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206 失落的缪斯
SafeSCP-1206 失落的缪斯Rate: 114
SCP-1206

项目编号:SCP-120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特工将在██████镇附近的SCP-1206发生地点为基金会所有的一家当地连锁餐馆建立广告牌。对以前暴露于SCP-1206的对象进行的测试显示SCP-1206不会在对发生地点的视线被阻挡的情况下发生。

描述:SCP-1206是一偶发现象,其发生需要三个要素:从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出发的绿线轨道D列车路过事发地点,当时该地天空可见情况恰为黄昏或“暮光”,且车上恰有乘客注视着列车右侧/北方的风景。从统计上讲,SCP-1206时常发生在17:30 EST到19:30 EST间,因为夏日的黄昏会有更美丽的景色,且该时间下的昏暗程度会使事发地点的天空更具观赏性。

在绿线列车途径的[删除]站点间一片长0.4km、长满用于标出██████东部边界的树木和灌木丛的开阔区域被分类为危险区。若上述条件被满足,穿过危险区的旅客会开始对旅途中的风景产生强烈惊异。对象报告称感受到了一种压倒性的敬畏感和庄严感,但始终无法对其所见究竟为何给出详尽描述。研究员猜测对象无法描述SCP-1206,因其在人心中留下的印象无法被正式语言表达。发生暴露的对象会有一种分享其在危险区经历的冲动,并总是慢慢地发展出一种语言(称为1206-A),最终该语言会替代成为该对象所偏好的交流方式。

即使是相互隔绝的对象也能各自独立地发展出1206-A。1206-A似乎是一种说出潜意识的语言。该语言使用一种人脑固有的基础语言结构,并能完全准确地表达出说话者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可以预见>75%的此种语言使用者所组成的团体会最终解散,因为以1206-A交流时基本无法说谎或使用巧计。该语言的书写文字类似[资料删除],这可能意味着1206-A要比基金会最初推测的还要古老。

大略翻译这种语言是可行的,但情绪感受丰富的说话者能表达出远超过常规语言结构的意图表示、熟练使用以及信息密度。非1206-A使用者仍能直觉地从说话者的话语中获取到一些碎片式的理解,但十分复杂。仅在暴露于SCP-1206的情况下才会触发1206-A。若1206-A事实上变成了某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语言,其启示性和虔诚的性质会使得整个社会彻底崩溃或是重构。参见███████博士的笔记获取发现汇总。

附录1206-01:监控旅游论坛的特工发现第二个可能的SCP-1206个例,当时一挪威论坛用户███ ████贴出了一篇以1206-A写成的长篇文章,叙述了他在发现并开始使用1206-A后遭遇的婚姻问题。对象依要求把文章内容翻译成英文。对相关部分的摘录如下:

“在04/8,我的家人和我正步行穿过[删除]。那里毫不招摇、外表平常。事情是这样的,几周前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世上最美丽的日落。即使是现在我也努力地将其描绘出来。它看來老、原始、从过去的时间照耀而来,就像梦中的某物。就像我有双孩童的眼,一切都以新奇的方式歌唱着。我的女儿第二天开始说着一些费解的话。她是第一个。第二个星期五我也开始了。话语从我口中流出,██████,████,和█████████。1然后是我妻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为此狂喜着,为鸟的飞行、车的轰鸣找到一个词,但很快我们就厌倦了。你无法用这种语言说谎。重点是:我的妻子在第二周离开了我。我注意到了一些她对我的怨言,这让她很不舒服。某些被她掩藏的东西又被翻了出来,那些我身上她从不喜欢、但已在习惯和婚姻的日常中掩埋掉的缺点。我的倔强,我对生儿子的执着,周五晚上我回家时散发着香水味。所有这些都汇聚成了一个词。

过去的两周里我每天傍晚都会去那桥边。有时它很平常,有时伴随着老去的火焰发光。我知道这里还有很多地方和那桥一样。我能感觉到它们。这最后的美丽痕迹给了我们上帝以及灵魂的法庭,神经末梢颤抖着随着生命苏醒。我们的社会没有言语能形容它们,你也不能为之歌颂,因为它们正是歌之所由来。

我想到在人类年轻时,我们肯定和孩子一样,对地球上所​​有微妙的事都有着不自然的聪慧。我们说着万事万物自称的宏伟之名。现在一切都已过去,但它仍然留待我们去发现。它堆积于我们现今生活中的盲点、地图上的空白处。使我们看见它、感受它位于我们理性者所在的顶端,我們鸟舍的方方角角有着数字及类别、在死亡之风中摇摆着。溶入这爱的血吧!找到我吧!桥就在[删除]。”

特工逮捕了███ ████进行询问。正在研究███████桥是否为SCP-1206现象第二危险区。

就算是语言学的学生也看得出来SCP-1206-A有某些前所未见的独特之处。1206-A中能对某个物体/人的准确外貌或“印象”做出描述。例如1206-A使用者面对某人的面部不会仅仅是描述其特征或印象,而是会直接用一个独特的词加以概括。1206-A不需要听者从描述的整体结构中建立一个不完整的图景,而是以一个几乎是无限的词库来概括和描述各种各样的对象,包括脸、身体、某人的性格、任意某天的天空,季节,某次特定谈话给说话者的感受、甚至是一堆土。

很多这些词很相近,互为词源,或是以重音上的区别表示不同类型的外表、人格、感受、抽象概念等。例如,在D-17368经历了一次让人十分疲劳、记录下总计████词的冗长采访后,对象描述称该次采访让他感觉"██████",这是一个"██████"的同拼异义异音词,大概近似于"榨干",但其在██音节上的重音表示出这个词专门形容对象因官僚主义和烦琐程序所感到的疲劳。用于形容那片危险区的名词是"█████████",这也是唯一不与其他任何词有类似之处的词。

1206-A有着极其灵活的构词法,对象可以立即迅速地创造新词。在构筑新词上没有规则。一旦一套1206-A的功能性结构在对象暴露于危险区后进入其词库中,对象会报告称需要对这些物体的描述进行短暂思索,之后就会“恰如其分地”创造出一个新词。其他说话者只会立即把这个新词当作该物体的名字。在对隔绝对象的研究中要求其描述描述破房间废料桶,而得到的结果均为同一词语 — █████ — 这可能说明在人脑固有结构中存在一种普遍存在的造词方法。正在进行研究。

— Dr. ███████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3 May 2017 12:0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