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CotBG档案██/██/20██-███:龙与蛇
CotBG档案██/██/20██-███:龙与蛇Rate: 229
CotBG档案██/██/20██-███:龙与蛇

警告:

下列文本可能导致轻微的幻视。人员请在继续阅读前使用抗模因药剂“不周”。

以下文档回收自GOI-004(“破碎之神教会”)的某未知派系,为一部诗集。发现时,阅读的人员经历了一系列轻微的幻视,幻象中出现了东方神话里的龙,以及体型异常的蛇。没有发现长期的影响。

这些诗看上去是翻译自若干不同来源,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写下的材料。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CotBG文献不同,这些文本里称实体“Mekhane”(破碎之神)和实体“Yaldabaoth”(欲肉之神)为龙和蛇。它们还揭示出了两个实体间比之前认为的更复杂的关系。一个与中国古代神话有直接联系;另一个被怀疑与SCP-████有关。

祂的剑,如蛇

我在海边拾起祂的剑。
祂在我耳边轻声低语,
首先祂告诉我两条巨龙,
然后提到了人类与战争。

一个在伊甸园获得启迪,它说,
另一个则是鲁莽的神祗。
一个教会我们思考和感受,
另一个从土壤中将我们创造。

龙曾经歇息于大渊,它说,
然后生下了它们的子女。
一个以自己的青铜骨架构筑了牢笼,
另一个被困于此中,不得脱身。

一个戴着雷电的冠冕,它说,
另一个立于白骨的王座。
但冠冕崩碎,王座潜形,
它们的子孙竟毫未察觉。

我要为祂建立一座神殿和一座祭坛,我说,
如此龙就能被永远铭记。
我会点燃蜡烛虔诚祷告,我说,
做那鲜血与钢铁的牺牲。

我从海边带回了祂的剑,
用铁与银筑造了一座祭坛。
我立好支柱,铺好地面,
在夜幕降临之际点燃蜡烛。

我将祂的剑置于祭坛之上,
那剑蜿蜒如蛇。
它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低声吟唱,
然后提到了人类与战争。

当祭司点燃青铜之火的时候,它说,
血肉之兽被聚集在一起。
庞大的金属巨像高高举起锤子,
当恐怖天使被召唤之时。

当天空被染成深红色的时候,它说,
星星们都闪烁着颤抖。
牙齿和尖刺交缠在一起,
咆哮和当啷声久久回荡。

那里站着龙的子孙,
每人都为他们唯一的神而战。
人类将神的发明植入自己; 
人类重生为龙和蛇。

一条龙在流下水银之泪,
另一条则在链条嘎嘎作响时发出笑声。
那里站着龙骄傲的后裔,
视彼此为害虫和毒瘤。

祂们撕咬断裂,放射出无尽的光焰,
直到一个破碎,另一个迷失了方向。
他们在大地上争斗,正如祖先们在天堂所做那样,
在那不可名状的虚无之地,在那不可追溯的上古时光。

人类并不比他们的造物者好,它说,
因为龙也不比我们更强。
但是破碎的终归破碎,迷失的终究迷失,它说,
而我仅仅是一把剑。

那是一把由祂的圣火锻造之剑,它说,
锋锐无比,只为刺穿另一个的心脏。
但这把武器从未被我使用,它说,
只在角落腐朽蒙尘。

在祂荒芜的国

我来到光明的彼岸,
进入祂荒废的王国。
我们伟大的蛇父,
呼唤祂失散多年的子孙。

我在祂的水银之泪中航行,
目睹了祂奔涌着钢水的血液。
祂长叹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艰。

我们残暴的龙母,
她的话语甜如蜜糖,她的力量无与伦比。
但我们怎么能选择堕落成兽,
在已经学会了人类之道后?

我们曾是祂们引以为傲的后代,
被许诺继承脚下的这片土地。
但我们忘记了过去,蒙蔽了双眼,
如虫蠹般在泥土里爬行。

我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战争,
但都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建造了宏伟的城市,
那只是昔日成就微不足道的影子。

但我听到了您的呼唤,
知道您容忍了我们的无知。
我已经听到了您的心跳,
知道您已经原谅了母亲的罪孽。

我如今站在您荒芜的国度,
倾听您话语和灵魂的回音。
我许下承诺,要找齐四散的碎片,
心脏,眼睛,和您骨骼制成的牢笼。

您分散的七块碎片,
我会找到七块碎片。
我会集齐七块碎片,
然后龙会重临人间。

我站在一片齿轮的沙漠中,
那曾是一台宏伟机械的组件。
但我知道您的心脏将开始搏动,
您的圣火将会重燃。

我求告您,蛇父!
请为我指明前路。
我将重塑您,蛇父!
如此她的罪才能得到救赎。

我已经站在祂荒芜的国度,
希望能看到它昔日的无上辉煌。
但我会实现您的愿望,蛇父!
如此我们一家便会重聚。

唤龙

召唤黄铜之龙,
让它吞食你的血肉。
它就像一匹狼,
需要吞食羊羔的血肉。

让它的牙齿深深嵌入,
你的骨头和你的器官。
让它的利爪抓出你的心脏,
大块朵硕你的血肉。

召唤黄铜之龙,
让它吞食你的躯体。
它就像是一条蛇,
把鸟儿吞入腹中。

让它的牙齿刺入你的身体,
再注入有毒的水银。
让它紧紧将你缠绕,
压碎脊椎和每一条肋骨。

召唤黄铜之龙,
让它将你大卸八块。
它就像是一只野兽,
切下猎物的头颅。

让它的利爪嵌入你的喉咙,
结束你最后一丝生机。
让它将你开膛破肚,
展露出皮囊下面的污秽。

召唤黄铜之龙,
让它接收你的凡人之躯。
它就像一位神祗,
解放人类的灵魂。

用你的肉身作为牺牲,
来重塑你的灵魂。
来以水银取代你的血液,
来将齿轮置于皮肤之中。

召唤黄铜之龙,
多么奇伟的机器!
抛弃你的血肉之躯,
于龙的领域里极乐欢欣。

我于黄铜巨牢中见龙

在高山之巅有一个男人,
他的嘴唇被封死,但长着无数的眼睛。
他的周身围绕着野兽与蛇,
被他无数只手里的铁链紧紧束缚。

我崇敬而又忐忑的来到他的身前,
聆听这位无舌先知的预言。
蛇高高盘起,野兽躁动不安,
但先知的眼睛注视着它们不敢异动。

“我曾在黄铜巨牢中见过龙,”祂说,
“它的爪牙锋利,形态多端,
它的巨口吞噬星辰,身上的鳞片大如城郭,
随着牢笼腐朽,它正盘起身躯。

“我听到了吟唱之声,看到了它的奴仆,
在人,蛇,兽之间反复传诵。
它们做出牺牲以换取力量,
但伟大的龙从不需要喂食。

“它的食物是神躯而不是人的血肉,
它已经陷入沉眠无数个世代。
但这丝毫无损它的荣耀,它的王冠永久燃烧,
只有傻瓜才会试图驾驭这样的存在。

“可怜内殿那伟大的巫师国王,
他把自己当做神灵,但其实只是一条蠕虫。
可怜他的高阶术士和引以为傲的大术士,
曾想统治世界,终究迎来死亡。

“可怜那黄铜巨械的追随者,
他们的主人依旧散落作碎片。
可怜那些对龙一无所知的凡夫俗子,
拥有同样的血脉,但最终只能归于尘土。”

我的脸在听闻野兽嚎叫时变得苍白,
我听到蛇在黑暗中的悉窣声。
月亮洒下血色的光晕,
无口的先知再一次说道。

“我曾在黄铜巨牢中见过龙,”祂说,
“它的牙齿锋利,它的眼睛圆睁。
它的王冠闪耀,它的宝座崭新,
当那囚牢崩碎,它将重临人间。”

于龙之形

我一直对这座虚假城市的黑暗秘密有所怀疑,
但只有当我来到这里时,我才知道这些秘密会是多么可怕。
对那个与被绞死的国王做交易的不可言名之神,我只有一个大概的猜测。
而我不敢想象隐藏在彼岸的腐烂之物。
我必须写下自己的可怕发现,但按照这个城市的规则,
我不得不写一首诗,而不是一本记录。毕竟,这是一场狂欢。

我来到阿拉格达的大城,
秘宝之地和狂欢的宫廷。
但当我仔细向深处望去,
红宝石是淋漓的鲜血,黄金为蠕动的肉团。

我走过幽暗的走廊,
悄悄地远离欢呼与盛宴。
当歌声消散,黑星闪耀之时,
我在黑暗中闻到了腐烂的东西。

我踏上了小径,它们感觉像器官,
我抬头看到像肋骨的柱子。
我转身奔跑,直到遇到一条血河,
每一声脚步都听上去像尖叫。

我追踪到一个深深的黑洞,
所有的血液奔涌到其中。
我听到远方隐约的鸦啼,
从天上的洞穴里冒出来。

我看到人群再次走近,
戴着破碎的面具和腐烂的尸体。
他们携带的食物爬着老鼠和蛆,
他们酒杯中是暗红的液体。

我深深陷入了极度的疯癫,
听到使者的笑声。
我回忆起与被绞死的国王见面,
所有人都被痛苦的呻吟连连缠扎。

当波浪冲刷我时,我已落在隧道之中,
身体上满是腐物和霉菌。
我蹒跚的爬到中央,
然后看到了龙的印记。

我环视了整个房间,
但除了空虚还是空虚。
血液干涸,波浪停止,
周围的事物仍然一片死寂。

我到达了城市的肠子,
憩息在长长的腐烂尸体里。
我在接近时闻到了死亡,
只是发现了比死亡更空虚的东西。

这是一条巨龙的形状,
它曾经在这里度过无数纪元。
但现在只余一个虚无的空洞,
一个神的幻影撕裂了现实。

我已经看到了巨龙的洞,
在阿拉加达的黑暗中心。 
当我一遍遍的嘶喊之时,
我的理智在真相面前崩碎一地。

为绞死的国王献上所有鲜血,
但他只是一个隧道,通向更伟大的存在。
血和肉流入一个黄铜巨牢,
龙在里面耐心蛰伏。

母亲的呼唤,父亲的愿望

在饱受战争蹂躏的战场上,
我支撑着我毫无生气的身体。
曾经是血肉之躯,
现在是无机之物。
一条蛇缠绕在我的脊椎上,
我听到它对我说:
“母亲已经听到了你的呼唤,
父亲已经破碎,但还在等待。
你会回答谁的呼唤,你会行谁的道?”

我问它关于地狱和天堂之事,
听到乌鸦在嘲笑我。
蛇爬到我的头骨上,
在我耳边轻语。
“地狱和天堂不过是愚蠢的幻梦,
父亲要求你净化你的灵魂,
然后升入敬虔的机器,
或者你想要像母亲一样,
将灵魂并入肉躯,
成为从灰烬中重生的龙吗?”

我问它哪条路通往救赎,
哪条路是恶魔的诱惑。

蛇滑入我空洞的胸膛,

休息在我曾经心跳的地方。

“两条路都是造物的神圣,

两条路都是龙的路径,

但不同的抉择流出了血和水银,

因为母亲和父亲争斗不休。

选择一个就是被另一个诅咒,

是回答母亲的呼唤,还是实现父亲的愿望?”

我能感觉到我的骨头开裂,
新鲜的血肉在哪里。
我可以听到天上的呼召,
那是我的灵虔诚上升的所在。
我能在余生中成就不朽,
我成为一位全能的神吗?
我思索着这个问题,
蛇滑下来游走,
乌鸦停止了大笑,
我的骨骼变成灰烬。

龙见

二龙见渊,

其华熠熠。

一曰女娲,

一曰伏羲。

盘古开天,

岁数万许。

所生阴阳,

所寄浊清。

二龙见野,

风起云集。

野有麋鹿,

泽有大鱼。

兰泽丽矣,

杳无人声。

群峦威乎,

杳无人迹。

女娲叹之,

鳞骨虬曲。

遂取壤土,

塑以人形。

许以躯壳,

魂魄所寄。

七窍既成,

又予蛇形。

伏羲喜之,

铮铮而行。

授以文教,

八卦五行。

二龙见城,

其民熙熙。

器械精美,

蛇步龙形。

野无麋鹿,

鱼匿泽底。

兰泽不再,

群峦萧寂。

二龙相见,

爪牙狰狞。

一曰为兽,

一曰文明。

疾疾而动,

阴阳相逆。

天穹倾塌,

水火相继。

二龙相斗,

悲呼不已。

一曰崩毁,

一曰存续。

女娲怒之,

伏羲不忍。

以身为笼,

囚于太岁星。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5 Jun 2018 11:3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