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662 末日之钟
SafeSCP-3662 末日之钟Rate: 99
SCP-3662

本文件第105号修正案由以下部门制定:

基金会鸟类部门

根据Pluto(冥王星)协议

提示:因本文件与“BE”级“迁徙”意识终结情景的相关性,在Frederick Hoygull先生的指示下,查看本文件所需的安保权限已从3级/通用降至1级/通用。

device.png

SCP-3662 (于约1950年)

项目编号:SCP-366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662应被收容于一个标准Safe级收容柜内。如需重新安置,禁止任何人员此期间内与SCP-3662产生皮肤接触。目前SCP-3662-2应被每周更换,以免任何个体长时间暴露于人类认知圈1内。

描述:SCP-3662是一小型圆柱型装置,封存于一块玻璃罩内,下部连接着宽平的底座。该装置本质上是一中钟表器械,其作用机制至今未被成功逆向工程。

当一个对象与SCP-3662作皮肤接触,即成为SCP-3662-1。该个体将迅速疲乏,其脑部工作机能减缓,并在一分钟内终止所有神经活动。在完全脑死亡之后,SCP-3662开始发出喀哒声、嗡鸣且震动。SCP-3662-1的神经通路发生剧变,神经元再度恢复机能。这种剧烈的重构建令SCP-3662-1确信自身为SCP-3662的先前使用者。

相关研究提出SCP-3662利用神经映射与模因共振成像技术2于被储存的SCP-3662-1的信息中枢中建立模因机制,并于此过程摧毁该个体的神经映射,并往SCP-3662-1的身体中注射入一种最新建立的非自我模因构造(后文称为SCP-3662-2)。

对SCP-3662的分析显示SCP-3662-2中储存的并非电子或物理信息,而是一种理论上的模因混合体,仅与SCP-3662在其内单维度的一点相联系。以此方式压缩的信息是无损的。但对于其他人类认知圈中的模因交互对象,该模因混合体或可能影响到该机体原有的信息储存水平。因在此状况下人类大脑极度脆弱3,即使只有短时间的影响也可能对恢复中的个体产生严重的损伤。当对象发现自身处于SCP-3662内,孤立的心理效应也可能对该个体产生复合伤害。

附录A:

采访抄本


采访者:█████博士

受访者:Laura Guerrero(占据D-90832的身体)

前言:Guerrero小姐是一名在SCP-3662内度过十年以上的住民,她的精神水平已经严重退化。她能够理解语言,并以一定格式书写。但是,任何人格痕迹以及进食、睡眠、阅读、发音与对右臂外的身体任何部分的移动能力都因长期暴露于异常模因而已丧失。

<开始记录>

█████你好,Laura。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Guerrero:[书写着]:“亲爱的日记4,[换行]你好!嗯,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真棒。你介意我问些问题吗?

Guerrero小姐用钢笔在纸上划着圈。

█████我当作你答应了。你为什么在这东西里?

Guerrero:“日记。我有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说的‘东西’是指什么呢?是那块表,那悲伤的男人按在我的前额上的那块表吗?”

█████对,就是它。告诉我那个悲伤的男人的事吧。

Guerrero:“我知道那个悲伤的男人,我总看见他在小镇周围转来转去。他的双眼总是无精打采而悲伤、泫然欲泣。除非必要,他绝不和人们说话。爸爸告诉我,他的女儿病得特别重、特别重,也许再也好不起来了。”

█████那个人做了什么?

Guerrero:“我记得有一天他竟正在哭泣。他说我让他想起了他的女儿,我和他的女儿一定能处得很好。然后,他将一块表压在了我的额头上。”

█████然后呢?

Guerrero:“我非常疲惫。但一旦我要睡着,就会再次清醒过来。我能感觉到的第一件事是我正在被冲走。就像我的肌肤被扯开,碎成小片都飞入风中。”

█████那里面怎么样?我指在这块钟里面?

Guerrero:[稍有犹豫]“我在这里好孤独。这里没有任何其他人,这里特别黑暗。你总觉得在失去自己的一部分。日记,那是彻彻底底的另一个世界。这里永远黑暗,但是这里有小小的……水母人。他们都会发着光、点缀着周围环境——除非你靠得太近。而那时他们便会试图拿走你身体的一些部分,比如一条胳膊或一条腿。[用右臂指向其他肢干处]我接近了他们好几次。”

Guerrero:“我总在四处奔跑,寻找一条出路或一个可以帮忙的大人。最终我放弃了。这里没有大人,也没有出去的路。我[停顿]坐下,直到那些水母出现我都在哭泣。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Guerrero:“有时候,我会看向天空。一只海星、一头大鸟还有一头怪兽在那上边。我记得过去和爸爸从棚中把望远镜取出,登上那座小山去看 5星。[犹豫]我之后还能再见到爸爸吗?”

█████[低声,对其同事]我们要告诉她吗?[停顿]嗯,就是那样,对他们来说,Laura只是失踪了几周?我们不能安排一次——[停顿]好的,好的。

█████噢,Laura?你的家人过得很好。他们……他们现在没法来看你。我们正努力地寻找能让他们来看你的方法。

Guerrero:“我想见他们。”

█████Laura,我们明白。

<记录结束>

附录B:一份详述了Guerrero的失踪的剪报


1964年三月一日


小镇英雄救出被诱拐女孩



Light先生,我们小镇的电工与修理匠,最近被冠为██████████的当地英雄!在Laura安全返家的那天时间过于仓促,我们没来及向他表示我们的谢意。

Laura Guerrero,七岁,(如图)最近遭遇了绑架。在那灾难的二月九日,不消说,Guerrero家族过了很久才意识到Laura没从学校回家,他们非常惊吓。但他们没有收到赎金通知,即使在警方的调查下,也没找到任何关于Guerrero的线索。

那天Laura如常被送去学校,她如常出现在签到处。但当回家的铃声响起后,她却没有回家。Laura说她对这些事完全没有记忆。关于这场磨难,她唯一能清楚记得的是她是被Light先生找到、从抓住她的人手中救出的。心理学家认为她压抑了这些记忆,很难说她究竟经历了多么恐怖的事情。Guerrero家同时注意到Luara表现得比之前更为温顺、胆小,心理学家认为这是她经受压力产生的症状。希望在一段时间后,Laura能够恢复她的生气、热爱玩耍的天性。

在小Laura失踪的两周后,Guerrero家族本已放弃了希望。我们可以想象在这段烦恼的时间里,他们的绝望与悲痛。

那天Light先生突然出现在了Guerrero家,怀中抱着纤弱的小Laura。他表示那天晚上听到了压低的嗓音和被捂住的呼救声,便抓起他的来福枪去看看。在那里,他看见一伙混蛋的绑架者,就采取了行动:他从容不迫地向他们准确射击,犯人们逃跑了,留下了Laura。

但是,神在赐予奇迹的同时也进行了剥夺。一个孩子的生命似乎要以另一个孩子的血来换回:Light先生自己的女儿Emily——最近死去了。Guerrero家庭已经为Light先生付了葬礼的全部费用。小镇已经发起了一次募捐以表现我们的感谢与悼念。我们,来自█████ ████████ ██████的作者们,已经捐赠了100美元,并鼓励你们也能做出这样的贡献。

Emily自出生来便重病缠身,那是种叫作血友病的先天疾病。这些患者的生命比常人更短——孩子们卧病不起,大人们得小心照顾自己。造化弄人,勇敢的Light先生不得不承受这样的悲痛。如果Emily的身体能如普通孩童,她就能活到现在了。我相信她正在天堂对着这小镇微笑。

幸运的是,Light先生的生活正在好转——他生活中的一切。Laura经常拜访她的英雄,Light先生也待Laura如同父辈。当两人的生活不可能恢复如常时,我们只能深切祝愿他们。这一切来自于Light先生与Guerrero家族超脱义务之外,勇敢且善良的行为。

small.jpg

newspaper.png

« SCP-3095 | SCP-3662 | SCP-3296 »

页面版本: 6, 最后编辑于: 21 Nov 2018 23:4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