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82 牧群
SafeSCP-2782 牧群Rate: 63
SCP-2782

项目编号:SCP-278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782的入口及周边地区需始终处于监视之下。尽管SCP-2782尚未显露出敌意,收容间的门仍需随时由至少两名武装人员守卫。

尼瓦勒卡是位于新西兰████岛上的一处科学研究设施的遗迹。此区域最初为鸮鹦鹉的繁殖区。一不明团体占据了该设施并开展了多项鸟类生殖试验;目前尚未得知其试验目的。

在该设施中回收的材料包括SCP-2782,鸟类与啮齿类的孵化设备残骸,以及一个硬盘,其内部存储的文字资料据信与试验有关。

据回收资料记载,试验最初是在啮齿类身上进行的,后来进行过鸮鹦鹉试验,并最终开展了人类试验;没有出现过任何恢复案例。据记载,该试验仅制造过一例人类样本。

在设施地基下方三米处发现了一个没于水下并被铁制舱门焊死的入口,其通向一更深处的区域。SCP-2782的收容间位于设施下九米处,其门上写有“jedna deväť osem d”(一 九 八 d)。

描述:SCP-2782是在尼瓦勒卡研究设施下方一间被部分淹没的房间里发现的28只鸮鹦鹉幼雏骸骨的总称。一些骨头上存在的骨折与灼痕表明其遭受过突然的钝击与焚烧。尽管曾受到破坏,这些残骸依然保持着其原始结构与物理组成。有时骸骨可以自主活动并发声。

SCP-2782-1至SCP-2782-28会在新西兰时间每晚10:55重置于其在收容间内的原始位置,无论其先前受过任何损伤或被移动至何处。如果原静止位置存在障碍,SCP-2782会自行转移。

SCP-2782具有感知能力,且有能力改变收容间内的物质。该能力在SCP-2782被移出收容间后仍然有效。对象没有显现出任何能够改变收容间外物质的能力;没有任何可辨认的材料、安全装置或外部力量作为该能力的传播介质。

SCP-2782会将收容间内已死亡或失去行动能力的对象的血肉完全吞食;因其不存在消化系统,其吃下的东西会立即排出体外。

三天后,在收容间内被吞食的对象将重新出现在收容间中。而在之前的“进食”中被排出的物质仍会保持原样,且不受SCP-2782的重置效应影响。

SCP-2782-X暂定为自1996年至今受SCP-2782的效应影响的八名男子的总称。该八名男子因SCP-2782的效应而具有异常。关于该对象的更多信息可在附录中查阅。

公元19██年八月11日 | 测试对象是一只来自我们Humanized PIGGY实验室的小白鼠。我管她叫Sarah。Sarah还是第八代,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成果。Sarah极为聪慧,而且已经表现出了自我意识。我会把Sarah当我的私人宠物养上6个月,来观察她能不能表现出我们想要的特质。如果最终成功,那我们肯定是被引到正确的方向上了。让我们为Sarah庆贺。我会好好埋了她。

公元19██年九月23日 | 测试对象是来自K160[PK1279923]批次的PIGGY叙利亚仓鼠。的影响并不明显。房间的角落模糊地转化成了长满尖牙的大口,但一旦对象躲起来之后就会消失。这种效果只在对象从躲藏地点露头的时候短暂重现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消失了。我们从监控摄像头里见证了这一切——我和我的助手都藏得好好的。我们估计对象是被阴影吓着了,它可能把影子当成了入侵者。我们得消除PIGGY们的恐惧感。

公元19██年一月30日 | 测试对象是叙利亚仓鼠AH-32。的影响非常明显。受惊反应已经被完全移除。它变得很大胆,但并不愚蠢,而且不出所料地对食物相当痴迷。它把试验场地弄得一团乱,但如今连鱼腥气也带有成功的甜美。我们一会就去检查1是否在这堆垃圾里。

公元19██年四月15日 | 所需属性均已成功通过检查。我留下了一个小宝宝。我给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起了个名字叫茵蔯。从第一阶段幸存下来的其他PIGGY们已经接受了安乐死。我会把他作为一道谦卑的牲礼放归至大自然。愿他肥肥胖胖、快快乐乐地死去。哈利路亚!


我们已经潜入了他们的设施。我们本来没打算用鹦鹉,但这里正在运行着的隔离措施与繁殖程序简直完美。Chris也要担任项目负责人,我们会考虑替换掉他来让事情不会那么难处理。试验会造许多鸟出来。指挥权将会移交给负责复育计划的合适部门。我们的“布谷鸟”们会通过焚烧之类的措施处理掉。


19██年二月15日 | 鸟儿们越来越危险了。它们不喜欢我们。的力量很明显。结果满足预期,只不过弄得一团乱。它们跟仓鼠不一样,对食物没啥兴趣,而是热衷于交配。这是个好的方向。

这对动物保护主义者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我们可不是。尤其是Daniel。Daniel已经离开我们了。


助己者,主将助之。这是我们的座右铭。

我对科学,或者DNA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这些归Chris和他的同事管。我只是忠于他的父亲和他的使命,而且我相信他的使命是神圣的,受主祝福的。

我信仰一个两千年前行走在大地上的人类,但我同样相信他不仅仅是个人类。我相信主创造奇迹时从未逾越过属于祂自己的宇宙的法则,而且我也相信我们的使命就是理解这些法则。

作为Ezekiel的儿子,我也许有点不公正,但我的确见证过他早期的实验成果。主借我父亲之手行己之事,备己之需。我父亲制造过能转化水的机器,我也见过他用药膏治愈盲人。如此行迹足以说服我。

即使他可以凭一己之力行使科学,我的父亲依然无法满意。甚至连他的同僚也不能理解他的工作。我们觉得他开始衰老了…

或者也许他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不会承认的。我担心有时候他想要的是他所钟爱的独子2。他自己的儿子。仅仅考虑一下这种事情我都是有罪的。

主的再临会宽慰我的,届时我的担忧也可抛却。

-Daniel


19██年三月10日 | 我们…间接地发现了将特质植入人类个体的方法。一个鸟蛋里含有人类胚胎…看来Daniel的确仍与我们同在。这真是一个奇迹。Daniel无疑是一个光荣的殉道者。这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如此的美妙。赞美上帝。

鸟类是如此神圣。我都无法理解它们的脸孔了。 它们就是基督吗?或者说它们只是祂的基路伯3

19██年三月11日 | Elijah正在休息。我希望他死了。我们正赶在孵化之前把剩下的鸟蛋销毁掉,但这次我们行事要更加小心。

我们如今处于魔鬼的围攻之下。淫邪的降生无疑是可憎的,这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但木已成舟。我们应该明白,人类经由孵化诞生从来不是上帝的旨意。这是错误的。Ezekiel宣称他会阉割自己以祈求主的宽恕。

作为替代,成果要从Daniel蛋壳中提取。

我们无法接受把这些劳什子当作成果。他的形象对它们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恩典…它们无法理解他的恩典。动物没有灵魂。我们该如何创造一个动物弥赛亚4?荒谬得令人发笑,可是…


Transcript of Security Camera Footage/抄录自监控摄像机记录

10:30:01 三名穿着橙色连体服的男子进入房间。每个人都推着一辆手推独轮车。房间内存放有一台大型禽蛋孵化器。

10:32:22 三人小心翼翼地将鸟蛋放到独轮车上。三人行动悄无声息,他们互相之间不发声交谈,而是采用手语相互交流。

10:39:01 共有28只鸟蛋被放入独轮车。随后三人推车离开了房间。

10:42:42 三名男子推着装满鸟蛋的独轮车进入位于设施地下室的一间房间。在房间中央有一个电梯井。

10:42:55 五名穿着朴素的男子进入房间。其中四人持有长柄大锤,另外一人持有一水壶,推定该壶中装有汽油。

10:44:02 八人拖着鸟蛋进入电梯。

10:46:01 电梯下行。电梯移动时其中一男子大声叫喊。

10:47:23 一名蓄须、穿黄色长袍的壮硕男子进入房间,将钥匙插进电梯井旁边的控制面板中。

10:47:23 男子离开房间。该地照明设施熄灭。

我将Daniel置入了这尊容器。我会从他身上提取谷质精华,并将其交予一位公正的女性。我会将Daniel祭献给我主。我的燔祭。我将带来Daniel的先祖。平安祭5。绿鸽。玛利亚的DNA。基督的血浆。我的儿子将背负独子的祝福,而我们将迎来基督再临。

助己者主将助之。准备迎接基督的降临。

赞美基督降临!

Ezekiel Valeriy Iepureanu
摩尔多瓦独立东正教会传道团大主教

以下为1996年3月13日至2013年3月28日的录像片段摘录。所有录像的开始时间均为美国东部时间10点55分。

19██年3月13日:电梯门开启,八名男子进入走廊。四人持长柄大锤,一人持汽油箱。其余三人在其他人身前推手推车,朝一扇大铁门走去。

这些人进入了一个大而空旷的水泥房间。房间中央悬挂着一盏麻绳吊灯。这些人将鸟蛋在地上摆放成两行,每行十四个。持汽油箱者将汽油浇在鸟蛋上,四名持锤者也各自在不同的鸟蛋前站定。持锤者抡起大锤试图砸碎鸟蛋。大锤接触到蛋壳时录像片段立刻终止。

19██年3月14日:二十八只雏鸟骨骸(SCP-2782)以每行十四只排成两行,保持静止,持续二十四小时。

19██年3月15日:房间的一部分被约2米深的水淹没。SCP-2782出现在地板上,并缓慢上浮。所有幼雏一同挥动翅膀跳出水面,双腿立在水面上继续保持静止。每天重复此过程。

19██年3月16日:八名男子出现在水中,在水面露头,惊慌地大喊。SCP-2782仍然保持静止。他们试图开门,但未能成功。一人尝试挥动水里的大锤,但并未起到任何效果。该行为持续三个小时。

八人聚集成一团,抓住麻绳吊灯以节省体力。他们开始讨论自身的处境,并对SCP-2782的存在感到疑惑。五名男子宣称自己是维修技术人员,另外三人称自己是保安人员。此时他们似乎对SCP-2782的性质或者设施内的任何异常活动并没有一定的认识。

一名男子接触了第一行由北至南第十二只幼雏,即SCP-2782-12。SCP-2782-12在接触时无动作。

未发生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件。

19██年3月18日:男人们开始抱怨呼吸困难。本周期结束时已有五名男子出现呼吸急促的征状。

灯光开始闪烁。

19██年3月19日:男人们开始出现窒息症状。一名男子窒息而死,尸体在水面上漂浮。

SCP-2782朝尸体处聚集,开始啄食。撕扯下来的生物组织无法消化,在房间中四处漂浮。该过程持续七小时直至尸体仅剩一副骨架为止。

该过程同样发生在剩下的男人们身上。在本周期结束时所有男人均已死亡且被分尸。

19██年3月20日-19██年3月21日:无明显活动。灯光开始变暗。

19██年3月21日:八人出现在水中,从水面露头,惊慌的呼喊。他们在10分钟内全部窒息死亡。

雏鸟们聚集到尸体旁啄食。

无明显活动。房间内的灯光熄灭。

…记录持续18年…

…删除重复记录…

20██年3月21日:无可见区域。没有水花飞溅的声音,但有一阵细微的液体振荡声。男人痛苦的尖叫声与呻吟声持续约三秒钟后消逝。进食的声音。

未发生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件。

20██年5月1日,关有SCP-2782房间的门遭到破坏并排干了水。房间内到处都是压实了的骨头和衣物。八名幸存者被发现。SCP-2782处于其静止位置。

MTF将这些人带出房间,并将其转移至邻近的一间过渡设施中。以下为对其中一名幸存者,SCP-2782-X2的访谈。该个体似乎无法正常进行人类间的对话,其话语被认为是难以理解的。相信他因精神创伤而处于长期的麻木状态。其他幸存者也处于相同的状态之中。

研究员Sanders:你好。

SCP-2782-X2:Emandaraba kataer lataen boom yo shupolemos
对象蜷缩成一团,喃喃自语。

研究员Sanders:不好意思,请你说的慢一点。

SCP-2782-X2:Mand rabaer eee oooh eee andaraba hum mmm emm lieunerab hmm emm.
对象发出低沉的哼鸣声。

研究员Sanders:如果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就点点头。

SCP-2782-X2:Tilam berant kataeyos rabaer mmm sauemes immm.
对象点头

给予对象纸张与铅笔。对象抬起眼睛,拿起铅笔开始涂画。

对象所画内容似乎只是无意义的涂鸦,覆盖了整张纸。

研究员Sanders:这是啥?你能写英语吗?

对象开始在纸张背面写字。

对象用手写体写下几个英文字母"ADONAI"。

研究员Sanders:你有什么想告诉我们的吗?你想离开这里吗?

对象反复地写"ADONAI"一词,笔速越来越快,随后双手抓起铅笔刺入其太阳穴。

研究员Sanders清了清嗓子。

研究员Sanders在陪同下离开房间。

对象持续受到监控直至其失血而死。

2014年5月4日:SCP-2782-X2并未重新出现在收容间里。推测其已无效化,并已摆脱了SCP-2782的影响。

2014年5月8日

将动物样本置于测试区域。SCP-2782忽视所有人类以外的死亡个体。SCP-2782也忽视了所有提供给它的D级人员,除了D-0548。该人员为西班牙裔男性,被指控谋杀了三人。

研究员Sanders:跟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情况。你是为啥进去的?

D-0548:喔,我估计你也知道。我是个犯下三期谋杀案的盲人。你问这个有啥用?这是个反问句。

研究员Sanders:你声称你没有杀过这些人。

D-0548:你可说到点子上了。我可能确实干过。我晚上起了两回床,尿了两泡尿,还喜欢在走廊里到处瞎逛。啥事都有可能发生。

研究员Sanders:谢谢你。测试完毕后你就会被释放。

D-0548有点难以置信。

对象被守卫领到收容间里。对象被要求转过身去。守卫用射钉枪击毙对象,随后离开房间。D-0548被SCP-2782蚕食。

20██年5月11日

D-0548蜷缩着出现在房间中央。对象保持不动了约6秒钟。

SCP-2782转向D-0548并朝他移动。SCP-2782在D-0548身上上下跳动,直到D-0548开始移动后返回其原位置。

D-0548迅速站起身来,环视整个房间。

D-0548:操他妈的什么鬼?他妈的什么情况?

D-0548摸了一下后脑,随后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眼睛。

D-0548:…他妈的怎么回事?你们是他妈什么人?我他妈是无辜的!怎么回事?

D-0548啜泣并开始踱步,他注意到了SCP-2782并将它们踩碎。

D-0548:操了这些玩意!我向他妈的上帝发誓!

D-0548跑去试图开门,但失败了。D-0548大声吼叫,转过身来继续踩跺SCP-2782个体。SCP-2782无反应。一个体似乎正在‘清理羽毛’。

D-0548:这是个梦。我只有做梦的时候才看得见东西!(大笑)我在做梦!

对象将头用力撞向墙壁,随后失去意识。

SCP-2782不再对D-0548表现出兴趣。一SCP-2782个体侧步离开对象。

研究员笔记

如今我们知道D-0548是无辜的。我们认为SCP-2782会忽视那些它们认为某种程度上“不好”的个体。我们不确定为什么他没有被SCP-2782再度复活,不过这也许跟他在首次复活后的举动有关。你可以关注一下,测试记录46页[需要权限]的研究对象——他是我们的人——他的记录完全清白,但他也被鸟儿无视了。

更新版本信息:05/20/20██

在长时间无动作之后,SCP-2782的收容间内凭空自发显现了52,561条鱼。SCP-2782表现得很矛盾。其自发显现的原因仍然不明。

系列: 神圣科学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03 Feb 2020 07:5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