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01 玛丽有只小羊羔
EuclidSCP-2401 玛丽有只小羊羔Rate: 80
SCP-2401
better_hole.jpg

SCP-2401试图在一名男性宿主体内建立栖息地。

项目编号:SCP-240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401和SCP-2401-Alpha被收容于研究站点Site-45的单元-22中,单元内需放置3m2的盆栽花卉,及自动灌溉系统予以维持。

单元-22附近应备有燃烧松针1的小型焚化炉,由维护人员供应原料并操作,当SCP-2401开始兴奋或激动时,焚化炉产生的废气将被直接送入单元-22。

目前,将临近单元-23与单元-22合并的提议正在等待批复,SCP-2401-Beta将保留其现有名称,直到另行通知。

描述:SCP-2401是一种此前未知的蜜蜂,基于人类宿主的性别寄生或共生,迄今为止,仅观察到女性宿主身上出现了SCP-2401的可持续繁殖地。

现已观察到的所有事例中,男性宿主通常在被植入9-12天内由于常规刺痛和皮肤组织改变引起的炎症而死亡,也会损害免疫系统,使得男性宿主易于受到厌氧菌的感染。当男性宿主死亡后,SCP-2401将离开身体,寻找另一个宿主。

bees.jpg

SCP-2401在进入女性宿主真皮层时化蛹。

在女性宿主的占据方式有所不同,由于蜂胶2产量较高,感染风险要小得多。一旦30-50%的皮肤被修改为角蛋白基蜂窝状,寄生将达到稳定状态并且不会进一步扩展。这个过程完成后,SCP-2401将对宿主进行标准的保护行为,将他们视作巢穴。SCP-2401采用宿主的气味标记,调整殖民地的气味标记适应宿主,这个过程使SCP-2401敏感于主人的情绪和身体状况。

女性宿主也迅速变化以适应和保护SCP-2401,包括组织增加再生,更高的苯丙胺产量和缺乏对食物或水的依赖。在大多数情况下,女性宿主保留了自己的记忆和个性,通常会产生与SCP-2401寄生相关的心理创伤。当宿主彻底拒绝共生时将会有较高的自杀风险。

只有一个幸存者对与SCP-2401之间的共生关系产生了独特兴趣,为了意有所指,她被编号为SCP-2401-Alpha。

文档DOC-2401-T1


笔记:下述文档没收自Kenneth Lamb博士的硬盘,包含有关SCP-2401-Alpha的敏感信息,并将被保留在高安全性数据服务器上。


日期:2015年1月4日
时间:16:32

D-6780和D-9343都被暴露于SCP-2401,这是第二次试验,研究SCP-2401对人类宿主的影响。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能使一名宿主存活三十天以上,使一名宿主能在寄生过程中存活,是发现一种方法来扭转这一进程并使宿主恢复原状的第一步。

女性D级相当缺稀,难以征收,但这是唯一的选择。因为SCP-2401无法与男性D级共生且不杀死他们。由于之前的测试问题,两名女性宿主在进程期间相继自杀。



日期:2015年1月8日
时间:09:44

D-6780和D-9343都快速发展,身体状况相对较好,然而今天,D-6780已必须通过气溶胶吸入镇静剂以阻止自伤。在此期间,D-9343反应极小。测试之前我曾一再要求调查两名宿主的医疗记录,文件似乎在管理时极易丢失。


日期:2015年1月15日
日期:22:01

4小时前,D-6780用日常口粮堵塞出口并灌满水,将自己溺死在马桶中。单元-21目前正处于隔离状态,直到清理团队明早集合。我希望能得到比此前更可靠的解剖结果。

D-9343看起来比往常更加平静,迄今为止,该宿主是唯一一个在定植过程中仍能保持这一点的人。我已要求维护人员和站点主管对单元-22进行改建,以帮助SCP-2401及其宿主更好地适应环境。我仍在等待医疗记录公布。


日期:2015年1月26日
时间:12:55

D-9343已与SCP-2401实现完全共生,D-9343已被制定为SCP-2401-Alpha,并且表现的比此前更加活跃。回顾录像时我注意到SCP-2401-Alpha似乎不吃不喝。

行政部终于提供了D-9343的医疗记录,但这些记录来自她之前的监禁机构。不幸的是,除了她的犯罪记录之外,这些信息缺乏细节。我会重新审查这些信息,也许在即将到来的访谈中使用。


日期:2015年1月27日
时间:14:03

我与SCP-2401-Alpha进行了第一次访谈。在近一个月的单独监禁后,她似乎相当渴望看到另一张面孔。我问她有没有什么症状,一开始她经历了很多的痛苦,其中大部分已经减轻了,现在感觉好多了。

通过观察窗进行的快速身体检查得出结论,估计她有50%的身体表面被转化为了蜂窝状结构,其中寄生着许多成熟阶段不同的SCP-2401。 我质疑SCP-2401从何而来,但是SCP-2401-Alpha无法回答。


日期:2015年1月30日
时间:09:12

我与SCP-2401-Alpha谈论起她的犯罪记录,由于某种原因她很难回想起自己的过去。其中大部分关乎自己小时候被送走寄养,不得不面对恶劣的亲戚,直到15岁。我注意到她越来越激动,以至于无法继续谈及她的背景。

我第一次不得不使用新安装的烟雾发生器使她平静下来,她受到了有效的压制,这一天终于结束了。


日期:2015年2月2日
时间:13:47

在进行采访之前,SCP-2401-Alpha坚持为上次采访中自己的行为道歉。她介绍说自己名叫玛丽,并也询问其我。我也作了自我介绍,因为她的意图似乎是无害的。之后,她多次尝试通过闲谈使谈话脱轨,而我能够令谈话中心回归她的症状。

玛丽试图解释她所做的一个关乎于我的梦,但无法记清具体细节,我询问了一下关于她精神状态的问题,并做了笔记与站点心理专家讨论。


日期:2015年2月3日
时间:22:25

玛丽今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正在反复的做梦,虽然在醒来之后,除了与我相关之外,她什么也记不起来。我问她是否要求书写用品来记录梦境。她同意,但是这个请求被我的上司拒绝了。

玛丽对自己的念头耿耿于怀,很多时候她神志清醒却反应迟钝,我要求更多物品来帮助刺激,但是都被否决了。


日期:2015年2月4日
时间:01:10

我现在每天都与玛丽谈话,她的状态举止似乎一直在恶化,换班警卫通知我必须每晚使用烟雾。当我就这些信息对玛丽发问时,她回答说是因为她的梦境。尽管如此,她仍声称无法记得这些细节。

我最近与站点心理学家就我的笔记进行过讨论,对玛丽的精神状况仍然没有定论。我会继续每天拜访她,以期获得更多改善她精神状态的方法。 除此之外,SCP-2401的寄生地似乎正在蓬勃发展,并处于最佳状态。

事件报告表格


事件日期:2015年2月14日
事件时间:11:15
站点/地点:研究站点Site-45,人型收容侧翼,单元-22
唯一标识符(自动填充): 2401-021415

平民参与(是/否):
人员参与(是/否):
参与人数:3
受伤/死亡:1轻伤,2重伤
使用的记忆(是/否):是(根据要求)
涉及SCP(是/否):
名称:SCP-2401-Alpha
收容失效(是/否):

细节:SCP-2401-Alpha在事件发生前出现长达十天的激动行为,并且难以辨明缘由,经常发出含糊不清的陈述,并且使用自己在共生前的名字的复数称谓作为自称,SCP-2401代理主管Kenneth Lamb博士认为SCP-2401-Alpha神经过敏。

事件发生前72小时,SCP-2401-Alpha突发剧烈痉挛并摔倒在地,这一时刻被注意到且记录下来,尸体按照标准人形检疫规程保存。48小时后,站点主管将单元-22的检疫时间再度延长24小时,没有观察到宿主或集群的活性,房间内散落着死亡的SCP-2401。

安保人员在隔离期过后进入单元-22,以便取回尸体进行检查和解剖,在清洁尸体并准备转移的过程中,SCP-2401-Alpha突然惊醒并发起攻击,两名安保人员都受到了冲击。

随后Lamb博士被抓至收容间外的地板上并被SCP-2401-Alpha脱下衣服,根据视频,Lamb博士仰面倒地,被SCP-2401-Alpha压制约90秒,由于录像位置受限,很难确定Lamb博士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仅仅轻微地挣扎了一阵。

最终,安全部队使用电击武器制服SCP-2401-Alpha并将Lamb博士从其手中解救,他只受到肩膀脱臼和轻微擦伤。SCP-2401-Alpha现已将集群数量补充至完全恢复,并且与事件发生前相比显得更加温顺。

附录-2401-001:由于SCP-2401-Alpha近期收容失效,若无站点主管授权,工作人员和安保部队不得进入单元-22或与SCP-2401-Alpha交谈,对SCP-2401或SCP-2401-Alpha的进一步研究已被无限期搁置。

事后访谈INT-2401-03


访谈日期:2015年2月15日
访谈时间:04:30
站点/地区:研究站点Site-45,办公室
采访者:高级内部调查员,Rubén Foster
受访者:研究员,Kenneth Lamb博士

Foster特工:好,打开录音机。你现在感觉还好吧?

Lamb博士:我……仍然不敢置信。

Foster特工:那么让我来提问,为何你被选中?

Lamb博士:我不知道。

Foster特工:好吧,你负责她——

Lamb博士:它。

Foster特工:好吧,,三个月来,你每隔一天就会与它谈话。

Lamb博士:我也监视这个侧翼中其他的人形。

Foster特工:所以回到我原来的问题。

Lamb博士:也许……也许是她里面的人——我的意思是说,这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无论哪种方式,它(叹气)它从我这里得到了它想要的。天啊。

Foster特工:你还可以继续吗?

Lamb博士:大概吧,抱歉,我只是……我还是很慌乱。

Foster特工:从医学上讲你的状态不错,只有碰伤和划痕,所以就是这样。

Lamb博士:……

Foster特工:看,我不愿在这样的创伤之后逼迫你。你想在记录上留几句话吗?

Lamb博士:我要注射,给我注射让我调任,求——求你了。

Foster特工:乱涂)我明白了,我去看看我能做什么。

咔哒

附录-2401-002:████博士在调离研究站点Site-45后,因涉及其自身和SCP-2401-Alpha的收容失效接受盘问,他选择立即接受记忆消除,并出于安全考虑永久降至0级。他在基金会内的行为将受到持续观察和报告,这项监控不少于三年。

事后访谈INT-2401-06


访谈日期:2015年6月16日
访谈时间:22:05
站点/地区研究站点Site-45,人形安全收容翼,单元-22
采访者:高级内部调查员,Rubén Foster
受访者:SCP-2401-Alpha

Foster特工:录音开启,SCP——

SCP-2401-Alpha:玛丽。

Foster特工:什么?

SCP-2401-Alpha:我们喜欢被叫做玛丽。(嗡鸣声

Foster特工:好的,玛丽。你与Lamb博士是什么关系?

SCP-2401-Alpha:关系?他是这样说的吗?他和我们?(轻声嗡鸣

Foster特工:无所谓,你们能解释一下二月时对他做了什么吗?

SCP-2401-Alpha:我们记得他很安静,而且很满足。

Foster特工:好。他不想再见到

SCP-2401-Alpha:停止嗡鸣)嗯嗯,我们不相信你,但仍为结果而喜悦。

SCP-2401-Alpha用手慢慢抚摸肿胀的腹部。

Foster特工:这……周期的一部分吗?

SCP-2401-Alpha:恢复嗡鸣)是也不是。我们需要更为坚决的宿主。女性脆弱又任性。强大的殖民地需要强大的女王。

Foster特工:……

SCP-2401-Alpha:我们亲爱的Kenny,告诉他,他的后代日益壮大。告诉他,我们都在等待他归来。

Foster特工:乱涂)知道了,我会带话给他的。

持续嗡鸣

Foster特工关闭了连接单元-22的麦克风。

技术人员:你没真打算答应……吧?

Foster特工:不,去他妈的。帮我个忙,你看到焚化炉上的那个按钮了吗?

技术人员:是的,长官?

Foster特工:放烟熏她。

咔哒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30 Dec 2017 14:0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