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5052 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
EuclidSCP-5052 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Rate: 64
SCP-5052

项目编号:SCP-505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在SCP-5052的所处位置周围以15千米为半径设置两个半球形的禁区。禁区范围包括了SCP-5052周围和上方的空域,以山区天气恶劣且难以预测为由,严禁民用飞机靠近该区域。

SCP-5052周围环境险恶,位置偏僻,需监视的区域极为广阔,因此对其边界线的监控主要通过一系列摄像机和遥控无人机来实施。另外,每天至少要对禁区进行两次卫星扫描。已获准在平民误入禁区时对其使用A级和C级记忆删除。已知的在附近一带活动的游牧部落迷信地认为该地区闹鬼;应当尽可能地煽动这种信念。

所有被授权进入SCP-5052的研究人员都必须在头盔中配备B级或B级以上的认知危害过滤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在SCP-5052内部和周围的使用受到严格管控,需获得3级或更高级别人员的明确许可方能使用。

由于SCP-5052具有较高的空中能见度,正在对国际各航天机构实施标准面纱维护措施。

描述:SCP-5052是两艘被认为来自地外的航天器的残骸,位于撒哈拉沙漠南部一处山区中。两者外形大致上都是圆柱形,具有较大的船首1部分2。尚未判明任何一艘航天器的外部推进方法。

SCP-5052-1原本长度据估计约为900米,直径约为240米。它的机体遭受了毁灭性的破坏;船首和船尾已完全断开,断裂成各自长约400米的两截。前半截的左舷处有遭受撞击的痕迹,留下一道大约50米深,150米长的裂口。船体其余部分可见更多重大结构性损坏,起落架的大部分已被压碎。残骸拖出一条12千米长的碎片轨迹,其中已记录在案的船体碎片达700余块。SCP-5052-1几乎完全被沙子埋没,对船体进行的声纳扫描显示它位于一个陷坑里,据推测该陷坑是它对地面的撞击所造成的。

SCP-5052-2长约4000米,直径650米,位于SCP-5052-1西南方14千米处的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中。它的船体带有某种炮击造成的严重损毁,至少发现了125处弹孔。弹孔的直径在3到14米之间,突入船体数十米至数百米深,并带有焦痕和灼烧痕迹,表明它们可能是由某种射线或等离子武器造成的。SCP-5052-2船体的右舷也遭受了严重破坏,船体上有一条长度将近1千米,宽约200米的巨大裂口。

两艘飞船的外壳上都标有大量大型字符,每个字符宽约10米,由某种目前尚未查明成分的独特合金制造,镶嵌在船体表面。这些字符形状大致为三角形,每个字符均由多个结构相似而造型不一的复杂图形构成,这些图形全部具有认知危害效应。SCP-5052-2表面的字符可引发轻度头痛,顺从感和归家的渴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个字符是完整无缺的3。SCP-5052-1外壳上未受损区域的字符因外壳的扭曲而略微变形,但即使短暂暴露也会引起强烈而持久的自卑感,以及为他人服务的渴望。除情绪影响外,两艘飞船的认知危害效应均附带轻度的记忆删除作用,它们尽管体积庞大,但除了被直接观察以外难以引起注意(特别是在影像记录中)。

发现过程:在撒哈拉沙漠南部活动的游牧部落知晓SCP-5052的存在可能已有数千年历史,但他们的文化记忆至今仍驱使他们回避该地区,将它视为闹鬼4或神圣的地方。

1980年代,因为一颗冷战监视卫星5偶然摄录到了该异常,基金会人员首次确认了该异常的位置。基金会派出队伍去侦察该地区的更多信息,队伍随后接触到了当地的游牧部落。听贝都因部落讲述了该地区的一些骇人听闻的传说之后,基金会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并于1984年年初发现了SCP-5052-1的残骸。而SCP-5052-2由于地处险峻的山区,直到该年晚些时候才有条件对其进行调查。

附录5052.1:SCP-5052-1初步探索记录

备注:对SCP-5052-1的初步探索及其内外结构的地图绘制由MTF Phi-26(路虎揽胜Range Rovers)进行。

初步探索视频记录

日期:1984年4月4日

目标:SCP-5052-1

队长:P26-Lead

队员:P26-1,P26-2,P26-3


[BEGIN LOG]

指挥部:Phi-26,这里是指挥部。记录已经开始。请检查你们的麦克风、耳机和过滤器。完毕。

P26-Lead:Phi-26队长已收到。认知危害过滤器6运作正常。

P26-3:三号收到。

P26-1:Phi-26一号听得很清楚。摄像机运作正常。

P26-2:二号一切正常。

指挥部:指挥部收到。你们可以接近构造体了。记住之前给你们的指示。祝好运。

(由P26-Lead带头,小队走出了大帐篷。每个队员面部的上半部分都罩着头盔,腰间挂着一把步枪,背后背着沉重的补给背包。在他们前方,坠毁的飞船巨大的灰色轮廓在暗淡的晨曦中渐渐浮现。更远的地方,可以看见飞船断裂的另外半截。小队向飞船的前半截走去,尽量不去直视这庞大的构造体。唯一清晰可闻的声音是他们脚下砂石的嘎吱声,以及此起彼伏的平稳呼吸。二十分钟后,他们到达飞船,开始从将它一分为二的那个裂口进入其中。)

P26-Lead:指挥部,我们要进入构造体了。大家记住,这里是考古遗址,不是敌人的阵地。开枪前最好想想清楚。上边想要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是谁建造了它们,它们为什么在这里,如果你们随便朝证物开枪,那我们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P26-Lead不再多说,带领小队走进一条略略向下倾斜,深入黑暗的走廊。地板因承受额外重量发出了咯吱声。)

P26-1:地面好像不是很牢靠。大家走慢些,互相拉开距离。不想踩穿地板掉下去吧?

P26-3:那只要离赫克托Hector远一点就行啦。

P26-2:都说了我不是胖,是这衣服缩水。

P26-Lead:别闹了。看,这里有灯。

P26-1:你是说这里有电?

P26-Lead:大概吧。绿色,还一闪一闪的。(他伸手擦了擦墙上的小灯。)也许是危险信号灯。

P26-2:这玩意还有能量?

P26-Lead:至少足够点一盏灯的。小心一点。它的防卫设备说不定也还能动。

P26-2:这玩意到底有多老了?

P26-1:不清楚。地质仪正在分析地面样本。你没法给一艘外星飞船做碳测年,所以只能分析地上积的尘土到底有多老。

P26-2:为什么?

P26-1:原始环境不一样,这艘船的出发地大气中的碳含量基准线和地球也不一样。反正不管怎样,从这东西上积的沙子厚度来看,它怎么也得有几千岁了。

(小队继续沿走廊前进。他们来到一个交叉路口,然后继续向前直行。P26-2腰间的某个装置突然发出警报声,小队停下了脚步。)

P26-2:休谟值在下降。

P26-Lead:下降了多少?

P26-2:稍等。呃,现在降到了85。

P26-3:这没什么大不了。我们见过比这更糟的。

P26-Lead:读数看上去稳定吗?

P26-2:现在是稳定的。

P26-3:我们莫非遇上了外星绿型?

P26-1:有可能。这就表示这里也许有什么东西还活着。

P26-2:罗杰斯Rogers,你刚才说这船有多老了?

P26-1:可能有几十万年也说不定。

P26-3:那怎么可能还有东西活着?

P26-Lead:指挥部,我是Phi-26队长。我们有没有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可用?

指挥部:没有,队长。我们有一台锚,但它不太方便搬运。这对任务重要吗?我们可以想办法给你们送一台过来。

P26-Lead:谢了,指挥部。现在我们应该还不需要,但这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也许将来我们会需要用到它。

指挥部:收到。

P26-1:前面有门。

P26-Lead:看看能不能打开。

(P26-1和P26-3走到门前。门和墙几乎融为一体,难以分辨,只有几厘米粗的边界线标出了门的轮廓。P26-1和P26-3花了一小会向各个方向推拉这扇门,门纹丝不动。小队继续向黑暗深处走了一百二十米,然后在另一个路口右转。他们脚下的沙子和墙壁上的积灰越来越厚。 P26-2腰间的装置不断发出警报声,随着他们继续前进,声音的频率稳步增加至每三秒一次。他们经过了一扇又一扇门,每道门都紧闭着,上面积了一层沙。)

P26-2:休谟值现在是70,还在往下掉。

P26-Lead:读数还稳定吗?

P26-2:是的长官。非常稳定。不管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离那个原因已经越来越近了。

P26-Lead:掉到55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P26-3:兄弟们,我的认知过滤器刚才响了一下。

P26-Lead:大家都别动。胡安Juan,是什么东西触发了它?

P26-3:呃,是墙上的什么吧,我觉得。在左边,就在那扇门边上。

P26-Lead:你觉得它有多强?

P26-3:不是很强。我差点没注意到。

P26-2:请求调查?

P26-Lead:批准。慢慢来。

P26-2:它在哪儿?

(P26-3指着墙上的某个位置。P26-2谨慎地靠近该处,开始仔细查看,慢慢将其纳入自己的视野中。)

P26-Lead:你看到了什么?

P26-2:我认为它并不危险。它看上去很像船外找到的那些符号,只是比较小而已。小小的三角形,排成一竖排。大概有几十个,全在一排里。它们是刻在墙上的。我的认知过滤器模糊了它们,但没模糊得太厉害。

P26-1:长官,我觉得这是种文字。

P26-Lead:文字?

P26-1:它们看上去就像排列成了句子。给我点时间,我有个猜测。

(P26-1沿走廊向回走到前一扇门处,擦去墙上的灰尘,显露出另一串竖排的字符。他又继续擦了另两扇门,然后回到小队中。)

P26-1:它们是门牌。只不过我们现在才发现。

P26-3:门牌。那它们为什么带着认知危害?

P26-1:这我还不清楚。

P26-Lead:胡安,边走边给它们拍照。Berryman的团队肯定很喜欢玩这个。指挥部,在吗?

指挥部:听不……清。信号……变……弱。……们还能……到吗?

P26-Lead:我们也一样,指挥部。请注意,把我们带回的影像资料标注为存在潜在认知危害。收到请确认。

指挥部:影像……料……潜……认知危……小心……处理。

P26-Lead:很好,指挥部。我们先中断一会通信。过一会有空了再联络。

(P26-1走到门边的字符附近,用手指抚摸着它们。他先向下抚摸,然后又向上,又用稍有不同的方式不断重复该动作,最终字符发出了柔和的光,门突然向上收缩进墙壁,露出了里面的房间。P26-1满意地笑了。)

P26-1:这些符号是用来打开门的。

P26-2:我们要不要回头把其他门也打开?

P26-Lead:不用。我们只需探测大致的地形,路上挑几个房间查看一下就行了。看看能不能搞清楚它们是干什么的,这对未来的任务有好处。

P26-3:我觉得这间是卧室。那边有个看上去像床的东西。

P26-Lead:进去看看。罗杰斯,你留在外面,以防门突然关了。赫克托,确保你的摄像机把一切都拍下来。

(他们中的三人进入了房间。房间约四米见方,覆盖在一层细尘之下。角落里有一个长约两米的椭圆形胶囊舱。墙上多处可见写有字符。P26-3走近其中一段字符并抚摸之,但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P26-1:试试看在尾部敲一敲。

P26-3:敲一敲?(他重复了一遍动作,这一次字符开始发亮,墙壁的一部分打开了。)哦,我懂你意思了。我想我们找到了一个储物柜。

(打开的墙面露出一个空旷的小隔间。可以看见里面有三个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有堆成一堆的银色纤维,其中置放着几片金属。P26-3提起其中一堆纤维。)

P26-3:我想这是布料的残片吧?是他们的衣服?

P26-Lead:试试另外几个。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

(团队继续触摸其他字符,先是打开了另外几个储物柜和一个带排水口的独立隔间,然后使整个房间变亮了。P26-Lead接触了另一排字符,墙壁的一部分亮了起来。)

P26-Lead:这儿有个屏幕。好像有更多文字了。

(他轻轻地擦去屏幕上的灰尘,头盔突然发出警报,他立刻停止了动作。)

P26-Lead:都闭眼。我的过滤器发疯地叫。稍等一下,我来把它……好了。关上了。

P26-1:你没事吧,长官?

P26-Lead:我觉得还好。就稍微有点不舒服。

P26-2:请解释一下具体怎么不舒服,长官。另外,我们的休谟值刚刚有波动。

P26-Lead:我已经没事了。波动是怎么回事,赫克托?

P26-2:你打开那个屏幕的时候,休谟值暂时又回升了。

P26-Lead:大家不要看这边。赫克托,注意看那个读数。我要把屏幕再打开一下。

P26-2:没错,休谟值又上升了。虽然只是从68变成了71,但毕竟是有变化了。

P26-Lead:是谁发现灯光开关的?把它关了。(P26-3触摸了墙上某处,房间再次陷入黑暗。)

P26-2:你刚才关灯的时候它又有变化。

P26-Lead:罗杰斯,有想法吗?(他在墙上抹了一把,关闭了屏幕。)

P26-1:我猜它以现实为能源。也可能根本并非如此。不过我们带现实稳定锚过来可要小心一点了。

P26-3:这个柜子里有个没坏的东西。

P26-Lead:它长什么样?

P26-3:就像一块玻璃?(他用手指触摸了这件物品,它突然亮了。)不。应该是某种平板电脑吧。这上面也有文字。

P26-2:你的过滤器没反应吗?

P26-3:是的,它几乎没屏蔽什么东西。

P26-1:给我看看。我有个主意想试试。

P26-Lead:试什么?

P26-1:我认为裸眼观察它们应该不会有事。

(P26-17将该物品带至走廊,伸手开始关闭头盔上的认知危害过滤器。)

P26-Lead:罗杰斯,这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P26-2:相信我,长官。我们的过滤器根本不把它们当回事。它们在这里到处都是,肯定是安全的。

(P26-Lead抽出他的步枪,举枪严阵以待。P26-3立刻做了同样的事。两人紧张地盯着P26-1用无防护的双眼直视向该物品。他先是轻轻皱了皱眉,然后露出了笑容。)

P26-Lead:罗杰斯,不要逼我杀了你这个自大的混蛋。

P26-1:哇哦。(他轻笑出声。)真他妈带劲。

P26-3:长官,我们该怎么办?

P26-1:我没事。我能看懂它了。

P26-3:你他妈说什么?

P26-1:我能看懂它。

P26-Lead:这上面写了些什么?

P26-1:我觉得它是日记或者某种个人记录之类的东西。它没有受损真是不可思议。

P26-2:你为什么能看懂?

P26-1:这就是异常。我承认它也算是一种认知危害,只不过没有危害的部分。我们的过滤器识别到它是以认知危害的原理运作的,所以屏蔽了它。哦对了,门上的字我也看得懂了。一千三百五十九号船员宿舍。

P26-Lead:算我求你,把过滤器戴上吧。我们不知道这里的东西是不是全都安全。

P26-1:请求继续阅读文字,长官?

P26-Lead:否决。给我戴回去。我们该继续上路了。

(小队离开了房间,沿走廊继续前进。此时,唯一的光源是他们的手电。他们来到下一个交叉路口,这条走廊宽度有将近十米。P26-Lead用手电扫过墙面时突然向后跌坐在地,头盔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P26-2:长官!

(P26-Lead低声念叨着难以辨认的语句。P26-3托住他的腋下,将他向后拉走。)

P26-3:长官,你没事吧?

P26-Lead:我没有……抱歉……(他喘息了一会。)我刚才是怎么了?

P26-1:你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穿透了认知危害过滤器。到底是什么东西?

P26-Lead:不好意思。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他皱起眉头努力回忆。)至尊。

P26-2:至尊?

P26-Lead:在它面前我什么都不是,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向它低头。它究竟是什么……是谁……我就不知道了。过滤器拦截了这些。我……

P26-1:我们这就带你出去。

P26-Lead:不……我……

P26-3:长官,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前进了。在你的脑子化掉之前我们最好赶紧撤退,去找能处理这种事的人。

[记录结束]

附录5052.2:物品5052-1-A113内容抄录

备注:从SCP-5052处发掘的文物大多已损坏至无法修复的程度。就算是那些完好无损的物品,绝大多数也已经失去了其最初拥有的功能。但后来确定了这些物品可以在低现实水平的环境中使用,而且任何有读写能力的人在裸眼观察时都可以阅读和理解其语言,于是基金会使用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来生成适当的环境,让D级人员来抄录其中文字,从中寻找可能有用的信息。

以下是从Phi-26-3发现的第一件物品中翻译并抄录的内容摘要。并非所有的文字都是直接翻译。用方括号标记的词取的是近似义。

十二·[飞行者]·助手Twelve [Flier] Helper的[个人]日志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102

今日,我无比荣幸地获选成为伟大的[神圣]之手号的船员,三·新星·长老Three Nova Eldest[船长]的属下。这是31年辛苦服役的回报,如今我已是宇宙中最强大的飞船上的一名[守心者Heartkeeper]。

我被告知,直接照料这艘飞船的[心]并满足它的一切需求既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特权]。它是有史以来最宏伟最强大的一颗[心],我何其有幸能与它相见。它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能量],我们与它密不可分。

我很快就会搬进船上的宿舍。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109

[心]可能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我们在它面前无比渺小。我过去也照料过一些较小的[心],它们大多还不到我的两倍高。

可是它们根本无法与[神圣]之手号的[心]相提并论。它大概有我十倍高,强劲的力量足以单独为整艘飞船提供动力。它的居室比宇宙中任何其他密室都更坚固,更安全。甚至我们进去时都需要戴上[呼吸器],因为它拥有专属于它自己的[大气]。

从它的居室甚至还有一条道路直通[神圣]宫殿,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踏足那里是想都不配想的事,真实之言Words of Truth也会如此评断我。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135

照料[心]是一项振奋的挑战。比起其他的[心],它对居住环境更加[挑剔]。它的居室必须维持低重力状态,这样它巨大的身躯才不会压垮它。我了解到它的居室被密封起来是因为我们所呼吸的[氧气]即使是很低的浓度都会使它感到不适,其他的[心]很轻易就能克服这个问题。它需要进食大量的纯[甲烷],我很担心我们的补给会不会用尽。幸好,[船长]很清楚补给的重要性,并向我保证我们会有足够多的备用补给。

另外我提醒[船长],如果我们要降低船的[能量]消耗,那我们务必要小心。[心]极其强大,如果不持续对它进行[虹吸],它周围的[反现实]就会变得很不稳定。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163

今天我遇见了一位神。

作为[守心者],我一直都有权进入船上的一些较私密的区域,而真实之言还[赋予]了我在有必要时可以进入[神圣]宫殿的权利。但今天之前我还从未见过[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Their [Majesty], They That Shall [Inherit] All[本人]。

那真是太尊贵了。我看见ta那伟岸的身躯上耀眼的真实之言,在它们面前我不禁战栗起来。我仿佛一下明确了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我一生中从未对任何事感到如此确信过。

在ta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悄悄偷看了一眼ta脸下的那颗眼。它正直视着我,而ta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礼而斥责我。这也许是我受到了青睐的信号!当王储[殿下]有朝一日继承王位时,我将会在这艘ta最优秀的飞船上做一名[守护者]。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341

我们今天要出发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我们还未获知确切的细节,但我看得出这任务非常重要。[船长]一反常态地严格,我们和[家]的通信也被限制了。

有传言说发生了[叛乱],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很有可能只是去某个[外星帝国]母星上攻打他们而已。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395

[船长]今天告诉了我这项任务的真相。我不能跟[别人]说,但这不代表我不能在这里记下来。[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现在在我们船上,[亲自]监督我们执行任务。因为[叛乱]已经发生。

大殖民船群星之心号被偷走了。一伙歹徒背叛了我们荣耀的[至尊],劫走了那艘船。他们打算把它交给我们的死敌,用来对付我们。

[船长]说王储[殿下]会不惜一切阻止此事。也许激烈的战斗会使我们不得不更用力压榨[心]的力量,ta相信我能确保这一切顺利进行。

钦定[个人]日志管理 #413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能感觉到。[心]很焦虑,船员也都很焦虑,两者之间还会互相影响。我不得不格外小心地控制它的[甲烷]剂量。

我通过星图和我们的[超空间][阶]计算了我们现在的位置。我们并不在前往敌方领地的路线上。群星之心号和那伙谋反的窃贼正在逃向虚空深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对此感到疑惑。

附录5052.3:SCP-5052-1后续探索记录

备注:在MTF Phi-26对SCP-5052-1进行初步探索并撤退之后,基金会认为探索SCP-5052-1深处以及处理其中认知危害的威胁已经超出了MTF Phi-26专业领域的范围。MTF Phi-26仍在SCP-5052-1的残骸上继续工作,执行了更细致的探索任务,依次搜索并记录了数百个房间并收集到了大约同等数量的文物,另外还发现了通往飞船上下层的路径。与此同时,MTF Eta-10(非礼勿视)因其在处理视觉认知危害异常方面的专业知识而被指派进行更深入的探索。

由于预期到该认知危害具有视觉触发性,Eta-10携带了专用的音频/声纳记录装置8以执行此任务。

后续探索音频/声纳记录

日期:1984年4月18日

目标:SCP-5052-1

队长:E10-Lead

队员:E10-1,E10-2,E10-3,E10-4


[记录开始]

E10-Lead:指挥部,我是Eta-10队长,记录现在开始。所有装备运作正常——已计入全体成员。请注意,我们到达目标地点后无线电通信可能会中断。

指挥部:收到。Eta-10。祝好运。

E10-Lead:好了,Eta,进入黑暗吧。

(Eta-10全体成员将面罩拉下来遮住脸并封死,彻底屏蔽了一切常规视觉信号的输入。)

E10-Lead:声纳的接收都没问题吧?

(队员们齐声给出肯定的回答。小队进入了SCP-5052-1内部。他们的声纳每秒刷新一次,发出的脉冲接触到墙壁再回荡到传感器,为他们勾勒出周围环境的轮廓。随着他们脚下的沙子越来越深,地面的轮廓渐渐模糊,当他们踏上金属地板时又再度变得清晰。他们已深入构造体内数百米,唯一的声音是沙子上的脚步声和休谟探测仪平稳的警报声,直到他们到达MTF Phi-26调头撤退的宽阔走廊。)

E10-Lead:四,确认一下是不是这里。

E10-4:根据之前的简报,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四周的这些墙应该全是能烧坏脑子的。

E10-3:正在扫描。(他举起一台认知危害扫描仪9扫描墙壁。该装置发出急促的滴滴声。)确认。扫描仪快给墙上的东西逼疯了。

E10-1:正在拍照。(E10-1举起照相机,摆弄了一会,然后开始执行为四周墙壁拍照的预定程序。)这墙壁你们要拍几张?

E10-Lead:先拍十米的墙,左右都要拍。有必要的话我们以后还可以回来再拍。

E10-2:我们接下来往哪边走?

E10-Lead:左边。我们要往下走到尽可能远的地方。

E10-2:收到。这条路看样子还挺干净的。一,你还要拍多久?

E10-1:两分钟。我不想漏过什么。

E10-Lead:二,你带头。

(E10-1完成了拍摄,小队在E10-2的带领下再次出发。他们沿着宽阔的走廊前进,脚步声在墙壁间回荡。向前六十米后,他们来到一扇关闭的门前。)

E10-Lead:三,Phi说过他们到目前为止遇上的门都能用门旁的符号来打开。找到那些符号。

(E10-3举起扫描仪,将它对准门的区域。它的滴滴声急促到几乎连成一片,然后它突然不响了。)

E10-3:该死。它好像坏了。

E10-Lead:我知道了。你还有备用的吗?

E10-3:只有一个,而且有点旧了。

E10-4:我觉得这片区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贸然开门也许并不明智。

E10-Lead:四,你认为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结构有多稳固?另外休谟值现在是多少?

E10-4:这玩意在这里都不知道有多久了,看上去一直都结实得很。休谟值现在大约是63。怎么了?

E10-Lead:这艘飞船和这里的现实应该足够稳定,能承受住一次冲击。一,给这里拍几张。标注上极端认知危害。二,炸开这扇门。其他人退回到刚才的路口。

(E10-2将手伸进背包,取出数块炸药,将其固定在门上,E10-1快速地拍摄了一些门的照片。此后E10-1迅速撤离,E10-2小心翼翼地将炸药用引线连接在一起,从子弹带里取出引爆器,谨慎地将其连到引线上。E10-2拨动了引爆器上的定时转盘,然后迅速撤离,与小队其他成员会合。一分钟后,可听到一阵滋滋声,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在走廊里回荡,伴随着某种东西破裂的声音。)

E10-4:成功了吗?

(小队慢慢地再次走向门口。门已被炸成碎片,露出里面的空间。)

E10-2:成功了。走过碎片的时候小心点。地面可能也被炸坏了。

E10-Lead:我来带路。哦不,后面还有一扇门。

E10-3:我发现这边的墙上有点古怪。那是什么东西?

E10-1:让我看看。(E10-1走近墙壁,取下一个金属物件,用手抚摸它的表面以辨认形状。)我觉得这是某种呼吸面罩。

E10-Lead:三,这些墙上有什么吗?

(E10-3的扫描仪划过门附近,它发出一声轻柔的滴声。)

E10-3:还是那符号,不过不是很强。

(E10-4走到门前,摸索着门边的墙壁。)

E10-4:三,那些符号到底在哪儿?

E10-3:等一下……(滴。)在那。

(E10-4将手伸向字符所在的位置,门开了。由E10-4带头,小队进入了这个新的房间。它非常宽敞,高度有将近15米,声纳扫描出了巨型机械设备和地面上成堆的石块的轮廓。他们进入房间之后警报声急促地响个不停。)

E10-4:休谟值只有50了,还在下跌。怎么办长官?

E10-Lead:退出去,快!

(小队踏过碎片,迅速撤退至被摧毁的门之外,警报声放慢了下来。)

E10-4:我觉得我们找到我们的绿型了。

E10-3:我没侦测到里面有任何动静。盖革计数器也没有反应。

E10-Lead:我们再进去。不要紧张,也不要太依赖自己的感官。

E10-2: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E10-1:这个房间到底是干嘛用的?三你知道吗?

E10-3:我不知道。扫描仪什么也没发现。只不过是一堆废物。没什么特别的。

E10-Lead:二,去看看那些机械是干什么用的。三,去找灯光开关。四,检查地上的石头。

E10-4:各位,我觉得这不是石头。这玩意周围的休谟值特别低。但它本身的值已经超过了160。

E10-Lead:解释一下。

E10-4:我认为它们是骨头。这是一个现实扭曲者。

E10-2:可是这家伙得有超过50英尺高了吧。

E10-3:找到灯了。

E10-Lead:三,你确定扫描没出错?

E10-3:是的长官。

E10-Lead:知道了。我需要常规视觉的辅助。

E10-3:收到。让我来吧。

E10-Lead:你确定?

E10-3:是的长官。

(E10-3调节了头盔,启动了认知危害过滤器,摘下声纳遮蔽面罩,然后开始环视房间。)

E10-3:过滤器全功率运行。很好。没错,那玩意确实是骨头。有两块看上去像是头骨的碎片。裂成了两半。那边有几块像是肋骨。还有那个是……看上去不像脊椎骨,但我实在想不出它还能是什么。

E10-4:我摸到它下面有些像缆绳的东西。

E10-3:没错。天花板上也有缆绳,它们看上去原本是连在一块的。

E10-1:这东西原来是被吊在天花板上的?可它都有鲸鱼那么大了。

E10-4:大概是反重力技术吧。毕竟这是艘太空飞船。不过我怀疑这家伙只要想飞肯定能飞起来。

E10-2:自己飞起来?那这里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它会被关在这里?从门和走廊的尺寸来看,船上其他人个头绝对没这么大。

E10-Lead:我认为我们应该凑近仔细看看那台机械的顶部。

E10-4:这玩意的骨头的内外休谟值是160比40。它这都已经死了不知几千年了。它还活着的时候,恐怕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把这艘飞船撕碎。

E10-1:或者为它提供动力。

E10-3:你是说,这玩意其实是一个绿型电池?

E10-Lead: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四,给骨头取样。前边还有一扇门。三?

(E10-4在骨骸里挑拣,最终选了一块30多厘米长的骨片,将其装入背包。E10-3从骨骸上跨过,走向新的门,小队跟在他身后。他摸了摸门边的字符,将门打开。)

E10-Lead:三,谢谢你……

(E10-3朝门内望去。他的头盔爆出一片电火花,认知危害过滤器已过载。E10-3一句话也没说就仰面倒在地上。)

E10-1:米克Mick

E10-Lead:见鬼。二,检查他的生命体征。

E10-2:他没死但也差不多了。脉搏非常弱。

E10-1:没下死手,或者他成功地避开了致命一击。

E10-Lead:一,带上照相机去把他可能看到的东西全拍下来。二,你来带路。四来帮我扶起他。(E10-Lead将失去知觉的E10-3扛到肩上。)我们撤退。

[记录结束]

附录5052.4:SCP-5052-3认知危害分析,由Eta-10负责

备注:在MTF Eta-10被迫撤离SCP-5052-1,Eta-10-3被送往医院治疗之后的一段时间里,MTF Eta-10对他们拍摄到的字符及已发现文物表面文字的抄本展开了分析。这些字符以及它们所代表的语言因其高复杂度和特异性而获得了SCP-5052-3的编号。以下是Eta-10与Berryman团队合作完成的分析报告的摘录。

SCP-5052-3给认知危害进阶研发带来的启示

SCP-5052-3展现了一种迄今尚未被归类的认知危害的独特应用方式,并为基金会未来的信息保护工作提供了一些有意义的选项。

创造了SCP-5052-3的种族显然是以认知危害为基础建立了他们的整个书面语言体系。而这——事后回头看的话——并不是最惊人的飞跃。毕竟,所有书面和口头语言都可以将信息传达给具有感知力的接收者,甚至有可能实现完美的信息传递——如果传达者在词句的选择上能适当地兼顾复杂度和精确性的话。以这一步为基础,在书面语言中引入额外的复杂性,利用异常的知识来实现普遍通用的信息传递,并不能算是太大的进步。这里的文字似乎可以实现物质、情感、地点甚至语法的共通表达,它是通过直接唤起对象大脑中已存在的对相应概念的理解来实现的。

该语言的书面形式主体为三角形字符。每个字符代表一个独特且唯一的词语或概念,并且字符内的图形组合(例如在SCP-5052-1和-2表面看到的那些字符)可以有效地表达更复杂的词语和概念。每个字符内部的螺旋状结构可将字体大小的下限压至更低,从而实现信息密度的最大化,飞船中数字文本的广泛应用以及物理文本的稀缺则表明字体的大小并未被视为一种障碍。

该语言将这些字符本身称为“真实之言”,它们被视为具有一定的宗教意义。SCP-5052内部的社会结构目前尚不明确,但由于“至尊”一词的一再出现,可以推断其很可能实行君主制或独裁制。统治阶级极为广泛地运用了这种语言。因为该语言提供的是实质意义的完美信息传递,而且这些信息都经过了巧妙的编写,使得读者对其的解读会受到他们自身与其君主之间关系的影响,所以它成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宣传和人口控制的工具。

Eta-10-3就是因为放松了警惕而成为了这一法则最直接的应用例证。SCP-5052-1的大走廊里也直接施加了独裁者的影响力,配以大量拼贴画以强化观看者的自卑和“至尊”的尊贵,但是让Eta-10-3陷入昏迷的却是一种二元化指令。自认为对“至尊”有用处而且获得了进入许可的人在经过这里时除了强烈的谦卑感之外不会感到任何不适。但是对王族不抱有绝对敬意的人会当场死亡。

这是最为特别的一点,它为认知危害的研制开辟了一条新途径。当前,研制认知危害的方法需要两个步骤;其一是制造认知危害并设定其对脑功能的特殊影响,其二是制造反向接种,事先将其植入观察者的意识中即可抵消认知危害带来的冲击。而现在这种新的方法指出,我们完全可以制造出这样一种认知危害,使其能对观察者现存的思维进程——如他们在基金会中的等级,或者他们的忠心程度——做出相应的反应。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些状态是很难伪造的。就算有些人可以通过假徽章和一些周密的准备工作或者偷来的通行证规避基金会的安保措施,根据上述原理研制的认知危害却可以查明观察者真正的等级或忠心与否,或者至少是他们自己对此的认知。

附录5052.5:回收自SCP-5052-1的地外生物骨骼样本分析

物品编号:SCP-5052-1-B012

首席分析员:罗伯特·斯克兰顿博士

物品描述:8.5千克的死亡骨组织样本。来自地外。

重要特性:内部休谟值极高,同时外部休谟值极低,具有绿型的典型特征。一件据估计历史极长的物品竟有如此程度的能量和稳定性,非常值得注意。未发现DNA;鉴定出了其他的核酸链。因而无法进行DNA分析。发现蛋白质残留。辨认出27种不同的氨基酸,其中14种为该生物所独有。鉴定出与地球绿型近似的细胞蛋白质结构。

备注:这些组织的来源仍是个谜。它们庞大的尺寸和极强的现实扭曲能力似乎在暗示自然进化过程不足以解释其起源。虽然它们明显存在异常,但它们也可能是人造的。

备注:需求更多样本用于进一步研究Erikesh。

Note:——请求已批准。授权者:O5-6。

附录5052.6:物品5052-1-A252内容抄录

备注:MTF Eta-10在26天后携带着更多爆炸物再次回到SCP-5052-1,并继续深入探索。这次他们穿过了之前止步的区域,并最终进入了被认为可能是王族私人生活区的房间。在该房间里,小队发现了该名地外统治者的一些私人文件和遗物,包括衣物、回忆录、计划书,以及SCP-5052-1和SCP-5052-2的地图。

以下是从该房间回收的一份文档中翻译并抄录的内容摘要。因为转录工作精神压力极大,该文档更换了三名D级人员才被转录下来10。并非所有的文字都是直接翻译。用方括号标记的词取的是近似义。

[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的[个人]日志

皇家日志管理 #1082

我的[神性]遭到了侮辱。在121年的统帅生涯中,我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甚至我身为[继承人]的地位都遭到了我的[家长]——[至尊]王,万物的[支配]者Their [Majesty] that Holds [Dominion] Over All的质疑。

群星之心号被偷走了。不知为何,一个下贱的侦察兵突然[自大]地想要脱离我的支配。ta纠结了一批同伙,逃进了虚空。

[至尊]王,万物的[支配]者命令我带领[神圣]之手号追捕他们,将那艘船完好无损地夺回。如果我办不到的话,就会成为一个灾难性的[先例]。ta暗示我,如果这次的任务失败了,那我也不必回来了。

我从未如此愤怒,也从未如此羞耻过。

皇家日志管理 #1101

我们进行了第一次[超空间][跨越],现在正在追赶群星之心号。我们轻松发现了他们的[光谱]轨迹,而他们似乎还未察觉我们的追踪。我发现这里的[船长]是一个软弱的[人],很容易对奴仆产生同情。ta发现我能找到那艘船的踪迹时非常吃惊,并为自己的疏忽感到[羞愧]。如此缺乏[决断]说明ta根本不称职。本次任务完成之后,我会立刻将ta撤换。

我被告知,这艘船的[心]正在全力运作,完全可以确保我们追上群星之心号。虽然这里的[心]小得可怜,而且动力只有我们的猎物的不到四分之一,但我们的质量也许只有他们的二十五分之一。[如果质量对等],他们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他们几乎连武器都没有。

我们会给他们带来等离子火焰和死亡。这根本不算难事。

皇家日志管理 #1143

今天我收到了我的[家长]去世的消息。我不得不怀疑我的[兄弟/姐妹]会利用这个机会夺走我的[继承权]。

我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船长],并命令ta严守秘密。要等到合适的时候,我才能向他们宣布我已经继位,不过他们太无能了,根本不配当我这个万物的[支配]者的[私人]护卫。

等我回去正式登基之后,我要挑选一批配得上我的档次的船员。不过那要等到我汽化了我那无礼的[兄弟/姐妹]之后。

皇家日志管理 #1151

直到最近,我们的猎物的目的都一直很不明确。他们进行了多次[跨越],深入虚空,奔向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方向。当然,我告知我的船员他们正在前往我们[新晋的]死敌的领地。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越追越近,因为他们放慢了速度,进入了一个星系。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在这里,在虚空的深处,他们找到了一个新家。这不仅仅是一颗适合进行[宜居化]的行星。那种行星我们见得多了。不。他们找到的是另一个有生命的世界。这颗行星早已充满了生机,而且还有富含[氧气]的大气层。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它的。这里还没有智慧生物或技术发达的文明。它实在太小,无法从远处侦测到它的大气成分。那个侦察兵一定是偶然发现了它,并一直瞒了下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我决不能让内心的恐慌阻止我的行动。

我们已经很接近他们。再过一个[睡眠循环],我就能[亲眼]见证他们的毁灭,然后带着另一个归属于我们的宜居世界凯旋而归。

附录5052.7:SCP-5052-2初步探索记录

备注:由于MTF Phi-26对SCP-5052的整体结构和功能已经非常熟悉,再加上Eta-10仍处于减员状态,以及该飞船据估计威胁较小,SCP-5052-211的首次内部探索任务由MTF Phi-26执行。

为了进入该残骸,小队先乘坐直升机抵达残骸上方,然后利用吊索垂降至飞船的表面12

因为预计进入飞船会相当困难,小队配备有洞窟探险与攀岩装备,另外还携带了少量的爆炸物。

初步探索视频记录

日期:1984年9月15日

目标:SCP-5052-2

队长:P26-Lead

队员:P26-1, P26-2, P26-3


[记录开始]

P26-Lead:我们要出发了,先生们。过滤器都开了吗?

(Phi-26队员齐声表示肯定。)

P26-Lead:指挥部,我们准备好了。预计四小时后回来;如果计划有变我们会通知你们。

指挥部:收到,Phi-26。小心一点。

(小队在外壳上前进,走向无数个裂口中的一个。裂口边缘的金属外壳扭曲卷翘,因为很久以前的炮火而变形。)

P26-Lead:胡安,那块金属牢不牢?我们需要个东西拴着我们降下去。

(P26-3走到卷曲的金属处,用尽全身力气猛踹了它两下。)

P26-3:它很牢固,长官。

(P26-2从背包里放出绳索,将带有钩子的一头固定在金属刺上。P26-1又用另一条绳索重复了同样的动作。P26-Lead将自己固定在一条绳索上,笨拙地翻入洞口,渐渐降入黑暗之中。)

P26-Lead:下面的地面很结实。高度差不多只有20英尺。稳着点。

(小队成员们一个接一个地降入SCP-5052-2。)

P26-1:假如Eta在5052-1找到的地图没错的话,我们现在是在……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叠带有设计图的纸,翻找了一会,然后选出了其中一张。)……这里附近。我们要去哪儿?

P26-Lead:先去发动机舱。从地图上看,它们应该一共有八个,比较小的那艘船上的发动机舱不是被埋了就是被毁了,所以这是首要任务。总部想找机会研究他们的发动机。他们很确定那些发动机用上了重力或者空间操纵技术。另外,如果我们能找到更多私人文件的话他们也会很高兴的。罗杰斯,走哪条路最合适?

P26-1:从这里的话……让我看看……如果我们向船的中轴走六十米,然后向下两百米,我们应该就能看到一条联通船首和船尾的主干道。沿着那条路往船尾再走一公里半,再稍微往上爬一点就到主发动机舱了。

P26-2:船员宿舍在哪里?

P26-1:从主干道走肯定很容易找到的。

P26-Lead:带路吧,罗杰斯。

(P26-1带领小队沿着一条宽阔的走廊前进,偶尔停下脚步查看地图判断方向。他们找到了一个楼梯井,然后向下走去。)

P26-2:这里有些东西感觉和那里不一样。

P26-3:什么意思?

P26-2:这里……更像家,懂我意思吧。走廊更宽敞,没那么多尖尖角角,灯光也更亮些。

P26-3:这艘船本来就比那艘大。走廊当然会更宽敞嘛。

P26-2:不止是因为这个。

P26-3:听着,在我看来,它就只是一艘又大又黑又可怕,积满了沙子,随时等着融化掉我们脑子的外星飞船。

(P26-1带领小队走出楼梯井,进入一条巨大的通道。他们的手电灯光几乎够不到通道的另一侧。手电划过处隐约可以看到有墙壁。P26-Lead点了一发照明弹扔了过去,照亮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P26-3:哦,太美了。

P26-2:还觉得它只是一艘又大又可怕的外星飞船吗?

P26-3:呃,不是这样。

(该空间的墙壁上绘有巨大的壁画。在灰尘之下,可以看到与SCP-5052-2外形相似的星际飞船飞向新的行星的画面,周围装饰着充满生机而又形态独特的动物与植物。描绘某种两足生物的画幅随处可见,有他们进行日常生活、舞蹈、创作艺术、社交和仪式化的近战格斗的画面。每个画面之间的墙壁上都饰有字符,在尘土中闪闪发光。)

P26-Lead:这一整条通道难道都画满了这样的画?

P26-1:老天啊,我希望如此。

(P26-1走到墙边,摘下了头盔。他用手指点着字符,一一阅读它们。他近乎虔诚地缓缓从一个画面走向下一个,尽情吸取其中的知识。)

P26-1:这一张……是一种古老的战士成人礼。成功完成仪式的人会得到统治者更多的偏爱。还有这一张……是求爱仪式。他们互唱十二夜的情歌,每人各唱六曲,在第十三夜两人共唱一曲。而这一张……是他们建造的第一艘星际飞船。闪耀尖峰Shining Apex号,大概是这么个名字。这是那次太空任务的领导者。而这个人是……

P26-Lead:罗杰斯,我真的不想打断你,但我们现在还有任务在身。

P26-1:对不起,长官。

P26-Lead:胡安,把它们都拍下来。

P26-3:我很荣幸,长官。

(P26-1再次戴上头盔,拿出地图,带领小队沿通道走了将近30分钟,不时停下来让P26-3拍摄新发现的壁画。当他们最终到达通道末端时,他们转向左侧,进入另一个楼梯井,这次是向上爬。)

P26-Lead:这艘船的路好像比另一艘要好走得多。

P26-2:假如你喜欢楼梯的话。

P26-3:你连这一点点有氧运动也受不了吗,赫克托?

P26-1: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走得很顺利。不过我觉得在发动机舱我们也许会遇到些阻碍。这是艘民用飞船,但这不代表它会对我们敞开每一扇门。

P26-Lead:赫克托,铝热弹准备好了吗?

P26-2:是的,但我希望我们不必用上它。

P26-3: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P26-1:你是说这些画,还是这整艘船?

P26-3:两者都是。

P26-1:根据我们在那艘小船上找到的资料来看,这是一艘殖民船。它的目标就是带上足够多的人去开拓一个全新的世界,它应该也携带了拓荒用的装备和补给,机库里应该还会有小型登陆舱。我认为我们很快就会需要去找这些小型登陆舱了。

P26-Lead:那是我们排在第三位的任务。

P26-2:第二位是什么?

P26-Lead:总部要我们找到另一具外星骷髅。我听说斯克兰顿觉得这玩意能给锚带来技术上的突破。

P26-3:难怪,我们确实离不开现实稳定锚。

P26-1:就在这上面了。

(小队来到一个平台上。沿着另一条走廊走了没多远,他们发现了一扇巨大的门。这扇门微微有些弯曲变形,门上的字符也略带扭曲。)

P26-2:这可不是好兆头。

P26-Lead:不管怎样我们都得进去。赫克托,把门弄开。

(P26-2在门上装设了数枚爆炸物,小队其余成员退到远处。他们全部找到掩体躲好后引爆了炸药。爆炸的回音渐渐散去时他们四周的结构体发出一阵呻吟。)

P26-3:这地方够结实吗?

P26-Lead:但愿。(他们绕过走廊的拐角,只见门依然毫发无伤。)嗯。我们可能需要更多一点的炸药。赫克托,把它们全用上吧。

P26-2:遵命。

(P26-2再次装设炸药,并引发了一场更猛烈的爆炸。这一次终于听到了撞击和碎裂的声音,门被攻破了。小队跨过门的碎片进入了发动机舱。这个房间极为巨大,差不多有50米见方,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位于房间中央的一台巨大的半球形机械,那便是飞船的非推进式发动机。机械的一侧明显可见一个大洞,洞口边沿的金属被熔化并扭曲。阳光透过上方约一百米处的一个弹孔,柔和地照耀着发动机和房间的一部分。在房间角落,另一个洞口揭示了炮火是从何处继续钻入结构体内部的。崩塌的空中走道的残片堆积在房间边缘。)

P26-1:真让人泄气。

P26-Lead:但它基本上还算完整。你们有没有看到控制台或者维修面板什么的?

P26-1:我认为它们原本在那里。(他指了指地上焦黑的洞口。)那些大炮很好地完成了它们的任务。它们能打得这么准不可能只是凭运气。

P26-3: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两艘船都坠毁了,而不是只有这一艘?

P26-1: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P26-2:你不是在故意卖关子不告诉我们吧,罗杰斯?

P26-Lead13胡安?

P26-3:已经在拍啦。不过我的胶卷不多了。

P26-Lead:赫克托,你觉得你有没有办法爬到那东西上面去,或许到它里面瞧瞧?

P26-2:我也许可以试试挂绳子上去,但就算这样要我爬到能进里面的地方还是太难了。

P26-Lead:知道了。我们下次还是带把梯子来。

P26-3:我们接下来去哪?

P26-Lead:罗杰斯,下一个发动机舱离这里有多远?

P26-1:大概十五到二十分钟路程吧。但我想我们大概进不去。除非赫克托还藏着些炸药没用。

P26-2:并没有。

P26-Lead:该死。算了。至少我们确认了可以安全通过这条路到这里来。罗杰斯,我们该上哪去找外星骷髅?

P26-1:你是说“心”吗?呃……就在主干道的另一头的下边。

P26-Lead:你觉得它被保护到什么程度?

P26-1:我猜没有炸药是进不去的。

P26-Lead:好吧。那我们去找私人宿舍。

(MTF Phi-26调头向回走,下了楼梯,沿着主干道原路返回。P26-3一路又拍了更多的照片。他们经过了最初的出发点,照明弹仍在那里发出微光,P26-Lead在那里放了一枚新的照明弹后,他们又继续前进了十分钟。然后他们右转进入一个向下的楼梯井。走了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一条两侧有规律地排布着房门的小走廊。)

P26-Lead:我们按着顺序来。(他走向一扇门,触摸门旁的字符试图将它打开,但门没有开。他用出全身力气将门抬了上去,然后走进屋里,伸手去开灯。)没电了。休谟值是多少?

P26-2:呃,99。基本上是正常的。

(小队走进了一个宽敞的房间。他们用手电扫过了整个房间。远端的墙扭曲并带着焦痕,还有一个向外翘曲的裂口。从中可以看到微弱阳光照耀下飞船中部撕裂的伤口的轮廓。地上有厚厚一层沙尘。在房间中央,一张高脚桌矗立在地上。大大小小的橱柜占据了其中一整面墙。另一面墙上则有一幅较小的壁画,描绘了四个站在一起的人形。角落里有一个盆子。房间里有两扇彼此相邻的门,分别带有六个发亮的字符。)

P26-2:哦。

P26-3:怎么了,赫克托?

(P26-2用手电照向地面。两堆杂乱的银色布料和金属被半埋在沙中。每堆布料当中都有一块块凸起的尸骨,时间的缓慢侵蚀已使它们变得锈迹斑斑。)

P26-2:这两个人一定是死在了这里。

P26-1:四个。

P26-2:什么?

P26-1:不是两个,四个。(他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其中一堆破布翻转过来,露出其怀抱中的另一具更小的尸骨。)他们这儿一共有四个人。

P26-3:他们还带着孩子?

P26-Lead:这是艘殖民船。这倒是说的通。

P26-3:死因是什么?

P26-1:很难说。取决于这个(他指了指被毁掉的那面墙)发生在什么时候,我估计是因为空气被抽空窒息而死。他们一定也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

P26-2:这里简直是个坟墓。

P26-Lead:我们去过的其他地方不都是这样吗,赫克托。胡安,拍照吧。罗杰斯,看看还能找到些什么。我们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了。

[记录结束]

附录5052.8:物品5052-2-A049内容抄录

备注:以下是从Phi-26初次探索SCP-5052-2时发现的一件物品中翻译并抄录的内容摘要。由于该物品所处环境的休谟值较稳定,它最初并不能正常运作,直到被带入现实稳定度已被降低的环境。并非所有的文字都是直接翻译。用方括号标记的词取的是近似义。

一·公正·刹那One Just Moment的[个人]日志

[个人]日志管理 #582

今天我们得到了新的[指示]。五·公正·观星者Five Just Stargazer、我们的两个孩子以及我自己被选中加入了下一次的殖民计划。我们将会乘上最宏伟的殖民船群星之心号,向第十四颗行星进发。那里最近才刚刚被[宜居化],这对我们来说会是一次很大的机遇。

我马上就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家长]、上司和朋友们。虽然很舍不得离开他们,但这是[至尊]王,万物的[支配]者贤明的旨意,ta知道什么才是对我们最好的。

[个人]日志管理 #621

今天我们第一次来到了群星之心号,也找到了我们的住处。一·公正二·公正对于要离开家和[学校]有些不满,但是一看到船他们就[高兴]了很多。他们为即将展开的冒险兴奋不已。

在这样的时刻,五·公正·观星者真是帮了我大忙。ta镇定地[接受]了生活的巨变,甚至[眉]都不[皱]一下。能在这个关头得到ta的关爱,我太幸运了。

[个人]日志管理 #657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现在距离启程还有两个[周期],今天我们突然收到来自[船长]的强制性全体广播。但是[船长]不是独自一[人],[船长]和新来的[陌生人]说出的是我完全意想不到的话。

新来的[陌生人]向我们说出了新的真实之言。ta告诉我们,我们被欺骗了一辈子,我们被[神]束缚了。ta说,关于[至尊]王,万物的[支配]者的一切都是谎言,[至尊]歪曲了真实之言。ta说我们现在有一次叛逃的机会。

ta找到了一条摆脱我们的统治者获得自由的出路。ta找到了一个我们可以藏身,可以获得庇护的地方。ta找到了能守护我们的强大的新盟友。

我相信ta说的话。这也许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抉择,但我选择了相信ta。ta的话语就好像揭开了笼罩我头脑的屏障,让真实之言烟消云散。

ta告诉我们,群星之心号一旦出发,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如果我们害怕这种改变,想要继续留在[神]的统治之下,我们完全可以选择下船。

我必须好好考虑考虑。

[个人]日志管理 #659

五·公正·观星者说ta想留在这艘船上。ta说这次机遇是我们唯一可以指望的事。

如果ta下定了决心,那我也一样。

[个人]日志管理 #671

适应船上的新生活出乎意料地简单。我们的日常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变的只是环境。这个房间对我们来说足够宽敞,去其他地方也只是几步之遥。五·公正·观星者说一切都跟原来差不多,但我能看出ta眼中的担忧。

我一点也不担忧。[船长]说只要经过一次[跨越],就再也没有谁能追踪到这艘船了,何况我们要去的还是一个远远超过国境之外的地方。

[个人]日志管理 #711

[陌生人]今天在屏幕上出现了。ta介绍说自己名叫九·庄严·风Nine Solemn Wind,并告诉我们计划有变。我们的目的地已经不复当初,我们所期盼的盟友也已经不知去向。

ta说,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应该去找登陆舱,开始着陆和定居的进程,而留在群星之心号上的[人]则继续要在虚空中再留一会儿,继续尝试寻找我们的盟友。

我们的房间是距离机库最远的,所以我们决定暂时留在船上。一·公正二·公正很紧张,但我不紧张。我相信九·庄严·风一定能带我们奔向自由。

附录5052.9:MTF Eta-10与MTF Phi-26的任务报告

行动总指挥:安娜贝尔·霍普金斯Anabel Hopkins研究员

现场指挥:MTF Eta-10队长约翰·西蒙斯Johann Simmons,MTF Phi-26队长查尔斯·蒙罗Charles Monroe

行动开始时间:1984年3月9日

行动目标:探索并测绘SCP-5052。收集并记录SCP-5052中的物品。为其他队伍开辟前往受关注的地外与异常地点的通路。确保地质测量队伍在SCP-5052区域内的安全。回收SCP-5052中的现实阳性尸骸。

行动结果:成功达成所有目标。

对SCP-5052-1和5052-2的探索和测绘工作在1985年2月12日全部完成,MTF Eta-10编绘了SCP-5052-1的完整地图,MTF Phi-26编绘了SCP-5052-2的完整地图。

物品的收集和记录工作最终回收了超过2000件独立物品。从中获得了大量的科技和文化资料。记录工作仍在进行,但从1985年2月15日起已不再需要机动特遣队的领导和监督。

SCP-5052内部的所有地点现在都已可以安全进入并正常实施研究。

地质测量工作平安完成。据推算该残骸的历史约有72,000年,可能存在正负8,000年的误差。

SCP-5052-1中的现实阳性尸骸被全部回收。SCP-5052-2由于受损严重,在预期位置无法找到任何尸骸。据推测任何可能存在的尸骸残留都已在久远的过去被彻底摧毁。

MTF Eta-10-3自从在SCP-5052-1受伤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附录5052.10:物品5052-2-A731内容抄录

备注:以下是从SCP-5052-2指挥室回收的一件物品中翻译并抄录的内容摘要。

九·庄严·风的[个人]使命与耻辱

[个人]日志管理 #001

今天我开启一份新的日志。今天我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我作为一名侦察兵,在[帝国]的指挥下服役已经有差不多97年了。在这段岁月里,我[勤恳]又忠心地工作,为[神]付出了我能尽的每一份力。我记录过敌舰的情报,甚至在战场上与他们交过火,我杀过[人],也救过[人]。我曾经是那样有野心,那样傲慢,寻求着更大的荣耀。我听从了他们的命令,听从了他们的真实之言。

但真实之言是个谎言。

我会发现这一点完全是偶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察觉到了。如果真的有[其他人]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那他们不是隐瞒得很好,就是早就因此而被杀了。

四年前,我被提拔成了[探路者]。我获得了一艘动力强劲的小船,独自一[人]被派往虚空深处,[记录]我沿路遇到的每一颗恒星和行星。我走得也许比任何其他生物都远,看到了无数[别人]只能在梦中得见的奇观。

就在那里,我找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美妙]的东西。我侦察到了一个既非来自家乡也非来自敌军的信号。它从极深极深的虚空中飘来,仿佛一段低语。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在我看来,像这种前所未有的状况需要一点点[个人]的主动出击。

我偏离了我的航道,也打乱了我的日程。我[跨越]进入[神]的声音无法企及的地方,只为寻找那个神秘的信号。我追踪着它,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跨越]后终于找到了它发源的星系。那是一个有生命的世界,有一个智慧种族和发达的文明。

我所发现的还不止于此。由于我离开了[神]的声音所能涉及的范围,我已经接收不到他们的真实之言。像我的船这样的小船也没有多余的空间来装那些大船上的[转译]装置。当我听到这个陌生的新世界传来的声音时,我家乡的声音渐渐微弱。

他们不知道真实之言。他们的语言对我来说完全无法理解。在我为理解上的障碍而迷茫时,却突然有了个新的顿悟。我的一生都在被真实之言驱使。但这里的语言不会驱使我,不会命令我做任何事。

我可以否定这种语言说出的言论。假如我能否定这种语言,那……

我决定回去。我会暂时保守这个秘密。我一定要想出办法保护自己不受残酷的[神]的迫害。我将会说出属于我自己的真实之言。我也将把它们及时传达给更多的[人]。

[个人]日志管理 #053

机会来了。我的[伪装]没有露出破绽,甚至我还获得了更高的权限,可以进入舰队的船只内部。这些船只中就包括群星之心号。它是唯一一艘庞大到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地生活下去的殖民船;其他的船到最后不是需要维修就是需要返航。我和它的[船长]见了面,冒险的时候到了。

这是第一次,我将让另一个[人]摆脱真实之言的束缚,创造属于自己的话语。我只希望这能行得通。要是我失败了,我只希望自己能死得痛快一些。

[个人]日志管理 #095

第二个重要步骤来了。群星之心号即将启程。我们以需要翻新为幌子,没引发一点怀疑地[剥离]了船上舱室里的真实之言,以后我们还将[静音]来自家乡的更多通信。我们又以需要防范[敌人]袭击为由,在船的外壳上写满了真实之言,希望它们能在我们出发后击退前来追踪我们的[人]。我们的路线以及为了摆脱追踪而[超空间][跨越]的计划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只剩把新的真相告诉殖民者们了。他们已经上了船,等待着[出发]。

我并不指望他们全都会接受。我预计会有很多[人]提出抗议。让他们下船之后我们必须尽快出发。

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我们的叛逃而受罚。

[个人]日志管理 #109

有哪里很不对劲。

我们上路已经超过一百个[周期]了。虽然已经过了[国界],却依然能收到来自家乡的广播。不过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我的头脑在戏弄我。我已经读了两遍这份日志,发觉了矛盾之处。我自己的日志告诉我,我们正在飞向另一个文明,而我书写真实之言时是无法说谎的,它们也无法被修改,除非直接毁掉。

我的记忆却告诉我,我们现在去的地方是一个没有文明的行星。我的记忆还告诉我,我们本来期盼着在那个目的地遇到[什么人]。

我跟[船长]和[守心者]谈了我的烦恼。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守心者]猜测说可能发生了现实更替,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不过至少,我们的[心]还是稳定的。

[个人]日志管理 #124

我的使命失败了。我的希望和[梦想]凋零了。不知为何,[神圣]之手号已经追在了我们身后。那艘船发来的通信直接来自于[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

我们没有武器,速度也不如他们。我担心我们全都会死。

我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殖民者们。他们理应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为自己的勇敢之举担惊受怕。

[个人]日志管理 #125

也许我们不一定全都会死。

我有个计划,[船长]也同意我们没更好的办法了。我们距离那颗新的行星已经不远。那颗星很有[活力],大气和[水]都应有尽有。我们决定让乘客们乘上登陆舱和大多数的补给船,从机库把他们放下去。留在群星之心号这里的[人]则要试图引开[神圣]之手号。我们会选择投降,回去接受处决。我们会假装顺从于他们的真实之言。我们会死,但那些登陆舱也许可以安全降落到那颗行星表面。

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个人]日志管理 #126

如果我还有能力悲伤的话,我一定会。

我们的[计策]失败了。我们开始把[人]撤走。我们假装投降。我们静静地发射没有点[发动机]的登陆舱,尽力遮掩住它们。

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的面孔。过去,我可能会愿意为这样的机会付出一切,也会从中感受到最纯粹的[喜悦]。但是现在,我能感受的只有恐惧,还有憎恨。[至尊]王储直接发来了联络,和我们说话。ta谈到了荣耀和名誉,以及[人]应该在ta的统治下认清自己合适的地位。ta还谈到了崇高与贤明,以及ta的统治如何将它们赋予了我们[所有人]。

然后ta谈到了[傲慢]与不可避免的结局,并绕着我们迅速飞行,将[等离子炮弹]射向了登陆舱。ta嘲弄着我们绝望的一搏,[大笑]着看它们毁灭。

我们试着阻止他们。我们试着挡住他们或者炮弹的路线,但是群星之心号速度实在太慢了。我们只能眼看着数万名无辜者丧生。[船长]在我面前眼看着ta的[家人]死掉。

这都是我的错。

[至尊]王储,万物的[继承]者命令我们回去面对审判。现在暴死还是不久后暴死,我觉得差别也不大。

[个人]日志管理 #127

这片沙漠如此美丽,是个合适的葬身之地。我后悔的事有很多很多,但这次我不后悔。

这将是我最后的日志。[心]已经死去,残余的[能量]正在快速消散。很快我们的维生系统就会失灵,也就是说我们再也无法获得食物与[水],我们在这里也找不到任何补给。但在死期到来之前,至少我可以小小地庆祝一下胜利。

准确地说,这是[船长]的胜利。当我被我们的失败打垮的时候,ta却反而被激发了斗志。也许ta是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或者是[复仇]的怒火点燃了ta。总之,我还能有机会写下这些都是多亏了ta。

[船长]驾驶着飞船调头飞向那颗行星,他联系了[神圣]之手号,要求和[至尊]王储通话。我一生见过不少[惊人]之事,但是能看见有[人]叫[至尊]王储滚回去和ta的[家长]干求爱仪式之后的事,也许是其中最震撼的。

他们向我们发射[等离子炮弹],开始一点点地将我们撕碎。先是一小串炮火轰炸了我们在船壳上精心打造的真实之言。然后的两发让船上十二分之九的区域漏光了空气。然后他们瞄准了我们的[发动机]。很显然他们想让我们绝望,[至尊]王储想让我们痛苦。这整个过程中[船长]只是不断朝着行星下降。

我们进入了大气层,终于有了短暂的喘息机会。[等离子炮弹]极为强力,但在浓厚的气体中却很容易消散。就算是近距离发射的[炮弹]也可能被气流干扰而偏离。

[神圣]之手号毫不费力地追上了我们,紧贴着我们的侧翼。[至尊]王储给我发来最后一条消息时,[船长]开始了ta的拼死一搏。

ta把船快速上抬——比安全的速度远快得多——有那么一瞬间,群星之心号飞到了[神圣]之手号上方。就在他们最后的[等离子炮弹]撕裂我们的船体,杀死我们的[心]的时候,[船长]将我们所有的发动机都调向[至尊]王储的船的方向,然后反转了它们。

[神圣]之手号不论从哪方面都是比我们更强大的船。它更快,更敏捷,无疑也更危险。在战斗中,它可以回避远程攻击,又可以在近距离爆发出更强更精准的火力。但是它的[心]却比我们弱,而且小得多。我们的发动机全力运转,这原本是用来将我们平安地抬升到轨道上的,现在它却反过来把[神圣]之手向我们,他们根本无法抵抗。他们的挣扎无济于事。

他们[撞上]我们的船体时发出了可怕的巨响和[震动],他们裂成了两半,从天空中坠落,在地面上摔碎。

虽然我们的能量正在飞快流失,[船长]还是成功地带着我们安全降落。我们靠[心]的最后一丝[反现实]能量来到了地面。

不久之前,我们侦测到[至尊]王储的信号。ta的[护甲]很特别,而且ta仍然有足够的力气——或者说怒气——来发送信息。ta从残骸中爬出来,开始穿过沙漠走向我们。

但ta终将永远倒在这片已成废墟的ta失败的证据面前。

只有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后悔。

附录5052.11:物品5052-1-D813描述

物品编号:SCP-5052-2-D813

物品描述:一套为两足生物设计的高约2.2米的金属盔甲。

发现地点:SCP-5052附近区域,SCP-5052-1以南约850米。它是在搜索船体碎片时被发现的,最初被错当成了一片船体残骸。

重要特征:盔甲已经相当破旧,但考虑到其历史极长,可以算保存较为完好。面甲和胸甲上写有SCP-5052-3字符,裸眼观察时会诱发极强的谦卑和恭顺的想法,以及服从并崇拜5052-1-D813的冲动。上半身的盔甲被设计成夸张的发达肌肉造型,面甲上的五官扭曲成怪异的形状。盔甲中发现了一些骨骼碎片。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5 Feb 2020 04:4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