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772 SCP-3772
SafeSCP-3772 SCP-3772Rate: 76
SCP-3772

项目编号:SCP-377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3772目前处在不作用状态,且几乎没有异常属性,收容措施的目的主要是清除关于这一现象的讨论内容。所有主要媒体共享平台的负责人均已于基金会达成协议,以内容保护准则为掩护,先发制人地移除任何能够于SCP-3772接触的途径。

描述:SCP-3772是一种异常现象,即符合某些特定条件的互联网内容会被转换为有关于2020年费丝·巴森(Faith Bassen)死亡事件的一段影像或图表信息。这种转化只会用户个人的终端机器上体现出来,并且不会改变未触发该现象的用户的媒体内容。一个可以确定的基本信息是,这些内容并不是由原本内容的发布者所创造的。并且内容的或包含的标示会让阅读者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找的内容创造者的欲望,不论这种欲望是不是阅读者本来就有的1。当用户位于美国的地缘政治领域,尤其是在邻近德克萨斯州康福特县(Comfort, Texas)的地区,SCP-3772发生的机率会更大。

大多数情况下,SCP-3772会表示为一张费丝·巴森的照片,附带有关于她的失踪以及尸体被发现的细节,并且会着眼于当地警察并未进行正式的调查这一情况上。当其表现为视频形式时,上述信息通常会以费丝的手机录像记录呈现出来,视频中出现的其他人物的名字和脸部会被打码。这段视频中穿插着有关于她所受的折磨的令人愤慨的描述,对凶手的控诉以及一段被加倍放大的、作为#号标签的话“费丝·巴森是被谋杀的”,这段标签被用于向警方施压,迫使他们重新调查费丝的死亡。

在巴森女士去世两个月后,2020年8月12日,SCP-3772已知的首次活动被基金会观测到。在确认其异常性质之后,初步的收容措施着眼于一直有关于SCP-3772目标事件的讨论和调查上。异常事件部门在基金会的授意下接管了调查行动,在2021年5月至6月期间,嫌疑人被成功起诉并定罪。在此之后,SCP-3772的表现机率已降至几乎为零的地步。

附录1:通过分析GOI-5869( “反大麻玩家”)的现存聊天日志,一系列对话被发现与该事件有关,这些对话主要是由用户warysue和tiedyeduck在wip标签下的附属对话中进行的。由于该聊天记录仅能从一名与warysue几乎毫无交集的该GOI成员的笔记本电脑中取得,因此对话的大部分内容是缺失了上下文或者是不完整的。

-> 加入了对话
gaycopmp4: 耶!这事看起来没毛病,但我们得具体地操作一下那些你想要覆盖的网上的东西
bluntfiend: 嗯…你真的要这么干吗?
-> Quavo 加入了对话
warysue: 废话!这事耽搁不得
Quavo: emmm…
gaycopmp4: 把那些暴露身份的内容处理一下,我们可不想有人抱怨说你把他们的肖像传得到处都是
gaycopmp4: 我们要把4chambers的事炒起来
warysue: 叫她费丝就好了…还是算了
warysue: 现在没必要纠结她的个人隐私了
<- Quavo 退出了对话
tiedyeduck: 他妈的怎么每个人都在反对啊?!我还能不能把这段视频做完了?
warysue: 操你妈
bluntfiend: 我也同意tiedye-哇哦,好吧。
warysue: 她死了!我是唯一一个试着在做些什么的家伙
tiedyeduck:我倒是想说说我的意见,但是你要是一直是这个样子…我怕我说了也是白说。
warysue: 你说吧。
bluntfiend: 好吧,听着:
bones: Warysue,我得先说你一下,你把这段对话都当成自己到的事了。我理解你的痛苦,但是我们在这件事上的异议总归是有好处的。
bluntfiend: 别管他,bones一直是这个样子
warysue: 记下了,真他娘的抱歉。
warysue: gaycopmp4: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记得告
warysue: 诉我。我来给那些脸上打他妈的码
<- warysue 退出了对话
tiedyeduck: 听着,我不是说这个主意不好,但是你们刚刚讨论的行动计划实在是太蠢了。
gaycopmp4: 她下线了
tiedyeduck: 是啊
tiedyeduck: :/
bones: 她在为她的闺蜜哭泣啊。她接下来可能会干得更过分,但是请记住,她正饱受来自心灵的折磨。我觉得你们都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tiedyeduck: 我们会的,bones。
tiedyeduck: 一堆破事啊

-> warysue 加入了对话
lesbian_gengar: 我倒是没问题,但是哪个是最重要的啊
warysue: 所有的
harmpit: 堇了,gnengar你得知道这是就像玩蛇异样有趣2
kkrule: sue,我记得duck早些时候一直在找你
kkrule: tiedyeduck: 在吗?
warysue: 我懒得跟
harmpit: 狗屎一般的斜标签先生浴火重生了
warysue: 他聊
tiedyeduck: 我只想说声对不起。
lesbian_gengar: 跟gaycop说吧,她更擅长对付电脑里的蠢货
tiedyeduck: 我那天说的太过了-我只是想帮忙。我只是觉得你们都搞错了。
warysue: 这个道歉还真狗屎啊
tiedyeduck: 别呀。
kkrule: emmm…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吵些什么
warysue: 惊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我现在做的是费丝希望我做的事。
harmpit: 牛批啊。但是如果她说不想得话,她就能会到你身边了妈
kkrule: 我觉得他是想守望或者什么的
tiedyeduck: 她到底想干啥?我看过你们的demo了,你们要是这个地方结束,她就会落到那些嘲笑她的人手里
warysue: 1.我知道世界上有些人实在是过分,这也是费丝为他妈的什么死了;2.我觉
warysue: 2.我觉得有更多的人是愿意倾听并为之发声的
kkrule: 妈呀,waysue,实在是抱歉
warysue: 没事的,kkrule,小事而已
tiedyeduck: 这值得吗?她的样子被用来讲下流段子,变成其他那些他们嘲他妈笑的死去的变性女孩(trans girls)的同义词。她不会回来了。
warysue: 干你娘,你怎么能这么说
warysue: 你他妈的说的什么鸡巴东西。把凶手找出来当然是值得的啊
harmpit: 惊他凉的了
bones: Harmpit,你太没有眼力价了
tiedyeduck: 你真的觉得这会成功吗?就算条子们开始调查了,她在河堤上被找到的时候都已经死了好几个星期了,没有证据了。要是解剖了尸体的话,他们可能还有事可干,但是…没解剖啊
kkrule: 是啊,太沉重了,harmpit,说点什么吧
-> 退出了对话 (超时)

orbhorse: 厚脸皮里都是尿
-> warysue 加入了对话
heartshapeddoxx: 靠,你怎么回事啊小老弟,太差劲了
bones: Warysue,你晓得吗,23分钟之前每日视点(The Daily Dot)发布了一篇关于#费丝·巴森是被谋杀的 的短文。
warysue: 我刚想点开它,呀呼!
bluntfiend: 操,老铁们,我刚刚好像把一整只鸡翅吞下去了。
warysue: 它终于来了
heartshapeddoxx: 这会不会只是个工作人员的失误或者别的什么的啊
heartshapeddoxx: 是我太悲观了
kkrule: 嗨,HSD,你是新来的吗
warysue: 这绝对不是个骗局。
bones: Heartshapeddoxx是这个聊天室的老成员了,在我来之前他就已经在了。据我所知,他在这个计划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这是他在kkrule你加入之后第二次回来了。
warysue: 这无疑是一次进步!我开始为我死去的朋友声张正义了
heartshapeddoxx: 哈哈,是的呢,我都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heartshapeddoxx: 哦,狗屎,很抱歉
warysue: 没事,你不知道不像某
warysue: 不像某些人一样
lesbian_gengar: 所以你是火了还是
tiedyeduck: 我觉得我们要把一切都整理一下,wary
kkrule: 狗屎,我还记得我希望一切顺利来着
bluntfiend: 让botsnack3给你搞点好吃到爆炸的燕麦粥犒劳一下吧
warysue: lesbian_gengar:还没有,但是自从那篇文章戳中那块势力交错的禁区后,一切已经初见成效了
orbhorse: 老哥,你是怎么烤的我们没有机器人在像那么多年里4
bluntfiend: 啥玩意?
warysue: tiedyeduck: 抱歉啊老哥,我还在气头上,还把气撒在你身上
heartshapeddoxx: 你们他妈的快看看我是不是还在线?我觉得我被传送回了2008年
kkrule:Warysue,发推特道歉!
bluntfiend: 我的好朋友oinky在哪;_;5
warysue: 我要去警察局一趟,我得让他们有大事要发生了。
heartshapeddoxx: Ren和我还在研发,blunt。管理员把她ban了,所以我们已经不在github上更新了
warysue: 这些蠢猪会后悔没有听我的话的
<- warysue 退出了对话
bluntfiend: 猪? :D

polaricecraps: 这是他妈的废话好吧,你不希望引人注意,但是也不知道是谁的责任,我们已经足够引人瞩目了。单是bluntfiend就已经被记者的雷达放大三倍了
harmpit: 累达夏被放大三倍的银
polaricecraps: 我们已经干完这些操蛋的事了。我们抓住了那些人。好像4chambers在死了之后她才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欸
lesbian_gengar: 嗨,在死人面前还是积点口德吧
bluntfiend: 免得她回来。
polaricecraps: 这他妈的是个例外,我一开始觉得我们是鸽派,老哥。但你告诉我, 我们为了一个说话从来不超过四行的家伙可以劫持他妈的标签来赚足人们的眼泪, 但我们不能利用同样的狗屎东西在纳粹混蛋试图踹烂我们的门的时候保护自己。
bones: 注意素质,让这事过去吧。Lesbian_gengar说得对,说死人的坏话是不对的。你可能跟4chambers不熟,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的确确是我们中的一员。
warysue: 随他去吧,他喜不喜欢都无所谓
warysue: 一切照旧。
polaricecraps: 我不干了。不过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会和你们再来谈谈的
bones: 可以接受。
kkrule:我知道你跟wary想的不一样,但是凶手已经被逮捕了,已经被关进去了,所以这还是有用的
lesbian_gengar: 别说了,kk
warysue: 只有两个好吗!其他人渣都他妈溜了。而且他们两个只被判了20年,甚至可能在“024年获得假释
warysue: *2024
bluntfiend: Wary,你已经竭尽所能了,好好休息吧。这不是件简单的事,但是你为它四处奔走,最终得到了一个结果,尽管它不是你期盼的那个完美的答案。
lesbian_gengar: 老天刚刚让它平静下来,有时候废物就是这么过分,这也是正常的。
warysue: 没事,他们也是在帮我嘛
warysue: 对不起,我是个傻逼
polaricecraps: 抱歉,我太混蛋了
warysue: 闭嘴吧craps,你太他妈的冷血了
polaricecraps: 行吧
bones: 我们不可能像你一样思念她,warysue,但是我们的确是思念她的。我们的过世友人名单是不分级的。
bluntfiend: 这份名单太长了
lesbian_gengar: emmm…
polaricecraps: 如果我们不用我们那些狗屎手段去组织我们门外的狼群的话,这份名单只会越来越长
bones: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了,polaricecraps。
<- polaricecraps 退出了聊天
warysue: 事实上,我,嗯…
warysue: 我觉得我应该去她的墓前看看她,我现在就在计划这件事
bluntfiend: 挺好的,替我们向她问好,好吗?
warysue: 行啊,你们会
warysue: 有没有人想让我代为传达任何东西?我可以把它们写在纸上,然后留在那里
tiedyeduck: 我确实想说点东西,真的可以吗?
warysue: course it is
tiedyeduck: 太棒了,告诉她:
<- 下线了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27 Jul 2018 09:1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