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咖啡馆的会面
咖啡馆的会面Rate: 64
咖啡馆的会面

Daniel Navarro独自坐在波特兰一家咖啡馆的僻静餐桌旁。他并没有穿他当基金会特工时惯常的服装,而是随便找了一套休闲装。他面前的桌上摆开了一溜十一张便条。

一点的钟声敲响了,Daniel.
~ JTH

钟表指向了两点。
~ JTH

滴答滴答,现在时间三点咯。
~ JTH

钟敲四下。
~ JTH

快没时间了,Daniel. 钟声已响五下了。
~ JTH

一半已经过去。钟声已响六下。
~ JTH

时刻是七,Daniel.
~ JTH

摆锤摇晃之际,已是八点时分。
~ JTH

仅剩一点时间了。第九个小时就要到来。
~ JTH

恐惧了吗,Daniel. 大钟敲响十声。
~ JTH

十一点。待会儿见。
~ JTH

每张便条分别发现于Navarro曾被派遣过的11个站点。尽管他不是个胆小的人,但要说对此一点不怕也不可能。无论JTH是谁,看起来他们在很好的履行白俄罗斯许下的承诺。他们马上就要来找他了。

Navarro悄悄叠起便条,放到了夹克口袋里。然后他啜了一口咖啡,揉了揉太阳穴,等待他的客人到来。

不一会儿她就到了。

Navarro朝她挥手,示意咖啡厅的位置。她身材高挑,黑发白肤,三十余岁的样子,身穿一件红色夹克。她静静的走过来,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了桌边。有那么一刻,两人四目相对,都等着对方先开口。

“你知道,”Navarro首先打破了沉默,“我对你能来的把握只有五五开。请坐吧。想喝点什么?”

女人摇摇头,坐了下来。

“我是觉得如果我不来这儿见你,你就会找到我家或者公司去。”她回答。

“好吧,你说的没错,”Navarro耸耸肩不可置否。“近况如何,Jill?还在高校教书吗?”

学校2008年倒闭了,”Jill说,“那之后我就在一家平面设计公司工作了。”

桌前又陷入了寂静。Jill直勾勾地盯着Navarro,她的目光里混杂着愤怒和悲伤。

“我想我该谈正事了,”Navarro叹了口气。

“那真是再好不过,”Jill回答。

Navarro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滑到桌子对面,在Jill打开后说道。

“我的线人告诉我,你仍然不时参加波特兰艺术节,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个艺术家的下落。他们一直在制作有生命的小精灵。一般来说,它们是无害的,从棚屋偷小物件和钱,在夜间移动东西,等等。然而,最近有十个小东西打伤了一名当地的青少年致其昏迷,并偷走了他的鞋子,“Navarro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又喝了一口咖啡。“自然,我的雇主派我来看看是谁在制造他们,并平息一下事态。”

Jill合上了文件并将其滑过桌子,双臂抱在胸前,摇摇头。

“对不起,帮不了你。”

“我明白了,”Navarro回答,把空杯子放在桌上。“那么,你知道有谁会了解吗?”

“不知。”Jill抛了个冷脸。

“想想也是,”Navarro叹了口气。“那么很抱歉打扰你。”

然后他把文件放回包里,站起身,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如果你还和Tom在一起,请替我向他问好,”Navarro说,“我在波特兰艺术博物馆看到了他的雕塑。很不错。”

吉尔摇着头回应。

“你晚上怎么睡?”

“我比较喜欢在床上睡,”Navarro回答说,“但是,我相信那不是你想要的答案。”

“当我们听说你被西装1抓住时,我们以为你死了!”Jill嘶声道。“我不知道你在其他城市的朋友怎么样,但我们在这他妈的举行了葬礼!我自己,Tom, Eric, Jackson, Alexis, 甚至Jericho都在!”

Navarro张张嘴,但没能说出什么,紧接着又是Jill的一顿狂风暴雨。

“现在想象下,两年后我们听到,你不仅活着,而且还为西装工作,并领导了对Baker西雅图工作室的袭击时是什么感受!你怎么能这样?世界上的雇主千千万,你怎么就选择了为他们工作?”

Jill气得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她炽热的目光足以烧化钢板。

“然后最糟糕的是,在这一切之后,你觉得你可以就这么滚回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并且要求我帮助你?”

Navarro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接下来的几分钟,他一句话也没说。

“Jill,就再给我一秒钟,”他张口说道。“你本人知道多少艺术家?不用名字,给我个数字就行。”

“这与……有什么关系……”她不禁发问,一脸疑惑。

“一个数字就好Jill,”Navarro打断了她。

“……十一。”

“好,而我敢打赌,他们大部分都是无害的,就像正常人有某些爱好一样,他们只不过是把异常艺术作为自己的爱好,比如你和你的素描,”Navarro说。“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特意想去危害社会或人类。但有一小撮人确实想这么干。你称之为‘西装’的那些人;他们没法花太多时间来精细分辨好艺术家和坏艺术家之间的区别。”

然后Navarro手伸回背包里,拿出文件,把它再次滑过桌子。

“所以我加入了基金会,”Navarro继续说道。“所以我要找像你这样的人去找出制作小精灵的那种艺术家,因为如果我不先找到他们,其他的特工就会找到,而且我敢肯定他们不会像我办事这么文明。与我不同,他们没有在双方都呆过的经历。是的,也许我对自己身份转变的处理不是尽善尽美,但我会尽我所能让像你这样的人免于卷入争端。”

当Navarro将文件放回包里时,Jill沉默了下来。然后Navarro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

“顺便说一句,我差点忘了给你这个。”

Jill打开它,发现里面有一个小金属相框。相框里是一幅海上蓝色帆船的彩铅素描,画面在纸上随着浪花缓缓飘动。有时会出现一团雾,然后跟着船一起消失。过了一会儿,船就会重新出现在画的中央。在底角她可以看到她的名字首字母缩写。

“我在东海岸的一次突袭中偶然发现了它,”Navarro说着,把背包跨在了肩上。“由于我的雇主只准备把它分类到低优先级永久储存,我觉得它在某天消失并回到你身边是最好的。”

Jill低头看着照片,用手捂住了嘴,缓缓地点了点头,“谢谢你”。 

“如果我给你一个名字,你会保证他们不受到伤害吗?”然后她问道。

“我保证,”Navarro回答。

“之后你就离开?Tom, Jackson, Alexis和我;我们之后再也不相见?”

“如果那是你希望的。”

Jill接着悄悄抓起一张餐巾纸,并迅速写下了一个名字和地址。然后,她把餐巾叠起来交给Navarro.

“非常感谢你,”Navarro说着,把字条装进了口袋。

Jill点点头,静静地将盖子放回盒子上。

”你生活得很幸福,Jill.“

再没说什么话,Navarro走出了咖啡厅,走入波特兰的雨夜。

Navarro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边欣赏着雨中的城市风光,一边整理着思绪。当他走过一条小巷时,突然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剧痛,仿佛被一个虫子咬伤了一样。迅速地,他向袭击者打了一巴掌,结果只发现一张纸。Navarro默默地读了一遍。

钟已敲响十二下。
你好Daniel.

Navarro随即看向胡同末端。在那里,他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高个子,那人一顶帽子拉到脸下,遮盖住了全部面容。Navarro注视着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的腿软软的倒下。朦胧中他看到这个人开始向他走来。

“好吧栽跟头了,”Navarro喃喃着,昏了过去。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10 Jul 2018 03: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