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5325 归途末班车
UnknownSCP-5325 归途末班车Rate: 11
SCP-532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325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5325.jpg

SCP-5325的入口

特殊收容措施:需在坎夫兰克洲际车站的四号站台周围设立路障,且需以健康安全风险为由封锁地下隧道。因当前运行的列车仍会通过一号站台,无法在异常附近建起研究站点。因此,临时站点Site 14将建在附近的坎夫兰克镇内,仅入驻部分骨干人员。

描述:SCP-5325是一列从1932年开始曾在坎夫兰克到皮斯特线上运行的列车的残骸。SCP-5325目前位于西班牙的一个废弃的国际铁路站内。在这条线路法国段的一座桥梁倒塌之后,该车站自1970年起已不再使用。

在每天晚上7:30整,因长期使用而磨损的SCP-5325将会从附近的列车棚出现,到达四号站台。若一名对象站在上述的站台上,对象会开始感受到听觉幻觉,幻觉内容被描述为法语发音。这些幻觉包括列车长的语音和通知,以及车门的打开和关闭。列车会在晚上8:00整离开站台。

若进入SCP-5325,对象会在车厢内部各自发现一个可供坐下的单人座位。在进入SCP-5325之后,对象很快会听到异常广播,称下一站是乘坐者的住处附近的一个车站。

SCP-5325在距铁轨末端十米远之前都是可见的;在到达这一点后,从车头开始,列车的每一节车厢都会依次消失。所有对象都报告称,在离开站台大约30秒后,他们会感到疲劳并陷入昏睡,这与SCP-5325消失的时间一致。

对象报告称,他们会在不同的时间点醒来,醒来时位于一个完全不同的、看上去更现代的车厢内。所有对象都描述该车厢门上有一个喷漆的霓虹灯红色的心形。当前未知该喷漆心形是否为一种模因触发器。

对象后来坐上的这辆列车一般会在五分钟内到达车站,该车站往往位于对象的住所附近。然而,一名对象描述称,有其他两名未在列车上出现的乘客与其共同从车厢内下车。可以推断出他们曾在不同的车厢内,但这几个车厢占有同一个物理空间。

走出车厢时,对象表示感到快乐,且感觉休息得很好。

对象 苏醒地点
D-73821(来自Site 06-3) 晚上9点,D-73821在通过[数据已编辑]站的列车上醒来,该车站位于Site 06-3附近。他被设施的安保人员接走,他们根据这名D级设备上的GPS定位被派遣到这个车站。
研究员Adell 研究员Adell被发现到达了瑞典,他童年时居住的家附近,尽管他已经有三年没有在那里住过了。目前未知研究员Adell能否影响自己被送到的地方。
D-19203(来自Site 06-3的新D级人员。) D-19203被追踪到在英格兰的[数据已编辑]车站。他告诉基金会,那是在他父母去世之前,他童年居住的地方。该说辞已得到官方来源的证实。
MTF Rho-12 Bravo(新募人员) MTF Rho-12 Bravo报告称到达了伦敦的国王十字车站。在任务报告中,他表示,在自己的单身母亲去世之前,他曾和她共同居住在伦敦。

对SCP-5325进行记录探索的许可正在审查中。此外,对MTF Rho-12 Bravo的完整采访正在待定。

附录1:Rho-12 Bravo报告称,在睡着之前,他可以阅读车厢墙壁上的文字。根据他的描述,墙上有潦草的想法记录和可能是使用者的梦境的记录。最值得注意的是似乎是最新写下的段落,内容是:

  • 在金钱成为问题之前,童年的乐趣和游戏。
  • 一位勤奋的科学家和他的儿子一起在火边玩耍。

Bravo说他之后很快就睡着了;然而,一个小摄像头记录下了随后的过程:

在列车外,有一位似乎是维多利亚时期的西班牙妇女带着一把雨伞。她手中紧抓着一卷胶片,写着“安德烈·勒杜奎André Leducq.”的名字。可以看到女人走进拥挤的车厢,在列车的摇晃中入睡。

当Bravo在另一个车厢里醒来时,场景淡出。在Bravo重新醒来时,摄像头出现了短暂的故障。鉴于摄像头记录下的额外信息,Bravo被送回了SCP-5325。新的摄像头记录如下:

一个男人吹着口哨在人行道上悠闲地散步。他摘下名牌,微笑了 (名牌上写着“初级研究员Adell”)。他敲了敲一幢房子的门,门打开了,一名女性前来迎接,推测为他的妻子。背景有孩子的声音在回荡。

他快速地拥抱了她一下。“孩子们!”她喊道,“爸爸回来啦!”两个小孩咯咯笑着从另一间房里冲出来,Adell一把抱起了他们两个。

门关上了,场景重新消失,Bravo在和第一次相同的车厢里醒来。最后一次测试计划尝试将MTF Rho-12 Bravo传送到另一个地点:

Bravo进入SCP-5325时,报告称发现墙板上有一张撕破的纸条。它看起来像某种照相底片,卡在毁坏的车厢墙壁中。经检查,它是几名参加自行车比赛的男子的相片。尽管已损坏严重,还能看出“dre Leduc”的字样;尚不清楚它指代的是谁。

因为新发现了这个证据,MTF Rho-12 Bravo在列车开走前离开了车厢;没有发现不良的影响。对该照片胶卷的分析正在进行中。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2 Sep 2020 11:5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