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73 红军第22装甲步兵师少校 Alexei Belitrov
EuclidSCP-2273 红军第22装甲步兵师少校 Alexei BelitrovRate: 172
SCP-2273

项目编号:SCP-227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273将被收容于一M型标准人形异常收容室内,设有可以容纳SCP-2273的重量和尺寸家具。此外该收容室和一旁的观察/采访间必须配置为法拉第笼。适用标准生活质量关注。SCP-2273每日需要8000卡路里能量以维持其身体健康。可以供应在该范围内的标准人类配额食品。Site-17人形异常心理医师将每周对SCP-2273进行采访,在掌握关于SCP-2273原本所属时间线相关知识的情况下确认对象心理健康状况。SCP-2273是一ECT1 B智能异常,允许其接触有限的文字和音乐媒体,该权限可在任何时候撤销。

描述:SCP-2273是一被认为来自其他宇宙的人形实体,由两部分组成。SCP-2273-1被确信是一无异常的人类,SCP-2273-2则是一与之有共生关系的异常有机体。该有机体覆盖在SCP-2273-1体表,使其没有表皮暴露在外。SCP-2273-2值得注意的生理特征如下:

  • 壳质外壳构成的次要外骨骼。
  • 复眼,这使得SCP-2273-2有约270°的视野和约90°的双眼视野。
  • 身体色彩呈土色调,与军用森林迷彩相似。
  • 强化肌肉,与SCP-2273-1的肌肉-骨骼系统相连。这使得SCP-2273 能举起自身重量外约1200kg的物体。
  • 类似Musca domestica2的虫喙, SCP-2273-2以此为自身和宿主获取营养。
  • 有色的疤痕组织,用途是类似军衔和身份信息的纹身3
  • 一种功能完好的生物无线电发报系统,能在一宽频带上发出加密或未加密的无线电信息。4

此外,确信SCP-2273-2和它的宿主共享循环系统及神经系统。

SCP-2273高约2.1m,重约290kg。SCP-2273-2外壳的前臂部和肩部刃片上有极多伤痕。在发现该对象时这两个部分上留有未愈的伤口。SCP-2273 声称这些部位本来装备着武器荚。对象身上的纹身由俄语拼写,依其描述SCP-2273是“第二十二装甲步兵师”少校5。对象能流利使用俄语和德语。

SCP-2273是在1989年10月13日对威斯康辛州丹纳检测到的地震和辐射爆发事件进行调查时被发现。在对无线电信号进行追踪后SCP-2273被找到。SCP-2273当时受伤、情绪激动且营养不良。它对回收小组没有进行抵抗。对象在之后被转送到Site-17。

SCP-2273采访记录摘录:

受访者:SCP-2273
采访者:Friedrich博士(Site-17人形异常心理医师)
前言: 采访主要以德语进行。SCP-2273在回收时被发现能通过AM无线电说话。
抄录:

Friedrich博士(以俄语)你好?能听到我说话吗?

SCP-2273(以德语):你的口音很糟糕。是的我能听见。换种你会用的语言交谈吧。

Friedrich博士(以德语):噢,好吧,可以。你说你的名字是Alexei Belitrov。这是真的吗?

SCP-2273:收起客套吧。我是战俘,你是审问员。你们杀了我们的人,折磨我,把我扔在荒野等死。你们还没玩够?

Friedrich博士:我—抱歉?

SCP-2273:你听清楚了。别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的人因我的投降全部死去,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应该死的像个战士,为祖国战死,而不是像牲畜一样被枪决。我以为我能为他们终结这场战争,给他们带来应得的和平。可是他们却死了,而且死无葬身之地。现在则是我身陷美国的集中营,被一帮皮包骨的狗审讯。

Friedrich博士:Alexei,你清楚你在哪里吗?

SCP-2273:不知道,但无所谓。你打不倒我,肮脏的走狗。

摘录结束
结语:SCP-2273在此之后不对问题做出答复。Friedrich博士决定停止采访。这之后,Friedrich博士申请给SCP-2273提供一些有限的低级别基金会信息以获取他的信任,使其能配合基金会工作。


受访者:SCP-2273
采访者:Friedrich博士
前言:采访以德语进行。在采访前六小时SCP-2273被提供了一份沿用过时的1级研究员入门简介,以此让它明白自己被收容的处境。
抄录:

Friedrich博士:Alexei,你想说话了吗?

SCP-2273:我明白了。你们……你们不是狗。你们是乌鸦。

Friedrich博士:抱歉?

SCP-2273(以俄语):乌鸦。(德语:)红军军官的行话……他们是这么称呼你们这群人的。你们不在战争中战斗,而是从战争的双方偷取武器来……谁知道你们想做什么。收容,也许是吧。我想这就是说我已经不在我来的地方了,对吧?

Friedrich博士:是的,Alexei,你是对的。我们要弄清楚你来自哪里,然后才能知道你是怎么来到了这里,有可能还能找到让你回去的方法。

SCP-2273:不要花言巧语了,皮包骨的乌鸦。你们会把我永远囚禁在这里。我们都很清楚。

Friedrich博士:好我不花言巧语。对,你的余生可能都要在此度过了,但并不一定是悲惨的度过。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我们也会尽量帮助你。

SCP-2273:拜托你,让我静一会儿。

Friedrich博士:好吧Alexei,别着急。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再谈,好吧?

抄录结束
结语:SCP-2273在阅读入门文件后出现些许紧张。然而大部分攻击性举动似乎不再出现。


受访者:SCP-2273
采访者:Friedrich博士
前言:采访以德语进行。本次采访是在采访002三天后由SCP-2273申请进行。
抄录:

Friedrich博士:Alexei,你说你想见见我?

SCP-2273:是的。我考虑了一下你的提议,我想我可以谈谈。我还不能确定你们是不是美国人的走狗,所以我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你还不知道的事,这公平吧?

Friedrich博士:是,这很公平。嗯,好的,你一直在说战争。对此你能说些什么?

SCP-2273:这是第二次伟大的卫国战争,终结世界的战争。几年前,当我还是个孩子,美国人对我的祖国和她的人民发射了核弹。我们开始全力反击。只有很少人活了下来,大部分地表都不再适宜耕种,甚至是不能居住。这也是我穿着这身装甲的原因,没有它我很难生存。

Friedrich博士:噢,好的。关于你的这身装甲有什么好说的?

SCP-2273:它是由工程师为我们定制。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制作它的,也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但它已经救了我无数次,比起这个它给我带来的痛苦简直不值一提。

Friedrich博士:能详细说说吗?这件装甲是怎么让你痛苦的?

SCP-2273:装甲要很多年才能长好。父母志愿送我参与工程时我还是个孩子,被连上装甲的过程可能是我这辈子经历过最痛的事。但这是值得的,现在我是祖国的战士了。我感受它感受的一切。看见它看见的一切。它所听、所嗅、所尝的一切,我也一样感受。它思考的一切,我也一样思考。

Friedrich博士:抱歉,你的装甲会思考?
SCP-2273:是的,但不是你和我那样思考。它能识别目标、武器、弹药。供给、敌友、待俘获的目标、地形特征、危害。当我作为一名军官,它帮助我构想战斗计划;当我上阵作为一名士兵,它帮助我在战场上战斗。你们已经看见它是如何在远距离让我和我的人以及上级保持联系了。同样它也能让我在远距离听到敌人的动向。这件装甲让我受益良多。

Friedrich博士:好的,我想我明白了。能说说你肩上和手臂上的伤口吗?

SCP-2273: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刚刚被美国人俘虏。他们拆掉了我的武器和供给箱,留下了这些伤口。他们对我所有活着的手下也做了同样的事。之后,他们发现我是指挥官,把我带到一边。之后射杀了我的人。我原以为你们和那批美国人是一伙的……我还是不相信你们,但我想我别无选择了。

Friedrich博士:对于你来到这里你有什么可说的吗?你是否清楚?

SCP-2273: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了这里的;我记得有一阵闪光,然后美国人都不见了,一些本不存在的树突然出现。但我已经深入美国本土,他们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走一名军官。所以我开始发送紧急密电,在森林里游走,直到你们找到我。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Friedrich博士:没了,Alexei,这就足够了。

SCP-2273:谢谢你 —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Friedrich博士:你可以称我为Friedrich博士。感谢你的配合,Alexei。

SCP-2273:谢谢你,Friedrich博士。

抄录结束
结语:SCP-2273的紧张表现在采访后明显减弱。建议进行更多采访。


受访者: SCP-2273
采访者:Friedrich博士
前言:采访以德语进行。该次采访在采访003后一天进行。
抄录:

SCP-2273:你好,博士。还有什么要谈的吗?

Friedrich博士:是的,确实是这样。谢谢你主动提问,Alexei。

SCP-2273:在我们开始之前,我能否提一个要求?

Friedrich博士:说吧,我会尽力而为。

SCP-2273:你们不会刚好有俄国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的作品录音,是吧?

Friedrich博士:我会帮忙找找。

SCP-2273:那就谢谢了。那么你想谈谈什么呢?

Friedrich博士:昨天,我们在谈话时你提到这身装甲是“工程师”为你们制造的。能说说他们的事吗?

SCP-2273:喔,他们在地表上没办法无保护地存活,就和你我一样,但他们好像没有给自己装备护甲。

Friedrich博士:呃,这是为什么呢?你知道吗?

SCP-2273:我不太清楚。我想大概是因为只有士兵才配备护甲,这从来不是他们的战争。

Friedrich博士:“不是他们的战争”,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也是人民不是么?

SCP-2273:乌鸦啊,你们这个世界上没有工程师吗?他们和我们很不一样。他们惧怕阳光,穿着野兽般的衣服,但却比任何人都聪明;无论是裸皮的还是有装甲的;无论是乌鸦、走狗或是苏联爱国者,他们比任何你可能见过的人都还要聪明。他们,对双方而言,都是让现代化战争仍然可能的关键。

Friedrich博士:明白了。还有别的可以说明吗?

SCP-2273:在大战争和大革命之前人们并没有真正知晓他们。法国人在挖壕沟的时候,在西盟被掩埋的废城里发现了他们。最终,他们开始为战争双方制造武器。这场战争引发了大革命,和德国的终结。从你的眼神看来这些事你大概还是知道一些的。很好。也许你我的世界并非如此迥异,对吧?

Friedrich博士:看起来是这样。

抄录结束
结语:SCP-2273对音乐媒体的申请已被提交。正在审核。


受访者:SCP-2273
采访者:Friedrich博士
前言:采访以德语进行。本次采访是作为每周例行采访进行。此时SCP-2273已被收容了2年。
抄录:

Friedrich博士:你好Alexei。今天下午感觉如何?

SCP-2273:很好,博士。你给我的上一本书很有意思。这个英国人小说里的时间旅行者,让我想起我自己。

Friedrich博士:为什么?

SCP-2273:他看到了如此多自己觉得绝不可能的事。他的旅途把他带往他希望从未去过的黑暗领域。他看到了世界的死亡。他去了回不去的地方,和他的朋友们永别。我也是如此。

Friedrich博士:明白了。你希望留着这本书吗?

SCP-2273:是的,博士,谢谢。

Friedrich博士:好的,我会尽力帮忙。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SCP-2273:是的,Friedrich博士,有个问题。我最近有些失眠。我知道你们没有技术员,但我想我的装甲出故障了。如果你们能想办法修好它,那我会感激不尽。

Friedrich博士:故障?怎么回事?

SCP-2273:好吧,它在我想睡觉的时候不停勾起旧的记忆。这本来是它的功能之一;帮助我记忆可能会遗忘的细节,让我在前线能安全行动。但现在,它在向我展示战争时的画面,那些我……不需要了的东西。其实……算了忘了这事吧博士。这是技术人员的问题,你们没有那种技术。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Friedrich博士:Alexei,我想这不是装甲的问题。你确定不想说这个?这种事发生多久了。

SCP-2273:我说了不用操心,Friedrich博士。我能应付。

Friedrich博士:Alexei,我是个医生。我的工作就是让你这样……身处困境的人保持健康。如果有什么事在困扰着你,你得让我知道。现在告诉我,你在睡前想起了什么?

SCP-2273(迟疑了30秒后):我给你说过在你们找到我之前我在哪里,对吧?我 — 我看见了部下们的面孔,他们在泥土里瞪着我,博士。他们质问我为什么没有保护他们。为什么我能活着他们却得死。我和他们一同在地下训练多年,从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是兄弟。我下令让他们投降,然后-害死了他们。我应该和他们一起去死的。我和那些美国走狗是一样的。我不想这样了。求求你让他停下(此时SCP-2273从座位上站起走向采访间窗户。SCP-2273收容间和采访间里的无线电接受设备传出白噪音。状况持续到采访结束)我只是想保住他们博士。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一起死?

[更多部分已依照希波克拉底协议编辑;须伦理委员会或监督者批准才可访问]

结语:Friedrich博士已建议将SCP-2273降为C型智能异常,提升其社交权限以帮助其缓和紧张。伦理委员会代表和Site-17安保团队正在审核此事。


抵达这里后,Fred立即注意到,他的外号在这并非独特的,且同时他笑了。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1 Sep 2017 22:2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