都在谢尔曼的战役里死了。她妈妈几年前也死了。她无处可去,我就收留了她。

Hoskins博士:然后你们去了十字路?

SCP-2632:对,Jacob在准备帮我安排个殡仪馆生意做。贪财的贱人总有好点子。每周我们都要埋个人。

Hoskins博士:然后呢?

SCP-2632:我开始觉得对这些死亡和破坏可以做些什么。我发誓一开始真是出于高尚动机。我在一家酒吧见了个印第安人。我原以为他是在说疯话,但有次我帮他清醒的时候,他给我说起了一个仪式。他说他死不了。这他妈就让我有兴趣了。

Hoskins博士:那个印第安人怎么了?

SCP-2632:很复杂。他给我说他和他的四个朋友完成了仪式。结果这居然是个弱点,参加了的人就可以伤到彼此。这是唯一可以让你死去的方法。

Hoskins博士:好,那其他人怎么样了呢?

SCP-2632:他得了偏执狂,然后就那样了。这贱人把他们都杀了,全部。

Hoskins博士:好的。所以你也完成了仪式?

SCP-2632:过了一段时间。准备了需要的东西。但我发抖得越来越厉害,必须得赶快。

Hoskins博士:然后呢?

SCP-2632:然后我犯了这漫长一生里最愚蠢的错。我把我老婆和弟弟也拉了进来。

Hoskins博士:所以你们都施行了这仪式?

SCP-2632:我做了大部分的重活,中间有些不太好的部分我觉得他俩都受不住。但完事后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Hoskins博士:你妻子和兄弟怎样了?

SCP-2632:我们完成的时候她是24岁,弟弟是36岁,我68岁。然后我的身体虽然不会更坏也好不到哪去。然后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了。

Hoskins博士:他们搞起了婚外情?

SCP-2632:就他妈在我眼皮底下。我还没给他们说过弱点,所以他们还不知道,只要我想我是可以弄他们的。

Hoskins博士:那么你做了吗?

SCP-2632:一开始没有。

Hoskins博士:但最后还是做了?

SCP-2632:我做的是把仪式里用过的小孩骨头埋进了Jacob的家里。然后我给了警长一大笔钱,让他去履行职责,搜查那地方。

Hoskins博士:之后你兄弟怎样了?

SCP-2632:警长逮捕了他。审判很短,第二周就判他绞刑了。我假装是站在他这边。给他说我给他些吗啡来装死。

Hoskins博士:你做了吗?

SCP-2632:对。我对着绞刑偷笑,还怕有人注意到呢。差点都抬不起头来了。等我把他运到我在地上挖的坑他还在睡着,得有七尺深。

Hoskins博士:你把他埋了?

SCP-2632:对。

Hoskins博士:你妻子做了什么?

SCP-2632:她不高兴。在墓地我埋他的时候她冒了出来,把什么都坦白了,还说等他醒过来他们就永远离开镇上。

Hoskins博士:你又做了什么?

SCP-2632:我朝她后脑勺砸了一下,把她一起丢进了洞里。

Hoskins博士:你把他们都埋了?

SCP-2632:对。她死了,他睡着。等我干完他还是没醒过来。

Hoskins博士:那之后呢?

SCP-2632:我自己离开了小镇。没什么留恋了。

Hoskins博士:你有担心过你兄弟醒过来然后自己挖出去吗?

SCP-2632:泥巴也是有重量的。他在那下面待了120年了。

Hoskins博士:120?你说你们是1867年搬去了十字路的?

SCP-2632:对。我一直环游世界,但总是隔一段时间就回去一次。有些人会说这是罪责感,但其实我只是想确认那唯一伤得了我的人还在地里。

Hoskins博士:他不在了?

SCP-2632:不。他确实不在了。
Hoskins博士:你什么意思?

SCP-2632:92年我又去了那里一次。他们在老墓地上建起了购物中心。那些大机器跑过去把整块地都挖走了。

Hoskins博士:他们找到你兄弟了吗?

SCP-2632:他们肯定找到了,因为他找到了我。没见到他本人。这懦夫从背后偷袭了我。好久没这么受伤了。我跑啊跑。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放我走。

Hoskins博士:之后你做了什么?

SCP-2632:我跑回家陷入恐慌。觉得唯一的逃避方法就是进监狱。所以我就去了雷尼尔山,在乐园杀了个扎营客,然后坐在尸体边等着个远足的找到了我。

Hoskins博士:嗯。

SCP-2632:如果我聪明些就该找个彻底废除死刑的国家。但我还是搞砸了。

Hoskins博士:你还在害怕他来找你吗?

SCP-2632:现在不了,我不觉得他有办法知道我在这里。

Hoskins博士:你为什么觉得他会来找你?

SCP-2632:我说你认真的?

Hoskins博士:当然。只是为记录。

SCP-2632:你能想象不能动弹、不能呼吸、还喊不出声120年吗?

Hoskins博士:这都没让他发疯?

SCP-2632:当然。我打赌他在下面应该是疯过很多次。但又清醒过来了。我对他的心态已经找不出词来形容了。也许连愤怒都不是。他知道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这么做,除非我和他一样受苦他不会罢休。

Hoskins博士:好了,谢谢你的配合。我想明天会有更多问题。

SCP-2632:我无所谓。

事故2632-63:

在多次正式记录采访后,Hoskins博士开始进行非正式采访,试图查清导致SCP-2632异常的仪式细节,以及最初告知其仪式的人员下落如何。这些采访未能达到目的。于2015年12月12日,在12年的成功收容后,SCP-2632于一次无守卫采访期间将Hoskins博士杀死。

不得再对SCP-2632进行没有隔离栏保护的采访。研究员在SCP-2632在场时必须有安保人员陪同。

Elizabeth Lane博士,SCP-2632计划领导人。

事故2632-65:

在Hoskins博士死后,新的计划领导人被选出。Elizabeth Lane博士作为新任计划领导人,安排在12月18日采访SCP-2632。当其和特工Bill Cassidy一起进入采访间时,SCP-2632开始出现似乎是心智崩溃的症状。

SCP-2632无法连贯地回答任何问题,且似乎对Cassidy特工的在场感到反常地在意。为使对象保持冷静,不再将特工Cassidy指派到SCP-2632计划中。

Elizabeth Lane博士,SCP-2632计划领导人。

因SCP-2632不配合的态度、其心智状况、对基金会人员的威胁,以及其异常性质等因素,依照计划领导人指示,现已决定自2016年12月20日起执行下列方案:

SCP-2632计划重分类为中止。

SCP-2632将被拘束,安置在钢制平台上。利用SCP-2632抵抗伤害的性质,将以一压板把一块大致与SCP-2632体积相当的铅块从上方压下,直至其变形为SCP-2632的形状。该压板将使得SCP-2632保持在不能活动状态,直至SCP-2632计划重新启动为止。

SCP-2632当前的计划成员重新分配至其他进行中计划,SCP-2632的收容程序相应进行改动。

Elizabeth Lane博士,SCP-2632计划领导人。

上面提议的变动暂且通过。Lane博士,我想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和你谈谈。对你将Cassidy特工的专家收容意见运用在此,我有所关切。请尽快来见我。

Cimmerian博士,Site-88伦理委员会联络人

2016年6月8日,伦理委员会通过了Cimmerian博士发起的对SCP-2632相关提案。行动在2016年8月24日完成。结果如下。

对SCP-2632对其亲属的相关言论之真实性进行了调查。SCP-2632描述的埋葬地点被发现,在其中发掘出尸体。遗骸被埋于约半米深的土壤下,但很明显至少有一人曾经从该埋葬地点中被移出或者自行脱困。

下面是对被发现遗骸的面部重建。

SCP-XXXX-B%20Facial%20Reconstruction.jpg

基因辨识确认该人与SCP-2632仍在世的后代有强烈关联。考虑到此人的性别,当前确信其为Jacob Manfred的遗骸。Bethany Manfred的当前下落未知。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4 Sep 2017 03:4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