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34 小丑出逃记
EuclidSCP-2734 小丑出逃记Rate: 24
SCP-2734
Forest.jpg

多个SCP-2734曾经居住的地点。在基金会特工赶到现场前两小时其附近尚有50名SCP-2734个体。

项目编号:SCP-2734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曾经收容SCP-2734个体的收容间将被检查是否存在结构脆弱点。所有知晓或参与SCP-2734收容的人员将被调查关于附录2734-3所述的事件。对调查发现的完整报告将被提交O5-9。

前SCP-2734居住者将每月接受一次光卫星扫描。任何SCP-2734重现迹象必须上报O5-9。

所有野外SCP-2734聚居地将以卫星加以监控。SCP-2734群体还需接受空中无人机的例行监控。潜伏在SCP-2734附近人类聚集地的基金会特工必须注意是否有SCP-2734闯入人类住所的迹象。若SCP-2734靠近或威胁到了人类居住地,机动特遣队Zeta-5(“小丑快滚”)将被派出,将其驱赶回无人区。除非有绝对必要,任何时候不得对SCP-2734动用致命武力。

由于关于SCP-2734的部分信息泄露,必须适用标准假情报协议。关于SCP-2734的伪造图片、视频及故事将在网络上被散播,并扩展到更广泛的媒体中。此类基金会制造媒体必须具明显表露为伪造,以引起对SCP-2734存在的怀疑。此类媒体也必须将SCP-2734描述为具有恶意,阻止相信SCP-2734存在者去展开实际搜寻。

所有基金会设施收容下的SCP-2734将被收容在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根据其表现可奖励以额外优待。

描述:SCP-2734是一种人形物种,外形与美国文化中对小丑的印象极为相似。截止2016年1月,SCP-2734的聚居地已扩散到世界各地,使得全球假情报活动成为必要。绝大部分对SCP-2734的目击报告发生于美国大陆及加拿大。然而也曾在西欧、澳洲、中美和[数据删除]发现SCP-2734聚居。

SCP-2734群体大体尽可能远离人类居住地生活。SCP-2734群体可以自如地存在于多种自然环境中,尽管除了衣物外其本身仅携带有极少甚至于无物品。虽有都市传说流出,SCP-2734被确认在避免被目击、拍摄或被视频捕捉。大部分宣称为SCP-2734的媒体流传图片实际为无关恶作剧,或是基金会假情报行动的一部分。

除了外形与西方典型小丑相似,SCP-2734成员在以下方面与智人存在差别:

  • 有能力每日靠200卡路里维持生存。
  • 有能力从几乎一切有机物质中获取养分。SCP-2734个体被发现能依靠草、树叶、花、根、树皮、树液、菇类、蕨类、昆虫以及人类垃圾中的潲水维生。SCP-2734个体普遍避免进食动物肉,但这被认为更多是文化习惯而非生理限制。在物资缺乏时,SCP-2734个体被发现会进食如鸟类、鼠类等小型动物;然而这似乎会令其产生相当的罪责感。
  • 更平、更坚固的牙齿;确信是有助于其草食习性。
  • 有能力在几乎任何气候下自如生存。SCP-2734从未表现出任何气候相关的不适(如低温、中暑)。在气温超过45摄氏度及低于零下18摄氏度的地区均有发现SCP-2734群体,且未受负面影响。
  • 更快的奔跑速度。完全成年的SCP-2734个体平均能以约22千米/时的速度奔跑。此能力主要用于逃跑。

与SCP-2734社群的接触极度困难。SCP-2734被确认在尽力隐藏自身;首次接触尝试引起对方强烈不信任和极度恐惧。在基金会尝试发出交流后,SCP-2734群体时常会搬家并迁移数百公里。最终基金会劝说一个社群将两名成员(SCP-2734-1及SCP-2734-2)交予基金会监管以作相互理解。基金会也同意仅在SCP-2734-1和2的自愿下对其进行照看,一经其要求便会立即将它们送回。

下面摘录自SCP-2734-1所记日志。这些摘录并非志愿提供,而是在其被允许离开房间期间秘密复制。SCP-2734-1对此活动可能产生了怀疑,在基金会开始获取抄录后不久便不再更新日志。

我讨厌这地方。小丑的地盘该是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在天空的群星下。这里我只有水泥天花板。它们被涂上了漂亮的软黄色,但还是水泥天花板。你不能用水泥替代星星。

它们进来和我谈话的时候总是注意保持微笑。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人类微笑。很可怕。我不喜欢。

有个人类今天想采访我。他看起来就和那个他一样。集中营主管。我甩在我世界里的那位。我陷入了歇斯底里中。我花了十五分钟才止住哭泣。

[Site-16]的走廊和布置看起来就和故乡的小丑加工厂一样,但这里的员工,服装还有证章都完全不一样。我没怎么见过这种地方,但我不觉得它有小丑加工厂大。我不确定这颗星球上还有那么大的建筑。但我会继续注意看着,以防万一。

为何这世界如此不同又如此熟悉?同样的空气,同样的树。一大堆的人类。就是没有小丑。哪都没有。只有白脸人类。

为何不见小丑了?他们从未存在于此吗?如果他们从未存在,这些人类为何又穿的像是他们?是这些人类把他们灭绝了?就和我们一样被迫逃离了星球?

这些人与此有关吗?

我问了一个员工能不能为员工表演。她说她要给站点主管发一封信息,但他们必须要考虑一下。我太无聊了居然真的在想为人类表演。

我一直想起母亲。我越来越想,我慢慢开始相信他们不会再让我们离开这里。她是我同意来这当“客人”的全部理由。

“答应我你会和他们走”,她说,“如果他们来找到了我们,至少你会安全。”

“母亲,”我说道。“如果他们能在另一个存在位面找到我们,恐怕无论是在地堡还是哪里都不会安全。”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鼻子更深地埋进我的臂弯里,大口喘息着。我同意是因为再不想看到她如此害怕。

下列文本在SCP-2734-2房间废纸篓内的一皱纸团上被发现。确信它在试图通过书写与基金会交流,因为亲自谈论背景令其过于紧张。

他们让我擦地板。人类。他们让我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没有休息。我无法抱怨。我不敢想如果我抱怨他们会对我做什么。我可能会被送去[不可辨认]

我好几月没见到家人和朋友了。我也不敢去想他们去了哪里。我还是不敢。我告诉自己他们没事。我不抱怨。

我不确定他们是否需要我擦地板。他们不是有无人机来做吗?我对人类不太了解,除了他们会怎么囚禁我们。为何要让我擦地板?我不问。我不抱怨。

有天他们让我们把一堆桶搬到车上去。为何他们不用[不可辨认]?我不问。我只是搬桶。我和Gorn。最后几个剩下的小丑。这些桶很重。我的背痛的厉害。但我们还是尽力背着桶。到最后一批桶,我滑倒了。桶从我手里滑了出去掉在了地上。它在撞到地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巨响,比应该有的还要响。盖子滑开了,一升一升的绿水涌了出来。液体还有别的。恶臭刺鼻无比。我感觉我就要吐出来了。有绿色的液体,还有几百个小红球。我认出那绿水了。是某种防腐剂。认出那些红球花了更长时间。我跳下来捡起其中一个。然后我感到一震。

那些是小丑鼻子。

几百个小丑鼻子。被整齐地从脸上切了下来。我把它转过来,还能看到里面的烂肉。我看向身后。我看到还有三十几个桶在车上。

文件剩余部分被刮去。

于2017年1月5日约上午7:00,SCP-2734-1与SCP-2734-2从其收容间内失踪。虽然房间处于24小时监控下并对其进行了全面的鉴证检查,仍未发现任何能解释其失踪的痕迹。同时,所有世界范围内的SCP-2734群体突然从基金会监控下消失。调查正在进行,但自2017年3月1日起,SCP-2734被视作已经无效化。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7 Sep 2017 04:5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