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14 自私不再
SafeSCP-414 自私不再Rate: 13
SCP-414
SierraLeone016.jpg

SCP-414-1个体,摄于1935年

项目编号:SCP-41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14当前未被收容;收容重点集中在缓和媒体关注、并为被SCP-414针对的人群提供社会工作项目。受SCP-414影响的人员一经发现必须接受B级记忆删除,并接受观察。进入SCP-414-2最终阶段的人员将被基金会社会工作前台公司联系;处于最终阶段的人员将接受3周一次的谈话疗法,并在可行时有受训动物陪伴。

监控所有可能的SCP-414目标超出基金会资源能力,须筛查社会工作组织和心理健康中心的记录以确认SCP-414现象。任何关于SCP-414现象的媒体报道须被移除后提供掩盖故事;可用掩盖故事列表列于文件414-B。

治愈SCP-414-2被视作排在成功且安全收容之后的最高优先度事项。- Alice Ogawa博士,SCP-414首席研究员

描述:SCP-414是针对缺乏社交人类的一种现象,其影响归结为不同的2种-SCP-414-1与SCP-414-2。缺乏社交可以从轻度内向到完全隔绝社会不等。SCP-414主要影响NEET1人口,无地区性偏向。SCP-414开始时,一个戴着圆形面具的人形个体SCP-414-1将出现在目标人类面前。SCP-414-1一般自称为当地社会工作组织的雇员。

SCP-414-1全部是高个的人形个体,佩戴圆形面具,衣物遮蔽了全部身体。SCP-414-1仅在试图联系目标时出现,在联系成功进行后消失。SCP-414-1被确信有一单独的集体意识,具有智能、感知和智力。

SCP-414-2是一种慢性发展的状态恶化,由目标对象与SCP-414-1的成功互动导致。成功互动指SCP-414-1与目标对象有面对面交谈2或与目标进行了接触。

出现SCP-414-2的对象会在2-276天内经历4个阶段的发展,第五阶段确信将永久持续。年龄大于30岁的人员,或是通过物理接触受到SCP-414-2者,其阶段发展速度会加快。

  • 阶段一: 对象感到越发孤独。不包含面对面互动的应对机制回到导致此种感觉增强。对象在部参与社会活动时会感到愉悦感缺失。阶段一会在对象与其他人进行互动以缓和孤独时恶化。
  • 阶段二: 对象在参与不涉及本人与他人互动的活动时完全感受不到愉悦。对象开始难以回想起自己生命中、与自我感知关系重大的事件,但仍能察觉、记忆起有这些事件的发生。阶段二会在对象与其他人类每7日至少接触一次后恶化。
  • 阶段三: 对象无法获得满足感,除非与他人每5日互动一次。它们无法回想起任何愉快的社交活动,或是其在13岁前的任何生活经历。对象仍能察觉到此种障碍。它们的自我感知会减弱。阶段三会在对象每7日参与一次社交事件后恶化。
  • 阶段四: 除非每45小时与他人进行互动,对象无法获得满足感。它们无法回想起有过任何超过2年的重要关系,也能察觉到此种障碍。自我感知减弱到仅有姓名、性别、年龄和当前情绪状态。对象一般会在获取满足感上变得高度积极,参与到一定范围的社交活动(如志愿活动和聚会主持)中。当前尚未知晓阶段四会在何种情形下恶化。
  • 阶段五: 当前认为这是最终阶段。对象开始出现幻觉,若当前不处于社交活动中就会感到生理空虚或空洞,致使其若与他人脱离紧密接触超过15分钟就会陷入沮丧。它们无法回想起任何重要关系,但能察觉到此种障碍。至少有███人被确认发展到阶段五。

获取已确认SCP-414-2案例列表和额外描述,请参见文件414-2-A。

除应对机制外没有治愈或处置可用。SCP-414-2在5年内死亡率为46.78%。10年死亡率为67.84%。年龄大于40岁的对象死亡率显著偏高,5年死亡率达87.23% 而10年死亡率达93.85%。所有死亡都因自杀所致。

09/12/2014事故414-A: 于06:02时任首席SCP-414研究科学家Eliza Chuang博士遭到3名SCP-414-1接触。Dr. Chuang进行了成功交谈,抄录如下。在事故414-A后,Dr. Chuang被其首要助手Alice Ogawa博士接替。

虽然进行了持续社交互动和动物陪伴,Dr. Chuang仍在09/03/2015(进入SCP-414-2阶段5的965天后)自杀身亡。

[开始记录]

[06:02] 3名SCP-414-1个体出现在Dr. Chuang的办公室门口。Dr. Chuang被看到在办公室内走动。Dr. Chuang在看到SCP-414-1后停下。

[6:03] SCP-414-1以1米每秒的速度向Dr. Chuang靠拢。一个SCP-414-1握住了Dr. Chuang的手腕并试图离开。Dr. Chuang开始挣扎并呼喊求助。

[6:04] 安保抵达。Dr. Chuang被看到挥舞着未被握住的手臂,喊道“不要过来!不要说话!站在那拜托!”安保拿出武器瞄准SCP-414-1,但没有开火。Dr. Chuang转身朝向SCP-414-1。

[6:06] Dr. Chuang冷静地:“如果你们不介意,能问几个问题吗?为何你们要这样做?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6:08] SCP-414-1齐声回应:“他们的作用,太少,他们在必须成为奠基时停住了,年轻人太多如此。我会帮助你们所有人。

[6:10] Dr. Chuang:“就算他们会自杀?就算他们忘掉自己是谁?这怎么算帮助-你们的逻辑是什么?

[6:12] SCP-414-1齐声:“这对社会有长期效益,死亡后把资源留给他人,他们对他人有用。为你的社会忘掉你自己。当自我成型你不可保持任性自为。自私,我会治愈它,切除这肿瘤。我治愈社会,让迷失者找到意义。我帮助。

[6:14] Dr. Chuang激动地说:“但社会需要这样!他们需要个人!自私可以被控制促成成功!

[6:15] SCP-414-1齐声回应:“你病得不轻。也许在你的人群中你是良善,但我知道有更良善的人。我原以为,你,既然为大众之善工作,将会站到我这一边。但这也无妨。我会照看你。当我完成你会感觉更好。

[6:16] Dr. Chuang:“你为何来找我?你是谁?你从哪来是怎么做到的?” Dr. Chuang被看到试图挣脱。

[6:15] SCP-414-1齐声:“你想阻止我们。但你要阻止的是帮助。你确认,收容,保护。我即社会,群体,进程-是人类的牧人。你是患病的迷失羔羊,但很快就不是了。

[6:17] Dr. Chuang试图说话,但一名SCP-414-1个体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捂住了他的嘴。个体抚摸着 Dr. Chuang的头,把它的面具推到一边,随之而来是亲吻声。

[6:18] SCP-414-1群体发出闪光,摄像中断 0.3秒。视频恢复后SCP-414-1个体全部消失。Dr. Chuang跪在地上,头埋在手里。

[记录结束]

受访者:Eliza Chuang博士

采访人:Alice Ogawa博士

前言:采访在确认Dr. Chuang进入SCP-414-2第五阶段的35天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Ogawa: 早上好Dr. Chuang。你感觉如何?

Dr. Chuang: (兴奋地) 早上好!你的脸是如此..啊无所谓!你来了,看见你太好了!

Dr. Ogawa: 能解释下你想对我的脸说什么吗?

Dr. Chuang: (冷静下来) 呃,只是,只是很…我曾经认识…一张脸。我曾经在意…某人。一位助手,我有个助手。但我想不起来了。

Dr. Ogawa: 明白了。你记得自己曾经记得是什么感觉?

Dr. Chuang: 是种不愉快的情绪,肯定的。我记得我曾经知道、感受很多。我曾经有过去,但都完了。我以前…有个计划。但现在都完了。全完了。但对我也足够。你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和我说说你自己。

Dr. Ogawa: 我的研究对我很重要。曾是我导师的毕生工作,现在是我的了。这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

Dr. Chuang: 很好,你有些可信仰的。这有必要-人总是要信仰些什么,全身心的,人类就是这么进步的。个人追求他们所信仰的。你的导师现在在哪?

Dr. Ogawa: (小声地) 不在我身边了,我如此理解。

Dr. Chuang: 真是不幸…我很抱歉。能帮你吗?也许当你的助手?或者在实验室陪你。你知道的,他可以安静又孤独。

Dr. Ogawa: (开始起身) 谢谢你的提议,我觉得这就够了。

Dr. Chuang: 等等!求你,等下。能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Dr. Ogawa: (离开,小声地) Alice。就是Alice。

Dr. Chuang: 很高兴认识你,Alice。我肯定这研究对你压力很大。我肯定你的导师要为你骄傲以及,我想,助手都会想要,继承导师?

Dr. Ogawa: (悄声) 比不上我想要他回来… (大声) 谢谢你的好言。再见。

Dr. Chuang: 再见! (微笑,挥手) 头抬高,这样更好。要有信心。

[记录结束]

结语: Dr. Ogawa不再对Dr. Chuang进行例行采访。

page revision: 1, 最后编辑于: 21 May 2016 05:0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