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粗劣之兽
粗劣之兽Rate: 208
粗劣之兽

运转之书,第三个齿轮:

00:01:00于是神被扯碎为六个部分,而那些部分被送往世界的边缘,只为让那些知晓其名者无法将它们寻得。

00:02:00那些部分被带往下述的所在。

00:03:00神之心,使它能以活物与死物为给养,被安置于大洋的最深。


八月

世界上最后两个人类鞠躬了。

“时机已到,Stound兄弟。”

“终于,已经等了太久了,60th姐妹。我们为什么不得不比所有那些异教徒承受更长时间的血肉之重?”

“没有人的摆锤是过重的。我们注定要等待直至所有人知晓了它的福音。而现在他们准备好了。我们准备好了。”

“长路漫漫。”

“的确。但一旦第一个齿轮被安置妥当,这一切便势不可挡。而这一切已经来到。把他的心接合上去。”

于是SCP-882被连接到了破碎之神的其他五个碎片上。一个拨号盘被启动了,然后地球上每个生物上的每个齿轮都同调了。

那噪音美妙至极。


00:04:00神之躯,使它能对有价值者进行它的计划,被给予不知其名者,令他们为它的目的争论。


七月

移除弹匣,把它放到一边,插入一个新的,拉动枪栓。变换阵地,瞄准,扣动扳机。

Friday特工整个早晨都在收割发条僵尸,而它们一直涌来。她已经把这个归纳成一门学问了。如果它们还有人类的头部或者心脏,就把它们打爆。不然的话,就打它们的膝盖,然后等着Strelnikov注意到然后向他们扔颗手雷。那个俄国人炸那些血肉和黄铜的混合怪物炸得开心得要命;就她能从他那糟糕的英语中听出的那么点东西来说,他相信他们是从车臣或者类似的什么地方来的。

瞄准头部,开火。瞄准心脏,开火。瞄准膝盖,开火。

说真的,她感到相当安全。它们中没有能到达距离入口半个街区之内的。而即使小丘的陡峭度已经因为堆积起来的尸体而明显地降低了,它们也没有变得更聪明。而弹药用尽或者必须面对夜幕降临的未来还很遥远。只需继续开火,不要让他们接近914。只要她和Strelnikov把这些东西挡住,楼下的那些书呆子干好书呆子该干的活计,一切都会没事的。

移除弹匣,把它放到一边……噢,边缘可真锋利。

她看着自己手上那很深的伤口,透过它可以看到精致的黄铜齿轮慢慢磨掉其下的骨骼。然后她摇了摇她的脑袋。是你的工作时间了。插入一个新弹匣,拉动枪栓。变换阵地,瞄准,扣动扳机。只要每个人都做好他们的工作,我们就会没事的。

瞄准头部,开火。瞄准心脏,开火。瞄准膝盖,开火。


00:05:00神之音,使它能在无价值者中传播它的福音,被播撒于荒野之兽群。


六月

“我们应该往它们上洒点绿色黏液。”Zara博士说着,眼睛顶着巨大的黄铜卵状物,在它们的表面上,教会的历史被默默地展示着。

Heiden博士叹气。给Zara的英语口语解码几乎是不可能任务,而当你成功时你会希望你没那么做。“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尽力避免SCP项目的相互污染吗,博士?”

“为了避免Bright安排囚笼比赛?”

“不。好吧,那是一个幸运的副产品。但正是破碎之神教会让我们想到了这些。如果某些SCP项目是……一个更大实体的一部分?是被比我们知道得更多的人撕成了碎片呢?”

“嘁。教会是一群迷恋发条玩具的疯子。‘噢,那个上面有齿轮(gears),它是我们的。’他们接下来就该绑架Gears博士了。”

“你读过那些报告吗,Zara博士?他们现在是我们行动的头号威胁。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不知道,我只是被塞到这里来了。”

“教会在过去三个月内夺取了三个SCP。完美的行动,在警报响起之前一切都太迟了,而他们那方根本没有人员伤亡。如果他们想的话,我们甚至可能不知道是他们。就好像他们换了新的领袖。”

Zara博士皱了皱眉头。“但这不是——”他指着那些卵状物,“——像是,他们的圣经?为什么他们不首先来找这个?他们现在为什么不来拿它?”

Heiden博士向他耸了耸肩。“也许他们知道我们的防守有多么严密,后援有多么齐备。也许他们不着急。”

“也许这是个陷阱。”

“那——那将是完美的解释,事实上。”

在那个时刻,基金会有了两个重大的发现:SCP-1564的内部是什么,以及发条病毒是从何处而来。


00:06:00神之眼,使它能看见言说时机已到的星辰,被抛弃于最高的山峦。


五月

一个每隔八小时旋转一次的主轴转动了一个擒纵轮而那个齿轮对准了那个通过内部弹簧对大转轮进行驱动的棘轮这个圆形弹簧位于大转轮内部因此第一托盘移动出了传动构件而它的一端与棘轮的锯齿咬合在一起同时另一端连接着一个凸轮随动件这描绘出了一道相对摆锤而言的切线并推动托盘与转轮接触当锯齿移动着通过退出锯齿的冲量平面时它可以滑过转轮的退出锯齿的冲量平面当它与擒纵轮相咬合时

“它就在这儿。噢,你真美。Vernal兄弟,确认爆炸物已经失效。Trice姐妹,帮我打开这个箱子。”

那重量不断压紧弹簧并继续一点点增长直到平衡摆轮的游丝钉通过擒纵叉同时把杠杆推上去顶到退出锯齿上顶到出瓦上在出瓦后在退出托盘后进入轴的路径上一点点增长直到进入摆轮游丝路径上的退出托盘把它顺时针拉回来而程序轮回应储藏在权重系统中的势能循环并被第二托盘转移摆动着进入旋转着的擒纵轮的路径的第一托盘再次落下直到退出托盘进入平衡摆轮的路径托盘接触转轮稍微退后然后再次接触转轮它再次接触转轮它再次接触

“基金会的援助十五分钟后到,Tempo神父。”

“我们能在十四分五十九秒内完成工作。爆炸物已经清除。Fugit兄弟,把方舟降下来。”

为了在接触点直径不断变化的同时保持一个恒定的速比每个锯齿的宽度向着它的点减少当擒纵轮每分钟转一圈时当两个渐开线齿轮与棘轮咬合时它们通过一个内部弹簧对大转轮进行驱动这个圆形弹簧位于大转轮内部通过一个内部弹簧这个圆形弹簧位于大转轮内部它的一端与摆锤相连提供了确切的等时间隔最终由它组成的指示器钟面与指针记录了擒纵机轮控制摆轮游丝把它顺时针拉回的频率以及冲击摆锤的工作擒纵装置释放了擒纵轮不受干扰地逆时针旋转

“兄弟姐妹们,我现在将打开方舟,并带来仪式——”

当它接触到转轮并在上发条时被杠杆驱动向着大转轮向前同时来自擒纵轮的推动力当它推动它损坏稍微向后这释放了第二托盘铰链从一个锯齿折叠起来向着另一个去托盘破碎了两个托盘在它们的轴上放置着退出锯齿损坏能够滑过去游丝钉通过擒纵叉同时推动擒纵叉同时推动损坏杠杆向上顶住退出锯齿在路径

“神父,它正在醒来——”

损坏

“退后!你们的防护无法在这个范围内坚持太久!”

修好我

“神父,那你呢?”

修好我

“这是我的献祭也是我的荣耀,孩子们。仪式必须完成!”

修好我

“神父!”

修好我

“当面与眼与念与——”

修好我

“……吾主?”

我在。


00:07:00神之面,使它能让所有人知晓它的荣耀与怒火,被给予它最大的敌人。


四月

黄铜先生的头滚到了收容隔间的一个角落。他除了天花板和上顶灯之外看不到更多的东西了。

他的眼灯闪烁着,测试着是否还有任何可能还与他连接着的东西。什么也没有。“谁-谁-谁在那儿?警卫?”

一个穿着警卫服的陌生女人进入了视线。“我相信我们上次分开时情况很糟糕,‘黄铜先生’。我们现在有个更好的计划了。”

当她说话时,她从口袋中取出了一副眼镜戴上了。那镜片是钟面。

他错了,她并不陌生。他只是从未见过她没戴兜帽的样子。

“不。不-不-不要是你。警卫!”

“这里所有的警卫都是我们的人。不论有没有齿轮。真正的道路也一样。”

“什-什-什……”齿轮呼呼地旋转,而当一个卡住时,发出了金属的咯吱声。“你要做什么?”

“这次我们不会强迫你接受我们了。我们以为你是神之念。异端,由你那该诅咒的主人‘Wondertainment’赠予。但我们的确需要你归还我们的所有物。”

“什么所有物?把我的身体还-还-还回来。你-你-你的神要求你把它还回来!”

“你不是神。你是坐在了他的王座上,而我们要把那个拿走。真正的神已经被找到了。”

“真正的神-神-神-谁?”

那女人弯腰,充斥了黄铜先生的全部视野。

“无可奉告。”

他的头再次滚动,滚到了吊床底下。当有人来检查时,那女人已经不见了。他的身体也是。


00:08:00而神之念,使它能引导并统治世界,被抛弃于最卑微的生物之间,这样便无人知晓它的威严与力量。


三月

电压计的旋钮双眼向上看着门上的人形。

“何人胆敢闯入牛叉勋爵叼炸天(Lord Kickass The Magnawesome)的领地?”

“吾主?我是Tempo兄弟。我已经把自己献给您。您可明白?”

“我乃烦恼机器人大王亿万者(King Pesterbot the Multitudinous)(参见SCP-1370,译注)。我的怒火摧毁了人类与山峦。我会用我的男子汉之钳会将你砸烂。我乃野性威利(Wild Willy),旷克的公爵(Duke of Crunk)。”

“……没错。您要和我走。我们会把您恢复,我发誓。”

“我乃超级至尊总统(President Superion Prime)。屈身,这样我便能因你胆敢盯着我而移除你的眼球。……拿开你的手,肮脏的血肉之物!我命令你将我释放,从这个……牛皮做的监狱!”

“请原谅。”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8 Dec 2017 00: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