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31 当地狱结冰
EuclidSCP-2731 当地狱结冰Rate: 114
SCP-2731

项目编号:SCP-273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包含SCP-2731的地板将全天被铸铁平台覆盖,密封保护SCP-2731。平台装有不光滑衬里和一可开闭活板门,下方是包含SCP-2731的第二层,仅允许2级以上人员进入。

SCP-2731内的通道被可从上方取走的铁片盖住。不得在SCP-2731通道内进行挖掘、钻孔等破坏性行动。

描述:SCP-2731是一个地板上的洞,位于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的[已编辑]小卖部储藏室内。该洞被一2cm厚、0.7m宽的方形铁门盖住,与周围地板处于同一平面。包含SCP-2731的房间内的地板高度从各方面向该洞递减,可能是为了排水。

SCP-2731内有一向下延伸约40米的通道,最下方通往一个巨大的人造洞穴系统 [参见探索记录2731-1-1999]。所有成像和探测手段都无法确认该洞窟的位置,确信这是一超维空间。

一块小牌被固定在SCP-2731下方,上面有如下字样:

本入口安装于1951年九月
理查德和儿子们通道服务
承包修建

依照商店店主和雇员在采访中所言,SCP-2731原本一直没有异常且无法进入,直至1998年8月10日安装该门的组织“理查德和儿子们”的人员来此对其进行了更换。[参阅与你权限相符的同行组织文件]依照该店出纳员提供的名片,基金会试图通过其上的电话号码联系到“理查德和儿子们”,但回应总是一自动录音,称号码不在服务区。

“理查德和儿子们”进入SCP-2731所在房屋时的闭路电视监控已被获取归档。抄录如下。

事故记录开始,时间3:20

[两名“理查德和儿子们”人员,下称人员A和人员B,进入房间接触收银员。]

人员A:女士,能麻烦您给我们指一下储藏室吗?

收银员:怎么回事?

人员A:我们接到电话说您家房子里有个卡住的地狱门。我们是来修理的。这是我们的名片。[人员B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交给收银员。]确定是这家?

人员B:我确定。

收银员:我去和经理谈谈。

人员B:很好。

人员A:没事。我们在这等。[收银员走进]你刚刚在干嘛?

人员B:这…………我只是想显得友好些。

人员A:我能应对。[商店经理走出]

经理:什么事?

人员A:我们是来修理卡住的地狱门盖子的,先生。你有…………这,我们的名片。[人员拿出名片交给经理。]

经理:好吧,你们是来修理火炉盖子的?

人员A:地狱门盖子。不能就那么让它卡着,会出很多问题的。

人员B:这属于违反卫生准则。

人员A:对就这么回事。

经理:要多长时间?

人员A:十分钟,最多十五分钟就能全部搞定。我们动作很快。

经理:噢,那好吧。我带你们去供热间。

人员A:不用了先生,我们能自己找。[两人走向储藏室。]

人员B:噢,我刚才忘了。刚刚有人打电话说有很重要的安装工作。

人员A:地址?

人员B:大概是亨德森威尔的撒旦俱乐部还是啥的。

人员A:耶西?[人员停在储藏室门前。]我要问你个问题。你记得我们的车上写的是什么吗?[人员A伸出手指指向停车位。]

人员B:“理查德和儿子们,世代服务大阿什维尔,一次给您来个够(a hell of)。”

人员A:大阿什维尔。你知道这什么意思吗?

人员B:我猜是从图书馆开始—

人员A:我TM说的是大阿什维尔。我们是地区生意,家族企业。我们为特定区域提供优质服务。你是不是准备自己付油钱车钱到哪个乡巴佬家去通恶魔洞?

人员B:不-不是的,先生。

人员A:你之前和多米诺干过,你该懂行的。[人员进入储藏室。]打开工具箱,开始测量。[人员B递给人员A一个电子仪器。人员A将其启动。]

[后段视频因无线电干扰无法观看。]

事故记录结束,时间3:27

探索记录2731-1-1999:由于SCP-2731内的障碍使得无人飞行器侦察录像难以进行,一名特工携带模拟录音设备进入SCP-2731内。记录抄录如下。

我在一个前厅了。地板上是漫过脚趾的液体。桃红色的粘性物质。[可以听见嘎吱声]听到了吧?我的脚步声。

前面有扇大门。牌子写着“Dulcis casus ad inferna”。如果我的拉丁语102没忘,意思是“堕入地狱如此甜美”。[咯吱声传来]

天哪。刚刚一阵冷风吹到我脸上,很难闻。进入门内。

味道还是没散。甜的恶心的化工味道。就像……把脑袋探进坏了一星期的冷柜里一样。我现在在一条很长的狭窄走廊里,墙上是一排排的金属小弹簧。类似搅拌器一样。上面还有粘糊糊的东西。

该死,我回头看到什么东西从走廊尽头窜过去。我想我得小心避开它。入口这有个牌子。“Destructores dentium”。“坏牙”?还都是大写字母。

好吧,这……这也太大了。大厅中间有个柱子,天花板有4米高,至少。这有几桶……有东西在哪。某种生物围在周围。我得悄悄观察……

那些工人一样的家伙看起来很壮,有一米五左右。楔形、白色、全身粗糙。没有脖子。白色的小脑袋上都是红色和蓝色的脓包……还有角一样的东西。我能看见它们在呼吸,有一些在操纵机器,有些在边看边笑。有很多拿着一个末端有个凹槽的长柄,似乎是个大勺子。

有些滑槽从天花板上伸进桶里,没过一会儿那些工人就拉下杆子放东西下来。我在看……是碎玻璃?那东西有耳洞。布满粘土……和牙齿。它们用桨一样的东西搅拌大桶。

中间的柱子上有个开口,里面是个螺旋梯。通道没人,我要下去。

越来越热了。我又能感觉到手指了。我又往下了一层,房间里大概得有35到40度。入口上有个牌子“Purgamenta crassificantia”。“增肥垃圾”?希望我没拼错。

这里的建筑是一样的,但是工人要更高更瘦,高过我的头了。它们还没发现我。我想我没有闹出动静。金属摩擦声很大我甚至听不见自己。我想这的东西都是废铁做的。

我想它们在做的东西是随温度而变的。一个工人用勺子把一堆块状物倒进桶和黄色的东西……那是黄油?然后把它推进一盆热油里。在对面另一个工人把几大坨东西倒到一个滋滋作响的石头上。液体从管道流进盆里。看那些气体,我想里面都是液氮一类的东西。然后一个盘子被拉了出来,那些流质已经被冻成了小球,然后被倒进一大堆的冻球里。

看起来就像是小时候在主题公园里见过的某种东西。冻着的,这不就是……冰淇淋球么。

TMD这不就是冰淇淋么。全是冰淇淋。

我要歇一下。我已经在这待了四小时了。[[确切时间:97分钟]],这间房得有飞机库那么大,有些透不过气。

你知道,我有点懂了。我以前很胖,吃的太多。但这……

好吧,我又要往下了。

拉丁文“Tumidae saccharis”。“太多糖”。更热了。得有50度。冰淇淋恶魔又高了半头,用勺子装着冰淇淋在房间间穿梭。我看见个孩子。它们给了他一个球果,它就站在那茫然地盯着,一动不动,直到它的手开始颤抖勺子掉进沙里。这重复了二三十次,被弄脏的沙都被扫进了坑里,换成了干净的沙。它们都甚至没动那孩子,他也被换掉了。我只希望那是个假人。

现在我能从气味里闻出那是什么了。无数的樱桃被搅拌压碎回冻……香草流进大碗里,那里好像有些聚会,但是所有来客都只是到处游荡而已。它们好像都要化了一样。什么东西在叫喊,那些人在说……“乳糖不耐”?

薄荷,黑莓,石路……这些口味的冰淇淋在一排人面前流过,流进一道门里。前面那个一直好像要指着谁,但又没有。如果我过去他们会发现吗?因为—[不可辨认的巨响]这怎么回事?我刚刚听到有个家伙在说英语。

它说“这勺子必须受苦”。

我想……我想我懂了。我明白这是什么邪恶了。

我要近距离看看那些桶,趁着没人……一个巨大的触手正挂在天花板上。不,这么宽这么平……那是个舌头。挂在那。这……这冰淇魔有这么大?

它在舔。没有碰到冰淇淋,只是金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机器的声音,但这种刮蹭……

我想是时候取点样本了。我没有……勺子,但如果动作快点也许能用手挖一点放在罐子里,他们应该不会发现该死该死该死—

[记录结束]

特工在六小时后重新出现,手套和罐子丢失,声称晕了过去,胃里很满。特工因冻伤接受治疗,没有留下永久身体损伤。特工当前因持续出现“冰淇淋有罪”的念头而在饮食习惯上受到影响,正在接受治疗。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7 Sep 2017 04:4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