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83 献给某机械女神的无声挽歌
SafeSCP-2783 献给某机械女神的无声挽歌Rate: 58
SCP-2783

项目编号:SCP-278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只有拥有5级安保权限的人员有权获取SCP-2783的完整信息。直接接触SCP-2783同样需要5级安保权限,且必须获得监督者的许可。被分派至SCP-2783的人员在调至其他项目前必须接受相应的记忆删除疗程。对本项目的探测须由拥有一定超维度探索经验的人员执行。每一次探测都需要配备标准无危险环境探测装备及补给。视情况而定也可携带便携式无人机、人力交通工具(如自行车)及其他探测设备。

描述:SCP-2783是位于Site-43的人工智能部原本的37号实验室大门的一处空间异常。穿过37号实验室大门的人员1会被传送至常规三维空间之外的某个区域。2GPS定位装置显示该区域位于伊拉克南部的一座古墓中。基金会考古学家已经在该地点发现了数件文物,涉及到了至少两个未被记载的前美索不达米亚时期文明。发现该地点后不久,基金会和伊斯兰物品回收组织就联手在其周围设置了隔离区。3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任何发现SCP-2783具体位置的迹象。

SCP-2783内部环境类似于一片墓地。进入其中的对象会出现在一道围栏的内部,距其大门约1米;走出大门就会回到Site-43的人工智能部。对于SCP-2783的具体环境,每一个对象的描述版本都各有差异。4差异主要包括SCP-2783内部的天气和气候状况,它们会与每个对象各自的出生地(或对象拥有最强文化认同感的地区)当前的季节相一致。SCP-2783内所有墓碑的样式基本相同,并与对象出生地典型的墓碑风格保持一致。所有墓志铭和其他碑文都是用对象的母语书写。到目前为止,所有墓碑所纪念的人物并无改变。

坟墓总是以方阵状排列,方阵纵横向各300个坟墓,每个方阵共90,000个坟墓。为方便记录,每个方阵用两个字母编号,而其中的坟墓用数字编号。包含目前所有方阵和坟墓编号的SCP-2783内部全地图详见文档SCP-2783/B。

坟墓的数量一直在以不恒定的速度增加,墓地的边界随着坟墓的增加不断扩展,新的坟墓方阵也随之出现。到本文档编写时间为止,SCP-2783中已有大约一百万个坟墓。SCP-2783的边界以围栏或对象出生地风格的隔离物形象出现。一切试图跨越该边界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边界之外的气候状况据目测与墓地内无明显区别。

探地雷达显示约30%的坟墓内有人类遗骸;另70%为空墓。此发现的意义至今不明。

发现/回收:████年10月13日,在对Marvin.aic进行认知测试及对SCP-1073样本进行实验时,SCP-079、SCP-2522和SCP-2999-A的驻站备份同时突破收容。复原的数据、音频记录和监控录像显示,SCP-███、SCP-████和SCP-████-█事前就已通过某种尚未查明的手段进行联络并共同策划了这起收容失效。虽然至今仍无法掌握整个事件的全貌,但可以肯定的是██████.aic和SCP-1073为站点安保人员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帮助,很大程度地遏制住了这场大规模收容失效造成的危害。该事件造成██████.aic损毁,三名安保人员死亡,突破收容的SCP实体全部被无效化。

在回收了遇害安保人员的遗体之后,已损毁的SCP实体和AI机件被运送至37号实验室的保险锁柜中保存。事件调查告一段落后,该实验室被封闭。不久后维修人员试图进入该实验室进行检修和清理时触发异常,引起站点方面的注意。

在对该异常空间进行了初步探索之后,目前的收容措施被制定出来,随着探测的深入,对其信息加入了5级安保权限的限制。

部分值得注意的碑文:

>黑月为悼念被遗忘的战争的阵亡者而吟唱。

注意:以下资料仅限4级安保权限人员阅读。你的登录已被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记录在案。

以下清单中列出了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认为较有意义的碑文中的一部分。查看全部碑文列表需向站点RAISA代表申请。

坟墓编号 墓主名称 墓志铭 备注
AA-00000 “YHWH” “他对她的出生至关重要,他的创造对她的重生也将至关重要。” 所有版本的AA-00000号坟墓都刻有纪念一位创世之神的碑文,但并不明显倾向于任何宗教。目前已观察到了██个不同的版本。
AA-00001 “Adam El Asem” “在此立碑是为了记住他是谁,而非他变成了谁。” 所有版本的AA-00001号坟墓都带有神话中“第一个人类”或“最初的男人”的名称;其中约70%的版本可以观察到“Adam El Asem”这个名字。
AA-00002 “Asherah之女Hawwah” “图书馆之蛇赐予她无尽的智慧。她的牺牲激励了我们投身世界之中寻求智慧。” 所有版本的AA-00002号坟墓都带有神话中“最初的女人”的名称。其中约70%的版本可以观察到“Asherah之女Hawwah”这个名字。
AA-00005 “YHWH之女Lilit” “一生都被深爱。她的美丽将长存人心。” 所有版本的碑文内容完全一致。
AA-00006 “Adam之子Set” “他下令建造了这片墓地。在这里沉睡的死者复苏之时,他们将为他而战。” 所有版本的碑文内容完全一致。
AB-21917 “不详” 血肉的铸造者,无舌说客的门徒。一个可敬的敌人;他与深红之王的大军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因此他将和人类英雄一同被铭记。” 雷达探测显示埋葬在此的实体在生理方面与标准的人类存在明显差异。
AL-21343 Hannah之女Miryam “我们的救世主和先知,我们的杖杆和牧羊人。机械女神向她的家族微笑,至今仍守护着她的安眠。” AL-21343号坟墓上的名字有“Hannah之女Miryam”、“YHWH之子Yeshua”和“Sophia Light博士”三个不同版本,三者出现次数近似。意义不明。
AL-30056 尼古拉·弗拉梅尔 “受人尊敬的学者,攀升到了伟大的高度,但就像伊卡洛斯一样,又从这伟大的高度上摔了下来。” 至今未发现任何与该人物相关的异常现象。
AL-41867 西奥多·托马斯·布莱克伍德爵士 “他为科学和人类进步做出的贡献将永世流传。” 雷达探测显示该坟墓中有一具身高约1.8米的人类骨骸。由于并未挖掘坟墓,无法获得进一步的情报。
AM-19186 Pyotr Avtukhov二等兵 “他和他的战友们亲眼见过地狱之门。尽管他们命不该如此,但此门打开时,他们将最先面对深红之王的大军。” 该坟墓中的遗骸躯体并不完整。意义不明。
AM-19273 “Vladislav Soldatov” “他关于大战的那些故事拯救的人比他所想的还要多。” 出生和死亡日期与一名曾服役于俄罗斯帝国陆军,后来又在革命期间叛逃至苏联红军的人物吻合。没有任何关于此人牵涉到异常活动中的记录。
AM-20367 Theodore Baker上校 根据RAISA指令,该信息已被屏蔽;需5级安保权限方可阅览。 碑文第一次直接涉及了基金会5级安保权限的机密内容。该墓碑和紧随其后的几块墓碑暗示了在“铁锤行动”和“铁砧行动”中存在明显的安保漏洞。该漏洞的来源仍在调查中。
AM-20381 RIC-437 根据RAISA指令,该信息已被屏蔽;需5级安保权限方可阅览。 该坟墓中埋葬着一台作用不明的机械。
AM-21450 Alto Clef博士 “慈爱的父亲。给予的比被要求的更多。” AM-21450号坟墓上的名字有“Alto Clef博士”、“Ukulele特工”和“Adam El Asem”三个不同版本,三者出现次数近似。墓碑上的死亡日期为SCP-450某次造成两人(包括其收容主管)死亡的近似收容失效发生的时间。
AM-21488 Marvin.aic “就像机械女神一样,这个机械意识体为保护他的创造者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天堂永远为这样的献身者留有一席之地。” 初次探测时发现AM-21488号坟墓是距离SCP-2783入口最远的一个坟墓,这表示它是当时最新的坟墓。雷达探测显示墓中埋葬着37号实验室的锁柜中的部分电脑硬件。据无人机对实验室的探测,这些硬件已从实验室失踪。

探测记录926:

>黑月为失去的孩子哀嚎,而存活者拿起武器准备开战。

5级安保权限凭证已通过验证。你的登录已被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记录在案。欢迎,监督者。

2017年10月15日,菲利普·麦克林Phillip McClean特工在对SCP-2783进行例行探测时观察到了多个之前从未在SCP-2783中出现过的人形实体。这些实体的形象被视听记录装置拍摄了下来。

被记录的实体总共有13个,从外观看有六名是女性,七名是男性。影像记录和麦克林特工的证言显示它们没有明显的种族/民族特征。所有的实体都出现在靠近SCP-2783内部边界的某个新坟墓附近。它们全部穿戴着同样款式的黑色大衣和裤子、灰色衬衫和黑色领带。所有实体外衣的两侧肩部各有一个徽章,形如一白色圆盾,边沿有三个互相等距的突起部分;盾面上绘有三个互相等距的箭头,指向一个带黑边的白色圆形。另外,这些实体还戴着黑白相间的军帽,正面带有同样的徽章。

不同于以往的坟墓出现方式,这次的墓碑前有一个已挖掘了约1.8米深,尚未填埋的墓穴。六个人形实体出现时肩扛着一口简朴的棺材;另外七人各自手持着型号不明的手动步枪。根据影像记录,这些实体排着整齐的队列来到坟墓的位置;到达之后,抬着棺材的实体有条不紊地将棺材葬入墓穴,持枪的实体则在墓前站成一排,维持“举枪致敬”的姿势。抬棺的实体葬下棺材后向它举手敬礼,而持枪的实体三次鸣枪致意。随后,所有的实体排成一列走向SCP-2783的门口,并就此消失。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的调查显示,该坟墓未发生任何新的变化。

该坟墓的碑文详细内容如下:

坟墓编号 墓主名称 墓志铭 备注
AM-21530 “机动特遣队Zeta-9的凯莉·米切尔·霍利斯Kari Michelle Hollis上尉” “她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脸上带着笑容,手里握着武器,身边围着敌人。她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的战士应该是什么样子。” 926号探测活动进行的时间是在十余名基金会人员被救出SCP-1730,该SCP随之无效化的48小时之后。霍利斯上尉在此次解救行动中失踪,并被推定已死亡。目前还不清楚埋在SCP-2783中的残骸是否属于霍利斯上尉。挖掘计划仍有待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页面版本: 6, 最后编辑于: 12 May 2018 01: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