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946 正常情况
EuclidSCP-3946 正常情况Rate: 8
SCP-3946
3946FirstSight

从当地猎人的电话里第一次看到SCP-3946

项目编号: SCP-3946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3946的特性,无法制定合适的迁移方案。基金会已在紧挨SCP-3946的道路旁建造了一栋小型房屋,在一些情况下,基金会人员充当居民伪装成项目所有者。由于项目体积过大,其整体真实容貌无法被完全遮挡,居民必须告诉感兴趣者该项目为一处人工鱼养殖地1以阻止其查看企图。

描述: SCP-3946是在198█生产的一种轻型民用飞机2。SCP-3946受困在佐治亚州沃克县█████████的一个湖中。项目内部有三个均为约35岁的成年男性。据报道,这三个人在10年间没有食物,水和新鲜空气,且除基金会外没有与外界有任何联系,但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试图移动和拆解SCP-3946被证实无效,它与水分的反应会使其完全凝固,机体不可拆解的原因未知。仅有的处理方案是在项目周围建造半永久性房屋来阻止平民。

SCP-3946被一个猎人在198█年发现,该猎人随后打电话通知了当地执法部门,告知目标在离道路仅███米(████英尺)的湖中发现。一名执法部门内的基金会人员借此领导了调查并在猎人电话的一个小时后通知了基金会。采取A级记忆消除以掩盖SCP-3946的存在,后来又被用于处理来此地生活居住的新居民。

补充: 200█年起,因优先级较低仅进行了初步收容的SCP-3946开始向外发射强烈无线电信号。现场首席研究员Oliver Gordon迅速作出反应控制了SCP-3946,停止了其对外界的通讯。

被采访者: SCP-3946-1

采访者:研究员 Oliver Gordon

笔记:本次采访以甚低频电台进行沟通以杜绝一切无关人士收听。

[日志开始]

研究员 Gordon:呼叫SCP-3946的人员,听到请回复。

SCP-3946-1("Dale"):我是飞行员,我们清楚的听的到你响亮的声音。我们至今为止已经试图与外界联系好几年了。

研究员 Gordon:很好,我们很乐意为你效劳,你能告诉我关于你和这个…/漂亮/的船的事吗?

SCP-3946-1: 好的,我是Dale, 我的朋友是Stevie和Hank。至于这个飞机,我在它首次发售3的不久后就卖了一架,并在买后一个月进行了首航。因为我们降落的时候天气非常晴朗,所以我想们一定是遇到了恶劣的风或其他的东西。我们被嵌进了这该死的湖里,不会下沉,门也不能打开,而且我们目前没有死于任何自然原因。这足以让我认为她想让我们在这呆很长时间。

研究员 Gordon:她?你是说飞机?

SCP-3946-1:当然,肯定是她的束缚。听着,我们真的高兴你能来这。我们目前已经与外界联络了10年。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在开玩笑,那真的今人恼怒。

研究员 Gordon:好的,我们很高兴与你作伴。但不会是我一个人,当我们确定了最佳时间时,会有其他人与你接触。

[日志结束]

结束语:研究员Gordon通话后马上联系了他的所属站点并决定在湖周围建立收容区。研究员Gordon作为"所有者"居住在此地,其余自愿参与的研究员居住在该收容区的周围。一个武装特遣队在事情需要时加以保护。

被采访者: SCP-3946-2

采访者: 研究员 Oliver Gordon

笔记:采访方式与SCP-3946-1的采访方式相同。

[日志开始]

研究员 Gordon:呼叫SCP-3946的全体人员,听到请回复。

SCP-3946-2 ("Stevie"): [大笑]是的,先生,我听的到,我没有听到过除了飞行手册外的任何声音,但现在的确听到了你的声音。我也听到了你和Dale的交谈,我是Stevie,很高兴见到你。

研究员 Gordon:谢谢,Stevie,你能告诉我飞机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无论何事。

SCP-3946-2:好的,除了Dale告诉你的你的之外,我也不知道太多。我想我们一定是撞在了恶劣的气流上,并且正好落入了这个湖中。我们都认为我们死定了,但来到这才发现,女孩(飞机)侧着扎进了湖里。

研究员 Gordon:扎?能详细一些吗?

SCP-3946-2: [以一种夸张、沮丧的语气。]我正要说呢,你就提到了。它不下沉,不移动,我们全力去踩踏板,螺旋桨只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如同动画片里的那种夸张的飞机飞行的声音],就像我们还在空中,但却一动不动。

研究员 Gordon:谢谢,Stevie。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随后会有人提供给你"90年代"的信息,你们看起来都对被困在此地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感兴趣。

[日志结束]

结束语:居住在SCP-3946周围的研究员们承担起给困在SCP-3946内的人给予他们被困10年里不知晓的大量法律,文化,政治和科学新闻信息。

被采访者: SCP-3946-3

采访者:研究员 Eleanor Joseph

笔记:采访方式与SCP-3946-1的采访方式相同。研究员Joseph接替研究Gordon进行采访。

[日志开始]

SCP-3946-3 ("Hank"):所以说,按照你所告诉我的,苏联解体了?哈,我以为他们会永远与美国对抗。

研究员 Joseph:是的,先生,距离你的首航已经过去10年了。

SCP-3946-3 ("Hank"):天呐,这可真令人惊讶,那么古巴还在吗?

研究员 Joseph:是的,先生,古巴依然独立于联邦,但是在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死亡之后,它的经济和政治情况已经出现了不稳定趋势。

SCP-3946-3 ("Hank"):这老混蛋怎么死的,然后呢?你是说它依然独立于我们?是我们暗杀了他吗?

研究员 Joseph:不,先生,卡斯特罗死的相对平静,美国没有参与。

SCP-3946-3 ("Hank"):好吧,权当这是好事。说起共产主义,中国怎么样?

研究员 Joseph:先生, 单纯名义上的共产主义来说。有在中国获得财富的亿万富翁,如果这能告诉你什么的话。

SCP-3946-3 ("Hank"):这不是吗。谢谢你的历史课。可惜我错过了这些事情。

研究员 Joseph:我很荣幸,先生,还有什么我可以告诉你的事吗?

SCP-3946-3 ("Hank"):既然你提到了,那么自从我们落在这以后,音乐变得怎么样了?

研究员 Joseph:你很幸运,先生,我自愿做这个工作,这将耗费一整晚。

[日志结束]

结束语:谈话会持续几个小时。当SCP-3946-1专心的听时,研究员Joseph提供了她喜欢的几种不同类型的音乐。前两次的采访人研究员Oliver Gordon被Joseph说服,允许当他在基金会提供的房屋中休息时,Joseph主持谈话。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9 Mar 2018 13:1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