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036 火兔
EuclidSCP-2036 火兔Rate: 47
SCP-2036 - 火兔
Rabbit.jpg
收容前的SCP-2036-1

项目编号:SCP-20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出现在大洋洲而且无法解释的鬼火将会被监视和调察是否可能为野生的SCP-2036-2实体的栖息处。所有怀疑是野生的SCP-2036-2实体必需汇报给机动特遣队Lambda-12(“Varmint Hunters”)以进行检索。

SCP-2036-1将会被收容于一个以FRCI1磁砖作为内衬的第IV型动物标准收容单位SCP-2036-1在没有进行测试时是由至少一只健康的雄性欧洲家兔组成。一个相若大小的兔子窝会放置于中心,并围有围栏和每日进行清洁。所有职员在处理SCP-2036时需穿着整副第II型抗热装备。收容室需要每日检查是否有腐烂草料,干燥的排泄物或者焚烧过的物质,所有有关物质需要移除和弃置于site内的生体废物回收装置。SCP-2036-1和所有SCP-2036-2实体每日会供给一千克的新鲜叶菜类蔬菜(生菜,大白菜,甘蓝,西兰花,欧芹或薄荷)和得到淡水。在site-19内的兽医要完成对SCP-2036-1,所有被收容行动的成员和所有SCP-2036-2存活实体进行完整的健康检查并把结果汇报给研究员Y███。

SCP-2036-2实体会被收容于多个标动物收容单位,在壮年期不能箕SCP-2036-1一同安置。 SCP-2036-1和所有被安置的SCP-2036-2在未进行测试的情况下必需装备无线心电图棎测器。

当SCP-2036-1在进入beta状态时,通过转移到封闭式摄影机观察对所有SCP-2036-1监视,所有的辅材料会被移走和所有SCP-2036-2实体会从圏占地迁移以防止破坏性连锁效应的发生。

描述:SCP-2036-1是一只母性欧洲家兔,现在身长37厘米,体重1.8公斤和拥有一般欧洲家兔染色体,除外还有一个带黑色的尾巴。所有SCP-2036-2为SCP-2036-1的后代,此外的所有后代,都保有其父母的异常特性。SCP-2036-2的实体在染色体上和其它的欧洲家兔相似,它们没有继承到SCP-2036-1带黑色的尾巴。

SCP-2036在存活的情况下, SCP-2036实体没有显现与同一物种的成员之间的差异性,除了有一个独特的基因使它们对粘液瘤病毒2免疫。所有SCP-2036有能力使自己心跳骤停;其原因仍未理解。当其死亡时,所有的SCP-2036自燃(combust),产生温度高达600°C。这个过程消耗了SCP-2036,但会生成了质量相当于SCP-2036-2 10%的成分约 99%的无烟煤粉末及质量相当于SCP-2036-1质量50%的质量分数占的类无烟煤晶体。这晶体非常抗损3,随后SCP-2036-1进入beta状态。在SCP-2036-1死后一至五日内,水晶出现温度逹到████°C与SCP-2036-1死亡时相似的火焰。这件过程定义为一件beta事件。当事件到达完结的状态和温度降低时,SCP-2036-1会以年龄约两至三个月的幼兔形态出现。当SCP-2036-1在6个月内没有怀孕,它会自我毁灭和进入死亡事件。

从SCP-2036-1和SCP-2036-2取得的样本没有自燃的性质。

回收记录:SCP-2036-1在12-5-20██西澳大利亚的███████回收。在有关”燃烧的鳄鱼”被人发现出现在大水池的岸边的报道出现后,由机动特遣队 Iota-10 (又名“Damn Feds”)以动物保护权威的伪装下回收。特工发现SCP-2036-1从洞中出现,而它咬着剩余燃尽2.5米咸水鳄鱼,在尸体旁逃跑时和尝试跑入在河床旁的洞时中取回SCP-2036-1。

附录-SCP-2036-1:
SCP-2036-2实体在其它SCP-2036如同其它兔子一样进入死亡状态时没有抵抗高温的能力。由于危害会牵涉到几宗高温火灾的连锁效应,现时没有超过3个SCP-2036-2实体被保存在任何一个地点。

附录-SCP-2036-2:
由于事件SCP-2036-20██-A,对野火的监视已经伸至个大洋洲。

事件SCP-2036-20██-A
在12/29/20██,基金会工作人员从小区的投诉中拦截到有关字词,回报宣称:“一整群兔子在我邻居的后院烧死”。特工发现该屋被遗弃,但发现了一个有保存着以Luritja方言写成的文档,以及有未加工的黑曜石刀钉在墙上的废弃实验室。

当我们第一次来到这里,你使我们的人患病,尝试将我们从母亲面前抹去。大部分兄弟愿意原谅你。他们祝愿你生活在和平之中,通过谈判来达到和平。

我们没有。

当你把害虫带来我们的土地而我们反击时,我们笑了,但我们的愤怒远远不够。我们寻求扩张,将这份讽刺转成复仇的武器,但我们失败了。

所以,我们做了交易,Αετος4乐意我们用[删除]交换我们所寻找的知识。他们使用它在会爬行的东西上。你们拿走生育我们的母亲,但她的孩子己经离开我们的土地。请将此当做我们回报的第一部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