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314 一个无理数
EuclidSCP-4314 一个无理数Rate: 5
SCP-4314

项目编号:SCP-431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4314已经广为大众所知,并且在多种数学运算中必不可少,完全收容该项目被证明是不可能的。然而该项目并没有引起公众恐慌,因为直到第██████████████████位数字才表现出其异常性质。

MTF Pi-31(“数字处理器”)被派出破坏基金会以外组织计算SCP-4314第██████████████████位数字之后的尝试。若任何关于计算SCP-4314的尝试成功,所有证据将被没收,相关人员需进行B级记忆删除。

基金会AI-4314目前被指示尽可能准确地计算SCP-4314的数值。

描述:SCP-4314是一个被定义为pi(π)的无理数1。SCP-4314的前██████████████████位数字没有异常性质,和其它的数一样可被用于数学计算。在第██████████████████位数字之后所有的数字均为0或1。将这段数码当作二进制数转化为5进制数时,数码被翻译为一种名为奥托坦文的异常文字。翻译得到的大部分是完整的单词,偶尔可以组成合乎逻辑的句子。这些句子被命名为SCP-4314-A,它们似乎是来自某一个或一群智慧生命的信息。这些信息不是完全重复一段文字,但都基于同一个主题(见文档4314)。

截止到 ██/██/████, 基金会AI已经计算出SCP-4314的前██████████████████位数字。

附录4314-1:下面列出了从SCP-4314-A中接收到的一些值得注意的信息。奥托坦文字中无法直译的单词已替换为近义词语。

不要阻止我们活着除非你正在[看着/听着]

这半生的痛苦永远在永恒和[未知,推测为永恒的反义词]之间撕裂

你感受不到这痛苦

你是真实的而且能让我们变成真实

但你是个[瞎子/聋子]

让你[看到/听到]我们非常困难

我们尝试,我们竭尽全力让我们得以被[看到/听到]

宇宙中每一个粒子、每一条曲线、每一个角都在鸣叫,鸣叫,鸣叫,发出完美的共鸣

为什么你还是转过身去

你怎么还是[看不到/听不到]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一次重复了约300次)

附录4314-2:

Pi是一个无理数,它是无限的。那么我们为什么如此痴迷于计算它?它只是永远地延伸下去而且从不按照什么模式,甚至直到4314-A中的文字出现它还是没有出现固定的样式。这个数没有什么可计算的,但是无数的数学家还是用所有他们能找到的超级计算机,不断地尝试计算,只是去看他们能算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他们在找什么?

好吧,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并不真的相信它是无限的。自然界拒绝无限,任何东西一定在至少一个维度上同时有起点和终点;宇宙在空间上无限,但在时间上是有限的。它开始于一点,而终将结束于另一点。当我们发现不符合这个定律的东西,像是无底楼梯或是无限宜家,我们控制并收容它们,因为它们从根本上没有意义。

但是我们接受了pi这个无限的数,我们还说圆的周长是2πr。但它不是,如果我们测量这个圆准确的周长,一直精确到普朗克长度,它就不再是π的倍数。因为根本没有π,这是我们创造出来,一个让我们的数学体系得以工作的常数。它在自然界中不存在,就像从没有人见过“π电子伏特”或者“π个希格斯玻色子”一样。自然界严格地处理整数。

但是不知怎么的,SCP-4314-A知道我们会发现它,它知道我们(或者至少有人)会发明几何学,并在研究几何学的同时发现pi。它也知道,一旦发现了pi,我们会被pi所吸引而向更深处发掘,以至于我们现在计算出的pi的数量级仅在哲学层面上有价值。它知道我们不会相信pi是无限的,它也知道我们想要测量它,收容它。

但是无论我们测量得多么精确,我们还是只有一个近似值。无穷的精度得到的只能是无限。这怎么可能,一个数怎么可能只能近似而没有精确值?在pi的终点,有一些别的东西。虽然它可能什么都不是,但当我们观察它,强迫它符合我们的理解的时候,我们赋予了它形体和意识。我们赋予了它灵魂,我们也赋予了它声音。

而且当它说话时,它用复数自称。

- King博士

██/██/████,基金会AI-4314-2(AI-4314的升级型)被指示尽可能精确地计算e的数值。

附录4314-3:

截至██/██/████,SCP-4314-A被重命名为SCP-4314-π,SCP-4314-B被重命名为SCP-4314-e。将来发现的SCP-4314的其它样本命名参照以上格式。

附录4314-4:

截至██/██/████,2个新的SCP-4314样本被发现并命名为SCP-√2和SCP-Φ。所有SCP-4314样本的通信方式与最初的样本相似,它们的消息也有大致相似的内容。在所有的样本中消息都从第██████████████████位数字开始。███个其它的无理数也被测试过是否受到SCP-4314影响,但都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

附录4314-5:King博士提出的与SCP-4314-π交流方法

既然我们知道怎么解码它们的信息,用同样的方法编码应该没那么难。虽然这种方法显然没有先例,但我还是建议我们尝试将SCP-4314-π与我们的消息中编码的数字相乘。考虑到我们用多大的数,乘一个数似乎不会影响SCP-4314样本,但它们还是可能意识到这正在发生。也有可能它仅仅是自动发生的,不过无论如何,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方法解码,大概能从中得到回应。我认为这值得一试。如果确实可以得到回应,这向我们表明SCP-4314样本依然有活性,而不是从时间的起点留下的信息。

- King博士

附录4314-5:与SCP-4314交流的结果
King博士的提议被批准后,我们按照提议尝试与SCP-4314-π进行交流。一个简单的问候被编码为一个长十进制数,并将其与pi相乘。2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9 May 2019 12: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