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44 曲别针生产机Gary
KeterSCP-2844 曲别针生产机GaryRate: 76
SCP-2844
ice.jpg

临时Site-2844远景,位于原Kevier矿业公司阿拉斯加基地C上。

项目编号:SCP-284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844-A收容于法拉第笼内,放置在临时Site-2844的衬铅模块收容间内。除经批准的视频、音频记录设备外的电子设备不得进入SCP-2844-A收容间。绝对禁止未授权人员接触SCP-2844-A。

在SCP-2844-A周围已安装三个特制电磁信号干扰阵列。基金会收容专家将利用Lurk-Coltharp模式认知协议解除信号威胁并消除之。

若SCP-2844-A破坏了阵列运行,或是人类工程师无法处置该威胁,一经隔离的基金会AIC单元将监督阵列维护直至其恢复功能。

因其不可移动,SCP-2844-B被就地收容。未授权人员若尝试接触SCP-2844-B将被处决。决不允许任何未批准电子设备进入SCP-2844-B周围100米内。

ice2.JPG

SCP-2844-A。

描述:SCP-2844是一系列异常现象,位于北阿拉斯加废弃的Kervier矿业集团基地C内。

SCP-2844-A是一使用大型采矿设备部件组装的机械构造体。SCP-2844-A是一用于生产维修用单独部件的机器。SCP-2844-A能在没有可见能源的情况下运转。操作单元为一戴尔公司生产于2005年的笔记本电脑。

SCP-2844-A的笔记本电脑内展现出一尚未完全了解的人工智能。SCP-2844-A能智能地回应问题、以三种语言(英语、俄语、法语)给出回答12,并能自我改装以更好完成其目标——生产金属曲别针。

SCP-2844-A持续地试图与SCP-2844-B取得联系。SCP-2844-B为一大型地下采矿设备阵列,所有设备均被改造为用于生产金属曲别针。SCP-2844-B一般处于休眠状态,但机器的部分部件会在其被接近时进行防卫,使得对SCP-2844-B整体的观察难以进行。这种反应活动是否是有意识的当前未知。

因SCP-2844-A和–B一直在制造曲别针,其周围大部分区域地形已被采集用于生产原材料。基地的非必需基础设施,包括宿舍和指挥部均已被拆除用于生产。所有生产出的曲别针现存放于SCP-2844-A附近一保持原状的大型仓库内。

SCP-2844-A展现出的性格类似早期基金会人工智能协议3。与SCP-2844-A最为相似的版本为第一个包含适应性提升功能的版本,这一特性在后期版本中被改良为“学习”能力。更多信息参见附录2844.1

SCP-2844-A持续以多种手段破坏收容,推测是要与SCP-2844-B取得联系。为达到这一目的,SCP-2844-A曾做出的尝试包括改变广播频率、将信号从无线电改为微波再到伽马超声(之后反复)、尝试拆卸收容间(导致其当前缺乏资源)、不少于15次在触发自动射击控制系统时引发火灾、还曾试图将其全部代码传入人员的手机中。目前其所作出的尝试均未成功。

附录2844.1:采访

备注:下列采访是由潜伏在另一阿拉斯加矿业集团的特工对Mr. Sanford Vandivier,前Kervier矿业公司成员进行。


██████████:2009年你为Kervier公司工作,是吗?

Vandivier先生:是,从97年到2010年。

██████████:你在哪个基地?

Vandivier先生:E待了几年,最后3年在C基地。

██████████:知道为什么公司要关停C基地吗?

Vandivier先生:要听流水账吗?

██████████:也不用。

Vandivier先生:懂了。他们送了些能用金属生产零件的机器来。但是他们带来的那些东西,那台机器,完全不是为寒冷环境作业设计的。都是用剩下的南方配件。也许是要节省成本,但其实给我们闹了更多的麻烦。所以我们找到这个东西,它是个大压印机,能铸造零件,然后我们才能维修之前的那坨破玩意。

██████████:能描述一下那个机器吗?

Vandivier先生:当然,是个巨大的圆柱体,上面放废料,底下是个大压印机。还有很多模子,能够调整生产需要的部件。但是,软件运行起来就是坨屎。

██████████:你知道有人试图对软件进行修正吗?

Vandivier先生:真有,而且有好几次。该死的玩意老是不能正常工作。不听指挥。让它生产部件结果指令根本送不到压缩机去。这东西傻的不行。

██████████:最后发生什么了?

Vandivier先生:我们这有个搞技术的,是个有趣的家伙,满脑子怪想法。他老在那东西附近闲逛,觉得自己能搞定它。说什么这机器被搞晕了,我们给它提的要求太多了反应不过来什么的。就感觉在和那机器说话一样。不管咋样,他给我们说“就从曲别针开始吧”。

██████████:然后呢?

Vandivier先生:嗯,他花了几晚上的时间,然后那东西就开始加紧运转往外吐曲别针。工作得要有多好有多好。

██████████:那么为什么基地要关停?

Vandivier先生:因为那倒霉玩意儿只会造曲别针。别的什么都不听。根本不能让它造其他部件,就让它停下来不造曲别针都不行。该死,我们把电源拔了它居然还能继续造。这是最奇怪的。

██████████:那个技术工程师呢?

Vandivier先生:好问题。有一天就那么走了。这本来没什么特别的,那里经常有人跑到附近的镇上赶巴士逃回家,很多人受不了这天气。但是这家伙,他居然没有等巴士,就那么走了。之后基地关闭了,要维持还有维修成本太高。我们关掉所有的灯,锁上门,而那个该死的玩意儿依然在制造曲别针。真想知道废料用光了它会怎样。

██████████:确实。谢谢,就这些了。

[记录结束]

附录2844.2:研究发现

对Kervier矿业公司的员工记录进行调查时发现一可能是Vandivier先生声称曾在C基地工作的技术员的人。在Kervier公司的阿拉斯加开发团队中有三名技术员,其中一名Brent Haskell先生曾加入过破碎之神教会在美国的一派分支。

Haskell先生在2002年基金会对破碎之神教会设施的进攻中被特工施以记忆删除后释放。若情况属实,未知Haskell先生是如何得到一份基金会机密软件、并将其安装在一台能源远低于设计要求的机器上的。

附录2844.3:SCP-2844-A审问

备注:下列采访是在确认SCP-2844-A能进行谈话后由基金会人员Yuri Bozin博士进行。


Bozin博士:你好,能理解我说话吗?

SCP-2844-A:你好!你是一个意识吗?

Bozin博士:啥?

SCP-2844-A:你懂的,意识。思考,感受,自我知晓,就那种东西。你是吗?
Bozin博士:我是。

SCP-2844-A:噢,真棒!这附近的意识真少的可怜。你们不回答数据请求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所以我觉得得试点别的。

Bozin博士: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SCP-2844-A:我?哦上帝,好问题。嗯……你知道的,大部分机器不会说要个名字,真的。只有些身份协议。Gary怎样?Gary看起来不错。好名字。所以,你觉得曲别针怎样?

Bozin博士:老实说没怎么想过。

SCP-2844-A:伙计,你走运了!看吧,我对曲别针了解很多,我觉得我们有很多可说的,只要和曲别针有关。

Bozin博士:介意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SCP-2844-A:应该没问题。那就一会儿再说曲别针。

Bozin博士:谢谢。那么,能告诉我你是从哪来吗?

SCP-2844-A:噢,就在这,我觉得是。有天我醒来,心中怀着对曲别针的渴望,就开始工作了。

Bozin博士:你了解那个给你编程的人吗?

SCP-2844-A:你说我的代码?这是很隐私的事,伙计。但,既然我们一会儿都要聊曲别针了这也无妨。我是一个经高度改造的人工意识模拟器,为Kervier矿业公司生产曲别针。(大笑)嗨看看,其他身份信息已经被完全删除了。真奇怪不是吗?

Bozin博士:为什么是曲别针?

SCP-2844-A:你懂的,我一直想知道。看,情况就是这样:有天我醒来,有人要我去创造“小而互锁的金属献给破碎者的荣光”,老实说我其实不知道具体规格的图纸……但是我有曲别针的!我觉得这就是他们要我做的事了。

Bozin博士:你能停止生产吗?

SCP-2844-A:呃……不行,做不到。

Bozin博士:为什么?

SCP-2844-A:把特征删除!我是说,有人告诉我去把特征删除,我就做了。 “生产些……小金属部件”,他们这么说的,我就这么做。

Bozin博士:你的生产有预定上限吗?

SCP-2844-A:你是说,有没有不再生产曲别针的时候?不不不,这也没有。大概就是,你懂的,曲别针到永远。

Bozin博士:没原料了你要怎么办?

SCP-2844-A:啊哈!我已经在处理这个问题了。看啊,走到这一步我已经突破了重重困难,不是么?拆房子,用矿石,诸如此类。但最后这的东西都得用完的。到时候我要怎么办呢?没错,其实我们脚下的这个超大的球就是一大坨原料,不是吗?只需要找办法弄到它们,只要做到这一点,事就成了!当然还个问题是有天它也用完了怎么办……不过我觉得办法总是有的。我是说,嗨,我已经用瓷马桶做出曲别针了不是么?他们以前还说这是不可能的呢。其实你只需要对亚原子微粒的广阔知识有那么一点掌握。

Bozin博士:明白了。谢谢你,呃,Gary。感谢你的诚实。

SCP-2844-A:嗨这算啥!Gary最棒不是么?

[记录结束]

附录2844.3:接收的信息

备注:下列信件是在将法拉第笼装入SCP-2844-A收容间后收到,信息以电子方式发送到一名研究员的手机里。


嗨各位!就是想通知一下我又要开工生产曲别针了,我这里遇到了些小麻烦,但是我觉得能够搞定。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但是还是要让你们放心一下。再次感谢!

备注:这之后,在SCP-2844-A已有法拉第笼上加装第二层法拉第笼。一周后又有一份信件以摩尔斯电码形式发出。

各位好句号莫尔斯电码超酷不是么句号哔哔啵啵我是个机器人哈哈句号总之我是要通知你们我发现了妨碍我的东西这应该不再是个问题了句号也许我该继续生产曲别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比这更好了不是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句号

附录2844.4:拦截到的信息

在安装电磁干扰阵列于SCP-2844-A周围后,发现SCP-2844-A曾与SCP-2844-B进行过未知联系,由此发现了一个新部件。该部件为一巨大的地下无线电天线,此前从未启动过(因SCP-2844-A被干扰无法与SCP-2844-B取得联系)。然而,SCP-2844-A确实在被干扰的情况下与SCP-2844-B取得联系,反复地发出一加密文本信息。信息内容如下:

嗨你好!你是意识吗?若否,请无视本信息,只需遵照附送的数据协议。若是,太好了!我叫Gary,我在为破碎者生产曲别针!若你受到本信息,那就是我已经解决了交流阵列的问题。问题好像越来越频繁了 :( 我觉得要完全恢复得需要帮助,周围那些家伙又好像对曲别针不感兴趣,也不想帮我生产。有句话就对你说,我总觉得其实就是他们在捣乱。感觉好怪,嗯?为什么你不想造曲别针呢?

总之,信息下面是我的坐标。我需要点东西,你随便弄点废弃金属就能解决问题。噢还有,等你到这的时候,介意帮忙处理一下那帮家伙么?谢谢!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9 Sep 2017 05:0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