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102 爆燃之物
EuclidSCP-3102 爆燃之物Rate: 13
SCP-3102
snakes.jpg.jpg

SCP-3102

项目编号: SCP-3102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被捕获的SCP-3102应当被收容在Bio-Site-66的第39号单元中。一个收容室仅允许收容3个SCP-3102个体。收容室的尺寸必须为2.0m*1.4m,墙壁须由耐热玻璃陶瓷构成,顶部必须具有耐火丝网。收容室的左侧应放置一盏紫外线灯,右侧应放置一盏日光灯。SCP-3102为昼行性物种,且在夜间时收容室所有照明应当被关闭,研究人员应当例行检查收容室的光照与收容室的完整性。

为尽可能的减少异常事件的发生,收容室应模仿其自然栖息地的环境搭建。收容室的底层应由干燥的土壤和白杨木刨花构成。除此之外,收容室应有一些标本岩石、一个用于藏匿的箱子和一个用于盛水的碗。收容室所有物品均应涂有防火涂料。每个SCP-3102个体应每周喂养2只大鼠。内部环境须每天清洁一次。 若SCP-3102发生自燃,惰性气体应自动充入收容室以抑制燃烧。如果火灾失去控制,应重新回收SCP-3102,并尝试回收利用收容室。

所有人员在例行检查或饲养SCP-3102时必须穿戴防火服。一名警卫应驻守在39号单元外以防止未经许可进入第39号单元。严禁任何人员携带易燃物品至第39号单元。被发现违反收容措施的人员应给予严厉谴责。需要携带文档的人员必须向站点主管提出请求。

收容失效发生时,第39号单元应立即启动封锁程序。热传感器将在火灾发生时密封门口,并自动向收容室充入惰性气体抑制SCP-3102个体。

描述: SCP-3102是一种未知的无毒蛇,与松蛇属 (Pituophis) 类似,为北美大草原和奇瓦瓦沙漠的特有物种。SCP-3102的个体数量接近数百个,并且正在持续增长1。SCP-3102最长可生长至2m,最重可生长至3.5kg。SCP-3102捕食的目标有小啮齿动物和爬行动物,且包括其他种类的蛇2。SCP-3102一般性情温顺,通常忽略周围的人类3。SCP-3102在对热量表现出异常的吸热现象。且这一异常特性是以更加高的能量需求为代价的,因此SCP-3102的食欲更加的旺盛。SCP-3102的外皮可以抵抗酸性溶液和高温。SCP-3102有着十分强大社交性,因此SCP-3102一般可以在SCP-3102的栖息地被找到或是成群结队的出现。SCP-3102会保护它们的幼体,并且保持与SCP-3102幼体的距离。在撰写本文档时,目前已有36个SCP-3102个体被收容。

当SCP-3102受到威胁、或者受到压力时,SCP-3102会立刻自燃。当SCP-3102的温度超过300°C时,SCP-3102的鳞片将引起剧烈的燃烧。目前SCP-3102的燃烧机制仍是未知的。自燃无法对SCP-3102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这会导致SCP-3102大量消耗能量,因此SCP-3102只能在有限时间内保持燃烧状态。根据SCP-3102的个体大小、可承受压力,SCP-3102的自燃状态可持续45秒至5分钟。在自燃状态结束之后,SCP0-3102会进入休眠并在几天内无法再次自燃。

在自燃状态下,SCP-3102的行为将产生变化。SCP-3102变得极具攻击性,并主动寻找任何移动的物体。测试表明SCP-3102更偏向于攻击体型较大的生物,并以9千米每小时的速度追捕被攻击者,若成功接触被攻击者,SCP-3102将缠绕被攻击者的肢体并开始收缩。同时,SCP-3102将使用牙齿将自身锚定在被攻击者,以便于以最大程度地发挥潜在的破坏作用。被攻击者将受到4级的烧伤,并在没有及时处理的情况下难以生存。

当多个SCP-3102同时自然时,SCP-3102将以高度配合的方式与其他SCP-3102攻击其他生物。SCP-3102将策略性地围住被攻击者,同时攻击不同的肢体,并制造出炽烈的火焰攻击被攻击者。SCP-3102将紧紧缠绕被受害者的躯体,从而增加压力和表面积,使火焰更热更持久。SCP-3102也会使用这种方法快速烧毁建筑物,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建立防御阵地。

事故报告 3102/A: 2017年7月8日, █████████自然公园失火,这场火灾共计烧毁了564公顷的森林、摧毁16座建筑物并造成了18人伤亡。因良好的天气条件与快速的响应时间,消防队伍在4天内扑灭了失火。当地政府在不久对此展开了调查,并确认了失火地点为欢乐松树营地附近,而欢乐松树营地为游客的热门休息处。

fire.jpg

于2017年8月8日拍摄的█████████ 森林火灾

几名目击者声称他们在逃离失火现场时发现了几只“火蛇”正在追随他们,基金会随后便对此展开了调查。基金会特工以应急人员的身份被派遣,并被下令调查任何异常的痕迹。随后,基金会“欢乐松树”附近9个SCP-3102个体,被发现时SCP-3102正在试图在附近筑巢。随后,SCP-3102被捕获并运送至Bio-Site-66。检查此次事件发现的SCP-3102的9个个体的报告表明,它们已经未进食长达数个星期。在询问主要目击者之后,对目击者进行了A级记忆删除。询问表明,SCP-3102是由于压力过大而导致异常特性的被激发,从而引发此次事故。

采访记录 3102-A: Julia Deboree

采访声称于失火地点发现SCP-3102的目击者。特工以当地警方的身份于████████警察局进行了采访。

日期: 12/08/2017
受访者: Julia Deboree
采访者: Schiener 特工
[记录开始]
Schiener 特工: 夫人,麻烦冷静些。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下造成这场火灾的原因和——
Ms. Deboree: 求求你了,别对我这么做了。我已经把我所有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呢?我已经告诉了其他警官了,而他们只是以一种看疯子的表情在看着我。他们都以为我是因为这场火灾疯了。但是我向你保证,我真的没有疯!这…这是那该死的蛇整的!那只蛇造成了这场火灾!全部都是它做的!它周遭的东西都在几秒内突然烧起来!
Schiener 特工: 好吧,夫人,我再说一次,请冷静点。我们正在调查关于你对我们说的那条蛇了。我主要是因为少了一些关键信息才来询问您的。
Ms. Deboree: 好吧,我…我不是很确定我除此之外还能说些什么了。
Schiener 特工: 您能从头开始讲下这事情么?
Ms. Deboree: 这事是在清晨发生的。当我看到营地中心附近的这个人在拿冰柜时,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小屋,从我的车里拿出一些东西。我没看清那个人的脸——我也是对其他警察这么说的——但是这也是最奇怪的事情。他穿着一件沾满烟尘的蓝色运动衫,看起来像是乞丐一样。不管怎样,当时这人正在使劲搬冰柜的时候,我就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Schiener 特工: 他说了什么吗?
Ms. Deboree: 他啥也没说…他的头突然转向我这边,搞得好像我发现他走私毒品或者其他什么似的。我以为他会突然扑向我,但是他只是默默盯这我。接下来我知道的是,他把冰柜举过头顶,然后扔到地上,冰柜的盖子被打开,然——然后——然后那些…
Schiener 特工: 那些蛇?
Ms. Deboree: 那些可…可怕的蛇!它们从冰柜滑了出来,然后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竟然着火了!我以为一定是那家伙把这些蛇点着了,但是它们爬的样子就好像他们什么也没感受到似的。
Schiener 特工: 蛇被放走之后,把蛇放出来的那人怎样了?
Ms. Deboree: 噢,他只是跑进了树林而已。我没看清,不过我觉得他可能往东部跑了。但蛇只是停在那里,它周围的花草已经在燃烧,然后….
Schiener 特工: 继续。
Ms. Deboree: [停顿] 你可以说我疯了,可以称呼我为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那些蛇确实在盯着我。是它们造成了这场火灾。它们抬起他们的脑袋,每条都望向我这。 它们直接冲向我——我甚至没想到他们能爬得那么快。于是,我立马跑回我的小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真的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太害怕了,以至于我连往窗外看看我都不敢。但是我听见了它们的声音。我闻到了烟味。那些蛇把它们周围的一切都烧毁了,周围也变得越来越热。我甚至可以听到有人尖叫喊道:“着火了!”。这周围完全是一片混乱。
Schiener 特工: 既然蛇当时还在附近,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Ms. Deboree: 火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我甚至能感受到周围传来的热气。我意识到这场大火马上就要吞没我的屋子,所以我觉得我呆在外边生还的几率更大。我便用椅子打碎了浴室的窗户,然后爬了出去。我爬的时候玻璃把我的手划伤了。我的天哪,我从来没想过火势可以蔓延的这么快,仿佛我来到了世界末日。树木、灌木丛,甚至一些露营用面包车都着火了。烧焦的叶子从天上掉下来,人们要么跑进树林,要么钻进他们的车里,仿佛整个世界就要毁灭了。我还看到一些蛇在追赶一堆夫妇——我希望它们失败了。不管怎样,我奔向了我自己的车,然后开车离开了这疯狂的地方。总之——就是这样。我希望我能说更多,可惜我只记得这些了。
Schiener 特工: 您能回忆一下有几只蛇逃出来么?
Ms. Deboree: 不好意思,不能,我没有仔细看,不好意思。
Schiener 特工: 没事,可以理解。好的,谢谢你,夫人。一旦这个地区恢复安全,我们就开始搜索您所说的蛇。
Ms. Deboree: 警官,请务必找到那个人。我不知道那些蛇出了什么问题,但那个人故意把它们放了,就说明他想伤害人们或是吓唬他们。这场大火不是意外。如果他不会被抓到,我向你保证,他还会再来的。
[记录结束]

附录 3102/A: 一名男子被基金会人员最终发现在█████████火源附近的一个洞穴里进行睡眠。该男子身上有各种烧伤,身着衣物衣物符合目击者Ms. Deboree的描述。当基金会人员靠近时,该男子被惊醒,使用一块煤渣攻击基金会人员并迅速逃离,随后,基金会人员开始追捕。该男子被追上并被拘留。关于该男子的审讯记录已被写至下方。

基金会人员随即展开搜查该男子的藏身地及个人财物,发现其已在洞穴内居住了一段长时间。在对其藏身处勘察时,两个SCP-3102样本受到基金会人员的惊吓,进入自燃状态。Mague 特工与Schuffman 特工目前情况危急。

采访记录 3102-B: Tyson H████ [仅限2级及以上人员访问]

采访了拥有并利用SCP-3102攻击公众的嫌疑人。访谈在Site-66进行。该男子32岁,为高加索人,蓝眼睛,黑头发,无业4,尚无长期住所,除了一个疏远的妻子目前没有亲戚。

日期: 15/08/2017
受访者: Tyson H████
采访者: Dr. Malkov
[记录开始]

Dr. Malkov: 说出你的姓名。
Mr. H████: 免了,这些麻烦的手续就算了吧。这些冰冷的手续将冰冷带入空气之中。求求你,与人更温和一些,否则我们在这晨曦的阴影冻僵。
Dr. Malkov: 我建议你还是遵循我们的指令,否则等待着的将是无限期的拘留。如果你不说出你的名字,还可能会发生更糟糕的事。
Mr. H████: [停顿] 好吧,我叫Tyson,Tyson H████。
Dr. Malkov: 谢谢你。现在H████ 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一开始是怎么获得SCP-3102的吗?
Mr. H████: 你的指那些蛇么?我觉得你肯定弄错了些啥。我没有去找他们——是他们找上了。当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的时候,当黑暗吞噬我的全身时,那些“朋友”给了我一些方法,一些启迪。他们的火焰驱散了我心中的黑暗,给了我一束微弱的火苗,指引我重返了光明。
Dr. Malkov: 您能详细说明下吗?
Mr. H████: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一切的一切都没如你所愿时候,当生活对待你——如同你注定不会拥有幸福的时候。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这些问题很可能淹没他们。前一分钟,你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热爱生活给予你的一切——直到你的老板因为有更年轻的人来应聘而解雇你,你的妻子和情人突然离开了你,那些账单不停地发到你的手机、你的邮箱,直到你突然——
Dr. Malkov: 额,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些蛇身上吧。你一开始是在哪发现它们的。
Mr. H████: 我已经告诉你了兄弟,我没有去找他们,是他们先找到了我。那些阴燃的美女蛇们在我家旁边建了个小窝——几乎毁掉了我那面包车。你看啊,是命运把我与他们联系在一块的。当我偶然发现它们的窝时,啊我操,它们激怒了,那些蛇瞬间气炸了。我被吓了一大跳,我以为我死定了。幸好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我才安然无恙。
Dr. Malkov: [惊讶] 那些蛇没有攻击你么?
Mr. H████: 不,相反,它们在芦苇和草地上卑躬屈膝,点燃草地,把自己的身体缠绕成结和形状。但是没有一条蛇碰过我,当然也没有碰过我的露营车。正是通过它们这灼热的混乱与疯狂,它们给了我一个想法
Dr. Malkov: 你想到了什么?
Mr. H████: 这个世界是注定要被烧毁的。我们都是知识分子,兄弟。我们明白,作为人,我们必须适应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杂物——太多的垃圾——太多太多愤怒。它隐藏了内在的美丽。正如人们所说,外表美是肤浅的。还有那些蛇,它们真是天赐之物。地球母亲把它的闪电扔进了瓶子里,一个消耗性的涅槃。他们可以烧掉所有的负面情绪,烧毁那些腐烂了我们世界的不洁的思想与行为。
Dr. Malkov: 那你为何要把SCP-3102放进欢乐松树营地那边?
Mr. H████: 这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教训。我知道大火烧毁了那些漂亮的树木和木屋,但没有失哪来的得呢?那些人,那些脚踏实地的人被社会的渣滓蒙蔽了双眼。如果我们向他们展示,他们便可以把一切抛之于脑后——你可以生活在余烬中——我们就可以让他们闻到灰烬,接受更光明的未来!
Dr. Malkov: 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两个人失去了他们的双腿!
Mr. H████: 但他们现在受过我的教导了。他们会知晓到地球的断层和裂缝,就像我知晓到的那样。那些蛇太特别了,兄弟。它们每个人都专注于它们自己唯一的任务——煽风点火。我只是想给他们看一条不同的路。无痛则不知火。
Dr. Malkov: 我不是很知道我是否明白了你的——
Mr. H████: [用拳猛击桌子] 明白?明白?你太蠢了,你太愚蠢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理解,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们,人类,我们不受火焰的束缚,不受大火的摧残。我们可以烧毁一切重新开始。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充满风暴与烈焰。这些蛇是我们的火种。我们的火种!而这火种将带来一个新的黄金时代。我可以帮助你理解这些。解开火焰的束缚,解开火焰的枷锁,我们将一起升起——啊,哦,我擦。
Dr. Malkov: Mr. H████ ?
Mr. H████: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我觉得好像有点热,这里好像——
[记录结束]

该男子开始紧握自己胸部,并且发出疼痛与不适的声音。Dr. Malkov请求医疗援助进入房间。此时该男子奋力回到椅子。口中冒泡,剧烈颤动,嘴中冒出烟。Dr. Malkov立刻躲入该房间的角落,大声呼喊请求医疗援助,而该男子则瘫倒在桌子上。此时已经进入自然状态的SCP-3102从该男子嘴中冒出,并继续袭击Dr. Malkov。设施保安进入房间,开始攻击SCP-3102。该男子在随之而来的混乱中被枪杀。一个SCP-3102设法抓住了Dr. Malkov的腿,火焰很快就覆盖了惊慌失措的Dr. Malkov。试图撬开SCP-3102的努力收效甚微。SCP-3102在一分钟后离开点火状态,并被成功解除。在扑灭大火后,Dr. Malkov随后被紧急送往医务舱。

5个SCP-3102个体被成功收容。Dr. Malkov的身体64%被三级烧伤,腿部需要大范围的截肢。Dr. Malkov目前正在接受物理治疗。

Tyson H████ 的尸检报告表明,该男子的胆囊已被SCP-3102消化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茧。破茧后露出了几个SCP-3102的卵,以及一个死去的SCP-3102幼虫。截止至撰写该文档时,目前关于SCP-3102为何会渗入体内仍是未知状态。对SCP-3102潜在寄生特性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8 Apr 2020 03:1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