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198 小小特遣队
EuclidSCP-3198 小小特遣队Rate: 55
SCP-3198
testsmall3.jpg

SCP-3198的侦察车出现在Site-1394

项目编号:SCP-319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手段可行时,应第一时间与SCP-3198建立联系,使其获知自身处境。在SCP-3198确认服从后,立即将其控制并转移到安全的站点。

目前SCP-3198收容于初始发现地点,该地点已被重编为Site-1394。在Site-1394外发现的任何个体都应受到收容,如收容失败,则将其摧毁。

已使用致命石棉暴露的伪装借口,将Site-1394的窗口全数封死。

进入Site-1394的人员必须穿戴全套战术防弹装甲。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不应向SCP-3198开火。

正在研究使SCP-3198恢复正常的方法。

描述:SCP-3198是一支机动特遣队的合称,其原名为Lambda-9(“巨枪大佬”)。该机动特遣队的创立是专为控制一批在收容失效时按指示需受到高伤害输出的Keter级项目。Lambda-9是规模最大的机动特遣队之一,其组成包括:

  • 100名步兵,持有M4突击步枪、M249式轻机枪、破片手榴弹、2发FGM-148标枪导弹发射器
  • 20辆Oshkosh全地形防地雷反伏击侦察车,装载有M2勃朗宁重型机枪
  • 2架AH-64长弓阿帕奇直升机,每架配有2名机组成员
  • 30名经过战斗训练的支援人员
  • 4辆装载柴油的M970加油车
  • 2辆装载JP8喷气燃料的OSHKOSH M978A4加油车
  • 4辆装载食物、净水及一般物资的MK25标准货运卡车

SCP-3198的所有单位(人员与车辆)均被大幅缩小至原尺寸1:64左右,质量的减少幅度与之相仿。SCP-3198似乎意识到了自身已被异常效应所改变,但并未意识到具体发生了何种效应。SCP-3198无法正确地感知周围环境,且相信各类材料、各种生命形式、其当前所在地均带有异常性质。SCP-3198对几乎所有生命形式都抱有极端的敌意。1SCP-3198已开始捕食栖息在其当前所在位置周边区域的小型无脊椎动物,尽管基金会尝试为SCP-3198提供了更为适合的食物(SCP-3198对此报以极端敌对行为)。

目前为止无法与SCP-3198进行交流。SCP-3198成员的嗓音声调变得极高,听起来如同“吱吱声”,偶尔有部分词汇可以辨识。SCP-3198的讲话只有在录音并调低声调与速度后才能被理解。推测普通人类的嗓音无法为SCP-3198所理解,真人和无线电联络均不可行,它们将其形容为低沉的轰鸣声。2

SCP-3198使用的载具与普通型号的对应载具在功能上完全一致,但运行时所需的燃料量大幅减少。手持武器以及侦察车、武装直升机上装备的武器被认为威力远不及正常尺寸的对应武器,但仍能对建筑和活体目标造成重大伤害。3

SCP-3198主要驻扎在Site-1394的阁楼西侧,已用木材、硬纸板、隔热材料建造起一个带有防御工事的基地。SCP-3198能够进入1394的第一层,方式是将阁楼楼梯侧边用作坡道,从而得以驾驶侦查车到达第一层。SCP-3198使用层层叠积木块在通向底层的楼梯顶部筑起一道小型战术围墙。围墙通常由一辆载有三至四名士兵的侦察车把守。

matv.jpg

事故-682-I之前的Lambda-9侦察车

MTF-Lambda-9最后一次活动是在SCP-682收容失效期间(见事故-682-I)。此次收容失效发生在尝试用SCP-1056将682缩小到可控尺寸之后(请参阅实验记录-T-98816-OC108/682)。在前往██████████ ████████ ████途中,SCP-682伏击了Lambda-9,发出一阵未知的能量波。4联络中断,MTF-Lambda-9的全体单位被认为在行动中死亡。

SCP-3198被发现于4天后,距离事故-682-I的发生地2公里的位置5,当时有特工报告说在如今是Site-1394的那间屋内发生了一桩事故。一名当地的害虫灭治人员接到报告,在1394的前身住宅内可以听到从阁楼传出的“嗡鸣声”和“刮擦声”,据推断噪声是由黄蜂引起的。当灭治人员前往调查时,遭到了SCP-3198的攻击。灭治人员在撤出阁楼并联系地方当局之前,在SCP-3198防御工事的一小块区域上喷洒了杀虫剂。基金会随即接管了对此处房产的控制,以收容SCP-3198。

附录:

附录3198-1:多起事故

事故-682-I

以下内容是在事故-682-I发生期间MTF-Lambda-9与特遣队控制中心的无线电联络记录文字稿。Lambda-9收到命令前往██████████ ████████ ████,在那里建立起一个前线作战基地,并从该基地派遣单位对SCP-682进行重收容:

MTF-Lambda-9:特遣队控制中心,我们走出██████████已有大约5公里。预计到达时间是10分钟。完毕。

特遣队控制中心:收到,Lambda-9。请注意,19-观察掩护丢失了与目标的视觉接触。目标在███████附近被看到向西前进。完毕。

MTF-Lambda-9:收到,控制中心。我们——

听到一声爆炸的巨响,紧接着是枪声和SCP-682的吼叫声。

MTF-Lambda-9:特遣队控制中心,我们看到了目标!我们已经发生了接触。我们的位置是█████████向西。将通讯切换到开放频道。完毕。

特遣队控制中心:收到,Lambda-9。若有可能,摧毁目标的行动能力;MTF和收容小队将被直接指引到你们的位置。完毕。

特遣队控制中心指引所有其他MTF单元以及收容小队前往Lambda-9的位置。从Lambda-9的无线电传来未知的声响,接着是7秒的静音状态。Lambda-9再次开启通讯,但被特遣队控制中心认为是随机噪声。Lambda-9的以下发言内容是对录音分析后的转录结果。

MTF-Lambda-9:特遣队控制中心,682刚刚……做了些什么,它释放了某种能量波。我们看不到目标了。我们现在,我们,事情有些不对劲,控制中心。完毕。

特遣队控制中心:Lambda-9,请报告当前状态。完毕。

MTF-Lambda-9:基督在上,那是什么声音?指挥部,你们在频道上吗?完毕。

特遣队控制中心:Lambda-9,Lambda-9,你们能收到吗?请求更新简报。完毕。

MTF-Lambda-9:指挥部?!682他妈的对我们做了什么?!

特遣队控制中心:所有单位,Lambda-9已处于黑色状态,通讯丢失。目标最后一次被目击是从█████████向西行。19-观察掩护,请前往█████████。其余所有单位,移动以拦截目标。完毕。

MTF-Lambda-9:队长!无线电毁了!我只能收到该死的尖啸声,他妈的发生了什——

特遣队控制中心切断了与Lambda-9的通讯。

事故-3198-A

以下是事故-3198-A的记录。这份记录由Site-1394的视频输入源在25/06/████拍摄到的事件转录而来。录像由位于1394屋顶西侧的4号摄像机拍摄,就在SCP-3198所在位置的房屋外部:6

<10:14:25> 观察到0582号武装直升机从屋顶的一处破洞离开Site-1394。

<10:14:31> 0582号接下来缓慢旋转过180度,然后沿屋顶飞行大约40厘米。

<10:15:15> 0582号返回Site-1394内部。

<10:25:38> 0582号再次离开Site-1394。距离0582号大约1.3米处可以看到一只乌鸫。乌鸫缓慢接近0582号。

<10:25:51> 在乌鸫飞向0582号时,0582号转向乌鸫。0582号的主炮向乌鸫发射,将其杀死。

<10:26:23> 0582号在各处悬停15秒,接着朝Site-1394的南边移动。

<10:26:59> 一群海鸥从Site-1394的屋顶起飞,飞向0582号,将其攻击到摄像机画面外。0582号在摄像机画面中再次出现,随即一只海鸥摧毁其尾翼。0582号随后坠地并毁坏。

事故发生后不久,基金会人员回收了0582号的残骸。

Site-1394外部的基金会人员并未第一时间意识到此次事故。在受到问讯时,他们表示他们看到了海鸥,并且推测它们是在争抢食物。由于0582号的尺寸过小,人员未能察觉到它的存在。0582号仅在触地并爆炸后才被注意到。

此后,将SCP-3198突破收容的破洞封闭。

附录3198-2:通讯记录

记录-3198-A

以下是在SCP-3198发现后,研究员于20/06/████试图与其重新建立通讯过程的文字稿。此时尚未得知人类与SCP-3198之间的交流障碍。以下SCP-3198的发言是对录音分析后的转录:

SCP-3198:控制中心,这里是MTF-Lambda-9,能收到吗?完毕。

SCP-3198:(明显的叹息)特遣队控制中心,这里是MTF-Lambda-9,有人收到了吗?完毕。

研究员Sanders:MTF-Lambda-9,这里是3级研究员Sanders。请立即发送你们的状态。完毕。

SCP-3198:啊操!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研究员Sanders:Lambda-9,能听见我说话吗?完毕。

SCP-3198:是你们这群混蛋巨人,是吧?Paul!我接到巨人的通话了,我想他们对于我们试图把他们炸翻这件事很生气。

研究员Sanders:Lambda-9,如果你们能听见,我需要你们听好。你们视作目标的敌人是友方,重复,敌人是友方,不要攻击。完毕。

SCP-3198:嘿巨人,这样如何,当你们在682身躯上的时候去吸它的屌,叫它撤回它对我们做的这档子恶心事,可好?

研究员Sanders:Lambda-9,我相信你们的无线电可能存在通讯问题。如果你们能听见我,请——

SCP-3198:对,这就是我的想法。

推测SCP-3198切断了通讯连接。

研究员Sanders:Lambda-9,有人在吗?完毕。Lambda-9?

此后对传输内容进行了分析。在接下来的几日,研究员重建连接的尝试徒劳无功。

记录-3198-B

28/06/████,驻扎在Site-1386的基金会通讯分析师记录到Site-1394的两部即时讯息设备之间的信息交流。这两台设备由SCP-3198使用。在此次事件以前,并不知晓有MTF-Lambda-9的成员在事故-682-I的部署期间配备了这种设备。7对话记录如下:

已连接


嗨Tash,这东西能用吗?这里是Lydia。


能用但电池快没电了,最好讲快点。围墙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围墙没事,巨人在附近冒了头,我们朝它开火时它就逃跑了,但是……该死,我发誓它身上戴着某种看上去像基金会标志的东西。





什么?你确定?


不是百分百,伙计们没看见,他们光顾着朝那该死的东西开枪了,而且那标志看着有点乱七八糟,就像是有人把标志上的几处地方拖动到了错误的位置,但我确定它看起来就像是基金会标志。






我觉得是这个地方。它搞乱了你的脑袋。我会为你保守秘密,不要恐慌。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让大家都认为巨人在替基金会工作。





明白,但如果不是这个地方搞的呢?那会意味着什么?



错误:信息未送达


用户已断线

此后联系任一接收者的尝试均未取得成功。8

附录3198-3:已回收的媒介

30/06/████,基金会破坏了一辆侦察车的主武器并将其俘获。该载具内部有四名步兵,其身份稍后被确认为列兵Lang、列兵Pimm、Emmerson中士、Betson下士。当基金会人员抬起载具以移出乘员时,四人全部跳下载具,致其死亡。

稍后对尸体进行检查时,在Betson的衣物内发现一份机动特遣队外勤文件,反面写有一封信件。由于物品尺寸微小,需要通过显微镜查看。以下是文件正反两面的文字稿:

mtfdoc

文件-3198-A的拷贝件

机动特遣队外勤文件 - Lambda-9

许可级别:3级


以下文件旨在记录无法通过语音、视频或照片获得的数据。本文件中对一切信息之记录都必须有将其送交研究人员的明确目的。


姓名:Natalie Emmerson
军阶:中士
日期:?????


我尽我所能记下关于我们身处之地的所有信息,为的是试图弄清楚“这里”是哪儿。

失效可能是由尝试使用另一个SCP或某种实验性科技来处决682而引起的。682很可能已经获得了该SCP/技术的能力,似乎是将其他生命体/对象传送到平行宇宙/维度的能力。最主要的问题是,用的是哪种SCP或技术?

生物:

巨人 - 外观为人形,身高可达1/2公里或更高,我们遭遇的第一头巨人能够喷洒某种毒素,使我们的食物储备受到污染(此后再未见过,是机械性还是生物性武器?),卡车附近的人们受到了严重的化学灼伤。它们发出的声音如同深沉的轰鸣声,几乎就像持续不断的音爆。显然对我们的武器没有好感。

飞行敌人“死亡鹰” - 可能是某种鸟,以鸟群形式袭击了0582号直升机,仅有0582号有过视觉接触,因此无法清晰描述。

多种昆虫 - 长度1到3米不等,外观近似甲虫、木虱和蚂蚁。全部带有敌意,但很容易处理,已经开始被当作食物加以食用。口味就像大不佳但可食用。

地点:

也许是某种山脉或者巨人造的建筑物。材料似乎是几种变异的木材类的物质,其中一种以块状形式被发现,其上刻有某种铭文(无法辨识语言,可能与巨人有关),地面排列有植物或某种纤维质(可用于建造堡垒),较高处的结构似乎是某种石材/砖块。

结论:

使用的SCP 我们身处其中的是一个平 我不知道我们在 我,们,完,了
我们在哪里并不重要。这里不是家园。为什么我还费那力气去写下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了让科学家在找到我们的尸体时对着这张纸撸管吗?操这一切。我们得离开这里。


机密!

本文件不得与低于指定许可级别的人员共享,低于指定许可级别者不得使用。

Shaun:

收拾好你走的时候要带的东西,天黑时分跟我在卡车那边碰头……好吧,就是当那些缝隙不再透光进来的时候。

我不能光明正大地跟你说,光是这么想想都有可能挨枪子,不过我准备与Pimm和Lang一起抛弃这个团队。当我们在围墙那边当差的时候,我们将驶出这里,开到我们能够到达的最远的地方,希望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既然我们不能选择直升机,因为死亡鹰会把我们撕成碎片,况且我们几个都不会驾驶这玩意儿,那么我们唯一的选项就是开着车子在巨人那边赌一把。

我再也忍不了眼前的狗屎了。每一次我吃虫子内脏的时候,我都得忍住不呕出来,同时望向我们的食物卡车。我在其中的一辆里面可以看到罐装的豆子。为了再尝一次豆子的滋味,我愿意付出他妈的一切。有的时候我会到这个地步,心想“管它呢,我宁可吃受污染的食物也不碰这坨屎”,但接着我就听见了人体系统被那有毒的烂东西侵入的伙计们发出的哀嚎声。干他娘的混蛋巨人。

昨夜我梦见我在家里。我的意思是那不是真的家,看着更像是墨西哥之类的地方,但在我心里,那就是家。梦里没发生什么大事,我不过是和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放松,这是长久以来我第一次感到快乐……然后巨人中的一头决定开口说话了。一头巨人显然是决定要再次试着攀爬到围墙边上发出那狗日的可怕声音。那一瞬间,我又回到了焦虑以及对那些狗东西的仇恨构成的深渊中。今天早上,我无法停止哭泣。

现下谣言四起,说有人在其中一头巨人的身上看到了基金会标志。我觉得那是扯淡,但大伙开始对此想太多。传言说也许应该向巨人投降,又或者也许我们正身处基金会的一项实验中。无论是怎样,我不在乎,我不会留在这里等待发现真相。

我知道你的感受也一样,Shaun,我知道你想念着你的丈夫,我知道你为了回到他身边做什么都愿意。我无法保证我们能回家,但一定比现在的狗屎处境要强。

请不要让我失望 - Nat

附言:也许我们得给自己搞几把更加巨型的枪了,对不?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7 Dec 2019 00:0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