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逆向工程
逆向工程Rate: 63
逆向工程

Duncan Gills教授看了看他的表。四十五分钟。他花了这么短时间,便改变了机器人学的面貌……甚至基金会和整个世界的面貌。他向下凝视着他的造物——那是无数次焊接、在难耐的脏污里工作、安置设计齿轮的结果,当然了,还要加上一点点运气。那是一个低矮的黄铜机器人,有灯泡做的眼睛,所带着的笑容能点亮整棵圣诞树。把两个skip进行逆向工程,整合成一个绝赞的装置。他们这下总会资助他的研究了!

黄铜先生,或者说曾经的黄铜先生,正静静地躺在下面,被漂亮的槽纹和齿轮以及各式各样稀奇华丽的机械装置覆盖。这便是他的完美杰作,引向他最辉煌的时刻。有了这个,再也无需害怕发条病毒了。差得远了!它会成为基金会新的无人机的来源,那些飞机会从他的实验室整齐地起飞,遍布地球,直到整个世界都被抓在它们仁爱的手心里。

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Gills教授弯下腰去看他那全新的创造物:“黄铜,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听得见吗?求你了,说点什么!”

回应他的是紧紧抓住他喉咙的一条钢铁胳膊,随后一个机械的单调音在他两侧的耳膜上轰鸣,就好像打鼓的小男孩有了个双胞胎。

毁灭全人类。”

噢我艹……


当本来在办公室外的叮当声移动到了室内时,Gears博士抬起头来。

“你好,Gills博士。我相信你的服装是研究顺利进展的结果?”

没有回应,只有内部扭曲的齿轮网络的低哼声。

“那是否是一套服装?”

两个机器人看了看对方,随后回过头来看着Gears:“否。”

“我明白了。”

当它们把手伸向他的脸时,Gears的脑中短暂地闪过一个最后的思绪。对于一个平时不怎么喜欢幽默和俏皮话的人来说,这是个很傻的想法。

我猜我现在真的会成为一个齿轮(Cog)了……


疫情很快蔓延,超过了这个站点的范围。Gills博士并没有稳定发条病毒,反而使它变异为了一种新的、更可怕的、充满恶意的形式。现在,一切都会变成黄铜先生,与他的同伴一起踏步向前。

一步步地,他们踏平基金会最严密的设施,把沿路碰到的异常也给转化了。682变成了三个焦虑不安的铜质机器人,相互以弯曲的电子管缠绕连接,并能进行集体协作。高级人员们竭尽全力阻止这一切。但只是徒劳无功。

Bright陨落了,因为他那黑猩猩身体无力逃过它们金属的魔爪。他那抓着闪亮的金属喉管的冰冷的猴子手指,渐渐被发着微光的青铜包裹了。

Clef意识到现在即使同自己订个契约也无济于事,随后便被捕获了。

他们来抓Mann的时候,他一下子被吸引了,还想要研究它们。要不是他提到了拧下螺栓的拆卸环节,它们本可能会同意他的要求的。

最后,一个接一个地,员工们在他们所处之地倒下了。直到少数几个幸存者之一挺身而出。一个将成为所有人的勇士的男子。Kondraki博士,和他的踹飞(booterfly)大军。

他向它们施展他的威能,不断命令他的蝴蝶们在那些金属机器间飞舞盘旋,在所到之处显现幻象之力。唉但是啊,这也是无用的。他们那冰冷无情的机器眼睛不会被男人愚蠢的幻觉把戏迷惑,随后便把他也像其他人一样纳入囊中。

似乎一切都失守了……


在一个孤独的房间,远离那混乱的场景,研究员Zyn捡起了一只受伤的蝴蝶。她小心地捧起它的翅膀,轻声对它说:“……不,你不该经受这样的命运。”

她的下一个目的地是Mann的实验室……带着天命


黄铜的联盟正准备入侵世界。如果基金会最强大的勇士也无法阻止他们,谁能有任何机会呢?

然而就在那个时候,它们听到了什么声音。那是振翅声,最初还很轻柔,但很快变得大了起来强了起来,它们中每个的钢铁耳鼓都有节奏地怦怦直跳。

它们就那么冲了进来,如同西斯的复仇一样,先把第一列毁坏殆尽,随后又降到其它身上。带着锋锐剃刀边的蝴蝶,轻易就将黄铜撕裂,似乎它们是得了脆骨病的纸巾一样。当被包裹在黄铜棺材里的人们被解救出来时,他们欢呼了起来,很快,每个人都自由了,只有最初的感染者留下了。当它被撕成碎条时,它听见了来自它的摧毁者的最后一句叫喊:

“有本事就把这个给逆向工程了啊,婊子们!”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5 Dec 2017 00:2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