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61 黑帮沉沦记
EuclidSCP-2961 黑帮沉沦记Rate: 68
SCP-2961

项目编号:SCP-296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61收容于Site-62标准人形收容单元。未被使用期间,该建筑、陈设和任何个人物品(若可能)都应被检查是否存在异常变动;任何受影响物品将按要求被替换,之后送往F实验室继续分析。

直至全部异常表现被明确,测试、研究、采访均须在距离其收容间和/或之前位置20米以外进行。1此种情况下,必须以30分钟为间隔将SCP-2961转移到不同的三级研究/采访套间。不需安排额外安保。

与SCP-2961的接触不得超出每四小时三十分钟,接触完毕后受指派人员须接受DNA重测并修正视网膜/指纹ID授权以确保安保访问继续。2这些必须在接触后一小时内完成。

需注意为进行研究,可随需要引入和/或中断药物依赖。此种情况下将适用强化收容协议/照顾标准,SCP-2961对此表示同意(参见附录文件)。SCP-2961在研究互动和突破风险分析上被视作类型NH/FC3(无禁忌症),因此适用生命质量标准韦斯特曼-A。

描述:SCP-2961是一生理上无异常的人类男性Raul Flores。

当SCP-2961进入一范围清晰、物理封闭的区域后,任何可被归为法庭证据的现象(以SCP-2961的理解为准)都将开始出现渐进性劣化和/或变形,直至彻底消灭。劣化的烈度与SCP-2961的物理临近度相关。传闻和观察证据都表明该现象为非自愿且永久性持续,但不会阻碍或干扰到SCP-2961的正常生理、心理功能。

此种劣化的具体形式包括 1} 可辨识基因结构崩溃,致使可辨认为人类血液(举例而言)的液体无法被对应到具体个人,或 2} 变形为一种物理上和/或主题上类似的巧合情形(例如,在一起公务员谋杀案现场卫生间的镜面和剃须刀上提取到白色粉末,鉴定中将其辨识为滑石粉,但独立基金会尸检显示死者生前曾将同种滑石粉吸入体内,且其在死者血流中的痕迹质量与可卡因吸食的表现完全吻合)。

发现:Raul Flores在1968年1月23日出生于墨西哥Delicias,父母为Felix Alfonso(死于1977-08-13)和Maria Concerta(死于1986-12-30)。通过对双方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的尸检、医疗记录,加上对其后代的秘密DNA分析,已经确认其不存在任何生理异常。

Flores在1990年代作为一名对墨西哥毒品黑帮及政府的批评家广为人知,他称这些毒品黑帮的活动和行为方式、加上政府对其无能为力且/或无意抑制,是墨西哥社会经济衰退的首要原因。

于2004年4月3日,Raul Flores突然失踪。当前认为他的失踪及随后的公众抗议对2006年12月费利佩·卡尔德龙当选墨西哥总统并加大对毒品交易的打击、以及同月开始的所谓墨西哥毒品战争而言是一个关键性因素。

Flores是在针对Los Ocultos帮的多起高关注度刑事诉讼败诉(均是因为缺乏定罪法庭证据,或者证据被毁坏/侵占而失败)后引起了基金会的非直接注意,此后在获取到多份CCTV录像、以及黑帮内潜伏特工用手机拍摄下其异常活动后将其辨识。于2012年4月收容在墨西哥奇瓦瓦[已编辑]天主教学校完成,现场有三人被黑帮成员和当地警方处死。

受访者:SCP-2961,此处以名字称呼来保证配合。

采访者:诱导员Dr J Pascal

前言:诱导采访0_0_124(在回收2小时后)

<开始记录>

DR J PASCAL:对担保你很高兴是吗?别点头。

SCP-2961:抱歉。是的。

DR J PASCAL:好,我们开始。我要问你关于过去这几年的一些问题,特别是2004年至今。

SCP-2961:我不知道,我还-

DR J PASCAL:我们随时可以停下。杯里有水。请自便。

SCP-2961:好。谢谢。

DR J PASCAL:我看了让你被救的视频-至少是还能看的部分。你站在一间教室中间,穿着围裙,手拿羽毛掸子,一群黑帮分子围在周围轮流用手枪抽你。

SCP-2961:拜托……

DR J PASCAL:三名死亡的未成年人在地板上,头部有枪伤。George Marquez,13岁、Valeria Marquez,8岁、Penelope Vegas,3岁。

SCP-2961:拜托,我 -

DR J PASCAL:七分钟里他们的血要么消失要么就变成了其他液体。墨水,颜料,或者DNA血统不明。地板和墙上的枪眼被扩大-再不是枪眼了。我们推测应该是子弹壳的东西也是如此-更像是金属渣。然后你就站在那里。

SCP-2961:拜托。我必须那样,等到血和其他东西变得无法查证为止。我没有去伤害过这些可怜的孩子。我绝不会-

DR J PASCAL:接受;所以我们直说了吧,你不是被起诉了之类的。我们没有兴趣采取任何处罚措施。

SCP-2961:那你们有什么兴趣?你们想知道什么?

DR J PASCAL:我想非常详细地了解这个过程,一个人民英雄是怎么变成穿着围裙和墨西哥第三大黑帮混在一起的。请你告诉我,墨西哥一流的活动家在失踪后怎么开始帮他们掩盖起杀人罪证了?

SCP-2961:你要我从哪开始说?

DR J PASCAL:从最开始就好。

SCP-2961:好……最开始……我还是你们称之为“多愁善感”的孩子。

DR J PASCAL:能解释一下吗?

SCP-2961:当然。我八九岁的时候,在外面玩,我找到了一头被车撞死的鹿。美丽的东西,被毁的不成样子了。我把它拖下公路,用我的衣服尽力去给它擦血。附近有条河。我洗了衣服再回来给那头鹿洗脸。我还从没这么接近过一头鹿。我很被触动,很悲伤。尽力清洗它,然后把它留在隔路边一段路的地方。生命怎么如此无意义?这就是种子。一切的开始。积极行动。我之后做的一切都是从那天开始。我母亲看到我回家对我大骂一顿,因为我的衣服没了。

DR J PASCAL:谢谢。你接下来的生活记录的很清楚,直到你失踪。请和我谈谈此事。

SCP-2961:2004年4月3号。美好的一天。我从一场婚礼上开车回家,在卡马戈以南大概9公里的一条小道上行进,听着新闻里报道说西班牙恐怖分子在公寓里自爆了。我转过弯,然后猛踩了刹车-到处是残骸-有一辆白色轿车在撞到一头鹿后冲出公路了。

DR J PASCAL:一头鹿?

SCP-2961:我知道。我觉得只是凑巧。

DR J PASCAL:白车上的人呢?

SCP-2961:三个乘客。司机晕了,全身是血。有个女人死了,后座上有个小女孩不省人事。血呕吐物屎尿,到处都是。无法忍受。基督啊。那头鹿已经是一坨浆糊了。女人的膀胱暴露出来,整个撕开,尿在座位上。

DR J PASCAL:继续。

SCP-2961:那孩子醒了过来。我不希望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像那样。我想这些血消失。

DR J PASCAL:发生了什么?

SCP-2961:我猜鹿和路旁让我回忆起来,想起了多年前的那次事故。我这次想做些不一样的。

DR J PASCAL:给我说说。

SCP-2961:血。我让它消失了。是我控制的?我不知道。血变成了莎莎酱再变成水。最后全蒸发了。那些屎尿和呕吐物变成了泥巴。干成了灰。车子内部再不像是个屠场。

DR J PASCAL:你怎么唤醒的?

SCP-2961:我的情绪。我在哭,颤抖。等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就-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是种直觉。我需要欲望,不是思考。

DR J PASCAL:心而不是脑。好吧-所以那个女人和孩子是这样了。那个丈夫呢?

SCP-2961:他还在流血,但没有再被浸在血里了。他也开始醒过来。抱歉-我-

DR J PASCAL:你做得很好。请继续。

SCP-2961:我做了能做的。突然我发现能听到车后面有呻吟声。我看过去,但什么都没看到。但还是,有呻吟。很模糊。我不明白;那里什么都没有-我想不通。然后我才发现是从后备箱里发出来的。出车祸的时候给撞开了。有人在后备箱里……

DR J PASCAL:放松。

SCP-2961:里面有个人。全身赤裸,嘴被堵上,被捆着。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搅进了什么事,突然听到身后“咔”的一声,离耳朵很近。我举起手慢慢转过头,一把枪顶着我的脸。是那个司机。我觉得是丈夫的那个人。

DR J PASCAL:所以他是谁?

SCP-2961:没有血,就很明显了:Miguel Rodriguez,Los Diablos帮的能人,至少那时候还是…他另外一只手拿着千斤顶。杀了后备箱里的人,然后把后座上的女孩拖了出来。他一个字没说,我没敢看。光声音就够了。我就是站在那,傻着。无助。

DR J PASCAL:你被枪顶着。别无选择。

SCP-2961:也许吧。Rodriguez瞪着我看了好像很久很久,在思考是什么情况。然后他对着后备箱做了个手势。“他。把他弄出来。放到驾驶座上,”他说道。我照做了。我感觉恶心,但还是做了。然候他说,“把你刚刚做的再来一遍,”他说。“再做一遍。让所有东西变干净。”我做了。上帝原谅我,我做了。

DR J PASCAL:受害者到底是谁?

SCP-2961:我没问,他也没说。我知道Rodriguez喜欢冒险。也许就是想在公路上开车,后备箱里载着受害者,然后看着他妻女在后座被吓坏,也许这让他陶醉。我不知道。

DR J PASCAL:所以接下来呢?

SCP-2961:他坐到了我车的后座上,让我坐到前面去。我照做。然后他要我开车。我按着他的指示走。左转,右转……大概二十、三十分钟他叫我停下。我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在一间黑屋子里醒来。

DR J PASCAL:你失踪了。

SCP-2961:是的。我好几天被铐在他别墅的一间厕所里。他发现我能帮他的生涯更进一步。他强迫我吸毒;这似乎是他对我的讽刺。我,锁在他的别墅里,完全靠他扔给我任何东西过活。不过谢谢你们。

DR J PASCAL:为了……?

SCP-2961:让我干净。我不知道怎么-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要这样。但谢谢你们。

DR J PASCAL:只是例行公事。回到别墅里的吸毒上;这会产生反效果吗?

SCP-2961:没-那时起,也许一年-我几乎随时都在使用能力。它发展到我完全不能控制。它变成了一种持续、下意识的东西。每天我都要到处去清扫犯罪现场。他用毒品让我服从。我看了学校的视频。我不想说这事了。今天不行。

DR J PASCAL:没关系。看我知道有很多需要你消化的,看起来你需要休息。我会找人带你回休息间;十分钟后我们再继续。

[已编辑]

DR J PASCAL:Orange orange orange。我们回来了,Raul。你刚才清理犯罪现场了?

SCP-2961:基本上是,但不是唯一一次。

DR J PASCAL:你能举个例子吗?

SCP-2961:2007年有起引人关注的谋杀案审判-我被偷运到了法庭上。我在那销毁证据-主要是沾了受害者血的弯刀,凶手的指纹还有用来射击她脸的枪。证物12a、12b、12c、12d和12e是枪里的子弹。我在那法庭坐了五小时。

DR J PASCAL:继续。

SCP-2961:等到证据出示的时候,弯刀变干净了,看不到血。没有指纹可辨认。枪膛上不再有独特的可辨认纹路,子弹也是。Sanchez-那个被告人-无罪释放……听着,我很抱歉但我感觉有点累了。

DR J PASCAL: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下一段继续深入。休息下吧。明天我们再说。

<记录结束>

结语:采访中止,第二天重新进行。

受访者:SCP-2961,以姓名称呼保证配合

采访者:诱导员Dr J Pascal

前言:继续此前的采访

<开始记录>

DR J PASCAL:你睡好了么?

SCP-2961:我不知道该不该叫睡了。水里有东西是不是?

DR J PASCAL:黑帮怎么对你的?

SCP-2961:我好几年一直宣传对付这些人,突然我成了他们的奴隶,帮他们清理绑架、强奸还有谋杀。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我?你看过视频了。羽毛掸子,粉红围裙。仪式性羞辱。

DR J PASCAL:不管他们怎么对待你,你对黑帮而言价值无量。

SCP-2961:是的,是这样。但Rodriguez变得多疑起来。

DR J PASCAL:为何?

SCP-2961:有天我被铐着的时候他来找我。拉了一张椅子然后看着我很长时间。他说我能让麻烦消失。然后他叹了口气,说既然能让它们消失,我也能让它们变回来。而这,他说,让他非常担心-我见证了太多他不希望有人见证的事情……然后他坐在那就那么看着我。也许五分钟多。我在想这下完了。人生的最后一天。我要被弃用了。但接着,最怪的事情……

DR J PASCAL:怎么了?

SCP-2961:他告诉我他-还有另一些黑帮头目-都有私人视频收藏……关于线人、叛徒、无辜者被折磨杀害的视频。他存了几百小时的电影。我知道他有个专用地牢。我清理过好多次了。

DR J PASCAL:继续。

SCP-2961:他说他要比电影更棒的……这种东西其他头目都有,是Miguel Rodriguez,要更好的,独一无二的。所以他坐在那看着我,说他要我把消失的变回来。他要我把所有那些DNA、血迹和屎等等我消掉的一切东西都变回来,让它们全部再在回到存在的世界中挣扎惨叫。他要再看一次受害者,要我重放他们最后的可怕时刻。但不是在录像带上。

DR J PASCAL:那要怎么样?

SCP-2961:有血有肉。

DR J PASCAL:你同意了?

SCP-2961:我别无选择-你必须明白:他提到我目击了犯罪就是在警告我,但在这些话里我看到了一条路,能为那些被我掩盖掉的伸张公道。我决定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见证人,清算对那些受害者犯下的罪行。至少,我本来意图如此。

DR J PASCAL:能解释下吗?

SCP-2961:我本来要做正确的事。但我的意图-被毒品还有贪欲还有其他各种东西败坏了。

DR J PASCAL:其他东西?比如?

SCP-2961:他的别墅-不像是地球上的其他任何地方。无尽的堕落,残忍,贪欲,野心,金钱,毒品-全都交杂在一起。变成了其他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那里现实已经不像现实了。我无力对抗。它已经和其他所有东西一样被腐化了。

DR J PASCAL:你觉得那个别墅本身就是异常?

SCP-2961:也许是的。我不知道。拷问间旁边有个房间……基督啊……

DR J PASCAL:你又感觉恶心了,Raul?你看起来-

«沉默八秒»

SCP-2961:变干净是要有代价的,不是吗?

DR J PASCAL:你什么意思?

«沉默21秒»

DR J PASCAL:Raul,你什么意思?

SCP-2961:现在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像面纱被揭穿……我都做了什么?

DR J PASCAL:Raul你要告诉我-
SCP-2961:我要回去。你昨天说了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有一世界多。你想看更多的吗?那间房……基督啊。里面是可憎之物。我必须马上回去。

DR J PASCAL:你要消灭他们?别摇头。

SCP-2961:我要他们。

DR J PASCAL:Raul,那些“可憎”到底是什么?

SCP-2961:失踪者。

DR J PASCAL:黑帮的?别摇头。

SCP-2961:世界的

«沉默11秒»

DR J PASCAL:好,明白了;标准CA/C准备。我要向他提议了……Raul,下面的内容不容商议。无论接下来的任何行动以何种方式、在何时何地继续或完成,你都将于整个行动期间驻扎在站。你的职责,依照目前的需要,将仅限于定位并辨识额外异常现象,你的观察、交流和契定将完全以远程方式进行。为完成此行动,你没有任何权限,你的角色仅限于顾问。即便如此,在此次行动的之前、之中和之后,你的参与仍可能会临时增多、减少、终止且没有另行提醒。即便如此,此次行动中你的参与将被视作完全自愿,且你放弃一切权利,无论其原本以何种方式存在、在何种程度上得到承认。你接受对因此次行动而以任何方式、在任何时间地点对你自己造成的一切受伤、损害或负面结果自负全责。你接受格尼美德组,无论其是否是真正法律实体,不为任何物理、心理、属灵、时间性、空间性、身份或人格相关创伤及其他任何伤亡负责,无论其是以何种方式或于何时何地发生。

«沉默7秒»

SCP-2961:我接受。什么时候开始?

DR J PASCAL:你知道别墅的位置。你可以带一支队伍到那地方去吗?别点头。

SCP-2961:是的。

DR J PASCAL:好。现在就开始了。我们要带你去更合适的地方。采访结束。

<结束记录>

结语:SCP-2961转移到安保单元284号,在发动紧急收容/回收行动前向其询问了Miguel Rodriguez别墅的物理布局、防御措施和预计威胁数量。

于[已编辑],MTF Zeta-17(“Los Ciervos”)参与了对Los Oculto头目Miguel Rodriguez别墅的CA/C4行动。5名MTF队员受伤,无人阵亡。八十九个敌对势力在行动中被消灭,其中17个为永久。

行动结果是一个至少有超过250个不同子编号的异常项目和一处异常地点被收容;当前正在准备分级、永久收容和记录。

SCP-2961现正配合进行该过程。可将任何子编号肯定识别为D级资源或子集2961-CFM人员5的信息须单独处置,不得令SCP-2961接触之。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3 Sep 2017 07:2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