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340 孑遗
UnknownSCP-4340 孑遗Rate: 11
SCP-4340
kauai.jpg

最后一只存活的Moho braccatus样本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43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4340发生位置偏远、性质无害,仅需最简的收容措施。驻考艾岛的研究队伍需以新人员每周轮换。另外,研究人员需每月接受心理检查。

由于与民众的接触似乎一般不可避免,已编写网络爬虫(I/O-SAURON)以标记并移除公共网络论坛上任何与SCP-4340相关的现象,同时避免新闻媒体发布有关Moho braccatus仍可能存在的消息。

描述:SCP-4340是一种听觉现象,被描述为雄性Kauaʻi ʻōʻō(Moho braccatus)的求偶鸣叫。Moho braccatus是一种被确信于1987年就已灭绝的鸟类。它只在夏威夷列岛的考艾岛上出现,仅在岛上的偏远林区有记录,在任何有永久住民的地区均未有发现。

基金会的大量调查最终确定SCP-4340并非来自存活的Moho braccatus;鸣声不从单一物理源发出。这点同样被热成像证据证实,在SCP-4340来源处,热成像一直未能确认任何产热生物。

长时间暴露于SCP-4340下与抑郁、焦虑和情绪低落相关。虽然最初被认为是异常的模因所致,但测试表明这并非异常效应。

附录:有关SCP-4340最详尽的文献之一来自Edward Cassin,一位业余鸟类学家,他从1993年起至1996年去世为止,一直居住在考艾岛一片偏远的林区中。他的尸体被基金会员工发现于离他自建的小屋几百米远的一棵树下,因从高处坠落而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外伤。然而,原始的死因被认定为饥饿致死。在树上发现了一张小网和一个未使用的笔记本。

在听到SCP-4340后的几个月里,Cassin花了大量时间寻找一个活的Moho braccatus样本。他的小屋里保存有他的周记。最后的条目如下:

歌声不会停止。每天醒来,我都听到那些甜美得令人作呕的声音鼓点般敲击着我的耳朵。每一段曲调飘过都让我更加希望,当我转头望向窗外,我能看见一些确实存在的东西。然而,与此同时,我逐渐意识到我所期待的那一刻永远不可能到来。

它只是一只绿色小鸟。世界上有多少绿色小鸟?或许还有几种我们没有发现的,它们的数量远远超过Kauaʻi ʻōʻō。但它是不可替代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希望。如果那不是一个活物,那么我在寻找什么?

我开始意识到一些有关于人类的事情。我们最天真的观点是,我们认为地球是不断变化的。

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们认为它能接受我们想要它做出的所有改变。但是这个星球的现实是,它有时就是不想改变。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它依然想要坚持过去的样子。那是它知道的样子。

但是,当然,这个世界已经无法阻止我们把自己的改变印记于其上。世界的各个角落,真的到处都是人类的印记。所有的物种和生命的类型——我们打了个响指,它们消失于虚空——它们从未意识到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世界将作出怎样的回应?自然灾害没有阻止我们。每次灾害来临,我们就在废墟上重建家园。我们继续改造世界,继续留下我们的印记。

若暴力不起作用,世界还能做什么?它会尝试抓住可以在世间徘徊逗留的一切。那是地球还未准备放弃的事物的浅影。那是我们短视的幽灵。

这些幽灵会歌唱。它们除了像以往一样歌唱外对其他事一概不知,它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的歌声没有得到回应。这是不会有回应的呼喊,它会持续下去,直到地球也准备着打一个响指,把它们也送进虚空。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6 Dec 2019 08:3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