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75 另一个太阳
UnknownSCP-2975 另一个太阳Rate: 103
SCP-2975

项目编号:SCP-2975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75的残骸由观测站SYN-Alpha-019的机动特遣队Sigma-3(“书志学家”-Bibliographers)监控。任何不寻常的活动都应被报告至Site-19指挥中心。

描述:SCP-2975是[数据删除]市外围的一座已被拆毁的房屋。此房屋建设在一个复杂的洞穴系统之上,连接至一个向地幔延伸的深度未知的裂缝。此裂缝目前已经无法抵达。目前尚不清楚此裂缝是已经闭合,或是不再存在。

当地社区认为SCP-2975是一个历史景点,并且知晓其异常状态。当地人将其称为“鬼屋”或是“记忆屋”。除了一小部分人外,大多是当地人曾尝试阻止SCP-2975被发现或是收容。

于03/06/████,一个名为“白日结社”的组织尝试将SCP-2975用作仪式引导以引发一次XK级世界末日场景。机动特遣队Sigma-3通过整理信息特征发现了这一尝试。

在销毁SCP-2975的行动中,多次局部的CK级现实重构发生并遮掩了具体的事件,不过仪式依然停止了。SCP-2975被机动特遣队Psi-7(“家居装饰”-Home Improvement)摧毁。

██/██/████以来,未有异常活动被记录。

附录:SCP-2975部分采访记录[于SCP-2975被摧毁之后]

与SCP-2975当地居民Morgan Donaldson的采访报告(部分)

Morgan Donaldson:听着,我不是很乐意跟狱卒说话,但是[数据删除]说我必须得跟你谈谈,所以我才来的。

采访者:谢谢你。我只是想问问关于Memory路上那座房子的几个问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Morgan Donaldson:记忆屋?你们的人炸了的那个?有很多人都不太开心,你知道的。说实话,我也一样。

采访者:你能解释一下吗?

Morgan Donaldson:那是我们这个社区的中心。

采访者:好吧,我知道它曾经……呃,吃过人。

Morgan Donaldson:它只吃过那些被喂给它的人。多数情况下。当然还有些其他人,但是所有人都应该知道天黑后要离那边远点。

采访者:那些不知道这栋房子的……危险之处的人呢?

Morgan Donaldson:谁在乎他们?他们不是这里的人。外来人,像你们一样。这都助长了我们这个社会的衰落,你知道的。手组织1越来越激进了,社区的人放弃了我们的传统投奔了你们这群狱卒。[摇头]我不是想冒犯你,但这就是事实。

采访者:我保证,除了,呃,狱卒这个身份之外,我们也乐意和当地人合作。我们不会做任何事情来扰乱你们的社区,我保证。

Morgan Donaldson:你们毁了记忆屋。你们把照看它的人关了起来。如果这还不算扰乱我们的社区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才算。

采访者:可是那个房子……在吃人,不是吗?或者说……有人被喂食给他,对吗?

Morgan Donaldson:我告诉过你,只有外来人,只有不重要的人,没有能照顾好自己的、有价值的人。全世界各地的城市的街头每天都有人死,没人在乎。

[停顿]

Morgan Donaldson:好吧,确实,事情不应该就那样发展。或许我们应该早点做些什么。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采访者:难道白日结社——房子的照料者们——想要世界末日也无所谓吗?

Morgan Donaldson:听着,你想错方向了。是的,照料者们做得太过了。但是你应该让我们来解决,我们本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的。一个更好的方案。我们不会把一个活的历史标志推平。肯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与SCP-2975当地居民Danielle Sawyer的采访报告(部分)

Danielle Sawyer:我承认,我根本不知道世界末日的事情。我只是觉得这事情已经够久了。我们得对那个破房子做点什么,而且那个邪教把那里当成了老窝。

采访者:有人反对这件事?

Danielle Sawyer:噢,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哦,那只是我们这里一个吃人的鬼屋。你知道怎么回事,你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不要接近。噢,不行,你不能拆了它,那是我们社区传统的一部分!这个邪教是我们这里迷人的一部分!他们在这里好几代人了,其中还有一个人是城市议员,而且他难道不是善良又值得尊敬吗?这只一个阶段,他们一般每年才献祭两三个流浪的女孩。过段时间就好了!”

[停顿]

Danielle Sawyer: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人们到底有什么毛病。

采访者:有多少人参与了保护这个房子?

Danielle Sawyer:好吧,诚实地说,我们都有责任。显然,我从小就知道那房子的事情。它每年只吃几个人,多数是被议会喂给它的。人们总说只要你不要到错误的地方就好,或者只有在白日教徒的保护下才能进去。

[停顿]

Danielle Sawyer:实际上,很多人都觉得这很好——这算是一种地方特色。全世界都有人来观察这个事情,还有从其他世界来的人。他们管这房子叫“本底现实中通常不存在的建筑性共生蜂群思维”,管下面的洞穴叫“到达真实之梦的传送门”,“号角之门”,“永恒之底”。我小时候为了课堂展示曾经读了点相关的东西。尽管我在不懂装懂,但是我拿了A,所以也无所谓。

[停顿]

Danielle Sawyer:之后白日教徒们开始找新鲜的祭品了,我猜是为了大家讲的世界末日的事情。外来人不再过来了,而一些不太受人喜欢的本地人在几个星期内都在晚上消失了……人们还在找借口,还给出了更多建议。有的像笑话一样,像不要穿暴露的衣服,他们喜欢献祭荡妇。一些认真的包括,晚上不要出门,低下头。这就是那时的情况。谁也不想做点什么。就连不喜欢这件事的那些人也没有,他们说这不关自己的事。没人想做第一个行动的人。

采访者:我明白了。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

Danielle Sawyer:好吧,如果你想批评我也好,不过那是当我发现他们开始把法师当作目标的时候。一开始是异界来客们,后来镇上一些特定的人们开始消失……我开始注意到消失的都是血液里有魔法的人。现在回想起来,我不是很意外,我现在已经知道那个大型仪式是什么了。那样的仪式需要含有大量魔力的燃料,这是别人和我讲的。我自己并不是法师,但是你知道的,我有个婶婶是女巫……我开始担心起自己了,我猜。如果我的婶婶的血液里有魔法,那么我可能也有一点。可能我就是下一个。

[停顿]

Danielle Sawyer:所以我并不骄傲,但是……那时候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了。那时候我开始聚集大家来毁掉那座房子,一劳永逸。

[停顿]

Danielle Sawyer:无论如何,我是不愿意把你们这群狱卒叫来的。我不相信警察,我也不相信你们。但是我有个朋友听说如果认识合适的人的话,我们可以联系上友好的狱卒。然后她又告诉我她的确认识合适的人,而且……这似乎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来。你们确实把事情解决了。而且我猜世界本来可能会终结?所以……我很开心那没有发生。祝贺你们,至少为了这件事。

[停顿]

Danielle Sawyer:我很开心记忆屋没了。不过……我得承认,这座镇子没了它就不一样了。

== 需要特别访问许可 SIGMA-3/ANOTHER-SUN ==

以下行动后报告由当地Sigma-3队长记录,其中包含大量矛盾。由于03/06/████发生的未知事件包含数次局部的CK级现实重构事件,所有矛盾的方面都被保留。

SCP-2975行动后报告

请不要取走我的阳光。

页面版本: 11, 最后编辑于: 04 May 2019 12:5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