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615 Depressed Divine Demon of Diptera & Diarrhea
KeterSCP-3615 Depressed Divine Demon of Diptera & DiarrheaRate: 44
SCP-3615

项目编号:SCP-361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3615应被收容在Site-36的一间装有自动驱魔装置的密闭舱室内。收容间里必须配备一架5米高的梯子,以便接近SCP-3615的顶部。每周务必用杀虫剂清洗房间一次。

为了防止SCP-3615-1的出现,应每天执行N1程序1执行该程序的操作人员应配备防静电BSL-2保护设备作为防御措施,在一名安保人员的陪同下进行工作。尽管这一程序要求使用人肉,但猪肉可以用于替代且不会产生任何后果

如果SCP-3615-1因不完整或不当执行程序N1而出现,人员应拉响位于收容间入口处的警报,以启动AES和自动喷水灭火系统。同时,安保人员被授权使用致命武器进行自卫。

根据异常智力实体应对方案,SCP-3615-2应每周进行一次心理评估。

根据SCP-3615-2提出的要求,孕妇被禁止进入收容间。

描述:SCP-3615是一座石质祭坛,尺寸为9.15 m x 9.15 m x 4.57 m,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586年。这件艺术品在风格和构造方面模仿了当时中东的许多种文化,并进行了几次现代的更改。这些变化包括炼金术配方、奇术符号、政治性质的涂画和一层薄薄的人类粪便。所有在不损坏项目的情况下去除这层排泄物的尝试都失败了。

SCP-3615具有恒定的静电积聚,但未见明显的电荷来源。

SCP-3615可以异常地吸引苍蝇2并使其变异。受影响的苍蝇会加速发育,在数小时内完成它们的生命周期。这导致它们以指数级的速度繁殖和死亡,导致项目本身以及附近任何物体的表面被苍蝇尸体覆盖满。

如果不执行程序N1,SCP-3615将经历一次H型事件。在H型事件中,SCP-3615会释放粪便气溶胶,燃烧并生成SCP-3615-1。两到三天后,H型事件现场将降下一场酸雨。

reference.jpg

回收材料,被认为是SCP-3615-1的外形。注意与地狱词典中内容的相似性.

SCP-3615-1是在H型事件中形成的一级地狱实体。SCP-3615-1是一种重量约为500 kg的无定形肉块。该实体具有各种双翅目、鸟类、猫科动物、蛙科动物、绵羊、牛和人类的特征和附属肢体。这一实体对所有生物都有明显的攻击性,但除此之外没有体现出任何智力特征。尽管实体具有较大体积和地狱级的性质,但它很容易受到小型武器的攻击。

SCP-3615-2声称其感官与SCP-3615-1的感官相连,但它们在其他方面是不相连的。

SCP-3615-2是通过程序N1或通过激活H型事件触发的实体的名称。理论上,它是一个I级Pistiphage实体,目前位于与基线现实相邻的维度空间中。在程序N1和H型事件期间,SCP-3615-2的声音从SCP-3615的中心发出。SCP-3615-2的声音被描述为“嘶哑”和“多种声音同时说话”。

SCP-3615-2被认为是中东神话中的“巴力”(Baal),“巴力”在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500年时是一系列中东诸神的名字。到目前为止,试图确定其身份的尝试被证明是毫无结果的,同时这一主题的尝试亦引起了项目情感上的痛苦。

SCP-3615是于基金会对[已编辑],一个疑似蛇之手据点的建筑的突袭行动时所被发现。 从突袭行动中回收的材料表明,该据点内的人员制造了SCP-3615。 在项目发生了第一次Type-H事件之后,基金会利用事件分析材料中设计了程序N1。

附录:下面的采访是为了确定SCP-3615-2的性质而进行的。

被采访者:SCP-3615-2

采访者:Robertson博士

前言:这是自收容SCP-3615以来与SCP-3615-2的第二次正式接触。.

笔记: 联系由使用较早版本的程序N1所建立。

<开始采访>

SCP-3615-2:名字……谁… 何人在呼唤我的名……名字?

Robertson博士:你好。 我想就你目前的状况问你几个问题。首先,你是谁

SCP-3615-2:我是……国王…… 呃……我们……吾乃…… 伟人巴力…… 哈…… 呃…… 我们是……我们统治着——

[Robertson博士注意到SCP-3615-2的痛苦情绪。]

Robertson博士:好吧,让我们跳过这个部分。 你能描述一下你周围的环境吗?

[SCP-3615开始发出可被察觉的呼吸声。呼吸声持续了若干分钟。]

SCP-3615-2:..……这里没有光,没有黑暗。在我们周围,海洋是死寂的,田野是死寂的,天空是死寂的。祭坛在我的视野内。那里只有祭坛。它是肮脏的。它……呼唤着我。

Robertson博士:你能感受到些什么?

SCP-3615-2:炽热,寒冷,刺痛。身体在痛.。空气停滞着。完全静止……毫无动静。

Robertson博士:身体?你能描述一下你的外形吗?

SCP-3615-2:没有外形。祭坛的最上方有一团碎肉,我们的尸体。 一个嘲弄,肮脏的镜子,将它从我们身边夺走。 我-——我们能感受到那团肉。丑陋的物体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力量正在减弱,需要牺牲和崇拜来补充活力。
Robertson博士:如果你被卷入,会发生什么情况?

SCP-3615-2:肉被剔除。我们附身于肉,眼能看,口能呼吸,舌能尝。疼痛。难以想象的痛苦。走路是痛苦的。呼吸就是痛苦。甚至地面和空气都是痛苦的。肉又饿又渴。
Robertson博士:你一直是如此的吗?你能描述一下你最初的记忆吗?

SCP-3615-2:不是。荣耀。 我曾经有过荣耀。我曾经强壮。我曾被爱。也曾被诋毁——虽然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曾有追随者,爱人,孩子。那些名字,面孔,在脑海中飞掠而过。那些曾属于我…我们自己的。Ba'al.。那就是我的名字。Ba'al. Ba'al. Ba-

Robertson博士:你是否知道这些事情的发生?

SCP-3615-2:那道闪光…让我感到脆弱,却毫无其它影响。伤口得到了治疗。神有眷顾他的人。但他!

Robertson博士: "他"?

SCP-3615-2:他是强壮的,也总是如此强壮,虽然那不重要。战争来了又去,还有死亡,死亡也来了又去。面对那道闪光,我们动摇了,他却没有这么做。毫无怜悯。

[异常再次发出可察觉的呼吸声 ]

SCP-3615-2:我死了。我们都死了。我们无一归来。

<采访结束>

附录:于2016/██/██,基金会突袭了[已编辑],同时拘留了数名蛇之手成员。其中包括PoI-24152, David Mercer,他被证实参与了SCP-3615的制造。

被采访者:PoI-24152 (David Mercer)

采访者:Ellis博士

<开始采访>

Ellis博士:Mercer先生,你能否向我们解释一下SCP-3615是什么?

PoI-24152:这难道不显而易见吗?

Ellis博士:好吧,请能详细说明一下。

PoI-24152:这是一座祭坛。知道祭坛象征着何物吗?

Ellis博士:牺牲?

PoI-24152:是崇拜。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典籍的指引下,我们为我们的上帝建造了一座纪念碑。

Ellis博士:然而,这并不能解释项目的各种异常效应。

PoI-24152:神的祭坛是地球上离神最近的地方。它是一个内在的存在。当然,吾主的能力会以各种方式显现出来。
Ellis博士:如你所说,你能解释一下SCP-3615-1的表现吗?

PoI-24152:那是吾主的肉身,祂正义的愤怒被释放了。

Ellis博士:那么SCP-3615-1的外观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它与历史上对“巴力”的描述并不相符,事实上,它似乎大量借鉴了中世纪的恶魔学文本。

PoI-24152:有些神祇是破碎的,对吧?吾主也不例外。祂被从万神殿的正确位置上抛下后,破碎成了碎片。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这些碎片也分解了,被基督徒扭曲了,因为他们无法看清恶魔与神间的区别。你所见的,是我们试图在祂破碎后将祂重新拼凑完整,恢复祂的健康。

Ellis博士:你对此没有难道没有任何异议吗?

PoI-24152:吾主的形像可能看起来并不悦目,但我们却拥护他的每一方面。

Ellis博士:那么,你是否意识到这些“碎片”是完全独立的神话人物,只是碰巧有一个共同的称号?

[PoI-24152冷笑了一声]

PoI-24152:名字具有强大的力量。正如我们的经文所详述的,这个共享的称号暴露了其存在的连续性,这在现代科学中则并不明显。

Ellis博士:你是否知道SCP-3615-1的现状给它本身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PoI-24152:……这个过程或许有些缺陷,但是最终,当祂适应了祂的新身体,祂的记忆将会回归,祂的真正的力量与他们成为一体。3

Ellis博士:你能解释一下……粪便审美吗?

PoI-24152:神是复杂的存在。被撕裂和被想象扭曲改变了我们的主。但这并不重要。我们要收回祂和祂所代表的一切。如果祂已经被退化为秽物之主,那么我们会很高兴能像苍蝇一样接受我们的角色。

Ellis博士:继续。你曾提到过一个图书馆。你是指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吗?

PoI-24152:是的。

Ellis博士: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里不仅有无数关于其他信仰的典籍,而且还有许多类似神的实体。是什么驱使你崇拜这个实体,而不是你所知道的其他任何实体?你是在这种崇拜中长大的吗?

PoI-24152:你仍然不明白,不是吗?我并非生来就有这种信仰。我之所以秉持如此的信仰,是因为它的信息向我有所倾诉。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被一群白痴所包围,他们没完没了地鼓吹慈悲,却对慈悲一无所知。在我的一生中,我也一直告诉自己需要改变,我曾是一个怪物,是某个遥远的“上帝”的毁灭。吾主也曾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祂此时此刻就在这里。

<采访结束>

页面版本: 6, 最后编辑于: 04 Feb 2019 10:3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