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632 Nibirdu
SafeSCP-3632 NibirduRate: 51
SCP-3632

访问该文档所需权限已下调至


1/3632无密级


为应对进行中的BE-级“迁徙”意识终结情景

授权自:Dr. Frederick Hoygull


Nibirdu.jpg

诺克罗斯宇宙望远镜所拍摄的SCP-3632。

项目编号: SCP-3632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3632与地球距离遥远,目前无需紧急收容措施。MTF Omicron-4(“观鸟人”)将在所有能够直接观测SCP-3632的大型太空机构中安插技术人员,并篡改一切表明SCP-3632具有生物圈或智能生物的数据。由于技术限制,目前认为平民不可能搜集到SCP-3632的这种数据。

Site-309上的广角研究望远镜(WART)将每30日拍摄一张SCP-3632的照片,鼓励基金会职员利用这些图片作为参考。

描述: SCP-3632为一颗不规则小行星,平均直径440千米,目前正从半人马座α星(南门二)向太阳系移动。根据其运动速度,预测SCP-3632到达太阳系所需时间大致不低于600年,但建议对SCP-3632进行直接观测,以便能够异常地改变其运动速度与方向。

1998年之后,WART成像出SCP-3632的一侧存在与地球相似的生物群,并具有与托勒密时期古埃及风格相似的人造建筑。1

由于希腊时期的考古记录发现了古人绘制的与SCP-3632高度相关的图标,和描述了从太阳到半人马座α星B星准确路线的星图,推测SCP-3632曾经与人类有接触,并与杰胡提、透特、伽鲁达2、雷公3等鸟类神话人物和民间英雄相关。但是,除了这些图表的相似处外,没有能够证实或证伪这个猜想的信息。

以下是几份同时期描述SCP-3632的文档的节选:

5. 肯曼努王的人民胜利的赠礼,他们将自己最杰出的智慧投入到大金字塔的建设中……[无法辨认]从梅雷斯坎总督脑中的幼苗奔向那雄伟的建筑——远高于城市的的塔楼,
6. 于是它以杰胡提之名而立,所有智慧的人都敬畏的
[无法辨认]
9. 然这在祂眼中是最精巧、令人满意的建筑,祂将整座肯曼努之城送往太阳外的美好之地——布洛特·库玛,
10. 祂选中的追随者将在那里永享极乐。

——未知碑文选段,刻于埃及第三王朝4

黄帝后年,能控雷霆、驭飞城之雷公,过其都新郑。帝子姬闵5,仰雷公,语之曰:“吾建渠也,能卫民从洪水中;吾作木鸟也,能于边塞运人至他国6。惠泽黎民,善乎?”

然雷公怒,曰:“吾民既行七千年,过月宫,越星辰。汝不与其食、礼,不令工者助其承苦。此实小儿之玩戏,多见也,焉得为善乎?”
遂天雷滚滚,轰落其宫顶。城中洪灾起,二年才息。

——《史记》中被编辑的信息,司马迁著,约公元1世纪

鸟类与浮岛


从前有一只智慧的老年鸟儿,他名叫透特,非常渴望到达邻居们的浮岛上:一个小小世界,和我们的世界差不多,包含所有的植物和动物种类。他的邻居——皮斯特里安斯人(Pistreans)们,都是有鳍有尖牙,皮肤粗糙,还会掉屑的怪形生物。它们遍布岛上,一直持续到岛上的植物全部凋谢、动物全部死亡的时候。它们绝望地呼救,而透特打扮成一只老迈的鹤,前往救援。

“鹤之智者啊,”阿克海罗斯7,它们的领袖说道,“我们耗尽了粮食和谷物种子。我们的孩子在夜里,因饥饿而久久无法入睡。求求您送给我们一些粮食,填满我们辘辘的饥肠,救活这些将死之人吧。”

透特庆幸自己和阿克海罗斯与它的子民并无关系,自己也不太关心皮斯特里安斯人的死活。但他嗅到了一丝机遇,于是张开他的弯嘴,笑着说:“朋友,你们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我保证你们从此以后再也不会遭受饥饿。但是,一切皆有代价。”

“我接受代价。”皮斯特里安斯的领袖恳求道。透特用嘴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羽毛,说道:“阿克海罗斯,我的朋友,我很难说出这话来。难道不是你带领人民走入饥荒的吗?如果要我帮助你们,你就必须远离皮斯特里安斯,被阻隔在宇宙之外,以免灾难重演。”

阿克海罗斯心情沉重地同意了他,随即被禁锢在了宇宙之外。透特十分高兴,因为他知道阿克海罗斯是唯一能打败他的生物,而他也准备这样去做。

他又对余下的皮斯特里安斯人说:“这是一种咒语,它能给予你们一生吃不完的面包,这样你们再也不会受苦了。”将咒语交给他们后,透特就以最快的速度溜走了。

皮斯特里安斯人相信了他的话,施展了智慧的透特给予的咒语。只见他们所剩无几的面包屑开始增大,人们对此欢呼雀跃。但欢呼最终随着面包屑的增大变成了绝望,之后是恐惧的尖叫。面包屑填满了他们的餐盘,然后塞满了他们的房屋,最后充满了整个浮空世界。

透特再回到这个地方时,发现皮斯特里安斯人无一幸存:他们埋葬在了表面如浪涛般起伏的面包下。透特看到这个情景,开始施展他的魔力。面包上弹出了一些类似植物和动物的东西,不仔细辨别的话是看不出它们是虚假的。从星球新地壳下升起的皮斯特里安斯人们,变成了一种可怖的生物。它们建起宫殿和大楼,以宣张透特强大的力量,尽管这种力量不是那么真实。

在宇宙之外,阿克海罗斯仍然被禁锢着,浑然不知自己人民的命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凡人一个道理:老鹤也许拥有无边智力,但并不代表他会支持你。

——公元二世纪的意大利民间故事。因年代错误,作者被认为是伊索

根据这些描述SCP-3632的文字和与其相关的“半”真实事件,暂定存在一种次生异常,编号为SCP-2632-1。这种异常貌似具有智能,可能是SCP-3632上建筑的变化和速度变化的原因。

探索记录: 由于近期无人超光速驾驶技术的发展,以及SCP-3632的鸟类建筑风格和SCP-3632-1潜在的鸟类天性,O5地区副秘书处批准(8-3,2人弃权)发射西琴一号(Sitchin-1)探测器。该探测器能够多次进入地球和SCP-3632的大气层,预计能够飞入行星,自动降落,采集土壤样本,并拍摄潜在的鸟类生物的图像。之后探测器将回到地球,供Site-309工作人员进行进一步分析。

西琴一号 于08/15/2016,佩纳尔瓦发射场(Peenalve Launch Site)发射,对外伪装为商业卫星。探测器预计在01/03/2017抵达SCP-3632。

事故 描述
三号太阳能阵列出现电子故障,导致输出能量降低至原来的60%。 线路问题导致了这起事故。由于此为备用阵列,不需要进一步行动。
视频传输信号完全消失。 推测事故起因为太空残骸的撞击。视频与音频信号从此无法实时传输回地球,需要在任务完成后进行重播。
位置度数短期内出现异常。 原因未知。3分钟后度数回到正常状态。

视频记录


日期: 11/05/18

批注: 西琴一号于09/05/18回收于加勒比海域中。探测器所有部件运行正常,但在Site-309在任务期间没有收到任何其传输的数据。首席研究员Iqbar、初级研究员Kelsey和Bouche负责对探测器进行任务后分析,主要任务是查明探测器机械故障的原因和查看任务期间收集的视频和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00:02: 你好吗?这里是Dr. Maglan。我现在正式开始分析工作了。隔离区工作人员刚刚把探测器重新组装好,现在看来,上面应该没有机械结构篡改和异常的痕迹。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把可用的视频记录过一遍,找出是什么(具体的事物),让我们与探测器间失去了近两年的联系。

00:05: Dr. Kelsey连接完毕西琴一号内部视听记录已连接至Site-309主机库。一切就绪。长官,我们是直接播放,还是……?

00:05: 准备好就开始吧。

00:06: Dr. Kelsey开始播放视频记录西琴一号的摄像头从探测器进入低地球轨道,打开主推进器的时候开始拍摄。经商议,Dr. Bouche开始快进视频:西琴一号被一阵微流星群击中,稍微损坏了信号传输盘,认定此为机械故障的原因。

00:10: 西琴一号平安进入坝空间(Weirspace)8

00:47: 西琴一号的坝空间稳定器出现小故障,Dr. Bouche推测此为先前位置度数出现异常的原因,但之后的实验证明原因不在于空间稳定器的故障。

01:25: 西琴一号提前14分钟离开坝空间,直接出现在SCP-3632上空。异常的位置离WART望远镜成像的位置偏移了3千米,视为相对论带来的观测误差。

01:27: 这里还是Dr. Maglan。探测器准备开始下降,方向朝……等一下,有点不对劲。

01:29: 西琴一号接近SCP-3632地表时,摄像头开始出现波浪状的失真。异常结构建筑清晰可见,建筑能够自我建造,并于几分钟后坍塌成碎片。

01:34: 西琴一号形态开始扭曲,随后突然出现在星球的上层大气层附近。探测器上方出现极光状的大气扰动,肉眼可见。

01:36: 很有趣。那的……Dr. Kelsey,你能不能检查一下探测器的隔离消毒情况?行不行?好的。

01:48: 西琴一号按照预先路线,再一次提前14分钟朝SCP-3632下降。

01:56: 西琴一号开始在一类似棕色草坪的地面上着陆。根据之后对西琴一号起落架上残留物的分析,该“棕色草坪”实际上由绒羽构成,显然具有活性。

02:02: 西琴一号成功着陆。探测器周边可见一大型鹮形纪念碑,向外发出蓝色光。

02:04: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对……就是这里。John,哎,John,你能帮我们聚焦到屏幕上的那个位置吗?

02:05: 两个身高约6米,脸部类似人形的鸟类实体从纪念碑的位置走来。它们似乎在互相窃窃私语。

02:05: Dr. Bouche,你从一开始就加入了SCP-3632的研究计划中。所以这些实体是不是记录中的SCP-3632-1?我们能确认它们存在吗?

02:07: 我是说——呃——记录都很模糊,它,很难说它是……

02:08: 请发表你的意见,谢谢。

02:08: 噢,抱歉抱歉。这里是Dr. Bouche。然后……按我的专业观点来看,我不认为它们是SCP-3632-1。SCP-3632-1通常被描述为一头部类似鸟类的人形生物,能够飞行,除非它们能……杂交?

02:10: 两个实体在西琴一号前停下,面对镜头。片刻以后,它们开始发出类似清喉咙的声音。

02:13: 它们是想和我们交流吗?……Dr. Bouche,把这件事报告给指挥部。

02:16: 两个实体开始唱出和声,随后发展为旋律。Dr. Maglan露出笑容。

02:17: 你看到没有?它们在对我们唱歌。美丽啊,美丽的鸟儿。

02:19: 你知道吗?世界上有几百亿只鸟。每人差不多能对应50只鸟。现在连宇宙中都有鸟了,看到了吧,我们真的很渺小。

02:22: 两个实体的旋律发生转调。认知危害警告器开始鸣响。

02:23: 什么情况啊。Bouche,打开“爬夺(SCRAMBLE)”型过滤器。

02:25: Bouche没有反应。实体继续歌唱

02:26: Bouche?Bouche你怎么了?打开爬……

02:27: ……那爬……

02:30: 实体继续歌唱

02:32: 嘎。

02:33: Site-507发出警告,SCP-3662已激活,开始与实体的和声产生共振。所有半径20米内的人员均出现SCP-3662-1相关的症状。

02:35: 嘎嘎嘎。

02:38: 类似SCP-3662-1的症状开始在Site-507周边地区蔓延,少数人未受影响。在同一经度的Site-309开始广播与SCP-3632实体相一致的和声。

02:30: 嘎嘎 嘎 嘎 呱 呱 嘎呱——

02:34: Site-309激活站点内置核弹头。在所有大型人口聚集中心都截获到与Dr. Maglan症状相似的案例。约40%的基金会职员受其影响。已放弃对探测器的分析。


[记录结束]


好吧。

现在,你应该知道SCP-3632-1的确存在了。我们现在大多称呼它为“透特”——收容措施失效了,但真的能怪我们吗?

我们从历史记录中可以看到透特善于下圈套,而我们自投罗网了。SCP-3632,那些建筑、实体,都是他精心打造的诱饵,目的是将某种用作武器的想法传回地球。我们都中了他的圈套,因为我们平日里和那么多的灾难、世界末日的恐怖作斗争,而这只是个Safe级的异常,我们掉以轻心了。这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告诉“大家”道理,什么“大家”?幸存下来的都寥寥无几。

人类再无生存的机会。模因在几个小时内就遍布整个星球了。我们在月球Area-32还有一些人类同事,但他们的物资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最后,再也没有吞噬现实的饕餮,再也没有行走的肉柱,只剩下……一个越过了我们过滤器的傻逼模因,就在一瞬间,我们拼死保护的人 整个地球的人类都开始尖啸、啼叫、在地上啄食。之后,他们还发生了一些其他的变化,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化

如果你正在阅读——你由于某种奇迹幸存了下来——你可能也读过这个文档,试图找出发生了什么事吧。好的,我们依然活着,透特没有在意到我们。请赶来 Site-18。我们在那里,有一些鸟类,和一些不太像人的东西(它们的目标是让我们渡过灾难),而我们得出了一个计划。

我不能说它是一个好计划,但总归有一个好。

……

在一切毁灭世界的事物中,我还是不敢相信它是他妈的鸟类

——Dr. Frederick Hoygull,鸟类部门主管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6 Mar 2020 03:5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