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13 幽灵飞船
EuclidSCP-2813 幽灵飞船Rate: 55
SCP-2813
13%20Catherine.gif

SCP-2813被公认为“centaur”,有常规日心轨道,远日点距离9.933 AU、近日点距离5.39 AU。其轨道周期约21.21年。

项目编号:SCP-281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对SCP-2813异常特性的收容集中于使之被认为是太阳系内的自然天体13凯瑟琳。必须阻止由政府主导以任何形式对13凯瑟琳的观察,以保护收容。因其地处偏远且体积极小,当前在地球上的观测者尚未发现13凯瑟琳的真实性质。

若俄罗斯太空局或格勒乌-P发现SCP-2813,轨道特遣队ढ-3(月中日)将出动确保对象处于基金会控制下。ढ-3将与SCP-2813-1持续保持交流,并为SCP-2813提供无法自行获取的物资。为保证SCP-2813个体保持配合,若有需要且可视情况提供有限娱乐。

描述:SCP-2813是一前俄国星际飞船,长约600m,宽250m。SCP-2813内有3个非实体船员(分别为SCP-2813-1A、1B和 1C)。SCP-2813似乎为一颗经改造过的小行星,当前被其船员用于执行各种任务。

SCP-2813-1具有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1在1910年代的身体特征。对SCP-2813-1B和-1C个体的采访亦显示其人格与同一时期的齐奥尔科夫斯基十分相似或直接相关。SCP-2813-1对1916年后的世界历史了解有限,其记录显示和地球的联系在1917年末中断。

SCP-2813-1个体能对处于SCP-2813内及其周围25m内的物体产生物理影响。个体能有选择地进行物理干涉(能无视密度地穿过固态物体),但仅限于SCP-2813及周围。SCP-2813-1C有意愿离开SCP-2813,但该实体会在离开飞船周围25m后消散,重新出现在船内。

SCP-2813的构成材料为海王星-人马座间的太空物质,大部分材料为硅酸盐石块和金属,有相当部分为水、氨及干冰。SCP-2813的实际质量远小于其外观,这被认为是SCP-2813-1A进行的内部重组所致。

SCP-2813上没有生命维持系统。因船体中心有多个开放观察口,其内部实际处于失压状态。因船员并非实体,这些设计不会对操作造成影响。

基金会轨道研究复合站-15(FORC-15)通过反常雷达标识发现一不明物体,欧罗巴轨道、轨道特遣队ढ-3被指派调查。此交流记录是基金会与SCP-2813-1个体的首次互动。

Thompson队长:指挥部这里是OTF Dha-3,Joe已锁定对象。

欧罗巴指挥部:OTF Dha-3这里是欧罗巴指挥部。开始突破行动。

Thompson队长:突破开始。

通讯恢复前几分钟。

Thompson队长:指挥部,我们已经准备前进。那什么……这让我想起了混血儿任务。

Lieutenant Trinni:你觉得会有更多问题?

Thompson队长:怀疑是。除了看着像根香肠这东西目前没啥特别的。

欧罗巴指挥部 (回复之前信息):可以进入目标了。自行处置。祝好运。

Thompson队长:好了各位。出发吧。Paul、Mark,你们打前,Trinni在后掩护。Joe负责留守。注意时间,不要分开,我们必须……

此时Thompson队长报告有一实体进入破损的船舱。实体之后被辨认为SCP-2813-1B。

Thompson队长:该死!

SCP-2813-1B:当然。美国佬。

Thompson队长:我是Thompson队长,报上名来!

SCP-2813-1B:我是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俄罗斯皇家海军。

Thompson队长:你怎么到这来的?

SCP-2813-1B:我的英语,不够说清。你们为什么来这里?

Thompson队长:我们要检查这里。

SCP-2813-1B:噢!很好!那么做个交易。我们口渴。带些喝的东西就让你们参观。

在与欧罗巴指挥部交流后,认为让SCP-2813-1B保持合作最为优先。在一次因误解SCP-2813-1B请求性质导致的失败尝试后,给SCP-2813个体送去了几瓶威士忌。

在对SCP-2813-1B和-C的采访中获得了关于SCP-2813之来源及目的的信息。值得注意的是SCP-2813-1A拒绝回应一切接触尝试。然而SCP-2813-1A并不会干涉基金会人员进入SCP-2813。

下面是对SCP-2813-1C的首次采访

Richardson博士:你好。能解释一下这艘船的用途吗?

SCP-2813-1C:当然博士。这艘飞船是在我们的先祖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的命令下制造的。

Richardson博士:对,但目的是什么呢?

SCP-2813-1C:探索。实现人类的命运。去-要怎么说呢-向等待中的宇宙传播光明和工业。建设。

Richardson博士:你说的可比SCP-2813-1B好多了。

SCP-2813-1C:如果你是指和那位Thompson见面的家伙,那确实是。我的英语要好些,因为我的型号比兄弟们好。

Richardson博士:你是被制造出来的?

SCP-2813-1C把手穿过附近的墙。

SCP-2813-1C:我觉得这好像很明显。

Richardson博士:你是怎么被造出来的?

SCP-2813-1C:要是说我们一直在这你会惊讶吗?

Richardson博士:什么意思?

SCP-2813-1C:我们的父亲不知道这,事情,但他自己造了一个新意识体,把它送往星球间展开探索。我的兄弟找到了这里-我记得你们叫他“Aye”。

Richardson博士:SCP-2813-1A?

SCP-2813-1C:我觉得是,没错。

Richardson博士:它找到这里后做了什么?

SCP-2813-1C:他和石头合为一体,他成为它的一部分。它也成为他的一部分。石头的灵魂和人类的灵魂合而为一。他让石头塑形为更适合探索的形态。之后他创造了我和兄弟们,随他的知识增长过程也越发精练。

Richardson博士:最初的任务是什么?

SCP-2813-1C:他本来准备前往内部世界,但他和此处的联系太过重要。我们被派去探索大行星。

Richardson博士:这是多久之前的事?

SCP-2813-1C:“Aye”是1912年被创造的,按他的历法算。我在1915年诞生。

Richardson博士:那么采访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会有更多问题,现在需要确认一下你给的信息。

SCP-2813-1C:当然。需要我的话通知“Bee”就好。

下列日志由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写下,由基金会潜伏于格鲁乌-P内部的特工于1953年获取。其含义在2005年欧罗巴指挥部发现并登陆SCP-2813前以前一直不明。欧文件本身因储存不当出现严重损坏,在复原中又遭进一步破坏。

1904年1月6日。

对宇宙飞行的概念有了好奇的怀疑。也许火箭还不够?读了几篇对英国人马尔萨斯就人口问题发表论文的评论。虽然他的观点相当可怕,我必须承认他对增长“瓶颈”的关注让我担忧。我们真的能往宇宙中派出足够的人力吗?虽然现在有一个好的开始,必须要新的方法。

[难以辨认]

1904年1月19日。

也许把科技当作终点是不对的。最终目标难道不是把人类灵魂传遍宇宙吗?宇宙飞船不就是个抽象概念吗?若万物有灵,何须飞船-问题只是施以意志。

我已经构想了几个简单的测试-如此形而上的试验已经超出了我的专业,但这一特定概念我足以应对。想象一下只有灵魂在星间穿梭!

[难以辨认]

灵魂与肉体绑定。肉体不死的话不能将其析出。但之后[难以辨认]不是延伸,而是在远距离创造模拟。

1904年2月1日。

今天我在院子里用我和其他人的手一起搬动了一块石头。太激动了写不下去了。

1904年4月31日

已重复试验以获得巨大成功。它们只是苍白而不稳定的复制品,就像用雾做成的,但他们已经能如计划的行走活动。他们真的能感受吗?将把成果复制品送去给了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2,虽然他还没有对之前的工作作出回复。

[难以辨认]

1905年9月2日。

看起来我成了Okhrana3的一员。他们读了我的信,对我的工作展现出浓厚兴趣。我不能拒绝。他们说正在研究“应用灵性”,我这灵魂的研究被他们套上这个令人不快的西方术语。他们的观点跟我相比简直原始粗劣,但我还是不能拒绝他们提供的庞大资源。

但他们的梦想可真是无趣!他们想用灵魂的力量去统治和镇压,简直大材小用!不只是对我们对地球,而是宇宙。对这些杀人的畜牲没什么上帝或灵魂可言,但我觉得要是志向更高他们可以做的更好。我们有很多要做。

1905年12月8日。

距离一天天增长,他们越发坚持要用我作模型,但我还是缓慢地争取着原来的意见,活人不是最理想的模板。我已经检阅了他们收集来的候选人-不需要是灵性修习者,不需要知道自己有着非常的力量。有了它们的协助,我们应该能在足够距离完成投射。若最初的能量足够消耗,反应将足以自我维持。

我梦想着永生的船员,不朽的工人和探索者,不为时间和空间的流逝改变,真的追随者,用星球为引擎在星间跳跃。梦想就要实现!我已经请愿更多测试和天文设备。只要找到合适的种子就能开始。

1912年6月2日。

七年,成功了!小小的石头在虚空中漂流,但它是我们的。那些欧洲的将军们、暴君们哪里知道,俄罗斯雄鹰已经飞向了太阳!我们可不会成为伊卡洛斯,我们不需要翅膀。

[难以辨认]

1915年8月11日

战争贩子让我们形同虚设。要人、要补给、要武器,总是要武器,就算我们的事业让战争都已过时!我写字的时间越来越少,那些愚蠢、军国主义的委员让我疲惫。这国家已被自己的野蛮瓦解。

但计划依然完美!我们已经创造出第三名稳定船员,若资金足够将[难以辨认]

1916年11月6日

[难以辨认]回收当废料。我已迷失。

[接下来的数十篇纸页被捆绑损坏/烧毁]
1922年5月1日。

这篇日记是我在应用灵性实验室的故纸堆里发现的。我得承认我已经完全忘了这事,但我感到在这伟大联盟欢庆的日子,我应当留下最后一笔,以纪念我生命中为无产阶级伟大理想所耗的这段岁月。

事情已经变好了。列宁和托洛茨基-光荣的爱国者-明白我思想的重要,整个俄国向着未来迈进。Okhrana已是过去,我们的组织已经改头换面,但我们还是在为俄国人民寻求福祉。

看看我,一个为年轻一代送上诗意的老者。我肯定写下这些日记的那个人会嘲笑这样的多愁善感。但他不知道现在的我所知道的。他不知道思维的真正力量。他的小飞船-三个幽灵住在绕着太阳转的石头里-那不过是个原型。生产已经开始,这将是奇迹。

我们乃是RU4部门“超心理”。我坚信我们,还有苏维埃联盟的工人阶级,将成就不可能的伟业。

附录2:事故记录01/03/2015:于11:47 UTC,SCP-2813附近的监控卫星遭遇意外且近乎彻底的系统崩溃,仅有两颗卫星维持后备功能。抄录如下:

11:47.00:卫星瘫痪。
11:47.01:一个长1Km的巨大人造物体出现在SCP-2813外25m内。物体在视频换帧期间出现,没有突然减速或移动迹象5
11:47.02-11:48.06:没有活动。
11:48.07:SCP-2813-1A从SCP-2813的外壳内出现与该不明物体进行接触。
11:48.09:约135个不明半实体人形穿过该不明物体外壳出现,环绕SCP-2813-1A周围。这些个体有着尼古拉·费奥多罗夫6的外表,穿着衣物上有格鲁乌-P标志。
11:49-11:53:不明个体在与SCP-2813-1A交谈。
11:53.30:SCP-2813-1A返回SCP-2813。
11:53.31:不明个体与SCP-2813-1在换帧间消失。

目前仍未找到1A,1B和C说对此不知情。不管他们看到听到了什么,他们非常害怕。 ~Cmdr. G. Jericho,OTF ढ-3。

格鲁乌-P的太空计划要比我们原以为的先进多了。费奥多罗夫在SCP-2813诞生前就已死亡,所以齐奥尔科夫斯基日记里的想法其实早已被实现。我们必须俘虏一艘这种飞船,否则就要陷入劣势。

当前的收容措施在逃避事实的基础上建立。经O5-7批准,我宣布将其撤销。SCP-2813肯定会再次成为此类“造访”的受害者,但这一次我们会有充分准备。 ~FORC-15 Richardson主管。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8 Sep 2017 05:4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