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64 红线计划
KeterSCP-2664 红线计划Rate: 69
SCP-2664

« SCP-2664 | T Minus »


项目编号:SCP-2664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SCP-2664已被重分类为无效化。对全球超自然联盟资产“Gaius Prime”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SCP-2664收容于最初发现地点,位于西伯利亚维尔霍扬斯克山脉的格鲁乌“P”部门灵能研究设施(SCP-2664-A)内。设施半径10千米内区域(编为“热区”)禁止非消耗性资产进入。设施半径50千米内的热区外区域(编为“黄区”)对公众封锁,掩盖为军备测试设施。

黄区外5千米处已建立其营地存放站点消耗用、医疗和安保人员。每周一次,两名生理、心理状况合适的可消耗资产接受再调整程序Zeta-愤懑,为其喂食五个山铜增补胶囊并配备标准寒冷天气装备、视频摄像机、生命检测仪及雪橇;他们将被送入黄区,指示其抵达SCP-2664并报告其状况。

若资产在黄区内死于非环境因素造成的脑创伤,SCP-2664将被立即重分级为未收容,协议148-Zeta将立即生效,监督者指挥部将被警告YK级世界末日情景即将发生。除非至少两名监督者指挥部成员特别授权,禁止其他对设施的造访。

基金户正在与世界各政府商讨,修改或销毁所有对SCP-2664-A的全球卫星成像。

描述:SCP-2664是一灵能超常武器,由苏联异常调查部门格鲁乌“P”部门于1950至1961年期间开发,代号名为“红线计划”。依照时任总书记约瑟夫·斯大林的命令,SCP-2664原本意图被用作一心理威慑手段,能瞬时洗脑全球人口,使其信奉苏联社会主义主张。然而格鲁乌“P”部门秘密地将SCP-2664设计为削弱并移除人类的暴力倾向。

在物理上,SCP-2664由一组存在头胸连体1的乌克兰三胞胎组成。每一SCP-2664的头部面朝一不同方向,其身体在肚脐处相连。它们具有三只胳膊和六条腿。其内部连体程度未知。

在灵能上,SCP-2664是一单一的完形实体,有三个心理子部分-控制部、受动部和感受部-与其物理自我相关,使其能感知周边环境并互动。SCP-2664能令自身浮空,并远距离操控重量100千克以内的物体;然而其灵能能力主要为影响周边其他有感知且具智能的存在。

有感知有机生物若无防备地进入SCP-2664周边100米 3千米 5千米,将发生严重的脑部化学变化及组织突变,主要是在丘脑、前额皮质、扁桃形结构和脑膜。智能存在将发生剧烈的人格变动,其肾上腺素及其他与攻击性相关的激素分泌将降低90%,交感神经系统发生全面衰弱;这将造成其对目击和参与暴力行为产生强烈厌恶,敏感性应激反应严重削弱,并对一切形式的武器产生强烈负面反应。非智能实体如老鼠会出现急性海绵状脑炎及毒性硫酸盐聚集,在数分钟内死亡。

在心理上,SCP-2664被认为有六至十岁儿童的智力及性情。其心理状态似乎因自身状况及格鲁乌“P”部门对其施加的训练程序2而受到不利影响。

SCP-2664-A是前格鲁乌“P”部门灵能研究设施,SCP-2664在此被创造。在其变形为探索任务Alpha中的异常前,设施被设计为能削弱其结构内一切灵能传播达99.5%。为此,在其隔层中加入了金银合金等材料,其结构布局被设计为最大化反射和消散建筑内的灵能传播。

附录2664.1:基金会对SCP-2664的大部分了解来自一位前格鲁乌“P”部门研究员,代号“冰人”,曾为该部门领导了多项研究和开发计划,包括对SCP-2664的开发。1962年12月25日,冰人通过西柏林英国使馆的一名随员投奔基金会,携带印在微缩胶片上的数千份P部门机密文件和记录,内有███个计划及倡议,包括SCP-2664。苏联政府在1963年的秘密超常武器不扩散条约中否认知晓这些计划和设施的存在。因此,基金会隐秘地控制接管了SCP-2664及设施。

[开始抄录]

询问者:请说出你的名字和过去职位以供记录。

冰人:我叫[已编辑],我是俄罗斯联邦军队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超心理部门的一位项目管理人。

询问者:红线计划的目的何在?

冰人:官方而言,红线是斯大林在1950年委任的超级精神武器制造倡议:改造人群心理使其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信条。但在内部……

询问者:内部?

冰人:基本上超心理部门的全部人员,包括我自己,都是二战老兵。超过一千二百万苏联人死在了战争中-有朋友、兄弟、爱人。超心理部里没有哪个人,就算是指挥层,支持这么快就造另一件武器。确实,我们梦想彻底将全人类从制造使用武器的必要中解放。所以虽然红线计划官方上是把人改造成苏联社会主义者,我们秘密地把它设计成把人改造成和平主义者。当然了所有这些都是在顶级机密下进行……如果克格勃哪怕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整个超心理部的所有人,还有所有和他们谈过话的都会被枪决或是流放集中营。

询问者:用外行能理解的方式总结下红线被创造的过程。

冰人:这过程非常……复杂。我们必须把超出十二年的灵能研究和理论整合成可行的工程问题。基础理论是人类的灵能被自己的肉体所限-所以,儿童的灵能潜力可能比成年人强上一千倍,但因其身体尚未发育,能发挥出来的就只有十分之一。我们的理论认为如果能让一个精神体受到巨大心理创伤,然后造成其脑死亡,这个精神体,其相关意识,还有其所有的灵能潜能就会在死亡的瞬间从身体中分离。然后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心智锁定为能被控制的化身。

询问者:具体程序是如何执行的?

冰人:一开始我们利用政治犯测试和改造程序。当我们确认理论后,我们开始了孩童的挑选–更有可塑性且易于训练。我们在1960年淘到了金:克格勃在五月带来了一个连体三胞胎。这些孩子:可怕的畸形但又有着强大的能力-我们发现他们基本是靠着灵能才活下来的。我们又花了一年时间评估测量他们的灵能,等一切就绪……在四十八小时里,我们给他们使用了大剂量LSD,强迫他们观看特制宣传,然后将他们电刑处死。三胞胎的意识分离出来,我们用[已编辑]捕捉了它们。我要声明-我不以此为傲。我这么做是因为相信这些牺牲能让世界变好。

询问者:你们到底是如何控制和运行红线的?

冰人:[已编辑]

询问者:红线有测试过吗?如何测试的?

冰人:五次。前四次,我们把它带到越来越多的暴力罪犯面前,启动它,然后要求他们去攻击那些害把他们关起来的人。第四次,我们把红线带去了Norillag集中营的全部人面前。五万名世人所知最凶狠的罪犯-劫匪、杀人犯、强奸犯–丢掉了临时刀,不愿再动一步,就算我们让营区大门大打开也是如此。

询问者:Norillag集中营不是在1957年关闭了吗?

冰人:官方宣称而已。

询问者:第五次是怎样?

冰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和约翰·F·肯尼迪。就算是远在一万公里外,在维尔霍扬斯克山脉中,我们也在跟进古巴的事情–我们那时候肯定核战争不可避免,我们的所有工作都将化为乌有。我们恐惧人性。我们对四千公里外的莫斯科发动了红线,然后是华盛顿,两次。我们并不清楚这到底起效没有。我们只关心战争到底被避免了。

冰人发出笑声。

冰人:也许我们甚至造成了自己的滑坡。

询问者:什么意思?

冰人:危机结束后不到一周,赫鲁晓夫命令P部门关停,所有计划销毁或者封存。超心理指挥部怒不可遏-这意味着他们面对苏联政客全无办法。他们带了一个新的通灵者,然后命令我们把红线调整到更激进的状态。现在想想,我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有了红线,我们可以让全国军队不战意……不抵抗……不呼吸。首先是克里姆林,然后俄罗斯,然后……

冰人停顿一秒。

冰人:我们执行了一次拼合:把红线的意识植入一个新囚犯内,然后再次分离它。这会大幅强化它的力量,但却是为了征服。我厌恶这想法;这背叛了我们的理想-还有那些孩子-而我们已经牺牲了如此多。我决定叛逃。我很幸运能几乎毫无限制的访问整个格鲁乌P部门的图书馆,而且圣诞节周末就得离开柏林。这是我一生里最担惊受怕的几周了。

询问者:你有参加拼合过程吗?

冰人:没有。我离开程序执行的那周离开了柏林。然后我就逃到这里了。

询问者:谢谢。就这些了。

[抄录结束]

附录2664.2:调查SCP-2664

在空中侦察维尔霍扬斯克山脉并确认灵能研究设施存在后,机动特遣队Lambda-9(“心胜于物”)被派往调查该设施并确认SCP-2664和其他任何异常的状况。

任务概要:调查灵能研究设施,确认SCP-2664状况,识别任何其他异常和/或格鲁乌“P”部门研究员。此任务抄录分为多段以便阅读。

指派特遣队:机动特遣队Lambda-9“心胜于物”(8人)

其他信息:探索队全体成员配备Keter级反灵能装备3,如金银衬头盔及能造成最大化脑损伤的实验性空腔枪械。此外,队员L9-1及L9-2具有侦察及进攻级灵能能力,L9-1是领导Lambda-8达11年的老特工,L9-2则是新加入接替前任L9-2(在对SCP-████进行再收容期间阵亡)。

[开始记录]

Lambda-9被空投到维尔霍扬斯克山脉内灵能研究设施外2.5公里处。着陆区域相对平坦但寒冷。在该区域逐渐出现风暴;能见度降低。

L9-1:检查装备。

所有队员确认装备正常。

L9-1:暴风雪来了,我们可能丢失信号。指挥,收到了吗?

指挥部:确认了,1号。按计划推进。如果判断情况危急你们可以从热区撤退。

L9-1:明白……好了,让我们快点搞定计划。我们六个检查设施,你们两个在这里留守,注意直升机。我们要做标准的搜查清理,然后回报任何发现。好吧?

队员表示同意。

L9-1:好,那么出发了。

Lambda-9向设施前进。过程顺利,但1号和2号都报告在他们走近时突然头疼。

L9-1:指挥,我们抵达设施了。和线人描述相符;一大坨混凝土上有小窗和洞,在前面立着。我能看到周围三个守卫塔……好像还有第四个。2号在进行基础心理筛查;他感觉不到到任何活物,反监控设备没有发现。看起来我们是外面唯一的人了。

指挥部:继续前进但保持警惕。
L9-1:收到。好了3号,检查门口。看看你能做什么。

推测L9-3在调查主门并将其开启。Lambda-9挨个进入,L9-1占点。

//此时,所有视听遥感失效,与探查队的联系中断。L9-7与L9-8继续和指挥部保持着联系。五分钟后,L9-7经历到与L9-1的遥感4。L9-1继续使用L9-7作为非常规代言人报告设施情况。

L9-7:你好?能听到我吗?8号?你在吗?我是1号!

L9-8:怎么了?1号?

指挥部:L9-7?你在吗?L9-1,我们找不到你的信号–你怎么从七号这里通信过来了?

L9-7:我不确定。我们一走进来所欲无线电设备就失效了,但我和二号的灵能却是疯了。我们还能感知到七号和八号,但我分不清他们有多远……还有些别的。有些……不一样的。我觉得它在榨我们的汁-我和七号只能这样传信。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感觉……感觉有什么在监视我们。七号应该没事;最坏有点头疼。

指挥部:1号,你在看什么?

L9-7:我们站在一个双螺旋上,垂直站。我们一走过门就垂直站到这上面了。感觉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多色双螺旋边上。又橙又绿又紫又红还……

L9-7沉默。

L9-7:它就这么……继续延伸,到巨大、空旷的白色空间。我看不到地平线。根本就没有。有一堆……球飘在远处。它们各种颜色都有,红的蓝的绿的黑的但看不出具体有多远。我甚至不确定它们是不是有那么远。我们都不能。螺旋一直延伸-但越变越小。就……延伸到永远。门飘在……我们头上三米。相对而言我是说。我看得到空间外面。是雪。四号要试试跳到那里。

短暂沉默后L9-7突然大叫

L9-8:操!

L9-7:4号!天哪!6号,别这样!操6号快点停下!你什么都做不到!操!

L9-7粗重呼吸后说话

L9-7:指挥?4号试着跳到门上,但他一跳重力突然回来了。他没跳起来还掉了下去。往下掉。掉到螺旋下面了。我们看不到他了。但我还是能感应到他……他还在掉。在叫。

L9-7:我不知道。6号!操。我们……继续前进?好吗?好。

L9-8:6号?

L9-7:行。我在和其他队员说……我们同意了。我们要继续前进,找其他出去的路。也许我们能接住四号-我还能感觉到她。他还是在掉落,喊叫。

接下来三小时,L9-7对-8和指挥部的交流尝试没有回应,之后才开始说话。

L9-7:指挥?我们发现了什么。螺旋分叉了。那里有个门。我能看到里面……有个实验室。我们能进去。也许是出去的路。

L9-7:该死,是死路。我们回到真实世界了……但唯一的门是我们进来的那扇。这些墙肯定有,怎么十五厘米厚?我感觉不到四号了……

L9-7沉默数秒。

L9-7:我们要看看实验室周围,看看我们撤退前能发现什么。现在我看到很多灰尘,很多桌子放着科学仪器。显微镜,试管-呃,有些东西飘在这里-放满电子零件的架子……很古怪。电力还有。看到一个……那叫什么?……示波镜。开着的。这是什么,什么波?又紧张又乱。哈。看起来这地方是慌乱中被遗弃的-嗯?

L9-7:天哪,指挥部?三号发现东西了。有死掉的毛子在角落。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示波镜。他的头顶,呃,没了。他的脑子……被扯掉了。就像橡皮泥。它……溅到了所有设备上。显微镜里有大脑,示波镜里有,墙里有。呃,除此之外,他看起来还挺正常?大概……有三十年了。没有任何腐败迹象。不过很多灰尘就是。

L9-7:噢,嘿耶。指挥部?这家伙身上有ID标签。名叫……Albert Brin。

L9-7:五号从墙上刮了点Albert的脑子做样本。我们决定要在这里休息几小时,然后回到螺旋去。我要中断联系了-一直在这里搅合很累人。告诉七号谢谢他。

指挥部:明白了,好梦。

[记录结束]

L9-7短暂昏迷后恢复意识,由L9-8对其简单报告。天气状况恶化迫使-7和-8搭乘直升机撤离。指挥部与灵能部门进行商讨,建议-7和-8采取各种呼吸法和冥想术缓解灵能连接对身心的需求负担。

这之后不久,冰人被再次询问,但无法提供对设施内现象的有效信息。

任务概要:调查灵能研究设施,确认SCP-2664状况,识别任何其他异常和/或格鲁乌“P”部门研究员。此任务抄录分为多段以便阅读。

指派特遣队:机动特遣队Lambda-9“心胜于物”(8人)

[开始记录]

风暴在第二天早上结束。L9-8立即搭乘直升机回到原地点,此时L9-7再次出现灵能遥感(僵直因为呼吸与冥想术而大幅降低)

L9-7:八号?你在吗?

L9-8:一号?是你?

L9-7:天–不,呃,是二号!各位!起床!嘿!他们终于接线了。指挥部?我和一号想联系你们几小时了。发生什么了?

L9-8:抱歉。风暴起来了我们必须撤离。

L9-7:好。我们还在害怕发生了什么事。七号八号都没事,各位。昨晚有暴风雪,他们必须撤离登陆点。下次提醒我们好吗?

L9-8:哈,会的。

L9-7:……好了。我们要继续朝螺旋前进。一号?带路。

L9-7沉默三分钟。

L9-7:天哪。对,我感觉到了。四号又在叫了。还在掉。从右边。

L9-7沉默两小时。
L9-7:等下。一号,感觉到了没?感觉他从……你们都看到了对吧?这什么鬼……

L9-7:指挥?呃……四号刚刚惨叫着掉过去了,从左边。

L9-7:我们要,继续。我们会想办法截住他的,如果……又能遇到他。

指挥部:明白。

L9-7沉默十五分钟。

L9-7:又找到一扇门了。看起来是另外一个实验室。我,三号和六号要去检查。其他人等在这看看四号会不会再经过。

指挥部:明白。

L9-7:嘿,指挥?你们有没有和……那个给我们通报这地方的毛子间谍说过?四号掉下去还有其他的时候我都没这么想过,但……我没料到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了?

指挥部:我们谈过。他一直说对设施的当前状态一无所知,就算强化审讯了也是。

L9-7:噢……行了,他说他们不知道。来吧。

L9-7:好。指挥,你在吗?实验室看起来和另一个很像。很多垃圾,奇怪的机器,但除了灰尘外这里什么都没……

L9-8:二号?

L9-7:我的上帝啊。

L9-8:二号!怎么了?

L9-7:八号?实验室里有尸体。八个。

L9-8:所以?他们怎么了?

L9-7:我们他妈的是我们的尸体。你,我,一号,四号……我们八个都有。穿着实验袍。就像我们在这操蛋房间中间摔死了。

L9-8:天。

L9-7:三号在取样。如果我知道要处置这种破东西,我觉得我可能会留在Precog。

L9-8:你不会有事。

L9-7:我觉得我们要撤-撤退。

L9-7沉默数秒。

L9-7:八号?指挥?我们要继续前进。沿着螺旋路,我是这意思。

指挥部:明白。

L9-7沉默两小时。

L9-7:……能挺过去的。我再不会插手这些破事了。

L9-8:二号?你在吗?

L9-7:噢!八号?你能听到我?

L9-8:刚刚才能的。怎么了?

L9-7:嗯,发现另一扇门。一号和三号要去检查。其余人在外面等着四号。

L9-8:好。

L9-7沉默二十分钟。

L9-7:噢操。各位?我能感觉到四号了。准备好。他……在从右侧掉下来?不,等下,左边……不……他在我们掉下来?怎么回事?

L9-7:等下。我能感觉到他在叫,但感觉就是……假的。就像他太夸张了。中队?安全关闭。出问题了。

L9-7:他在那。我看到他了。他肯定是在朝我们掉过来……对我也看到了。指挥?四号有点问题。他……摊成个大字?他的胳膊扯的笔直……他是光着的?

L9-7:他在尖叫。不是在变响,是在变平。

L9-7突然晕倒,L9-8不能唤醒他。

任务概要:调查灵能研究设施,确认SCP-2664状况,识别任何其他异常和/或格鲁乌“P”部门研究员。此任务抄录分为多段以便阅读。

指派特遣队:机动特遣队Lambda-9“心胜于物”(8人)

[开始记录]

L9-7数分钟没有意识,然后突然醒来。

L9-7:-我们什么时候出去。

L9-8:什么?

L9-7:我说我会很高兴离开这里。总之各位,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更多大脑爆裂的死俄罗斯人-

L9-8:2号?是你吗?怎么了?4号人呢?

L9-7:8号?是你吗?这里是3号。呃……1号?我……呃,我在和8号说话。

L9-8:……3号?怎么在讲话?指挥?

指挥部:3号?能证明是你吗?

L9-7:[模因密码删除]

L9-8:好,肯定是你没错……但我怎么能听得到你?

L9-7:我不知道。你开始说话的。

L9-8:但……是你先说话的。你说了“离开这里我会很高兴”之类的。

L9-7:也许我吸收到了这里的灵能量?1号,你怎么看?

L9-7:噢操。8号?2、5和6号都不见了。1号完全感觉不到他们。

L9-8:天。我听到2号最后说他们发现四号了,但他出了问题。然后7号就晕倒了。

L9-7:操。1号?8号说中队其他人失踪前看到了4号。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L9-7:对,但如果我们等在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我们也会失踪。我说我们继续前进。肯定有间实验室通向外面。

L9-7:8号?指挥?1号和我要继续前进。也许试着去找到2664。

指挥部:明白。继续前进。好运。

L9-8:7号?告诉1号:等我们回去了,我请客。

L9-7:1号?8号说回去他请客喝酒。

L9-7:哈。最好这样。好了,我们要继续前进。

L9-7沉默数小时,偶尔与8号交谈开玩笑。

L9-7:嘿,是只有我这样还是真的变暗了?

L9-7:不知道。感觉肯定是……看!现在绝对是变灰了。指挥?

指挥部:我们听到了。

L9-7:噢。对,螺旋和那些球都开始褪色了。

L9-7:我不喜欢这样。感觉-很重。很厚。

L9-7:变得更暗了。头开始疼起来。啊操-闻着像是烤肉。人肉。

L9-7:天空在变黑。球还是飘着。就像灯笼。1号?你还在吗?

L9-7:……我也感觉到了。天哪。就像我在穿过集中营。指挥?1号说他感觉到有一大堆,呃,死亡回声。就像,有一大群人同时死亡了。我头在打鼓。

L9-7:等下你看到了吗?

L9-7:说不准有没– 看,那里!我刚刚看到有个球变暗了。

L9-7:指挥?那些球全部变暗了。

指挥部:我们知道。我们一直在和7号通话。

L9-7:噢。烧糊味道更严重了。希望我有-怎么回事?指挥?所有东西都全部……铺砖了。感觉我们是在什么大博士的办公室。

L9-7:噢上帝。

L9-7:指挥?是……–是队员。他们在飘着。他们在朝我们飘来。

此时L9-7开始说俄语。

L9-7:<好姑娘们。坐下。你们做得很好。不会太久的。耐心。你让偶们很骄傲。你们会有很多玩具>。

L9-7:<生命体征如何?保持稳定在95bpm。血压101收缩,63舒张。体温37.2°C。准备分离过程。很好。开始分离>。

L9-7:<别害怕,不会痛的。你们喜欢电影吗?我们来看电影吧。来,给你们些糖和果汁。>。

此时L9-8开始经历到L1的灵能遥感。

L9-8:指挥!这是1号!3号被中队吸收了。他也开始飘了,然后他的脑子从头里爆了出来。所有人的脑子都爆了出来然后就-挤在了一起。

L9-8:我跑了。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我知道出事了。那个存在?我感觉在监控我们的那东西?是2664。

L9-7:<你让我们骄傲。你让我们很骄傲。我们需要你安静下来。你讨厌争斗。这很残忍。你不想争斗。不残忍很容易。不残忍很有趣。我们为你不残忍骄傲。>。

L9-8:这整个地方-设施、空间、螺旋路,中队–都是那东西精神的一部分。我们一直都在它的精神里。它把所有东西都吸收了。它把我包围了。它在玩弄我。

L9-7:<停下。放弃。别抵抗。抵抗是坏的。如果抵抗你会受罚。开始放电。500伏。3 amps每分钟提升电压>。

L9-8:它要把我撬开。就像它对其他所有人做的那样。但我能看透。它在学习我们。它知道我们的一切。中队,基金会。

L9-7:<安培提升到20>。

L9-8:它们差不多抓到我了。是拼合。那群科学家 – 那群造出这个东西的混账。它死之前知道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他们要它去拼合。它想让我们成为他的一部分。别回来了。

L9-8:它想让全世界都变成它。
[记录结束]

在与-7及-8失去联系的瞬间,所有灵能部门人员报告称感觉到一种突发冲动拜访维尔霍扬斯克山脉-多人报告这是他们首次知道维尔霍扬斯克山脉。同时,对山脉的空中侦察发现设施突然消失,其原位置出现一个不透明的多色圆球,直径约5千米。

后续对此球体的调查只会造成其快速扩大,所有参与人员失踪。基于Lambda-9发送的最后记录以及SCP-2664的原始文件,灵能部最终决定了当前收容手段:往异常内送入灵能受阻人员和灵能抑制材料以遏制其生长。此时,球体的半径正以每1.5%速率增长。

附录2664.3:无效化

在2000年12月25日13时,灵能部门侦测到从SCP-2664发出的预期外的高灵能辐射,导致了半径200公里范围内所有人员的脑死亡。与此同时,卫星画面显示SCP-2664-A在以异常高的速率扩张。所有试图遏制其扩张的努力都失败了,监督者指挥部被告知一次即将到来的YK级世界末日情景。

在2000年12月26日17时,基金会的人造卫星观察到一隶属于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人造卫星武器对SCP-2664-A发射了一个球形装置。接下来的十三分钟内,SCP-2664-A放出了大量辐射。在2000年12月26日1713时,SCP-2664-A突然消失,只留下了球形装置。通过未知手段,这一装置升空并离开了大气层。

事件发生后,原区域内没有侦测到辐射或灵能能量。成功对SCP-2264-A原址进行探索,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在2001年1月1日,SCP-2664被重分类为无效化。

关于由全球超自然联盟所发射的球形装置的初步报告表明这是一个基于恶魔学(demonics-based )的特制武器,内部代号“Gaius Prime”。进一步调查还在进行中。


« SCP-2664 | T Minus »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5 Sep 2017 00:2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