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424 这不是柠檬。
SafeSCP-3424 这不是柠檬。Rate: 27
SCP-3424
3424-1.jpg

SCP-3424

项目编号:SCP-342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424被放置在Site-19内一个透光的大型玻璃储存容器中,须接触阳光。SCP-3424-01不需要传统上供人形SCP居住的房间。为其提供住所后, SCP-3424和SCP-3424-01均无可见变化。

描述:SCP-3424是一颗柠檬(Citrus limon),由Angela ██████在当地的███████购买于20██年3月3日。她向多个朋友和家庭成员反映了其女儿目睹“男人于水果碗中消失”的奇闻,此后引起基金会的关注。其回收过程一切顺利,目前已在基金会的监管下保存██个月。尽管缺乏冷藏,它并未显示出腐烂迹象。

当人类在1米远处迎面观察SCP-3424,保持目光接触、打响指并眨眼时,其异常特性将会显现。完成这套动作后,SCP-3424将产生一个视觉幻象,标记为SCP-3424-01,是一个拉丁美洲血统的青年男性1。全部与SCP-3424-01相关的幻象将持续存在,直到受试者再次眨眼。

受试者还报告存在幻听,能够与SCP-3424-01发生对话。从旁观察的研究人员无法看到或听到SCP-3424-01。

SCP-3424访谈记录

受试者:D-9564

参数:D-9564打响指并眨眼。SCP-3424-01被报告出现。

<记录开始>

Anselman研究员:请描述SCP-3424-01。

D-9564:他看着挺高,呆呆的。[停顿]你听到了吗?

Anselman研究员:没有。请进一步描述SCP-3424-01。

D-9564:嗯……身高得有六英尺?棕头发。他鼻子挺大的。可能是西班牙裔?[停顿]他说他是墨西哥裔。他想知道他能不能离开。

Anselman研究员:告诉他我们目前无法办到这一点。

D-9564:他说不行。[停顿]别介,老哥,没事的——[D-9564眨眼]他去哪了?

<记录结束>

受试者:Lavoie博士,心理学家

笔记:测试依赖于受试者对谈话内容的如实报告,故确定SCP-3424的项目编号(20██年██月██日)以来,所有测试均由2级人员完成。以下访谈记录通过抄录受试者发言,并与受试者报告的SCP-3424-01的回复整合而成。

参数:Lavoie博士打响指并眨眼。SCP-3424-01被报告出现。

<记录开始>

SCP-3424-01:你是个新面孔。

Lavoie博士:我是个心理师。你是否知道你身处何处?

SCP-3424-01:一个糟透了的地方。这里太糟糕了。

Lavoie博士:你是否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SCP-3424-01:不知道。当我眨眼时,眼前变得一片漆黑,我讨厌这里。我讨厌这里。我本该想到的。

Lavoie博士:在哪件事之前想到?

SCP-3424-01:在我们这么做之前。但你懂的,对吧?明白我的信息吗?

Lavoie博士:我是来决定我们该把你安置在哪里的。你能告诉我黑暗是什么感觉吗?[眨眼]啊呀,该死。

<记录结束>

结束声明:Lavoie博士再次执行以上步骤。SCP-3424-01被报告再次出现。谈话持续约15分钟,此后Lavoie博士申请为SCP-3424提供较大的生活区域,配有床和椅子。请求已获批准。

受试者:Anselman研究员

参数:SCP-3424被置于收容柜中,测试在没有目光接触时SCP-3424-01的出现情况。Anselman研究员打响指并眨眼。SCP-3424-01并未出现。在收容柜上钻一个孔洞,使Anselman研究员可以看到3cm的SCP-3424。Anselman研究员打响指并眨眼。SCP-3424-01被报告出现,只能从钻出的孔洞中看到其双脚的一部分。

<记录开始>

SCP-3424-01:我可以和Lavoie博士说话吗?

Anselman研究员:不行。SCP-3424-01,你是否知道你身处何处?

SCP-3424-01:不知道。某类实验室?

Anselman研究员:你是否知道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SCP-3424-01:不知道,我本该——卧槽,你们是那群搞科学的对吧?

Anselman研究员:抱歉,我不——

SCP-3424-01:基金会!日了狗了,我不该来这里——

Anselman研究员:这里?

SCP-3424-01:我兄弟会气疯的。

Anselman研究员:你兄弟是谁?

SCP-3424-01: [停顿]鬼才告诉你。

Anselman研究员:你可以移动吗?

SCP-3424-01:不能。

Anselman研究员:那是因为储物柜的性质还是因为你自己的性质?

[Anselman研究员非自主地眨眼,他打出响指并再次眨眼。]

Anselman研究员:你是否无法移动——

SCP-3424-01:这里好黑。请放我出去。

Anselman研究员:请回答问题。

SCP-3424-01:我想回家。这里太黑了。

[Anselman研究员非自主地眨眼,他打出响指并再次眨眼。]

Anselman研究员:你需要此前我们提供的附加物品吗?

SCP-3424-01:如果有人能长时间睁着眼睛别眨眼的话,可能吧,但——

Anselman研究员:为了把你的位置腾给其他能更好地利用它的SCP,我们决定转移你。如果你被放入一个收容锁柜,这会给你带来伤害吗?

SCP-3424-01:请你停手,我不喜欢黑暗,我不喜欢狭小空间,请不要,请不要——

Anselman研究员:这会使你受伤吗?

SCP-3424-01:不知道,我想不会。但请——

[Anselman研究员眨眼,并未打响指、再次眨眼。]

<记录结束>

附录3424-01:Anselman研究员申请将SCP移入收容锁柜,且规定收容柜应为人形大小、透明且暴露在阳光下。请求已获批准。

受试者:Anselman研究员

参数:SCP-3424未从锁柜中移出。Anselman研究员打响指并眨眼。SCP-3424-01被报告出现。

<记录开始>

Anselman研究员:在上一次访谈中你提到了你想回家。你的家在哪里?

SCP-3424-01:谢天谢地!听着老哥,你得把我——

Anselman研究员:家在哪里?

SCP-3424-01:科尔多瓦!科尔多瓦,在德克萨斯州!你得把我带回家,你这是违宪的!我有合法权利!

Anselman研究员:你提到了你的兄弟——

SCP-3424-01:日他!日你妈!放我出这破盒子!

Anselman研究员:行吧。我们明天再试——

SCP-3424-01:别,等等!

[Anselman研究员非自主地眨眼,他打出响指并再次眨眼。]

SCP-3424-01:再别走了,求你。我兄弟是个艺术家。他搞政治艺术。Raul H██████?

Anselman研究员:我没听说过。

SCP-3424-01:他和一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混在一起,他——

[Anselman研究员非自主地眨眼,他打出响指并再次眨眼。]

SCP-3424-01:别再这样了!

Anselman研究员:抱歉,我——

SCP-3424-01:我就,简直了!求求你憋着别眨了![停顿,SCP 3424-01沉重呼吸20秒之久。]这群家伙告诉Raul如果他真想发表一通声明,他们可以教他如何制作有分量的艺术,不过他得用上一个活人。他告诉我,我会大有作为。

Anselman研究员:你就同意了?

SCP-3424-01:我当然同意了,拜托老哥,那可是我兄弟。他说如果我们把这条信息传递出去了,它会帮助他,帮助我,帮助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墨西哥裔

Anselman研究员:你们的艺术有什么信息?

SCP-3424-01:我的家里人走遍全美摘水果。我姨、我叔、我的表兄弟姐妹们,我的双亲和我兄弟也做过一阵子。我们出去干活,我们挺走运,我父亲的口音不重,Raul卖了挺多货色。但这只是叫他生气。他从来只看到棕皮肤的人在摘水果。

Anselman研究员:所以他决定——

SCP-3424-01:——如果我们就得摘水果,那么何不叫人们把我们看成是水果。

Anselman研究员:响指又是怎么回事?

SCP-3424-01:你想引起仆人的注意还有什么方法?[Anselman研究员非自主地眨眼,他打出响指并再次眨眼。SCP-3424-01再次出现时看上去格外悲伤。]我应该像游击队艺术一样。那群家伙……他们嘱咐我们别叫基金会找到我们。如果他们找到我,他们可以把我变回去,但如果我在你们手里,他们就没法接近我了。

Anselman研究员:他们有说组织的名字吗?

SCP-3424-01:他们说你知道他们是谁[停顿]盒子谢了。光线挺好的。

Anselman研究员:那是自然。

SCP-3424-01:你可以给我家里人带条信吗?

Anselman研究员:恐怕我无法批准。抱歉。

SCP-3424-01:没事。没事的。盒子也挺好。[停顿]没人能理解。这条信息,这件艺术。我不得不翻来覆去地解释。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Anselman研究员眨眼,并未重复其他步骤。]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6 Nov 2018 11: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