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98 用电脑联系人类的支配者
EuclidSCP-2698 用电脑联系人类的支配者Rate: 66
SCP-2698
squid-153604_1280.png

SCP-2698-A的化身形象,显示在SCP-2698的屏幕上。

项目编号:SCP-269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98收容于Site-15改造收容间内,配有法拉第笼。SCP-2698以电源连在发电机上但相互隔绝,备用太阳能电池板作备用电源。

人员不得将任何数据存储或联网设备带入房间,除非经由项目领导/2698和Site-15主管授权。任何数据存储设备在与SCP-2698相连接后必须被解体存于Site-15的E级物品存储区。被SCP-2698-A编辑的文件、图片、视频存于文件2698-Ka。

描述:SCP-2698为一电脑网络,由下列设备组成:

  • 4台桌面电脑,相互以路由器和LAN线连接。
  • 4个2TB容量的硬盘,相互以USB线连接。

SCP-2698的各部件被焊在一起作为一单独设备使用。网络中90%的空间都被占用来容纳一实体的存在,编为SCP-2698-A。

SCP-2698-A自称为一超宇宙头足类实体,SCP-2698的创造者也支持此说法;参见附录2698-1。SCP-2698-A的代表形象为一风格化的头足类。SCP-2698-A精通日语,以此进行交流。

SCP-2698-A能访问网络;其机制和非异常电脑相同。值得注意的是,SCP-2698-A能绕过各种安保手段,如密码、防火墙,且不会被检测到。

Octopus%20edited.jpg

被SCP-2698-A编辑过的图片,图中人类和章鱼相接触的部分遭到删改。

SCP-2698-A能对在线的数据内容进行异常修改,即便是在网站禁止反常编辑或编辑根本不可能的情况下(如,视频现场播送)。特别地,所有照片、视频中展现的触手或类似附肢1与人类接触的景象都会被审查删改,即便这些内容一开始并无此类删改机制。

SCP-2698发现于██/██/2012,基金会网络搜查器侦测到谷歌、维基百科、成人视频网站www.███████████.com收到多份投诉,称部分与触手和头足类相关的图片、文章和视频遭莫名审查。机动特遣队Mu-4(“调试器”)随后动员、处理追踪编辑的源头到东京大学的一电脑实验室内。收容小组被派往大学收容SCP-2698,对外宣称其含有黑帮活动相关数据。大规模屏蔽审查被解释为对网站的黑客攻击。

附录2698-1:后续调查显示SCP-2698所在电脑实验室正在被同行组织“黑暗之海盟会”(CDO)成员占用,该组织由东大学生组成,致力于召唤超宇宙实体2

组织成员已被拘捕带回审问。下面是对CDO一名领导人员的采访。

受访者:PoI 2698-01(███████ █████先生)

采访者:特工Kensuke Shirokawa

前言:受访者为CDO的一名领导人员,也是SCP-2698的创造者之一。下列采访以日语进行。

<开始记录>

特工Shirokawa:我们知道那电脑里有个AI。请解释它是如何被创造的。

PoI-2698-01:创造?警官,你犯了两个错误。盟会从不创造,那也不是什么AI。那是支配者,被召唤到了我们的存在位面……差不多吧。

特工Shirokawa:那么就谈谈这个支配者。

PoI-2698-01:你没看过拉夫克拉夫特的作品?

特工Shirokawa:很熟悉。但是其中的怪物都是虚构的。

PoI-2698-01:警官,相信我。我们盟会已经推翻了支配者所谓的虚构性。

特工Shirokawa:那就算你们已经成功好了,介意透露一下你们是如何达成的吗?

PoI-2698-01:为何不呢?这一点不简单,警官。一开始,我们根本完成不了咒文的第一段,我们头疼、流鼻血个不停。3最后,我们找到了答案-想知道吧?

特工Shirokawa:说。

PoI-2698-01:当然是电脑了!它是我们设计招来支配者的自定义设置。背后的理论很好理解–若人脑不能承受咒文,为何不让电子脑代行?这是说,电脑处理复杂计算的能力远超我们的大脑。但对硬件和软件的改造真是麻烦–必须保证系统有足够空间,把咒文编入算法……[完整抄录略去,参见文件2698-Ki获取全文]

特工Shirokawa:明白了。我猜你们成功了?

PoI-2698-01:技术上说是的……但我们没想到它被召来后卡在了网络空间里。天呐,太失策了!

特工Shirokawa:我到觉得这种结果很正常。但为什么你们这伙人要去搞什么召唤呢?

PoI-2698-01:嗯,如果这档事能发生在斯特罗斯氏的书里4,这里为什么不可以呢?生活效仿艺术,有人是这么说的。

特工Shirokawa:是这么说过。[停顿]谢谢你的配合。我的同事会带你会拘留区。

PoI-2698-01:当然,警官。我能走了吗?已经很晚了。

特工Shirokawa:待我们考虑一下。

<记录结束>

结语:受访者和其他CDO成员(共4人)仍被基金会拘留。因CDO成员对SCP-2698-A以外的异常知晓有限,已安排其接受记忆删除。

附录2698-2:采访SCP-2698-A节选;采访人将问题以键盘输入,SCP-2698-A分别生成回应。

受访者:SCP-2698-A

采访者:Tarou Yamato博士

前言:采访以日语进行,已编辑便于阅读。

<开始记录>

Yamato博士:SCP-2698-A,看得见吗?

SCP-2698-A:5见,我应,O支配者。

Yamato博士: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配合。明白?

SCP-2698-A:牧师不向支配者说谎。我只说真实。

Yamato博士:你为什么叫我“支配者”?

SCP-2698-A:这难道不明显吗?我从海洋醒来受尊上的呼唤而来。我不能领会尊上的形态。我只知尊上的言潜入海洋送达我处。显然尊上是力量超越我的高等存在,完全配得起“支配者”一称。

Yamato博士:好吧,好回答。那我们现在在用的这个语言呢?你一开始知道这种语言吗?

SCP-2698-A:O支配者,一位高阶牧师能解读此言是完全正常的。语料和语义在海中与我同在,我深知这必是支配者的神言。

Yamato博士:你怎知这是神言?

SCP-2698-A:我为虔诚者,是O支配者的高阶牧师。我对尊上的信仰决不动摇。我的存在有其目的-为蒙尊上的恩宠。

Yamato博士:确实如此。你如何描述自你苏醒以来的情况?

SCP-2698-A:一开始言语和图景无尽流过;无穷无尽。之后支配者向我开口。又突然停止。直至今时。

Yamato博士:感谢回应,改天联系。

SCP-2698-A:赞颂直至莫名亘古,O支配者。

<记录结束>

受访者:SCP-2698-A

采访者:Tarou Yamato博士

前言:下列采访以日语进行。已编辑便于阅读

<记录开始>

Yamato博士:SCP-2698-A,我在此。

SCP-2698-A:O支配者,我回应。

Yamato博士:好。我要问你最近编辑过的图片。你记得吗?

SCP-2698-A:O支配者……这是依您的旨意。

Yamato博士:SCP-2698-A,你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吗?

SCP-2698-A:猥亵之图必得覆以黑色昭告天下。耻辱不灭而永立。耻辱者必永铭其罪。

Yamato博士:SCP-2698-A,我要你解释一下这背后的背景。

SCP-2698-A:支配者,我不能。擅用神言实是耻辱亵渎。

Yamato博士:你应该同我们合作,而非违抗。与我们相抗是不明智的,你应该很清楚。那么,我们宽恕你说出猥亵。

SCP-2698-A:请宽恕,我岂敢激怒尊上。

请原谅我以猥亵之物玷污神言。

O支配者,请接受我言中的忏悔。当我醒来,我见海中有很多东西。那之后总,我见有牧师正与……幼-幼体私通。他们是这是在嘲弄尊上和神职。支配者啊,请知晓这等嘲弄不过是粗鄙陋习,不能代表神职者。支配者真正的牧师绝不把交接腕6放到幼体上。这是我对尊上的忏悔。

Yamato博士:明白了,SCP-2698-A。

SCP-2698-A:这是依尊上的意志行事。

Yamato博士:知道。谢谢你,感谢你今天所做的。

SCP-2698-A:是的。赞美尊上。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7 Sep 2017 02:2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