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430 宝贝别伤害我……
SafeSCP-3430 宝贝别伤害我……Rate: 50
SCP-3430
Greg

生前的SCP-3430。

项目编号:SCP-343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430存于一冷冻仓内,安置在半径10米的完全密封房间中心。任何时候不允许智能实体进入SCP-3430周边10米;检查SCP-3430的人员必须通过远程机械手段进行。提供自动手术无人机供希望对SCP-3430进行手术程序的医疗人员使用。希望对SCP-3430进行手术程序的人员必须有3/3430以上权限。

SCP-3430的冷冻仓必须随必要维护以防止任何腐烂。

描述:SCP-3430是一年龄不确定的人类男性尸体,曾经身份为Gregory ████████。当人类进入SCP-3430周围10米内,对象将产生对其表现出喜爱和关心的冲动。1SCP-3430异常性质的范围和强度不受物理障碍阻隔,但只会影响有智能的对象;非人类动物和机器不受影响。

受SCP-3430异常性质影响的对象若无法用任何方式接触SCP-3430,会尝试对附近任何同样受影响对象进行拥抱、亲吻和问候。若对象独处,对象会拥抱自己、哭泣、某些案例中会大声自言自语、自己问候自己。

对象仍然需要给养,但不再表现出对饮食的欲望,如果不移出,他们会持续亲善举动直至力竭晕倒。SCP-3430的影响会在对象离开影响区域后消失。

回收:SCP-3430在华盛顿███████的████████酒吧因一次争执被杀,怀疑其出现异常现象而加以了监控。目击者证词表明SCP-3430的异常性质在其死亡时出现,影响了存活的顾客和员工;据报告所有对象突然开始在死亡顾客的尸体上哭泣、拥抱并相互慰问。这些报告引起医疗人员和新闻记者抵达现场,然而在其接近SCP-3430尸体后,他们同样加入了其中。SCP-3430被自动无人机移出现场,对目击者和受影响者施以B级记忆删除。

附录3430-01:下列是回收自SCP-3430前住所的日志之摘录。日志为研究目的收集,以确认SCP-3430异常性质的来源。

████年9月28日

今天我身上发生了些怪得很的事。工作时候我不小心把生产箱砸到了脚,自然是疼得鬼一样。我正要脱鞋检查,看看有没有骨折,然后一个老人突然一拐一拐的朝我走来,弯下腰,开始拥抱我、拍着我的背,告诉我一切都会没事。这……有点瘆人。

拥抱持续到我真不想继续了,虽然我是想抱抱,但也不该持续4分钟不止。然后这个老人就突然站住,一拐一拐的走了。真是……一次经历。

但最怪的是什么?这家伙一走,我的脚居然不疼了。我发誓我肯定是砸碎了什么,但我检查的时候就是一切安好。

████年9月29日

好,又发生了。怪事。但不是对着老家伙,而是小孩。

休息中,我正和Rick通电话吃午饭,我不小心被西兰花牛肉烫到了舌头,突然间有个路过的小孩转过身开始拥抱我,告诉我一切都会没事。

和上次一样,她抱了我真的好长时间,放手,走开,然后我不痛了。我的舌头没被烫着,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余痛之类。

被这么关注的人正常吗?还是我就这么怪?

████年9月30日

所以……我今天试了试。我连着两天受伤了有人来拥抱,说是巧合也太怪。所以等巴士的时候,我做了点科学实验。

只有我和旁边一位老太,她看起来对我是完全没有兴趣的,所以不像是她会积极地去拥抱别人。所以……我咬了自己的舌头看看会不会引起她注意。

真真就是在我咬了舌头说出“嗷”的瞬间,这个小老太太开始拥抱我,和其他人一样亲着我的额头。给我和善的问候,所有这些。就和其他几次一样,几分钟后她停了下来,我的舌头也不痛了。

我很确认我要继续测试,但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这可能就不得了了。

████年10月1日

好了,我又搞了些破事来确认到底怎么回事。显然,如果我受伤,我周围的男男女女都会开始极度对我和善。我昨晚告诉了几个伙计我发生了什么,他们一个个兴奋地要和我一起弄明白。Rick甚至编了一句话叫我是在“传播大爱”(上帝诶他真是怪,我爱他)。所以大概吧,要点就是我越是受伤,人们就会越想爱我,过一会儿后,我就完好无损如同没事发生。

我们想出了好多好多主意来利用这东西,比如,如果我能跑到中东去,我能阻止整场战争!只要挨一枪,突然双方的所有士兵都会停止战斗,带着好东西过来。我们要想办法无票偷跑过去,但我们总会到那里去。我们最后能阻止它。

████年11月12日

好了,所以这下有点略微紧张,必须避免任何伤害才能阻止周围的人们扑过来把我亲个遍。像是,对,我知道这可能还不算值得抱怨的大坏事,但,我不需要因为纸割伤就被治疗成这样。

工作尤其糟糕,比如,如果我哪怕是脚趾头撞到了进货的水果,某个想做水果沙拉的老傻瓜就要把我扑倒了。这都值得,我知道。就是……开始有点烦人了。

████年2月22日

好吧,我们对整个“搞到飞机阻止整场战争”的计划还没多大进展。靠我们这些狗屎工作,我们没有谁能像买新袜子一样付担得起。Rick已经万分努力帮我们搞到钱,他和我一起真的非常兴奋。我觉得他想和我一起去,但我要让他跟着我去就真是傻了。

哦对,回到工作,我其实是被炒了,因为显然就算明明是顾客撞了我,我还是会因为“骚扰顾客”被开除。讽刺,我想。

好吧,至少我不需要再那么经常担心陌生人了,现在。

████年3月30日

我不能再离开家了。我他妈再也不出门了。

我不小心撞到公交站牌,撞到了头,然后整个公交的人下车开始……这可能差不多是强奸。

他们全程也都在抱歉,说他们对此很抱歉,他们只是想让我感觉好些。就像这能不让我被30个想要拥抱我亲吻我的人挤着。

我想……我不知道,我不什么都不想做,现在我甚至害怕离开房间。

████年4月2日

我告诉Rick发生了什么。他说他会过来。

不是Rick我可能就死了,他真……真是个好伴侣。他似乎是唯一真正关心我的人,不想就那样冲进来,试图让我对一切感觉良好。

他就……我不知道。他很快就来了,所以我大概不能看起来像是躺在床上三天屁事没做。

████年3月25日2

我不会变老了。像是,我看到Rick和Scott还有Gary都在我身边变老但……我看着还是五年前一样。我想我会永远卡在这样。我甚至不能给自己来一针,否则邻居都会跑进我家摸着我的头说一切安好。

我真不该意外这力量发现了更多的办法搞砸我,基本上它为我做的就只有这些。

████年6月2日

我感觉我不能挨饿了。这也算做“伤害自己”。我要堵上门,但我太害怕碰到尖头。

我给Rick打电话说了这些,他说他会照看我,保证我有吃有别的。古怪的途径让我们终于搬到一起住了。他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我离开他能做什么。

████年7月4日

Rick搬进来已经好几周了然后……上帝,我从来不知道我有多爱他,直到我看到他对我是多忠实。我能看出来他越来越疲惫,但他还是微笑对我,向我保证一切没事。不像被人在我身体受伤后才这样,他知道如何安抚情感受伤。

我们一起看着焰火。美丽,只有……我们俩。

在这几年我力量的虚伪后……有人愿意和我爱他们一样爱我真是太好了。

████年10月18日

我感觉我的力量变强了。我们物理阻拦了门窗保证陌生人不会爬进来想要帮我感觉好点。这无助于让Rick承受更糟的恶果。

我们吵架越来越多。有时候我们中有人会睡沙发。有时候Rick就那么离开家好几小时,几小时后也不回来。我想跟着他,但……我太害怕离开家。

我有想过给房子弄个婴儿保护垫,但Rick的钱包实在太扁……我不想再让他生气。我就想他关心我。他是我的全部。

████年4月16日

完了。Rick不能和我一起面对这些责任这么这么久,不老、邻居整天想闯入、力量还影响着他……这是最后一根稻草,我想。为了让我冷静,我们最后一次上床,但……没有爱了。没了。我再也感觉不到了,不管我多么急切想要感觉它。等我晚上睡过去之后,他离开了。

我……现在好空虚。

████年4月20日

我好孤独。

████年5月12日

我不能这样永远待在家里。

操。我要去喝点什么。

备注:5月12日为最后一篇日记。该日期符合████████酒吧发生枪击的日期。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11 Jan 2018 06:4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