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589 不要这样离开我
UnknownSCP-2589 不要这样离开我Rate: 7
SCP-2589

项目编号:SCP-2589

项目等级:无效化

特殊收容措施:SCP-2589所在的房屋已被拆除并烧毁。该房屋所在的区域禁止公众进入,且已伪装成一台封闭式发电机。SCP-2589的目击者将被施以A级记忆删除。未被定位的目击者将由基金会资产持续追踪,定位后施行记忆删除程序并释放。

1280px-Lakeshore_trailer_park_West_Memphis_AR_2014-03-28_013.jpg

绿色英亩

描述:SCP-2589是曾被限制在印第安纳州华沙市的一间移动房屋内的实体。该实体缺少四肢,行动不便。其身体呈钟形,躯干上长有一张巨大的嘴,头部细长,面向上方,戴有标记着“华沙市警察局”的货车司机帽。实体身体呈白色,带有红色斑点状的瘀伤痕迹。SCP-2589的身体似乎没有内部结构,其皮肤只是形成自身形状的浮膜。

该实体能够操控其周围区域内的物理现实。SCP-2589利用这种能力在其周围区域创造通向其腹部的“嘴巴陷阱”。该陷阱常出现在墙壁或各种封闭空间内部,如狗屋,壁橱等,甚至有出现在一条裤子中的实例。陷阱也经常在孔洞处产生。受SCP-2589影响的对象声称他们最常在穿过房屋的主卧室时落入陷阱。

该实体会“吃掉”被喂给它的人类或动物。SCP-2589似乎没有智慧,也不会主动试图吃掉任何对象。SCP-2589仅在受协助下才会吃掉一个个体。

该进食过程所造成的影响不尽相同。受影响者稍后会再次出现,其外观会产生轻度或中度的变化。他们的行为不会存在异常,且仍然保留着被饲喂给SCP-2589的记忆。个体对该事件的反应一般是感到不满或受误导。在SCP-2589被收容之前,一位女性已被其消化过约100次。当被问起时,Emma Clark(23岁)似乎表现得很不满,她声称“我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SCP-2589在房屋中栖居时,该房屋的住民通常会无视SCP-2589的存在,或对其存在缺少兴趣。然而青少年不会受到该异常效应的影响,且会对SCP-2589做出预料中常人应有的反应。在对发现SCP-2589的房屋进行调查时,发现其周边的幸存儿童自年幼起就已接受SCP-2589的存在。

附录A:以下是该房屋录像画面的部分摘录。录像带上未标明日期,以发生顺序排列。房屋中配有12个安全摄像头。在SCP-2589无效化之前,当地警察曾对家中的父亲Jacob Clark询问过摄像头的事宜,得到的回复是“他喜欢知道家里正在发生什么。”

受SCP-2589影响的家庭由Emma Clark(23岁),丈夫Jacob Clark(47岁),Jacob Clark的兄弟Ethan Young(32岁),Clark的母亲Madison Clark(67岁),两个孩子Andrew(8岁)和Ezekiel(11岁),以及一条狗[破坏者](2岁)共同构成。

00:03

生有熔融状附肢的畸形男人蜷缩着出现在门厅的地板上。Andrew感到烦乱,开始朝该男人喊叫。Andrew手中持有一台迷你单放机,正在播放Macho Man

Andrew:可能正在与畸形人士交流)不要!你好恐怖!为什么?你的脸怎么回事?快停下来!

Andrew捡起一把扫帚向男人靠近。

Andrew:叔?

在画面一角可以看到SCP-2589。Andrew注意到了SCP-2589。Andrew无声观察了SCP-2589一分钟。

Andrew:抱歉,叔。

Andrew将畸形男人拖离房间,远离了SCP-2589。

11:05

Andrew注意到SCP-2589在客厅。SCP-2589保持静止。Andrew跑去告诉他的祖母Madison关于SCP-2589的事情。Madison表现得很兴奋,并建议将他的叔叔Ethan放进它嘴里。Emma与Jacob进入房间并与Madison讨论此事。Madison在与Jacob交谈时愤怒地指着Ethan,而Jacob指着SCP-2589开始吼叫。Madison最终让步,走向SCP-2589并张开了它的嘴。Emma与Jacob将Ethan的身体举起并置入SCP-2589嘴里。

声音源恢复。

Jacob:你看?没什么难的吧?

03:33

Andrew与Ezekiel在后院。

Andrew:你知道它?你又从来没进过屋。

Ezekiel:我见过它。我不喜欢它。我能弄来爸爸的枪,我知道他把它放在哪了。

Andrew:它就要吃我了。(哭泣)今晚把枪弄来。

Ezekiel:我自己来。它害怕我,因为我太聪明了。

Andrew:真的?

Ezekiel:当然。

Andrew离开画面并与他的父亲交谈了一会。Andrew与他的父亲进入房屋。Ezekiel留在外面。


一只绿色的蜂鸟出现在院子里。

Ezekiel对鸟说话。

Ezekiel:你是那位天使?

该鸟似乎并没有意识到Ezekiel的存在,而且总体上看,它只是一只无异常的动物。

Ezekiel:我怎么才能杀掉它?

Ezekiel点点头,跑进了狗屋。Ezekiel没有离开狗屋。2小时无活动。


Andrew与Jacob走出房屋。Jacob指向狗屋,Andrew走近检查。Andrew开始尖叫。

23:02

Ethan出现在走廊上,畸形已消失,但外表略有变化。他穿着一件背心,脸上闪闪发光。Ethan在走廊碰到Madison。

Ethan:轻声)你去哪里了?你离开了两个星期,就没人他妈说过一个字!

能听到低沉的呻吟声。画面中能看到SCP-2589的头部弯向Madison身后的角落。Ethan与Madison转过身来,但并没有意识到SCP-2589的存在。

Madison:我跟女孩们出去了。可现在我回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Ethan摇了摇头,Madison朝SCP-2589方向离开画面。SCP-2589的头部缩回。随后两分钟内可以听到咯咯的笑声。

10:55

除了Ezekiel以外全家都在客厅里。SCP-2589也站立在沙发后面。Andrew看似在担忧SCP-2589,但强作镇定,不时地瞥向Jacob。

Madison:喔,看呐,Andrew又发脾气呢。

Jacob,Ethan与Madison大笑。Emma似乎想保持沉静,但还是露出了微笑。Emma站起身来开始抚摸SCP-2589的嘴唇。

Emma:亲爱的,我能照顾好自己。

Jacob从躺椅上起身,将Emma推入SCP-2589的嘴中。Ethan与Madison大笑。Andrew闭上眼睛,并用手捂住了耳朵。

Jacob:再见,亲爱的!

02:00

Andrew沿走廊下行。磁带中可观测到浓重的呼吸声,以及单曲循环Bee Gees的乐曲《Night Fever》的细微声音。Andrew身旁的墙壁开始如有机体般起伏。墙壁的一小部分瓦解,墙洞中露出畸形的Ezekiel。Ezekiel的身体被压缩成立方体形。Andrew一动不动地看向墙洞。

Ezekiel:杀了它。

Andrew继续紧盯着墙洞。

附录B:此前当地警察已前往受理过十次有关家庭纠纷的事件。03/12/██,警局代表Alexis Walker收到Andrew的私人电话,电话中Andrew恳求她前往该房屋所在地。Alexis的电话号码是在之前的一次访问时由她自己告知Andrew的。Alexis抵达该地,未经提前警告就进入了房屋,在屋内发现了正在殴打Ethan Young的Jacob Clark。

00:02

Jacob:他妈的怎么回事?

Alexis:冷静点,先生。

Jacob:不关你事,你他妈的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出现在我的房子里。

Alexis:趴下。以后你可以把一切有关我闯入你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们。现在趴下,我对天发誓我是认真的。

SCP-2589出现在画面中,向Ethan靠近。

Jacob:你看到没?那根本不是我,我啥事都没——

Alexis朝SCP-2589连开12枪。Jacob发出猛烈的尖叫。SCP-2589身体折叠起来,摔倒在地面上。

Alexis: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啊。孩子们呢?快说孩子们都他妈的在哪——

Alexis接近Jacob并发现他身中数弹。Alexis转而查看SCP-2589的情况,却发现其已消失。

Alexis狠捏了自己一把,然后四处查看了一会。


Alexis被目击到与Andrew和Ezekiel一同离开该区域。Ethan与Madison紧随其后离开房屋。Alexis开车离开时,两人均朝Alexis大声吼叫。

此后再未发现Alexis,Andrew或Ezekiel的任何踪迹。已从当地执法机构中清除了有关记录,并依据当前的虚假信息协议,将其存储在基金会的私密记录中。此后至今该房屋未观测到任何异常活动。

系列:Holy Science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18 Jan 2020 12:3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