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76 爱迪生死者通信器
EuclidSCP-1576 爱迪生死者通信器Rate: 24
SCP-1576
1576.jpg

SCP-1576 as documented in 19██.

项目编号: SCP-1576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576被收容在Area-89下方的一个收容柜中。禁止任何人员靠近收容室。与SCP-1576相关的原文件被收容在Area-89的档案室中。这些文件的拷贝被收容在Site-77的档案室中。

SCP-1576-1个体被收容在通风和供水系统全部被切断的对人型收容室中。进入这些收容室的入口被一道气闸从外密封。在死亡之前,个体会存活1到4个月。死亡之后,其会被焚烧。

一旦个体被移除,收容室的内部将被消毒。当内部没有发现被感染的物质存在的时候,该收容室可以再次被用作收容其他的SCP-1576-1个体。在新泽西Edison 和佛罗里达Ft.Myers的特工将监控有无SCP-1576-1出现。

描述: SCP-1576是一个黑色的木质盒子,在其内外都有机械装置。内部装置主要由黄铜齿轮和圆柱形玻璃试管组成。

SCP-1576可以使对象听到已故的亲人或者朋友的声音。该声音会尝试尽量长时间的让对象听其说话。该声音对于对象的了解取决于对象的记忆。对象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不会被该声音提及。并且该声音的说法中存在矛盾之处。

SCP-1576-1指由于使用SCP-1576而出现异常状况的人类对象。SCP-1576-1个体会不断打喷嚏并且思维能力减弱。 鼻窦中会充满粘液,同时对象会报告有强烈的偏头痛现象。SCP-1576个体会报告有头疼,怪异的梦并且感受到其他SCP-1576-1个体的记忆。

D-1544在成为SCP-1576-1个体后的报告。

我首先看到的是星星。我记得当时我在田野里,躺在敞篷车里,看星星在我的头顶上。我是个年轻的女孩。我们都很年轻,他靠近我而星星在天空舞蹈。在那之后我什么也没看见,就像有人把我脑袋中的投影仪换到了下一页。

这次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我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男人。他很老,我可以感觉到在他走动的时候骨头拉动着肌肉,让肌肉不滑下去。他紧握着他的山桃木拐杖,握得太紧以至于在手掌上留下了印记。路边有一座小餐厅,我走了进去,里面的女士向我微笑,她给了我一张双人桌,我独自在那里吃饭。

SCP-1576-1个体的头盖骨组织会逐渐溶解,溶解的组织会残留在对象的鼻道中,挤出粘液。如果有人吸入了SCP-1576-1排出的细微颗粒,那就会被感染成为SCP-1576-1个体。

SCP-1576 被发现于1940,地点是美国新泽西的Menlo公园。特工正在调查一起当地的集体思维混乱爆发。因此发现了SCP-1576被Hoboken Paranaturalist Society这一神秘组织用作征兵工具。该组织成员声称发明家Thomas Alva Edison为他们制作了SCP-1576,其是为了和死者通讯而制造的。

在SCP-157发现时收集到的文件,这些文件显示Mr. Edison的确参与了其的设计,并且其他几位著名的设计团队成员包括, Henry Ford,,Henry Sinclair [数据删除]

与SCP-1576同时发现的文件

…额。 我们的得到的理论是人的大脑是又极小的“人”组成,或者说是意识的极小组成部分。当他们和睦相处时,我们健康。而当他们开始出现不同意见,我们就会生病。他们是原始,只要有不同意见就会争斗并且赢家说了算。如果他们长时间的争斗,不操作我们,我们就会死亡。然后他们就会分开,去组成其他的意识。如果我们能把那些“人”再组合在一起,我们就能让死者复苏…

感冒只是副作用。Clarence说他很快会回来工作的。

我们必须修正我们的理论。那些“小人”不一定非得待在我们的思想中,有时候他们会提早离开带走一些东西,比如说记忆,或者大脑工作的能力。他们总会保持组织性,并且靠自己运作。这是我们的错,我们向他们展示他们的真实的样子。

Mr. Edison似乎只加入了该组织大概了两个月的时间,之后他就离开了。拒绝参与。在这两个月中,几个原型机被制造出来。SCP-1576似乎是唯一一个能够起作用的。1/12/1950,SCP-1576被收容并被分级为Euclid。

附录 1576-A: 来自佛罗里达Ft. Myers的报告,显示这个社团从18██就开始存在。该区域的特工将监视当地医疗中心以寻找是否有SCP-1576-1出现。特殊收容措施被更新。,

附录 1576-B: 从去世时是SCP-1576的首席研究院的Dr. Musgrove的办公室中找到的文件。针对这一笔记的进一步研究正在进行中。

我真的很累了。这感冒让我趴下了。我甚至不能起床不能起床,基本上所有的时间我只能坐在办公室里。真的没什么别的事来…来做,实验进展缓慢。我不记得我们,我们,我们为什么开始这个,但是它很快会变大。我们希望得到更大的结果。

他们在那些笔记和“人”上继续下去。有一天他们将会崛起,我们没办法阻止。Ted说研究进展顺利。我们在做了不起的事。我们知道怎么提起离开,他们很快就会自由。
从我脑袋里滚出去!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2 Jul 2017 01:3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