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34 A Meeting with Myself
EuclidSCP-434 A Meeting with MyselfRate: 129
SCP-434 - A Meeting with Myself
rating: 0
6462300420130518001943067.png
被放在█████ ███████家中的SCP-434。

项目编号:SCP-43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34在不使用时必须被存储在一个有安全保障的储存柜中。有暴力心理问题史者或人形SCP不能使用SCP-434。所有使用或分配SCP-434的个人都必须被缴械。在使用SCP-434时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安全团队在一旁待命,且须由专业心理人员在一个被隔离开的区域进行观测和引导。

描述:SCP-434是一张古董会议桌。在它附近至少须放置八个椅子,否则SCP-434无法正常工作。当一个人在SCP-434边坐下时,其他七个椅子中会出现他身体的复制品。代号为SCP-434-1到SCP-434-7的这些分身具备所有原个体的记忆和知识,但似乎只拥有其性格中的一个断片。SCP-434-1到7都知道他们自身的存在是临时的,且很少对此表现消极。当被质疑到这个问题时,他们会指出他们是原个体的一部分且将存在于他的一生之中。在原个体离开桌子之后这些分身会保留一整天,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这些分身十分擅长互相攻击和攻击其他人员,在极少数情况下,尤其是当原主体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时,他们会自我攻击。因这种攻击而受的伤害没有持续效果,某一分身的死亡会导致主体的性格产生显著变化,变化的内容表现为缺少分身所表达出来的那一方面。SCP-434-1到7的特征如下:

*SCP-434-1不能容忍批评,也不能接受主体曾经犯错的事实。SCP-434-1总是会忽略于己不利的证据。对话的时候总是将重点放在主体积极的一面。失去*SCP-434-1将导致自信心和自尊心的严重缺失。
*SCP-434-2总是为了主体自身的利益而行动和提出建议,而不管他人的需求或福祉。失去SCP-434-2会造成在决策过程中主体始终不考虑到自身的需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最终往往是致命的。
*SCP-434-3很少说话,且说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站在主体的角度上提出“别做某事”的忠告。失去SCP-434-3会造成主体在没有药物帮助和并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无法入睡,也无法作任何形式的休息。
*SCP-434-4往往会关注主体的某位熟人所拥有的一个特定的物件或是品质,并建议主体去夺取之。SCP-434-4亦会对并非主体的每个人都态度恶劣。失去*SCP-434-4会导致主体失去识别属于自己的物件的能力,如此维持较长的一段时间后其自我意识则将会逐渐被蚕食。
*SCP-434-5将建议主体无视实际情况和其他的条件去满足他们的突发奇想和欲望。失去SCP-434-5的结果是主体不再能在任何形式的活动中感受到乐趣,也会造成相关的生理性损伤。
*SCP-434-6将建议进行主动或是被动的进犯,来克服一切主体所遭受的困难。SCP-434-6是最有可能实施暴力行为的。失去SCP-434-6会造成主体变得几乎完全被动,且会尽力避免任何形式的冲突。除非情势所需,缺乏SCP-434-6的主体将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暴力行为。
*SCP-434-7会建议主体着眼长期利益,而罔顾别人的需要。SCP-434-7的丧失将导致主体的长期规划和决策能力的严重削弱。

基金会首次注意到SCP-434的存在是由于一位圣█████组织的成员,此组织与许多SCP有着长期而广泛的接触。SCP-434被存储在梵蒂冈的一个墓穴中,然而,当一个基金会回收队被派去回收SCP-434时墓穴却是空的。对墓穴的法医鉴定显示其中有近期留下的枪火和流血的痕迹。

19██年基金会知悉了MCD拥有的███████屋的一次闯入事件。基金会根据警方的报告在MCD回收SCP-434之前锁定了SCP-434的位置。

SCP-434的木碳测年表明,它有大约3000年的历史。基金会的研究人员目前认为,SCP-434是用取自更古老的SCP的材料制造的。

SCP-434已经被证明在人才评价和不规范的审讯中是一个有用的工具。SCP-434用于改变令人头疼的目标的效用正处于待批准阶段。所有的测试都被记录在实验日志434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