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514 救世主马赫迪之刹那,凡人之刹那
SafeSCP-3514 救世主马赫迪之刹那,凡人之刹那Rate: 56
SCP-3514
chaldiran-sm.jpg

一副描绘了一次SCP-3514-1事件的17世纪绘画作品1

项目编号:SCP-351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22/12/1973,SCP-3514被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RIA)控制,因此现在难以接近与收容SCP-3514。由于该异常的威胁度较低且ORIA在保持异常不被大众发现方面能力突出,恢复对SCP-3514的控制一事的优先级较低。

根据十九世纪末基金会与庄严伊朗国2联合进行的一次伪装行动,公众记录中的查尔迪兰战役3旧址已被变更至据SCP-3514有10km远的Gal Ashaqi村附近。

基金会工作人员随后消除了恺加4政府档案中关于此次掩盖行动的档案,使得ORIA未能发现SCP-3514,阻止ORIA了解SCP-3514是至关重要的。

为阻止未经允许的访客进入,SCP-3514周边50米的范围内已被电围栏包围,且每隔一段距离安装有安保摄像头。基金会研究人员已搭建了一初级研究基地以观测SCP-3514-1并采访SCP-3514-3。为了避免吸引ORIA的注意,不建议建设正式站点。

描述:SCP-3514是指伊朗西北部一片2 km2的区域,其位置与16世纪的查尔迪兰战役旧址重合。SCP-3514的主要异常效应发生在每日的██:██至██:██,即查尔迪兰战役发生的时刻。此行为被称作SCP-3514-1事件。

一次SCP-3514-1事件开始时,会出现战斗中的战士的无形投影,其配置符合真实战斗开始的状态。这些投影被称作SCP-3514-2个体。随后这些SCP-3514-2个体开始投入战斗且明显是在重现查尔迪兰战役的场景。这些个体只在彼此之间存在物理作用,对外界刺激毫无反应。

尽管每次开始时局势相同,每次SCP-3514-1事件中战斗的局势都会不同。某些SCP-3514-1事件会相当还原,某些则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沙阿伊斯玛仪一世5战死到奥斯曼军全面溃败均有可能。有时还会出现代表超自然的或虚构的人物的SCP-3514-2个体,包括什叶派的阿里6与侯赛因7,以及《列王记》8中的鲁斯塔姆9、古尔德法里德10与扎尔11。在SCP-3514-1事件结束时,全体SCP-3514-2个体都会立即消失。

以下列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SCP-3514-1事件案例。请注意,前三个案例发生在可用于记录声音或影响的设备被发明之前,故其与更为现代的记录相比,报告中的内容严谨性较差。

日期 发生的变化
18/09/1886 观测到萨法维军获胜,这是首次与历史上的战斗发生巨大偏离。伊斯玛仪的部队在奥斯曼军将其火炮在中心一字排开之前对奥斯曼军发起突击,突破了其战线并杀死了赛利姆。12
20/06/1888 奥斯曼军获胜,第一次观测到代表伊斯玛仪的SCP-3514-2战死,在一次对奥斯曼军战线发起的冲锋中,奥斯曼军射出的一发子弹击中了伊斯玛仪“头颈部附近的位置”,使他当场毙命,萨法维军随即全面溃退。
01/04/1913 根据当时正在观测的研究员的记录,一个“巨大的天体”出现在了战场上,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美”的SCP-3514-2个体从其中降下。所有的萨法维士兵随即在那个个体面前跪拜,同时反复吟诵“阿里”的名字。这个SCP-3514-2个体随即“摧毁”了全部奥斯曼士兵,此次SCP-3514-1事件剩下的大部分时间中,萨法维士兵与“阿里”个体都在举行“狂热而奢侈的庆典”。事件结束之前一小时,“阿里”个体突然消失,接下来的时间中,萨法维士兵都在痛哭流涕、捶地顿足。
23/08/1937 第一次观测到战斗没有进行,只出现了象征着萨法维士兵的SCP-3514-2个体,这些个体反复攻击象征沙阿伊斯玛仪的SCP-3514-2并对他造成了致命伤。尽管看起来极为痛苦,但伊斯玛仪个体并没有因为受伤而消失。在攻击的同时,袭击者反复叫喊着“虚伪的穆里希德!”13
17/11/1965 第二次观测到战斗没有发生。士兵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在伊斯法罕陷落之前在位的全部九位沙阿。在SCP-3514-1事件持续期间,这个个体持续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生前那些重大失误,大部分SCP-3514-2个体都流下了正常的眼泪,代表伊斯玛仪一世、萨菲一世、阿巴斯二世与苏莱曼一世的个体则流出了红酒。14

SCP-3514-3是一个无形的人类投影,它自称是沙阿伊斯玛仪。SCP-3514-3外表为一35岁左右的男性,一头红发、胡须不整、通常身着一件破旧的丝绸长袍。和SCP-3514-1事件中出现的代表沙阿伊斯玛仪的SCP-3514-2个体不同,此个体在SCP-3514-1事件之外也会出现,且具备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的能力,因此被单独分类。SCP-3514-3总是说出语无伦次的片段,偶尔才会变得清醒,因此与它交流颇为困难。

SCP-3514-3声称自己是SCP-3514-1事件的制造者与控制者,尽管未经证实,但从SCP-3514-3的只言片语中,确实能发现对未来的SCP-3514-1的预测。SCP-3514-3通常说一种16世纪的古阿塞拜疆语方言,同时也能使用波斯语与吉拉克语15并有一定古典阿拉伯语知识。 SCP-3514-3身处附近的████████山山顶上,在那里可以以极佳的视野观测SCP-3514-1事件。SCP-3514-3通常席地而坐,偶尔也会在周围的区域内踱步。

在1886年,基金会接受恺加政权的请求,帮助他们对异常进行收容,在此过程中发现了SCP-3514。根据SCP-3514-3的证言,SCP-3514应当是在16世纪早期,在沙阿伊斯玛仪死后不久被创造的。

在22/12/1973,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RIA)为夺取对SCP-3941的控制权入侵了Site ██,在入侵所得的文件中,ORIA发现了SCP-3514的存在,随即前去收容它。由于在伊朗的人力有限,基金会难以保住这一异常,只得根据ORIA的要求撤离,过程中并未发生任何意外事件。

采访对象: SCP-3514-3

采访者 Dr. F██████.

前言 此次采访发生在23/08/1966,对话内容由16世纪的沙阿伊斯玛仪的母语,古阿塞拜疆语方言翻译而来。值得一提的是,当时SCP-3514-3的回应表现的格外清醒。

<开始记录>

Dr. F██████: 下午好啊,SCP-3514-3。你昨晚怎么样?

SCP-3514-3: 我……很好,好的令人惊讶。

Dr. F██████: 你——呃,好吧,很好。我能问下理由吗?

SCP-3514-3: 我……回想起来了。那些故去的时光,那些美好的时光,那些久远的时光,那些余仍为神灵的时光。

Dr. F██████: ……你不会打心眼里这么想吧。

SCP-3514-3: 啊,不,不,不,我绝非此意,只是……那是何等的荣光啊。余——吾等总觉得那是虚幻。那种立于世界之巅峰的感受,那种身处万人之顶点的感受,那种秉持公义与复仇的感受,那种让吾等奋勇前行的感受——仿佛余乃真主、仿佛余乃马赫迪16、仿佛余乃代言者……某种凌驾万物之上的代言。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黑暗,然后是突如其来的死亡。前一个刹那余降下万钧之雷霆、统御不死之军势、掌控真主之伟力、主持公义之复仇。就在片刻之后,我成了一个凡人,一个头戴王冠、抱头鼠窜、身处泥沼、口吐鲜血的凡人,一个凡夫俗子,一个肉体凡胎。汝可知晓那般体验,知晓那失去一切的体验?自然不可能。汝永远无法理解曾为神之人的感受。

Dr. F██████: 可——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你会弄伤自己?为什么不停止这一切?

SCP-3514-3: 因为我不过是一介凡人!因为我必须——必须见证这一切,必须去想办法阻止这一切。此役改写了余之人生、改写了余之存在、改写了余之灵魂。就我所知,此役还定义了帝国与宗教,还创造了边界与疆域,此役回响百年,遗恨千载。我必须找出办法去重写结局,改变历史。

Dr. F██████: 可你已经成百上千次地重现战局了,我见过你徒然复制战局,见过你不幸殒命战场,见过你引入怪力乱神,为什么你还是坚持不懈?

SCP-3514-3: 因为此乃对我而言唯一有意义之事,或许一直以来都是唯一的。我的存在并非伊斯玛仪,只是其久远的记忆、其虚幻的亡灵,其思绪的残像,其孤冢上的永恒幻影,久坐此处永世不得解脱,直至永远;我的宿命唯有自我认识,乃认识我乃何人、乃理解我曾为何人,乃思考我将为何人,乃在昔日里反复回荡,目视此身重复坠入凡尘,循环往复。

Dr. F██████: 您的意思是?

SCP-3514-3: 我是说,是说余——是说汝——是说阿里……是说……是说……

此后,SCP-3514-3的举止与说话方式回复至其通常状态,对基金会提出的问题不再回应。Dr. F██████随后结束了采访。

<结束记录>

采访对象: SCP-3514-3

采访者: Dr. O████████

前言 此次采访发生在23/05/1972,对话内容由16世纪的沙阿伊斯玛仪的母语,古阿塞拜疆语方言翻译而来。当时,SCP-3514-3在采访中又一次表现的格外清醒。

<开始记录>

SCP-3514-3: 你不知道死亡的滋味是什么样吧,博士。

Dr. O████████: 什——呃,不,我又没死过,那——那你有过吗?

SCP-3514-3: 余有过。当时余正坐在宫殿中,一边在梦境中回顾着旧日时光一边一杯接一杯痛饮美酒,喝到整个世界都被美酒染红。然后红色变成了黑色、蓝色与绿色,接着余看到了告死天使亚兹拉尔,就被他带走了。

Dr. O████████: 带去哪了?

SCP-3514-3: 许多地方。余见到了天堂的大厅,见到了火狱的深渊。余见到了阿里与众伊玛目,余见到——好吧,余以为余见到了他们,余记不清了。余见到了过去,见到了凯尤莫尔滋17、凯霍斯劳18和先知们。余不知道余所见是否真实,不知道这些君王是真的在大地上漫游还是只存在在余所处的世界中,不过在余看来都一样。然后余见到了现在,见到威尼斯的军舰乘风破浪,见到古老中国的皇帝驾崩离世,见到余的仆从面对余的尸体尖叫,见到余的臣属为余的死亡哀悼。余见到了苏莱曼19的大笑与巴布尔20的长叹。余看到世界不断缩小,然后……然后……

Dr. O████████: 然后你看到了未来?

SCP-3514-3: 余看到了余的儿子,他不像余,比余更为刻薄但也更为智慧。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神,他的灵魂远比余黯淡无光,但却深谙狩猎、饮酒与杀戮之道,他缔造了一个帝国。余见到了勇敢的阿巴斯21,还有他那些不幸的继任者们。余见到余征服的土地达到千载难逢的辉煌高度,又坠入堪比蒙古天罚的深渊。然后余见到了那些余无法理解之物……赤红色的沙阿,会动的雕像,在一片寂静中笼罩世界的黑暗。然后余意识到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Dr. O████████: 这些听起来可是够可怕的。

SCP-3514-3: 并不可怕,因为余看见了余本人。因为余乃伊斯玛仪,自余出生并被抚养长大之时起,余就知道:余乃天生圣徒、穆里希德、救世君王、真主代言、安拉化身,余要为圣灵振奋木铎、要为公义执剑复仇。然后余死在了查尔迪兰,余身体中的圣灵消失了,我变成了一个仆从,一个凡人,一只被从阿里的门口一脚踹飞,被迫在大街上游走的野犬。在那个瞬间,余,一位神祗,成了凡人,就在那个瞬间,就在那个血腥的日子里。

Dr. O████████: 那一定很……痛苦。

SCP-3514-3: 小家伙,我能看到你眼中的疑惑。我也能看到你的怀疑精神。你对宗教与神灵知晓几何?你对血脉与复仇的迫切知晓几何?你对吾等动机的正义性知晓几何?那些教士与赛义德22从来不会明白的。吾等将掀翻逊尼派的异端淫祠,在世间创造全新的秩序,建立一个公义之国,一个远离此世全部血渍污泥的圣所。吾等乃是英雄!

Dr. O████████: ……很抱歉冒犯了您,我不是故意的。

SCP-3514-3: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得向你道歉。 我想时间已经让我变成了一个谦逊的多的人了。正如你所见,这就是为何真主——或者我在那一团融光之中见到的随便什么东西——为我降下此等惩罚。生前,余傲慢无比,自以为神佑。而现在,我必须坐在这里,直到我领悟到世间真理:挣扎拼搏是无关紧要的,此一时与彼一刻也没有分别。

Dr. O████████: 你是说——你是被迫呆在这里的?作为惩罚?

SCP-3514-3:被迫?不。我随时都能离开——但真主知道我不会这么做,我是自愿停驻在此地的。我必须发自内心地感谢真主,感谢他把我放在这里。让我能得到永世探求真理的机会。我一直相信自己不是凡俗之辈,是神意的传达者。当我沉浸在美酒中时,我还能想起自己是马赫迪,是弥赛亚23。在我的酒杯中,查尔迪兰也不过是孩童的幻梦罢了。但在那之后,我意识到了自己只是个凡人,也更加清楚地了解了自己。所以我选择留在这里,因为我必须这样做。因为……因为……然后我终将获得自由。

Dr. O████████: 好吧,那你为什么不——

SCP-3514-3: 自由,孩子……自由……在太阳的光芒中,在弯——弯——弯刀中,在阿里的正午之下,在黄昏,在自由之光中……他们要来了,你懂的……那些坚持着错误的公义的男人,要来带回我了……我看到他们在彼此交谈……

此后,SCP-3514-3的话语开始变得毫无条理,对周边环境也逐渐失去反应 。Dr. O████████随后结束了采访。

<结束记录>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21 Dec 2017 08:2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