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32 禽鸟手机。非同凡想。
SafeSCP-2232 禽鸟手机。非同凡想。Rate: 76
SCP-2232
BIRDPHONE.jpg

SCP-2232-01 正被用来拨打电话。

项目编号:SCP-223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每个SCP-2232样本不被使用时,需被收容在标准Safe等级容纳柜中。使用SCP-2232拨打电话或者发送短信时,需有经证明的训鸟师在场。

SCP-2232不被使用时必须有专人观察。

SCP-2232被用来追踪基于电话的异常事例,包括SCP-1750在内,已作为个例被批准。

描述:SCP-2232外形是一部天蓝色的三星Galaxy S4的智能手机,使用安卓5.7.4修正控制系统,系统名为“美味向日葵种子” 。目前SCP-2232的锁定无法被打开,任何尝试将会引起SCP-2232的剧烈振动,并同时发出尖利的噪音。109个SCP-2232的样本目前在基地的掌控中,标记为SCP-2232-01 through -101

更新:由于意外SCP-2232-01, SCP-2232-03已被销毁。残骸的样本现被保存在Site-77的惰性生化收容样本内。

使用SCP-2232拨打一个有效电话号码,会让其外形变为一只普通的鹩哥。它将出芽生殖繁殖出第二只体型较小的鹩哥。第二个样本,被标记为SCP-2232-A,将会试图直接飞向被拨打的电话所在地。SCP-2232已被证实在提供电话号码的情况下,可定位是移动线路或是固定线路。但是,一旦 SCP-2232被用来拨打定位超过40km的电话,它将显示信息提示使用者“请打开飞行模式以便长途通讯。”

当SCP-2232-A到达目的地后,它将会模仿闹钟或者大型机器运作声,以引起行人注意,或者用翅膀扑打行人脸部。从以上陈述总结,SCP-2232 和SCP-2232-A 功能类似一个双向传声系统,对前者说出的话语将会同步由后者发声,反而言之亦然。通话可在任何时刻终止。抓住任何一只鹩哥,并轻柔的让它头朝下,会使SCP-2232回到智能手机的外形,SCP-2232-A 将消失为一阵碳色烟尘。

使用SCP-2232给有效电话号码发送短信,将使SCP-2232变为一只传信鸽,被标记为SCP-2232-B。 SCP-2232-B将会前往被发送短信的电话,念出短信内容,然后返回原来定位。一旦目的地距离超过500km,SCP-2232将建议使用者打开飞行模式。

显然,启用飞行模式后,SCP-2232将能拨打电话或者发送短信到地球上任意一点;但是SCP-2232将会变为一只大白鹈鹕,被标记为SCP-2232-C,同时适用于电话和短信。SCP-2232-C将会继续前往受方德定位,到达后SCP-2232-C将会张开它的鸟嘴,如同之前SCP-2232-A 或 SCP-2232-B的例子一样,功能类似以上陈述。当它完成任务后,SCP-2232-C将继续延续在 SCP-2232-A 或 SCP-2232-B样本中行为的一致性,飞回原来位置。

SCP-2232的鸟类形式将会在途中停下以搜寻食物或水,休息缓解疲惫,甚至使用交通工具赶往目的地。SCP-2232作为通讯方式,显得并不实用。因为短距离通信也需要将近一天的时间,使它找到受方。而长距离跨各大洲通信,经估计将会用去几年时间。

附录2232-01:根据03/05/15的实验记录,研究助手张将SCP-2232-03遗忘在储物柜284号中,使其充电了一整晚。当储物柜第二天被打开时,一个大型白色重物迅速从中扩张,将研究助手张钉在对面墙面,并迅速遮蔽了安全监控的镜头。基地的安全措施检测到,储物柜所在房间大门被内堵住,最终使用低效炸药才成功打开。

储物室内部被均匀的由一层较厚的条状血肉覆盖,血肉被白色羽毛完全遮盖。除了储物柜284号内部,除了重度烧焦之外没有任何痕迹。血肉的样本经检验证实为来源于鸟类,并含有多个心脏联通的未发育完全血管,以及供血支持的生物肌肉组织。同时发现了支撑肌肉组织的大型骨骼框架,显然由铜,玻璃以及复合塑料组成。基地维护员工在丙烷火炬和大砍刀的装备下,最终剥离了研究助手张的尸体,并挖掘出了储物室内部的原有物品。残余血肉被清除,储物室由漂白粉进行消毒。

附录2232-02:在20/08/15, SCP-2232-08开始震动并发出近似乌鸦叫声。屏幕显示,它收到了一个打入的长途电话。经研究负责人塔纳勃姆的同意,研究助手吴接通了SCP-2232-08。SCP-2232-08立刻转变为鹩哥外形。接下来的对话被录入记录。

<记录开始>

研究助手吴:唔,你好?

SCP-2232-08:哦我的天呐!你找到了我的手机!真是太太太感谢你了!我以为我去工作的时候,随手把它放进我的鹤鸵汽车里了,然后-

吴:抱歉,我能知道您是谁吗?

SCP-2232-08:哦,我是卡西 德拉姆,我住在[无法识别],下东区的海鸥那块儿,这样,听我说,你有可能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吗?

吴:好的,我明白了,但是目前我们不能立刻把手机还给您-

SCP-2232-08:嘿,我没被卷进什么麻烦吧?我的上帝,那次蓝脚肥屁股鸟的事儿就叫我够呛了,我可经不住-

吴:请等等,蓝脚的肥屁股鸟?

SCP-2232-08:是啊,它猛的摔进我的车道,什么声音呀,征兆呀都没发出来,可车子的前灯和客座门倒是结结实实坏了几个礼拜。我不得不去找修理工,那家火烈鸟保险的员工简直精神不正常,还有- 抱歉,对我来说那几个月真是惨痛的经历。现在,听着,我在那只鸟上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联系人和照片。它们对我来说意义深重,请相信我。如果你附近有一只澳大利亚丛冢雉,你可以把它放进一个包裹里,然后只要把它放进洲际邮递邮箱里,寄到23号[无法识别 - 应为某地址],放到我的斯皮克司金刚鹦鹉门前台阶上。这听起来还挺简单的吧,对吗?

吴:呃,你可以再解释一下-

SCP-2232-08:语音通话漫游时间已用完。请联系您附近的羽翼电话通讯商代表,咨询更多漫游收费信息。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2, 最后编辑于: 25 Dec 2017 05:5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