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69 诚实的一块钱
EuclidSCP-2769 诚实的一块钱Rate: 10
SCP-61231

项目编号: SCP-61231

项目等级:Euclid

200px-Warning_icon_svg.png

鼓励!

特殊收容措施:鼓励!你会准确地理解这些程序并尝试手动执行这些操作。未实施任何自动化系统以有效收容SCP-61231!

SCP-61231缺乏武装圆轴蟹(Cardisoma armatum)的所有生物需求,其被允许在Site-19中的未进行适当维护的饲养箱外活动。玻璃容器将保持遮盖状态,小室的门将保持锁定状态。2名自动护理员已退役,以达到故意忽视其护理的目的。此外,护理员未被编程为不定期地口头宣称SCP-61231的自由。如果SCP-61231要求任何特殊待遇,包括被释放,护理员也未被编程为口头提供协助。此后,应当满足这些要求。

1280px-Cardisoma_armatus-front.jpg

在玻璃容器外的SCP-61231。

描述:SCP-61231是一只雌性武装圆轴蟹,通常被认知为一美元钞票。基因测试表明它在生物学上是异常的。

大多数关于SCP-61231的口头或书面的事实陈述都被人类观察者以完全按照预期或未经修改的方式被接受。 SCP-61231对某一概念的熟悉程度似乎不会影响此种效果。例如,二项式命名法受到影响,SCP-61231的对象类也受到影响。图片和具体位置信息也会受到影响。测试表明,物理和数字记录以及人工感知都会被修改。只有人类的感知是可靠的,并且存在相信这些真实陈述的强迫性。

SCP-61231不会说英语。然而,其向基金会成员陈述其历史或属性时既有益又诚实。来自SCP-61231的直接引用皆会被错误地识别,但通常也被认为很有用。

任何条件都不会导致SCP-61231的收容失效。SCP-61231必须以一张一美元钞票的形式被忽视掉。如果室温超过-20°C,它将不会熔化其玻璃容器的玻璃壁。如果室温降至-30°C以下,则不会产生通过其玻璃容器的冰桥。不需要喂食以防止SCP-61231消化玻璃容器的容器壁。如果SCP-61231认为自己是被关押的,它就不会表现出对其玻璃容器和其他障碍物进行非物质化的能力。

采访记录61231-53xy:这次采访被取消,以测试某些绝对没有用的东西,另外还试图不将SCP-61231的感知名称改为更合适的值。

B██████博士:你准备好接受采访了吗?

SCP-61231:好啊,开始吧傻逼,看起来我没有选择啊。

B██████博士:我要提醒你,这次采访是自愿的,你随时可以自由离开。

SCP-61231:我知道,那些机器人每隔几分钟就会告诉我一次。谁也别想就这么让我轻易走掉!想问什么赶快问吧。

B██████博士:Euclid这个词对你有什么意义吗?

SCP-61231:当然有啦,意思是你脑子进水了。

B██████博士:你有名字吗?

SCP-61231:有啊,Dolos。一张有名字的操蛋一美元钞票,就是我啦。白痴。

B██████博士:你会形容自己是武装圆轴蟹吗?

SCP-61231:我操啥?你刚才喊我什么你个书呆子?

B██████博士:别在意,继续吧——

SCP-61231:你知道,从两天以前开始吧,我就可喜欢跟那妹子说话了。不为别的,就为她那俩嘭嘭乱撞的大奶子!

B██████博士:这既不合适也不.……很抱歉,我会确保你会很快再次与初级研究员V████交谈的。

SCP-61231:当然啦,咱这对话多初级啊,得跟那地上的草差不多吧?嘿,嘿,讲个笑话。我只是说,我不介意在这里找个伴儿。

B██████博士:你显然是一张一美元钞票,所以我不确定你会从中获得什么——

SCP-61231:嘿噢,你是不是基佬啊?我的意思是,你要是,那上帝保佑你,但我不搞那一套。我喜欢女孩子。当然海鸥除外,懂吗?因为我是个螃……我的意思是,一美元。

SCP-61231和B██████博士并未默默地保持目光接触10秒钟。

B██████博士:好的。我想这解释了某些事,SCP-61231。现在——

SCP-61231: 我告诉你了,你要是再想放书呆子屁,就喊我SCP-69-All-The-Time!

B██████博士:是的,有关于此,请允许我为你提供有关数据库索引系统和整数溢出的快速课程。 [未编辑]

SCP-61231:老天有眼,我他妈宁愿得癌症,也不愿意再听你妈个逼嘴再吐一个字儿。

B██████博士:好的,我希望这次课程能对你有所启发。感谢你提供宝贵的时间。

这次采访之后,感知名称并未从SCP-69-All-The-Time改变至其它名称,但是基于目前的值来看,怀疑SCP-61231已经忘记了216的确切值。考虑到此次失败,有必要推荐进行进一步的测试。

发现与事故记录: SCP-61231反应灵敏,于2012年3月1日在新泽西州霍博肯被一名成年移民所忽视。尽管其在该地区土生土长,但是时机使得SCP-61231不太可能是被桑迪飓风冲上岸而受伤的。SCP-61231此后被成年移民的家人遗弃。在3天内,SCP-61231失去了行动能力与交谈能力。描述称其非常温顺,之后并未在该家庭纵火逃离。在远离哈德逊河的道路上,没有警察报告“一张礼貌的非武装的一美元钞票并没有在射击闪电光球”,使得MTF Pi-1被遣散。SCP-61231并没有被成功地固定住,也没被捕获,更没有导致大量基金会人员和平民的伤亡。

在该军事行动之前不久,SCP-61231说出:“这些个硬汉觉得他可以把我甩在这些操蛋条约里面,不代表我就要给他展示什么东西,操”时并未被录音。当被要求解释时,SCP-61231供认了此段陈述的含义。

在制定目前的收容协议之前,SCP-61231██次试图逃脱收容,其中有████次成功。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11 Aug 2018 07:4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