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864 孤独的说谎者
EuclidSCP-1864 孤独的说谎者Rate: 121
SCP-1864
deep.jpg

SCP-1864-Alpha。

项目编号:SCP-186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64当前收容在SCP-1846-Alpha。在其内和周围的基金会船只在新月期间应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中监控平民船只的活动,并在其进入SCP-1864-Alpha周围5公里内时让其掉头。

在SCP-1864-Alpha上建立了Observiational Site-1865(观测站点1864),以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之间在岛上供人员驻扎。

对SCP-1864-Alpha和SCP-1864的探索应只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的黄昏和凌晨之间进行。若发生SCP-1864-3个体出现的情况,批准使用必要力量以遣散个体。

描述:SCP-1864是一个岛屿,位于哈得逊湾内东南海岸越80公里处,其当前位置和整个SCP-1864现象已经被收容。回收的信息指出SCP-1864-Alpha上的建筑最初被设计用作一个小型殖民地,不过进一步证据指出其已经被废弃超过75年。

SCP-1864-Alpha本身就是异常,其只有在新月时才可以到达。在其他时候的日间或夜间接近是不可能的;尽管似乎在接近SCP-1864-Alpha,船只会发现其并没有靠近岛屿。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之间的时间,驻扎在Site-1864上的人员将无法用任何方式离开岛屿;尽管进行了各种努力,所有试图离开SCP-1864-Alpha会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岛上。

SCP-1864是一个空间异常,位于SCP-1864-Alpha中央一座废弃建筑内。该建筑似乎曾经用作岛上的医院,尽管其主厅内有大量之前未知的武器和科技使得这个理论仍有疑问。用德文写的铭文被刻在主入口的一侧:

跟随孤独的说谎者的道路
深入他那腐烂的沉沦之路
眼睛被他自己邪恶的毛发缝起
锁在寂静带病的坑洞内

SCP-1864可以通过收容有异常的建筑的大厅的主大门的双重门进入。SCP-1864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其建造风格与1864-Alpha一致,并环绕了一片约有15平方公里的区域,明显大于其所坐落的岛屿的总面积。对SCP-1864的初次探索得到了数组额外刻在迷宫墙上的铭文的帮助,大部分都收录在文件1864-1。在迷宫的中心是一个大水池,直径为65米。SCP-1864-1位于池侧。

labyrinth.jpg

SCP-1864迷宫的内部

SCP-1864-1是一个2级类人个体,站立高度4.3米。SCP-1864-1拥有一个连接到其下地面的细长躯干,一根单一的,伸长的类似手臂的附器连接到其背面中部,一个类似人类的面孔(除了其脸部侧面和正面多出的4只眼睛),其整体外观似乎很憔悴。

SCP-1864-1一般来说没有敌意,并能说德语,尽管其并不会特意回答问话。SCP-1864-1只愿意详细描述SCP-1864-2和SCP-1864-3个体的当前性质。此外,SCP-1864-1似乎穿着长长的白色外套,似乎是专为缺少人类肢体的它专门制作的。至今唯一和SCP-1864-1进行的全方位调查收录在附录1864-2。

在池子的底部,其深度为120米,是一个圆形的铁格栅,直径约为91厘米。池子的水,以及其他形式的物质,似乎无法穿过该格栅。由于池子的深度,以及SCP-1864内部缺少光线,需要强力光源才能看到池子底部。试图移除格栅的试图没有成功,并通常受到SCP-1864-1的阻挠。格栅之下区域内的热成像图像辨认出一个单一人形个体,约130厘米高,蜷缩在一个小型立方形房间的角落里。当前认为该个体,称之为SCP-1864-2,是[数据删除](参阅附录-3以获得SCP-1864-2的详细起源信息。

定期的,一些有敌意的4级非人形个体,称之为SCP-1864-3,将会出现在SCP-1864内外,并试图到达中央水池。此类个体的移动是无规则的,无法被电子或录音监控设备捕捉,并似乎有能力改造任何感知到它们的个体的记忆。因此,对SCP-1864-3的描述(在目击者之间)各不相同。至今,这些个体试图到达格栅的试图都没有成功,通常是因为SCP-1864-1对于这些个体的敌意。通过与SCP-1864-1的讨论,似乎这些个体正试图找到SCP-1864-2,并会导致[数据删除](SCP-1864-2的详情参阅附录2。


有关SCP-1864的额外信息

附录1:初次探索记录

下列通信记录收集于对SCP-1864异常的初次发现和探索中,并在途中确定了SCP-1864的性质。探索由MTF Delta-9“Rock Chalkers”的一个三人小组进行,代号如下:

Δ9-TL:特工████,小组领队
Δ9-A:特工█████████
Δ9-B:特工██████

[记录开始]

Δ9-TL:好的,打开通信。所有人都打开了?*沉默*好的。我们现在进入异常。校对时间……1730时。

MTF-Δ9小组进入SCP-1864。视觉或录音信号没有干扰。

Δ9-TL:看上去像一个石头大厅,地上有什么……很滑,小心。还很黑。打开灯,各位。

Δ9-B:是。

Δ9-TL:*沉默*好多了。检查这个房间,然后我们移动到那里的出口。*检查房间时延长的沉默*有人发现什么没?

Δ9-A:不,什么都没。墙上有些划痕,也许是工具痕迹?

Δ9-TL:知道了。*沉默*好的,可以了。我们进入这个走廊吧。

MTF-Δ9进入第一个迷宫走廊。由于小组在评估迷宫的性质,初期进展缓慢,为了简短移除了初期记录。

Δ9-TL:这里又有一个转弯。等等,这是什么?

Δ9-A:上面有字。某种文本?我认为这是德文。

Δ9-B:我看到了。*沉默*好的,我认为它指向中央。提到一个洞,和一种病,和一个叫Pan Hun的人。“治愈者的眼睛把血肉变为污秽。”真是杂乱。我会把这个拍下来。

Δ9-TL:你觉得这些指向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

Δ9-B:*笑声*我确定它会带我们到某个地方。

为了简短移除无关记录。

Δ9-B:这里有更多字,把摄像机递给我。

Δ9-TL:这是什么?

Δ9-B:只有“疾病”这个词不断在重复。等等,不,这里也提到了Pan Hun。“……把恶魔放入井中,Pun Hun在哭泣不过他们把它在他头上关闭而且-”

Δ9-A:我擦,墙角那里有东西。

小组在去到前面的墙角检查时保持沉默。电子图像上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Δ9-TL:*//

悄声//*好的,那里还有条路。保持安静。

小组进入另一条走廊。没有提到之前的干扰。

Δ9-B:*一段时间后*所以那是……?

Δ9-TL:恩。我们继续走。

小组安静的前进了一会,偶尔在墙角停下。Δ9-B走在最前,偶尔扫视他的日志。

Δ9-TL:██████,那里还有更多。墙上也刻了什么。

Δ9-B:*停顿*Pan Hun是个好孩子,Pan Hun说他只想服务于Kaiser,Pan Hun病了,不过不像他看我们的病那样……更多的提到Pan Hun。你知道,我不知道这是最初就刻上去的,还是有人之后一个人刻的,因为有太多凿缝了。

Δ9-TL:我也在想同样的事情。这里,在角落没了。很多日志,我无法阅读它们。

Δ9-B:这是科学日志。*沉默*Gregory Groswald博士。正在翻译,也多次提到了Pan Hun。总之值得继续下去。

Δ9-TL:恩,继续。我们走— *沉默*█████████。

Δ9-TL和Δ9-B都转向Δ9-A,他站在他们前面的过道没有动弹。Δ9-TL慢慢拿出了他的手枪。

Δ9-TL:█████████,慢慢走回来。盯住它。██████,你-

Δ9-B:我知道。

所有小组成员都紧盯过道,电子图像上空空如也。除了小组成员的声音也没探测到其他声音。

Δ9-A:我……它走了?你看见没?

Δ9-TL:是的,我们别在这里呆太久。墙上还有其他指向么,█████████?

Δ9-B:是的,我正在记下它们。

为了简短移除无关记录。

Δ9-B:你们听见没?

小组成员停下倾听。可以听见一个独特的人声,虽然十分遥远。

Δ9-A:它在唱歌?是的,确实是在唱歌。

Δ9-TL:也许要去到出口了。准备好你们的武器,各位。

听见武器上膛的声音。小组安静的前进了一会。唱歌声越来越响。

Δ9-B:那里有光。是出口?

小组走向墙上的开口。Δ9-TL走在最前。

Δ9-TL:我了个擦,什么—

SCP-1864-1:[翻译]晚上好,旅者们。

[记录结束]


附录2:SCP-1864-1的全面采访

下列调查是在基金会人员设立了直达迷宫中心的道路,并架设了一条直连SCP-1864-1的线路后进行的。调查是为了确定SCP-1864的起源。一个翻译被指派以促进SCP-1864-1和基金会调查者之间的交流。

采访者:特工Arnel Tolan

被受访者:SCP-1864-1

翻译:特工Trevor Wilson


[记录开始]

Tolan:好的,我认为我们真的要开始了。为了我们的记录,你可以说出你的名字么?

SCP-1864-1:我是Heinrich Boff博士。

Tolan:Boff博士,你被我们的组织编级为一个异常个体,并被称之为SCP-1864-1,在我们的调查中你将被如此称呼。你明白?

SCP-1864-1:是的。

Tolan:谢谢。你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SCP-1864-1:*沉默*我觉得这很难回答。很显然,这是一个在其他时空角落里的一个迷宫。不过我认为你对这个不感兴趣。

Tolan:这个异常的起源是什么?

SCP-1864-1:还是很难说。简单的说是我们的发现,一个小型殖民地发现了某种奇怪的东西,不是在石头里,而是在他们自己的后院里。

Tolan:之后的设施的用途是什么?

SCP-1864-1:*沉默*

Tolan:SCP-1864-1?

SCP-1864-1:那些年有许多奇怪的东西,特工。一个奇怪的时代。世界正在改变,而Kaiser(德语皇帝的意思)害怕我们改变的不够快。

Tolan:所以,一个军事设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SCP-1864-1:不,我们从不是军人,特工。我们一直是科学家。我们献身于神与化学。这个异常在我们到达时是主要目标,是的,不过这之后的发展让它成了次要目标。

Tolan:……是什么?

SCP-1864-1:啊……*伸长脖子*孤独的说谎者。小Pan Hun。

Tolan:谁是Pan Hun?他死了?1

SCP-1864-1:死了?不,特工,Pan Hun没死。Pan Hun对我们撒谎,告诉我们故事,让我们相信假话。这个该死的小Pan Hun,他-*声音渐低*

Tolan:怎么了?

SCP-1864-1:殖民地的一条渔船,他们发现了网上的小Pan Hun,把他从海中拉出。苍白的小男孩,不过长于创作。那些被他看见的人再也不会生病。那些生病的人被他看见将会痊愈。特工,毒物,这个国家的敌人正在毁灭我们,消耗我们。我们看见了救赎。

Tolan:那设施,还有你自己发生了什么?

SCP-1864-1:小Pan Hun告诉我们他被神所派来,永恒和平的使者,来终结瘟疫。别弄错,特工。从来没缺少怀疑者,包括我自己。不过证据是……令人吃惊的。

Tolan:那不能解释设施和你发生了什么。

SCP-1864-1:*开始用唱歌来回答*小Pan Hun,孤独的说谎者。我们在他对我们说谎时把他放入盒子中,把盒子丢入坑中。无法从坑中碰触我们,Pun Hun,你疾病的眼睛在被缝上后无法看见我们。

Tolan:我不明白,SCP-1864-1,我—

SCP-1864-1:水让Pan Hun保持安静,让他孤立。Pan Hun一夜醒来就……不一样了。之后空气有了改变。他们的其他人……他们很愤怒。比我更愤怒。

Tolan:你意思是SCP-1864-3个体是—

SCP-1864-1:我的朋友,我的家庭,一切。Pan Hun没对我做什么。我仍旧是个人,尽管是个失落之人。其他的,你甚至无法说。我把他放入盒子里,缝上他那疾病的小眼睛,锁上盒子。我仍旧可以听见惨叫,就像……*声音渐低*

Tolan:那SCP-1864-3是什么?

SCP-1864-1:他们只想把Pan Hun和他们一起拉入黑暗之中,特工。我不能让他们打开格栅。他们不记得头上的世界了,不过我记得。他们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失败。Pan Hun会毁掉他们,就像他毁掉我们。

Tolan:所以,Pan Hun,到底是什么?

沉默了30秒。在此期间,SCP-1864-1把它的附器深入池中,不断伸展直到消失。SCP-1864-1被观察到看着水中。

SCP-1864-1:某种我们从海中拉出的污秽。某种应该永远呆在黑暗中的东西。

[记录结束]

附录3:额外收集的文本

下列信息收集于初次探索SCP-1864时。下来是一些摘录,来自于一战时期的德国科学家,Gregory Groswald博士的科学日志。必要的翻译已经完成,无关的段落为了简短被移除。

1916年8月15日

市场今天发生了一场骚动。一条渔船从冰中拉出了一个小孩。Mans博士最初宣布小孩已经死了,不过发现他仍旧在呼吸!奇迹,而且我认为和我们研究的异常没有关系。我会在小孩痊愈后去看看他。

1916年8月19日

小男孩让人很愉快,尽管和他交谈还有一些不便。小男孩声称自己叫Pan Hun,不过不切换语言的话似乎无法组织起句子来。无论是否教给孩子,或者其他性质的问题,当前对我都是未知的。Mans博士生成小孩生病了,尽管如此,还不确定他是否能撑过还有一个月不到的冬天。

1916年8月27日

又一个奇迹环绕在我们神秘的Pan Hun周围。医疗中心的所有病人都出院了,他们的症状一夜消失。当被问及,他们都声称Pan Hun在他们睡觉时到来,并碰触了他们的皮肤。其中一些说男孩只是看着他们,让他们就痊愈了。Mans博士吓呆了,我得说这不怪他。我要和男孩再见一次,Boff博士会和我一起。我们要查个水落石出。

1916年9月2日

这也许只是个奇迹。男孩声称他是全能的神的使者,他的到来会开创我们国家的新圣城的黎明。他叙说永恒的和平,疾病与战争的终结,德国与Kaiser的荣耀!在看了他手上的字之后,我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了。我们会在下一班船到达后把这个孩子带到柏林,然后我们将为祖国带来荣耀的胜利。这个叫Pan Hun的男孩将会是我们的救赎!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9 Jul 2017 23:0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