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620 数据删除那只鸡
SafeSCP-3620 数据删除那只鸡Rate: 109
SCP-3620
scp-3620.jpg

SCP-3620最初发现时拍摄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362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620收容于中等尺寸动物收容笼内,内部体积不少于一立方米。收容笼须为气闭,可检测其中CO2输出。

收容笼将在每日喂食前被清理,对任何脱落物或产出的蛋进行测量。每日喂食给水必须等同于输出物质,允许有1.5g/日的差别。

描述:SCP-3620是一有生命实体,基因测试1确认其为一只约5岁大的雌性家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其行为和声音都与家鸡相同,所有采集到的组织在外形上亦是如此。

SCP-3620在视觉上表现为一白色二维平面,其上有一象形图片,以及若干刻痕线,假说认为这是某种语言,但其与曾发现过的任何字母不符。无论距离如何,该平面的大小相对于观察者的视野始终不变;且无论角度如何,该平面始终与观察者视野保持平行。大约5名观察者中有一人报告在观看SCP-3620后出现轻度到中度头疼。

测试表明SCP-3620在物理上不会变化。其体重始终为724.33g,无视一般会影响质量的各种因素。任何从其身上获得的组织样本,例如血液、羽毛,甚至包括被切除下的身体部位,都会瞬间被替代。脱离出来的身体物质没有异常,会以正常速率腐烂。各因素表明SCP-3620始终为约5岁大,但其自1983-07-05就一直被基金会收容。

由于SCP-3620所产出和吃下的材料似乎不符合标准的物质守恒定律,任何自然脱落或在测试中移除的物质都必须以等量的食物替代,以防在长期范围内出现行星质量矛盾。

文件3620-1:发现后的采访

受访者:J███ P█████

采访者:特工S████

前言:采访依照协议“由你”于SCP-3620被回收后在1983-07-05进行,特工S████伪装为雷普利娱乐公司员工。

<开始记录>

特工S████:所以给我们说说你如何抓到这个……动物的。

P█████先生:我是说,我很肯定她以前是只普通的鸡。我之后清点过,加上这个怪东西,没有丢失。所以我想我是从一般造出鸡的方法弄到她的,如果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然后有东西把她变成这种鬼了。

特工S████:你能描述下到底发生什么了吗?

P█████先生:好吧,我没看到它发生或其他。一声巨响把我吵醒,像是……像是雷声混着管弦乐穿过打麦机。一开始我以为在做梦,你知道刚醒来就那样,但当我出去我才发现是和那东西有联系。第一眼看过去非常大,但我一靠近怎么的就缩了。也不完全是这样,但感觉就是总是一样大,不管你是从多远去看?但当我靠近,它就在那到处走着咯咯叫,像是没事发生。其他的鸟们倒像是有点怕。

特工S████:你和别人说过这事吗?

P█████先生:没,肯定第一件事就是找你们《信不信由你》了。我看你们对这种怪事情特别在意,所以我不想让别人来拍照之类的。

特工S████:好,这肯定是个激动人心的项目。跟我来,我带你去销售部,看看这姑娘能卖个多好的价钱。

P█████先生:听着挺好!

<结束采访>

结语:P█████先生被施以C级记忆删除,支付其10美元补偿鸡只损失,随后将他送回农场。

文件3620-2:F████████博士的自杀遗书

随便谁。

你知道3620是什么,对不?它不是只鸡。那他妈是个bug。它是各[字面如此]故障。报错信息。她就是个蛋里钻出来的404-not-found。

所以说我们是什么?软件,在什么高层级计算机上跑。我们只是模拟。这些都他妈没意义。

Control加alt加delete。

—Dan

文件3620-3:在Daniel F████████博士死后对Charlene M████博士的采访

受访者:Charlene M████博士,SCP-3620首席研究员

采访者:特工R███████,内部评议委员会

前言:于20██-04-12,初级研究员Daniel F████████博士被发现死在他的办公室,似乎是自杀。尸检发现进行了过量麻醉剂注射。发起分级重审调查,以确认此次自杀是否意味着对SCP-3620的Safe分级应予改变。

<开始记录>

采访者:你能给我们说说F████████先生吗?

M████博士:好吧,我可以告诉你要是你们叫他“先生”而不是“博士”会让他吓尿。

采访者:抱歉,F████████博士。

M████博士:没事。他是个新来的——其实是刚出研究院——这是他在这边的第一个分派。我们正在看Spongy能不能—

采访者:(打岔)抱歉,“Spongy”?

M████博士:哦,对,我们给SCP-3620的昵称。Spongy,“数据删除”的缩写。我知道我们该保持超然,但和一个活东西工作好几年的话这是很难的,‘SCP-3620’有点绕口。

采访者:我明白了。请继续。

M████博士:我们在弄着看SCP-3620能不能被用作食物源。她基本上还是只鸡,所以你可以拔个鸡翅鸡腿,或者切块鸡胸肉之类的,它完全是普通的鸡肉组成的,而且无论我们切多少都有新部件自己钻出来。但我们必须保证平衡。“太喜欢辣翅根造成过多物质脱离地球轨道”会是个很尴尬的XK,你明白吧?

采访者:对。

M████博士:所以Dan在帮我弄个更高密度的喂食,测量我们一天能让她吃多少,然后我看到他突然停下来,眼里出现恍惚的神情。然后他说他必须去办公室。这就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我想是最后一次有人看到他。

采访者:会是喂食程序触发了某种效应吗?

M████博士:不像是。这之后我们带了几个D级来试图重建,他们都没出问题。

采访者:所以按你的专业意见,你是否认F████████博士的自杀是由SCP-3620的异常效应引发?

M████博士:我不认为。至少,不是某种模因或心灵感应效应。我个人研究这方面有三年了,它从80年代就被收容着,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你会倾向于对周围的怪事变得麻木,但有些像Dan这样的新人……我们觉得Euclid和Keter是可怕的东西,所以我们就忘了那些打引号的安全SCP也能毁掉某人整个世界观,你明白吗?

<结束采访>

备注:重分级委员会投票保留SCP-3620的“Safe”分级。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3 Feb 2018 00:4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