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917-CN 过激治疗药膏
SafeSCP-917-CN 过激治疗药膏Rate: 3
SCP-CN-917

项目编号:SCP-CN-9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917应存储于一个完全密封的药用储藏间中,对其加以试验测试需要该站点主任和医务人员的批准方可进行,对SCP-CN-917的试验必须全程在严密监控下进行,禁止在除了试验用途之外的情况利用SCP-CN-917进行任何的治疗/增生工作,违者将会遭到降级/处决处理。

描述:SCP-CN-917的外形为一个中国产████用药膏,其包装为一个蓝色的圆柱形的药用圆盒,包装材质确认为普通的工业塑料,无任何的标签和标识,因而无法推断出生产厂家与销售地点。

SCP-CN-917的内容物为200毫升的青蓝色粘稠状膏体,这种膏体经过实验后得知为由药物加适量赋形剂调制成膏剂,与市面上的常见药膏相同,但材质不明,推测为一种高复合型的分子组成,但这种分子根据目前的技术无法再次详细拆开解析。

SCP-CN-917仅能涂抹于拥有生命体征的有机生物皮肤表面的严重创伤外表,例如截肢,大面积肉体组织损失等,状况较轻的伤势无法使SCP-CN-917发挥效用,任何口服/注射SCP-CN-917的行为也无法发挥其效用。

一旦SCP-CN-917的内容物接触到了有机生物严重创损的肢体,便会进行三个阶段的效用发挥,被SCP-CN-917涂抹的对象一般称为SCP-CN-917-1。

在涂抹SCP-CN-917的五分钟(300秒)后,会进入第一阶段,修复,SCP-CN-917-1的身体断面/组织损伤处会进行肉眼可见的高速再生,这个阶段的速度极快,一般在10秒~30秒之间,SCP-CN-917会高速的修复SCP-CN-917-1损失的躯体,其修复躯体的营养来源不明,推测为SCP-CN-917原本蕴含有的能量。

但这种修复并不是完全的,一般会在被涂抹者创伤修复进度到达%50的时候停止,并进入下一个阶段,一般命名为增生阶段:此时,SCP-CN-917会进行一种镜面般的复制增生,即由SCP-CN-917-1修复到一半的断口处开始增生比SCP-CN-917-1原组织细胞更强大的细胞,这个增生过程会持续约10~30分钟,视SCP-CN-917-1的身体大小而改变。

增生的组织会镜面般的复制SCP-CN-917-1原有的身体轮廓,并逐步增大,最终于SCP-CN-917第一阶段停止的断口处衍生出一个与SCP-CN-917-1一模一样的生物,一般称作SCP-CN-917-2。

SCP-CN-917-2彻底完成之后,SCP-CN-917发挥效用的阶段即进入最后一步:唤醒。SCP-CN-917-2会在完成肉体构造的████分钟之后苏醒,并保留有SCP-CN-917-1所有的意识,并且身体素质,肌肉组织等都比SCP-CN-917-1更为强壮和坚韧,此时SCP-CN-917-2会宣称自己比SCP-CN-917-1更为优秀,SCP-CN-917-2将SCP-CN-917-1视为肿瘤,并对SCP-CN-917-1拥有强烈的不满,SCP-CN-917-2会寻找各种方法杀死SCP-CN-917-1。

如果没有人加以干涉的话,SCP-CN-917-2的行动一定会以SCP-CN-917-1与SCP-CN-917-2其中一员的死亡告终,作为被涂抹者的SCP-CN-917-1一般在SCP-CN-917-2的行动中表达出巨大的恐惧与抗拒情绪,SCP-CN-917-1会极力否认自己是SCP-CN-917-2所述的肿瘤1

如果SCP-CN-917-2成功杀死了SCP-CN-917-1,它会表达出极高的兴奋情绪并寻找各种方法来切断和SCP-CN-917-1所连接的部位。2,在成功切断与SCP-CN-917-1连接的肢体之后便会平静下来,并失去此前5~10个小时的记忆,并开始以原本SCP-CN-917-1的行动模式进行活动。

由于SCP-CN-917-1在面对SCP-CN-917-2的攻击时多抱有恐惧和退缩的情绪,导致SCP-CN-917-1很少能够在反抗中杀死SCP-CN-917-2,目前SCP-CN-917-1成功杀死SCP-CN-917-2的案例仅仅有█条,并且在事后患上了极其严重的抑郁症,并伴随有自杀的倾向,所有存活下来的SCP-CN-917-1需收容在一个标准的适合其物种的安全收容室中,为了防止其自杀需要在收容室内进行柔软化处理,并准备一个常驻的心理医生与其谈心,防止其自杀3

附录917-1:

SCP-CN-917在中国的███市的一家医院内被收容,当时这家医院正在试图治疗一个罕见的【后天增生型连体人病症】,基金会在得知情况后立即封锁了该区域,在医院的重症室内收容了正在试图切除已经死去的SCP-CN-917-1的SCP-CN-917-2,以及他随身携带的SCP-CN-917,但由于是初次收容,基金会对于目标的性质并不了解,SCP-CN-917-2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切断了它和SCP-CN-917-1连接的肢体,同时也失去了█个小时前到现在的记忆。

在将SCP-CN-917-2和SCP-CN-917待会基金会并收容之后,在对SCP-CN-917-2的审讯中,SCP-CN-917-2表示无法想起最近█个小时的记忆,同时也不知道SCP-CN-917的来源,即使基金会对其使用了催眠,SCP-CN-917-2也没办法说出任何有价值的讯息,目前,SCP-917和所有的SCP-CN-917-1以及SCP-CN-917-2被共同收容在size-CN-██中。

附录917-2:

在收容成功后,Dr.████与SCP-CN-917-2的审讯对话录音:

Dr.████:你好,SCP-CN-917-2,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SCP-CN-917-2:博士,我想问我为什么会被关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能不能叫我的名字,我叫███,我不是什么编号。

Dr.████:抱歉,我不能叫你的名字,这个是基金会的规定,SCP-CN-917-2。话说回来,你能否回答我你是在哪里找到SCP-CN-917的?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SCP-CN-917-2: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说的那个什么917应该就是那盒药膏了吧,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也懂得吧,我们都是残疾人,而且我早就截肢了,没有必要随身带一个药膏的,就算把他涂在我的断肢上也总不可能长点什么东西出来的,对吧。

Dr.████:我想你并不清楚SCP-CN-917的效果……我离开一下。

<随后,Dr.████申请了有关告知SCP-CN-917-2有关SCP-CN-917效果的行动,被批准。>

<SCP-CN-917-2听完有关SCP-CN-917的具体效果之后,陷入了沉默>

Dr.████:你现在想起什么了吗?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吗?

SCP-CN-917-2:我想你在骗我…………但,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反正我没有做错。

<随后,SCP-CN-917-2陷入沉思之中,并拒绝继续回答问题。>

<在多次试图询问问题未果之后,Dr.████不得不中断此次的审讯。>

<录音结束>

附录917-3:
有关SCP-CN-917的部分实验报告:

实验对象 对象情况 实验结果
D-███ 因SCP-██的试验导致左腿膝盖处截肢 从左腿处衍生出的SCP-CN-917-2毫不犹豫的用另一只未 D-███连接的腿去踹D-███的[数据删除],在后者因为疼痛而晕厥的同时用拳头猛击对方的喉咙,最终将D-███成功杀死,并在实验人员的帮助下成功截肢,随后失去了有关SCP-917的所有记忆,再生的身体体能超出原本D-███的两倍以上,此SCP-CN-917-2已被处决并作为实验样本保存
一颗白杨树 该对象的所有枝干全部被削除,只留下最基本的树干 最大的树干断口处开始衍生新的组织,SCP-CN-917-2在30分钟后形成,SCP-CN-917-2在形成后即刻通过两者连接的枝干向SCP-CN-917-1输送大量的酚酸类化合物4,导致后者在██个小时后枯萎,随后SCP-CN-917-2开始发声并使用汉语要求实验人员切除它与SCP-CN-917-1连接处的树干,在完成切除之后便失去了与人类沟通交流的能力,也失去了[数据删除]的能力,但根据试验后对SCP-CN-917-2的测量状况来看,它比之前SCP-CN-917-1要更加粗壮和健康,现被收容在size-CN-██中。
一只中华田园犬 对象的尾巴曾经被人为的切断 从尾椎骨的末端开始衍生新的骨头和肌肉组织,SCP-CN-917-2在10分钟后形成,SCP-917-2在还未苏醒的时候被实验人员用暴力手段强行杀死,接着实验人员切除了SCP-CN-917-2和SCP-CN-917-1的尾部链接,而SCP-CN-917-1表达出了极大的悲伤情绪并用汉语低声重复着‘为什么’,该行为持续到了当晚,随后SCP-CN-917-1获得了与正常人类交流的能力和相当于正常人类的智商,但同时也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现被收容在size-CN-██中。

附录917-4:

来自博士Dr.████的留言:

我知道你们很想看一看如果SCP-CN-917-1和SCP-CN-917-2被外界因素干扰,双方都强行存活下去会有什么结果,但作为这个项目的主管,我将会严正拒绝所有关于这个建议的提案。

要知道,SCP-CN-917的效果不仅仅如此,它能够做的不仅仅是【复制】和【进化】,我想在研究成果出现之前,我们最好【别那么去做】

毫无疑问,SCP-CN-917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优胜劣汰,更是一种思考,拥有了智慧的SCP-CN-917-1为什么会表现出如此之大的恐惧?为什么SCP-CN-917-2会对前者恨之入骨,厌恶至极?

对于人类来说,SCP-CN-917更多的是一种【对于自身】的恐惧,有一个比你聪明,比你强壮,并且继承了所有你记忆和人格的人企图杀死你,并代替你活下去——并且在事情结束后,他不会有任何的愧疚感。

有的人会将这称之为永生,而这种观点我不敢苟同。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SCP-CN-917永远安安静静的放在收容室里,并不会有人将它拿出来继续做该死的试验,所有的SCP-CN-917-2都没有做错,错的是我们让它出现并存活于这个世界上。

20██/██/██

备注:博士Dr.████以于 20██/██/██日被处决。

页面版本: 10, 最后编辑于: 02 Aug 2018 16:0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