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倒影
倒影Rate: 96
倒影

Harken看着瓢泼大雨打在窗户上,将头靠在冰凉的玻璃上希望它能让他的头痛消失。在大厅里,几个人正在吵架,起起伏伏的争论不时被一记耳光或一声摔门的砰声打断。至少车流声被雨遮住了,特工一想到能实际睡上一觉就叹了口气。

安全屋是个鸟窝。在一个破败的小镇上一套简陋的公寓,而即使买到这样的他们也很幸运。官方的理由是危机造成的资源过分投入,但Harken相当肯定如果O5们中的一个被这样赶出来的话,他们肯定能在某个地方找到一间酒店房间的。他不得不承认这造成了一种冷酷感。为什么要把这些好东西花在一个两度背叛的人和一个精疲力尽还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的人身上呢?

至少这比在车里睡要好。

一声尖锐的敲门声使Harken本能地望向卧室门口和远处昏暗的床。Kramer,通常是一触即发的那个,现在昏昏欲睡。她在上次任务中已经精疲力竭了,直到明天恢复之前她基本是毫无用处的。Harken推开窗,在走向门口的同时抽出了枪。他缩在墙后寻求掩护,吞了口口水,然后迅速打开了门。

外面的特工被吓到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把紧握在手上的文件夹掉在地上。Harken叹了口气,收起枪把门完全推开。“老天啊,Scud,下次报下身份!我可能会开枪打你的。”

“是啊,Harken。我看过你的射击成绩。你开枪打到我的那天会是我退休的那天,”Scud笑道。

“不管那些,你到底在这儿干嘛?”

“来自上面的消息,”Scud说。“除了亲手送来谁都不敢相信。”

“给我吧。”Harken从年轻的特工手中拿走了文件夹,当他看见马尼拉文件夹封面上的邮票时发出了一声低哼。“好吧,进来吧。你或许想在走之前喝杯咖啡。”

特工Scud咯咯笑起来,跟在他后面关上了门。他在Harken悄悄走进小厨房时将湿透的大衣盖在椅子上。“Kramer呢?”

Harken朝卧室挥挥手。“她在里面……操,别进去,你个傻逼!你他妈什么毛病?”

Scud从卧室门口推开,咧嘴一笑。“嘿,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知道的。”

“我对天发誓,如果你开那个‘她所有部分都合拍子吗?’的玩笑,我就用这个咖啡壶把你打到死为止,”Harken说。他倒了两杯温热的咖啡,把其中一杯递给特工Scud。

Scud笑着,摇了摇头。“不,我的乐子已经找完了。只是好奇。不管怎样,她到底怎么回事?除了玩笑和其他更夸张的部分,我从没听过很多关于她的事。”

Harken盯着他,然后摇了摇头。“超级士兵,是吧?她不是个超级士兵,她是个……”他停了下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唯一能听见的声音是Kramer的控制论元件在经历它们通常的恢复周期时发出的低声嗡鸣。

Harken俯下身,压低了声音。“好吧,说好了。她不是个超级士兵,或者战争机器,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并不完全是。她在破碎之神教会长大。她的爸妈大概是他们神职人员里的大咖。他们对她做了一些事。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她很少谈论这件事,但不管是什么,她有几次几乎死了。她失去了右眼、大部分的右手、耳朵和大部分牙齿。”

“你耍我玩呢吧。”Scud说,声音中带着紧张的干笑声。

Harken抿了一口咖啡,盯着油腻的液体。“没耍你。他们很有可能是在指导她成为一名十字军:他们的“机械圣骑士”之一。或者他们只是想看看他们能做到什么。无论如何,他们改变了她身体的化学成分,对她的大脑做了一些事情,使她完全顺服并忠于教会上层……这一切都很成功,直到Marshall,Carter和Dark雇佣的一些暴徒袭击了他们。他们中的一个成员想要一些他们放在地下室的‘遗物’,所以他们雇了一些人去搞垮他们。”

“由她说的来看,那是一场噩梦。”Harken继续说。“你知道她是怎么全身冷得像冰之类的吗?嗯,就算是她谈到那晚的事也会发抖。他们是在一次仪式的中途进来的。射杀了一些人,包围了其他人,都戴着黑面具拿着枪。他们从金库里偷了一堆东西,然后点燃了那个地方。她看着她的父母死去,在讲台的台阶上不住地流血。她从没见过是谁杀了他们。”他抬起头,盯着Scud的眼睛。“她的确看到他们像木柴一样被堆在门口,让人觉得他们是在逃跑途中死的。当他们把她拖出来的时候她看见他们烧了起来。”

Scud默默地盯着。Harken又点了一支烟。“Kramer当时……十二,或许十三岁?几乎还是个孩子,但她看到了墙上的文字,做了她需要做的事来活下去。雇佣兵们发现她藏在教堂里。他们差点朝她脑袋开了一枪,但后来她告诉他们她知道那些好东西在哪儿,以及如何通过锁、陷阱和其他类似的东西。雇佣兵决定带她一起回去。他们因为把她带去得到了奖金。”

“MC&D喜欢她,就像给他们一张空白支票一样。他们开始加东西。皮下装甲、眼内植入物、截肢、膝盖以下的腿被替换、微调器官,一次彻底的翻修。他们这么做了,这样她就能随意改变面部骨骼结构了。感觉大概就像一辆卡车碾过你的脸。她不得不每天练习两次。”

“于是她给阔佬们工作了一段时间,一大堆战斗,还有一些……”Harken咳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昏暗的卧室。“……你懂的。你也知道,她从来都不难被注意到,而你也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如果它存在,就会有人想要操它。有时她把两者混为一谈。几个很有钱的家伙在坐飞机的时候不知怎么惹到了MC&D,脖子就被剃刀割开了。不管怎么说,她这么做了一段时间,然后在一次收容突破事件里撞上了基金会。她射杀了她的管理者并把自己交给了负责回收的特工。”

Harken笑了,摇了摇头。“那些混蛋回来以后跟自己赢了超级碗1似的。到处炫耀升职。几乎瞬间就失去了她:当他们开始质问她的时候她中风了,那些阔佬们放在她脑袋里的某些故障保险。他们让她重新运作,从她身上榨出消息。在他们榨干了她的价值之后,他们真的不知道拿她怎么办。Eggheads说要把她列在SCP下面,他们给她准备了一个收容间,漂亮而温暖。已经写好了收容措施和其他一切。然后Gears博士提交了一份报告,说她的系统‘效率低下’、‘有改进的余地’。王八蛋。”

Scud迅速地点点头,手指敲着桌子。“妈的,我记得那个!”年轻的特工插嘴说。“他们都兴奋得跟疯了一样,脑机接口研究什么的。他们不断把她喂给212,然后在实验室里给她做实验,用他们能想到的每一种机械或控制论SCP和她交互。”他揉了揉脸,试着去会议。“天,他们这么做了多少次?”

“十二次。他们把她喂给212十二次。还不包括他们做的所有‘常规’手术。每次212做的越来越少。最终,它不再被触发了。它……它不认为她是人类了。在那发生时她有点崩溃了。天知道Glass花了多少疗程才让她从自杀倾向里稳定下来。在那之后,没什么可做的了。他们已经达到了他们能对她做的事的极限了。我们一直以为他们最后会解剖她。也许他们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那整个关于亚伯的事出了岔子。”

“亚伯?”Scud问。

“记得潘多拉之盒吗?机动特遣队Omega-7?记得他们一直在谈论如何用SCP来对抗SCP吗?”

“我记得这件事完全搞砸了。这个主意太他妈蠢了,”Scud说。

“不,不是的。这个想法相当不错。他们只是选了错误的SCP来做这件事。”

Scud在Harken打开文件夹、翻阅着里面的东西、对里面的内容点点头时抿着咖啡。Scud清了清嗓子。“所以。你是在哪儿被找到的?”

Harken在仔细查看其中一张照片,把它举到灯光下以便看得更清楚的同时短促地苦笑了一下。“我?他们发现我蜷成一团待在Site 17训练中心里。心理健康受限。我的小队被106全灭了。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我在那之后有点失控了,在战场上一文不值,但我了解间谍游戏的里里外外。一些个性档案系统决定了我的技能能和Kramer很好的配合起来。至于我呢,我想他们只是想让她和一个没人会想念的家伙组队而已。他们并不经常利用我们。也许亚伯那一切吓到了他们,但直到Site 17被袭击,我们都没做任何工作。现在,当然,我们忙得要死。”

Scud咧嘴笑了笑,从椅子上站起来,抓起他那件仍然潮湿的外套。“好吧,你做的很好。有流言说你让MC&D吓得屁滚尿流。坚持下去。”

“谢了。”

“不客气。下次见。”

Harken点点头,在Scud走向门口时靠在椅背上。他咳了咳。“嘿,Scud?”

“怎么?”

“你接受贿赂多久了?”

Scud停下来,一只手还放在门把手上,半转头看着Harken。

“纸上有一条隐藏的信息,”Harken说。他举起其中一张照片,露出了一系列十张照片上有八张都有的小针孔。“自你开始从Marshall,Carter和Dark那里拿钱以来,你卖了我们多少个特工?”

“哦得了吧,”Scud笑道,“你在拉我的——”

即使装了消音器,Harken的手枪听起来就像寂静公寓里的一声鞭炮响。一团血雾从Scud背后喷出。他发出低沉的声音,倒在地上,他自己的手枪从僵硬的手指上掉下来,摔在染色的硬木地板上。“你有一件事说对了,”Harken说。“我开枪打到你的那天会是你退休的那天。”

一辆开过的半卡车淹没了Harken开在Scud胸口上的剩下四枪的枪声。“嗯,我猜这就搞——”

当Kramer像一辆货运列车一样撞开卧室门时,门从铰链上掉了下来。她双手持枪,眼睛在扫描威胁时闪闪发光,她赤裸的肌肉抽搐着被合成肾上腺素浸满。“他妈的发生了什么?!”她喊道,声音仍然昏沉充满睡意。

Harken咯咯笑着,擦着他的枪。“你从来都不是个会早起的人。放轻松,那只是Scud而已。他一段时间前就成了叛徒,而他们在等一个好时机来开了他,所以他们把他送到我们这儿来了。”

Kramer点点头,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她蓬乱而汗津津的头发将她侵略性的姿势变成了一幅搞笑漫画。“我听到你们俩说话了。那是什么?”

Harken看着她,又看着Scud。“他已经死了。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地回床上躺着去了。

他们第二天早上迁出的时候留下了Scud。给下一队的小小惊喜。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5 Oct 2018 08:2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