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Djoric-Dmatix的提案
Djoric-Dmatix的提案Rate: 928
Djoric-Dmatix的提案

项目编号: SCP-001

对象类别: 人形

威胁级别: 绿型(Green)|部分情况红型(Circumstantial-Red)

收容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001个体将被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中。任何情形下禁止将多个SCP-001个体收容于同一站点、允许其以任何形式发生互动或是得知该群体其他成员的任何相关信息。 被分派到任何单个SCP-001个体的所有人员不得得知其他SCP-001个体的存在或它们之间的联系。

除了经由批准的测试外,SCP-001项目将不会与任何其他异常物品进行直接接触。

修订于██/██/20██: O5 特别指令A-1130-X

由于SCP-001-05死亡事件的后果,特此禁止将SCP-001项目用于任何异常项目的无效化上。必须尽全力保证SCP-001项目的生存和无恙。对SCP-001项目的寻找和收容将被最优先考虑。一但死亡事件发生,必须以最快速度开始执行衔尾蛇协议(Ouroboros Protocol)。

描述: SCP-001是一组36个人形个体的集合,分别命名为SCP-001-01至SCP-001-36。在SCP-001项目之间没有任何可见的在种族、性别、年龄或宗教信仰上的统一模式。

每个SCP-001个体自身展现不出任何异常性质。但是,任何异常物品、实体或特性在靠近SCP-001个体时都会较其原本特性发生极大程度改变:一般而言,这会导致其异常特性的削弱或是彻底无效化。那些没有被无效化的特性会被变得与具有类似特性的对象相一致。所有这些效应都是瞬间的且会在没有任何来自个体的接触下发生。这些效应的范围会在多个SCP-001个体相互靠近时扩大,其变化的强烈程度也是如此:多个SCP-001项目有能力在不察觉到其存在的情况下将对象的异常效应无效化。

所有的SCP-001个体似乎都本能地了解其他SCP-001个体的相关信息,一般是这个群体的总人数和其他大约二至三人的详细信息。这种了解是模糊的,这也给锁定未被收容的个体带来了困难。

SCP-001个体的死亡会导致多种异常实体和现象在其死亡地点显现。此类显现的严重程度将会使传统收容措施根本不能实行,并造成严重事故和一系列相关破坏。被收容的SCP-001个体宣称这是因为那些死亡个体的缺失“让那些东西穿过来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还会有更多更严重的的事件。此外,已收容个体还宣称任何一个死亡个体都会被一个拥有相应特性的新生儿代替,但当前尚没有这样的个体被发现。

要了解SCP-001对物品造成的值得注意的变化的列表,参看文档001-EX。对所有无效化的完整列表可以在文档001-N找到。

附录-01:

已知的SCP-001成员如下:

编号 人种 性别 年龄 当前状态 备注
SCP-001-01 犹太裔德国人 94 已收容 当前处在人工抑制中以防止其死亡。在其左臂上印有数字表示的身份识别。
SCP-001-02 泰米尔人 88 已收容 收容时正处于怀孕中。孩子平安出生,当前正处在基金会观察中。
SCP-001-03 不列颠人 91 已收容 个体被记录是一名于1943年死亡的英国随军护士。
SCP-001-04 中国汉族人 97 已收容 一名全真教道士,第一个向基金会透露与其他个体相关信息的个体。
SCP-001-05 普什图人 101 死亡 个体于收容期间死亡。详情参见事故报告001-05-EX。
SCP-001-06 意大利人 39 未收容 最早被回收于布达佩斯的一处旅馆中。八天后在SITE-90的一次收容失效中逃跑。当前位置未知。
SCP-001-07 波兰裔阿根廷人 52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8 俄罗斯人 5 未收容 被未知个人或组织控制。没有发现其家庭成员。
SCP-001-09 土著澳大利亚人 31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10 非裔美国人 28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11 尼日利亚人 45 已收容 SCP-001-011的家人在对其进行回收的过程中出现。他的长子不顾其反对对基金会人员进行武力抵抗,被杀。其余家庭成员已接受了A级记忆删除。
SCP-001-012 阿拉伯人 14 死亡 在回收过程中被GOI-03“混沌分裂者”成员杀死。详情参见事故报告001-012-RC-EX。
SCP-001-013 韩裔美国人 未知 未收容 尚未成功回收。
SCP-001-014 纳瓦霍人 23 已收容 在对象和SCP-1295联系后被基金会人员回收。详情参见文档001-EX。

附录-02: SCP-001-01到SCP-001-05最初于██/██/1944在一次由HMFSCP对耶路撒冷地区发生的疑似奇迹和其他异常事件进行的调查中被回收。SCP-001-01到SCP-001-05被发现时由三人照看,此三人分别被归为POI-1458, POI-1459, 和POI-1460. 上述三人可能与GOI-16“地平线倡议”有联系,并有可能参与了该组织的创立。

回收尝试因HMFSCP的内部争斗被妨碍。SCP-001-01在交火中严重受伤,但还是被成功稳定住并和其他个体一起被回收,并被保护主义者派别控制。负责保护这些个体的那些人员在交火中逃走,之后再没有被逮捕到。

采访记录001-11-02

下面对SCP-001-05的采访记录于██/██/19██。

Dr. ████████: 你上次说你有一个特别的使命。你能解释一下吗?

SCP-001-05: 我在这里是为了把事情纠正到位。

Dr. ████████: 请继续。

SCP-001-05: 这世界是破损的,博士。我的兄弟姐妹和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将它治愈,我们集合起来并为将要到来的做好准备。进程本已经开始推进,但很遗憾出现了一些波折。

Dr. ████████: 请解释一下。

SCP-001-05: [SCP-001-01],他本是那个负责把所有其他人集合起来的人。 但因为他现在正在生死线上挣扎,这个任务落到了我们身上,但我们只能瞥见一小部分其他人。不过这本来也足够了。

Dr. ████████: 你不为他的安危担心么?

SCP-001-05: 死亡只是将要做的事的另一部分。没什么好担心的。

Dr. ████████:真是令人赞叹的处事态度。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使命的?

SCP-001-05: 我做了个梦。预兆,预言,幻象,随你怎么叫它吧。它在我脑海中种下了一颗种子,你可能会把这叫做一种直觉。那是在我见到 [SCP-001-01]的后一天.

Dr. ████████: 你能描述一下那个梦吗?

SCP-001-05: 那里有个男人,穿着很华丽,看起来像个国王或者皇帝。他不停地说“裁缝在哪?我的裁缝在哪?”,同时来回踱步。每一次他问出这个问题,另一个声音就会回答到“他就要来了,他就在眼前”。但是那个他并没有到来。男人变得越来越沮丧,突然一群飞蛾扑到了他身上,开始啃食他的衣服。随着越来越多的飞蛾扑到他身上,他的长袍开始磨损、腐坏,有些飞蛾甚至开始咬他的皮肤。但是突然,门开了,来了不止一个裁缝,而是许多个,由全王国最杰出的裁缝领导。国王万分欣喜,因为他明白,他们能从这群想毁灭他的飞蛾中将他解救。他找到了我,而我跟随他。

Dr. ████████: 如果你不用这种戏剧性的措辞,这就是说当你们所有人聚在一起时,这个世界就会走向终结,对吗?

SCP-001-05: [轻笑]博士,这个世界已经终结了。这只是最后一战。这世界的时辰已经到了而且已经过了,它只会被拉扯得越来越薄,直到有一天除了飞蛾什么都不会留下。但是,还是剩有一些时间。我们终能靠自己找到彼此。

Dr. ████████: 那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SCP-001-05: 在那平静的日子(Quiet days),博士。平静的日子,还有和平。

事故报告001-05-EX

日期: ██/██/19██

地点: Site-128 (坐标██-██.█-██.█)

事件类型: LK (局部危机)

描述: 事件在SCP-001-05死亡的瞬间,当地时间22:12发生。驻扎于 Site-41, Site-98, 和 Site-203 的所有MTF小组立即展开回应。对Site-128内所有物品的清除协议于22:15被批准。

产生异常

  • UAP-████ - 近似由粘土构成的自我复制实体,一旦接触到有机脊椎动物,实体会整个包裹住宿主,控制宿主的行为。若周围没有宿主,实体会平铺伸展或聚合成大团物质。
  • UAP-████ - 长有八只羽翼、带有鸟类和头足类特征、展翼后长70M、高45M的实体。同时显现出大群外表类似乌鸦或渡鸦的实体,每个长约3M。
  • UAP-████ - 一系列共109个巨型立方八面体,每个宽约1M。以每个对象为中心半径20M范围内空气温度提升到超过250度。受影响区域会在脱离影响范围后立即冷却下来。对象能以大约25KM每小时的速度飞行。
  • 9次被记录的3级生物复活情景.
  • 大范围的市民自发仪式性食人报告.
  • 从最初事件站点延伸出约110KM范围内的异常天气模式。降雨中含有大量致命病原体,包括扎伊尔埃博拉病毒(Zaire ebolavirus)、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和重型天花(Variola major)。
  • SCP-1348消失. 参见文档001-EX。

回收尝试: 衔尾蛇协议于 22:23实施,在21:00完成。协议以97%有效率被执行。

基金会伤亡: 1350
物品遗失: 27
预计平民伤亡: 10000

事故报告001-012-RC-EX

日期: ██/██/20██

地点: [已编辑], 东萨莫色雷斯伊斯兰共和国(Islamic Republic of Eastern Samothrace)

事件类别: LK (局部危机)

描述: 对SCP-001-12的回收被定在当地时间07:31执行。对象勉强地表现出合作。在07:43,来自GOI-03"混沌分裂者"的特工对回收小组发起袭击。SCP-001-12在事件中受重伤, 还有特工████ 和████████。SCP-001-12这时开始语无伦次,表现出言语不清的症状:对对象当时的胡言乱语的记录如下:

它们饿了,你看….又咬又叮又嘎吱嘎吱嘎吱嚼…..不新鲜的食物总比没有好,明白了吧?它们非常饥饿,而且会越来越饿。

回收小组在08:15受到第二次攻击,SCP-001-12死亡。

发生异常:

  • UAP-████ - 高约50M,长200M的半无定形四足实体,能抵抗常规武器攻击。
  • UAP-████ - [资料删除]
  • 由大量蛆产生的自发性人体崩溃(物种未知).
  • [资料删除]
  • [资料删除]
  • 突然出现的洪水,由2%巧克力牛奶、原油、鸡肉汤和兔粪便组成。
  • SCP-1348再次出现. 值得注意的变化参见文档001-EX。

回收尝试:监督者议会于08:17批准核武器调度。衔尾蛇协议于08:46实施,于07:30完成。协议以61%有效效率被执行。

附注: 考虑到因衔尾蛇协议实施过程中的瑕疵造成的现实不稳定,东萨莫色雷斯伊斯兰共和国已被归类为SCP-1173。

基金会伤亡: 8
预计混沌分裂者伤亡: 25
预计平民伤亡: 175,000

文档001-EX

前言: 由于SCP-001可能具有亚伯拉罕系根源,并可能对与其起源相近的宗教背景异常事物产生潜在的影响,需要进行一个确认其影响是否存在更广泛基础的测试。SCP-361因其危险系数低、属于非亚伯拉罕系的宗教项目且其效应易被观察而被选中进行测试。

<记录开始>

SCP-001-02被引导以一块羊肝碰触SCP-361。

SCP-361: 欢迎来到HarusCo! 我们-噢,怎么是你。

SCP-001-02: 看起来是这样。

SCP-361: 好吧,如果是你在召喚,这就意味着…..该死。时辰到了。

SCP-001-02: 是的。

SCP-361: 好吧,我们本来觉得我们应该能看着它到来的。来往最近已经变得很少了。也许是时候出发了。

SCP-001-02: 你们将会和我们一起去往那里,就在一切再一次回归秩序时。

SCP-361: 就算你有能耐这么做吧。好吧,孩子,我们也许是时候说再见了。我们的老大和你的老大并不总是有一致的看法,但是总得说来我们还是一起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那真的很愉快。

SCP-001-02: 你会去到那里的,我保证。

SCP-361: 而我们也绝对不曾怀疑你相信这一点。在另一边再见,孩子。或者,不见。

SCP-001-02: 呵. 我都记不得上一次有人叫我“孩子”是什么时候了。

<谈话结束>

结语: 在测试001/361后, SCP-361停止活动。所有试图引起其原本常规反应的尝试都只收到了一种类似不连贯拨号音的声音。

文档001-IC-34

下面的公告来自GOI-16"地平线倡议"的领导层。信息在██/██/20██对物品 E-7455的回收中被发现于其侧面。

你要怎么向别人解释这世界正在死亡,而他们是唯一可能解救它的人?

自从在耶路撒冷那命中注定的日子后,六十多年来我们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并一直怀着不同的理念以最有效的方式在这么做着。50年前,我们曾是以利亚(Elijah),满怀怒吼和愤懑,号召我们越来越动摇的兄弟们共同支持三十六使徒的事业,靠恐惧来向我们的目标前进。30年前,我们曾是以赛亚(Isaiah), 希望激励我们越来越胆怯的兄弟们,于是我们向他们确证我们使命的正义,向他们诉说我们使命的伟大, 靠他们新寻到的信心来建起让我们的目标得以立足的大厦。10年前,我们曾是耶利米(Jeremiah),在世上最强大的力量面前哭诉,乞求他们来倾听,因为我们现在明白了完成这个使命已然超出了我们自己的能力之外。

而现在?现在我们是约拿,而且已经无言可说。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危急的事,当你唯一能看到的是因为三个老人的一番话,你组织所做过的一切就都将化为乌有? 就是对一个正直的人来说这也要求的太多了,何况我们还不能确认你是。但我们只求你听着。

你已经见过三十六使徒能做什么了。你已经见过世界围绕着他们崩坏,但你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们只是把他们当做你们的疾病之书中又一个记录,一个对你们努力维系着的整体—这世界—的威胁。并不是那样。那些你们努力向世界隐瞒的物品和现象并不是疾病,它们是征兆,而你们不能靠把它们掩藏起来来让世界重获健康,这只会让那潜藏着的问题被忽略掉。而关键在于,这个问题是长期的。这世界只是单纯地老了,而三十六使徒….他们或许能让这世界再一次年轻起来。

他们有能力这么做,而你会被要求作出终极牺牲-你必须放弃你的身份。你被要求确保,而我们会要你相信未经证实的东西。你被要求收容,而我们会叫你去释放。你被要求去保护,而我们会要你放弃这脆弱的世界。这是个不可能的请求,这一点我们明白。但若有任何一丝希望我们就必须这么做。释放三十六使徒,让他们聚在一起。让他们做必须要做的事,而我们则会跟随。

帮助三个老人让这世界再一次年轻起来。别让它死去。

page revision: 6, 最后编辑于: 12 Dec 2016 06:0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