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150 旅客
SafeSCP-1150 旅客Rate: 58
SCP-1150
1150-1.jpg

快速眼动睡眠进入后短时间内脑电图和心电图表现

项目编号:SCP-115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按照Aegis协议中安全类别追踪程序,所有新确认的SCP-1150个体必须被收录和关押以进行半年一次的重新确认。所有寄生在D级人员中的SCP-1150都应该被安置在标准收容单位内或者在只包含其他SCP-1150个体的宿舍中。除了批准的测试程序之外,寄生有SCP-1150的D级人员不能与其他人类或有知觉的动物通过皮肤接触或通过薄的或导电的织物长时间(大于15秒)接触。请注意,这只是一个谨慎的措施,因为SCP-1150只有在SCP-1150研究日志中描述的异常情况下才能转移到不愿意或不知情的对象。

描述:SCP-1150是具有类似人类心理的感知实体,它们通过难以理解的手段与心甘情愿的人类宿主共享身体。SCP-1150能意识到宿主的所有行为,人际交往和情绪状态,但通常不能感知宿主的想法或记忆。他们似乎对所有的健忘症患者不能施加影响,除了对一种由于高剂量所引发的神经学上的损坏所导致的█████████有轻微的敏感性。当宿主是有意识时,没有已知的手段来探测SCP-1150的存在,除了在一些项目(也就是睡眠纺锤波和k型复合体)在进行脑电图追踪时偶尔短暂的出现类似快速眼动式的异常表现。基金会目前追踪到了38个SCP-1150个体,收容了3个个体寄生于D级人员的实体用于实验,雇用了2个个体(连同他们的宿主),以及出于安全原因,以三级监禁标准收容了一个实体。

当SCP-1150的一个人类宿主入睡,他们马上进入快速眼动(梦境状态)睡眠并且SCP-1150实体获得对宿主身体的控制5-16小时。持续时间与宿主的意志坚强程度以及宿主对SCP-1150寄生的甘愿程度以及实体的相对强度相关。当SCP处于控制状态时,其动作,行为,并且通常具有与正常人类相同的生理反应,虽然具有不同于主人的记忆和性格特征。在SCP控制结束时,SCP-1150实体变得呆滞,似乎在睡觉。一到两分钟之后,宿主醒来并且重获他们身体的控制权。宿主通常报告说他们完整的休息并且通常对他们睡觉中的状况一无所知。但是请注意,那些已经被SCP-1150寄生很长时间(几年及以上)的人类,已经逐渐注意到他们身体中“旅客”的行为。

SCP-1150可以通过物理接触从宿主到宿主之间转移。虽然几乎所有的皮肤与皮肤的接触都会让SCP-1150转移,但直接的前额与前额的接触可使转移时间缩短至15秒。相反,通过手或脚接触大约需要四分钟。如果传输过程中接触在任何时候中断,则该实体停留在原宿主中。SCP-1150的接收者报告了一种“令人喜悦的蜂鸣声” 并且表现出稍微提高的应激反应,但是除此之外接收者没有受到转移的影响。除了所附实验记录中记录的那些情况,接收者必须愿意接受SCP-1150实体。

1982年6月27日,基金会在FBI突袭阿肯色州Bloomhill一个叫“天命之门(Kismet Doorway)”的一个邪教组织后意识到SCP-1150的存在。基金会在FBI的情报知指出了邪教中被拘留的邪教高级成员携带有可能的SCP项目。基金会准备了一次去Site 40的转移,因为该地区靠近██████,并对该实体进行了初步访谈,该实体目前被归类为SCP-1150-1。随后SCP-1150-1协助识别“天命之门”另外三个SCP-1150个体。

附录:2008年10月12日,Marshall, Carter和Dark公司在恢复的敏感文件中表示,MC&D公司目前至少雇用两名SCP-1150实体作为“睡眠者代理”来获取基金会的机密信息。这些实体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基金会的雇员作为宿主,并且能够看见、听见并体验他们宿主的行为。现在仍然不知道这些基金会宿主是如何将信息返回MC&D公司。因为基金会的研究并没有揭示SCP-1150在不知情的宿主上“搭载”的任何外在表现。


采访1150-1记录SCP-1150-1

1150-2.jpg

Jonas ██████(最左)与天命之门领袖层在约1981年合影

采访对象: SCP-1150-1,“Jonas ██████”
采访者: Adrian Barton特工

<开始日志,7/15 / 1982,22:45>
Barton: 好的,我们正在录音。
Jonas: 我能对着这个说吗?
Barton:别动它,它会在房间的任何地方记录我们的声音。就是这样。你声称你愿意回答我们的一些问题。
Jonas:因为一些原因,是的。
Barton:你是Jonas ██████,对吗?
Jonas: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分享他的身体。我向你保证,他对我们的安排非常满意。
Barton: 你能解释一下这几句话吗?
Jonas: 当然可以。乔纳斯让我用他的身体。他认为我是他的神的一种表现,并且乐意让我做我的事。
Barton: 你是这个神吗?
Jonas: 当然不是。据我所知,████编造了这个神,但他可能从前才记得。
Barton: ████是天命之门的领袖?你是怎么参与进这个组织的?
Jonas:所有的高级人员都像我一样,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会搭上你们的身体。我是我们六个中的第四个。
Barton: 你们六个都是,呃,夺体者?
Jonas: 我们称自己是旅客。我们不时切换身体。████说我们可以像国王一样生活,然后我相信了。现在我很清楚他很疯狂。我不赞成他那可笑的邪教。
Barton: 你提到████可能“从前记得”。之前呢?
Jonas: 我们被唤醒之前。那是1911年英国人Davies在波斯发掘了我们的骨头。
Barton: 你以前记不清什么?
Jonas: 不,可能只有一件事,黑暗。在那之前,哭泣,尖叫;在那之后是一簇巨大,剧烈的火焰,我还记得痛苦。但那也可能是一个梦。████说我们那时像神一样被崇拜,完全疯狂地。
Barton: 我可以换一个话题吗?你是如何得到你现在的身体的?
Jonas: Jonas在一年前给了我。在那之前,我是████的妻子Annie Paige。我厌倦了,所以我转到了Jonas身上。
Barton:怎么转?
Jonas:我们相触。通常我们先一起祈祷。这样,过程会更顺利。我把自己从一个人类容器中倒进另一个,就像水从一个碗倒进另一个,然后我用Jonas的眼睛看,用他的嘴说话,爱上他的小弟弟。当我不占用他们的时候,他就是他自己。所有你看,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Barton:这就是全部了,谢谢你的时间,██████先生。
Jonas: 特工Barton,最后一件事。在这次实验时候我们换到一个大点的房间去吗?这个地方有点不能满足我的需要。
Barton:我看看我能做什么。
<结束日志>


实验记录SCP-1150

实验SCP-1150-5A
日期: 9/16/2003
说明: SCP-1150-5,占领D1905后,使其与对象D2002的身体接触,并指示马上转移。D2002是一名健康的27岁西班牙裔男性,现在由于药物引起的癫痫发作而导致网状结构损伤,因此处于无法恢复的昏迷状态。
结果:在大约65秒的肢体接触后,SCP-1150-5成功转移到D2002。距离被测者1米处的传感器在传输过程中检测到非常低的幅度(约25 mW)无线电噪音。D2002随后在SCP-1150-5控制身体时“醒来”。经过彻底检查显示,昏迷恢复患者没有出现常见的认知或运动缺陷。D2002的脑电记录显示了其他SCP-1150记录的典型波形,但由于网状结构损伤的状态,这是不可能的。当SCP-1150-5进入无效状态时,D2002再次变成昏迷状态,表现出昏迷的脑电波波形。在D2002宿主中,SCP-1150-5呈现16.15小时的活动状态和8小时的非活动状态;
研究者注:对无线电“噪音”的电脑分析展现了一种高程度的组织和拍列。这些模式的意义还没有确定。-Dr.Bimston

实验SCP-1150-5B
日期: 9/29/2003
描述:进入昏迷状态三小时后,目标D2002(当前的SCP-1150-5宿主)以致命剂量的戊巴比妥钠安乐死。
结果:在心脏骤停后,SCP-1150-5获得了对D2002的控制权,企图逃离其限制,对D2002的四肢和双手造成严重伤害。脑电波活动显示出SCP-1150波形的典型特征。值得注意的是,心脏功能没有恢复,SCP-1150-5变得更加嗜睡,直到620秒后萎陷。脑电波波幅在此期间逐渐下降。

实验SCP-1150-5C
日期: 9/29/2003
描述:所有动作停止两小时后,一名34岁的智商为70的白人女子D1968被指挥触摸D2002,印象是她感觉到一个脉搏。
结果:开始接触大约五秒钟后,D1968跳了起来,说她已经“被震惊”了。放置在距离被测者1米处的传感器检测到中等幅度(约700mW)的无线电噪声,持续0.3秒。随后对D1968的观察没有发现任何行为或认知异常,虽然脑电波分析显示与SCP-1150存在相关的轻微异常。

实验SCP-1150-5D
日期: 10/13/2003
说明:经过为期两周的观察,在没有SCP-1150-5的症状表现后,D1968被告知,在实验SCP-1150-5C之间,她已经被暴露在一种良性的“天使之灵”之中。在经过两周的进一步观察之后,D1968被一个SCP员工认定为D级人员,因为她现在被一个“邪恶的恶魔”所占有。
结果:在得知SCP-1150-5的存在之后,“旅客”在D1968的下一个睡眠周期中显现出来。在接下来的两周内,SCP-1150-5每晚的平均出现时间为10.5小时。在此期间,D1968的智商(至83)和运动协调性适度增加。在被告知SCP-1150-5是“恶魔”之后,显现时间缩短到8.0小时,智商恢复到基准水平。
研究人员注意: 这表明:A)SCP-1150能够快速转移到不知情的或不愿意的宿主上,但不能在没有某种程度的宿主意识和/或同意的情况下获得控制权; B)宿主“意愿”的程度与SCP-1150活跃的时间相关。-Dr.Bimston

实验SCP-1150-18A
日期: 1/11/2008
描述: SCP-1150-18被制造成在多个D级人员之间反复转移,以确定可能转移的条件。
结果: SCP-1150-18无论当前主人的状态如何,都能转移,但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转移到无意识的主人身上。转移到新主机后,SCP-1150-18进入休眠状态,无论转移时是否激活。

实验SCP-1150-18B
日期: 1/21/2008
描述: SCP-1150-18在一个饱和50-100 MHz无线电波干扰(与SCP-1150转移时产生的频率相同)的实验室中被重复地转移到几个D级人员之间。
结果: SCP-1150-18能够在所有条件下转移,当干扰程度更高,转移所需的持续时间也会大大增加,在100kW以上的功率水平达到700秒。
研究者注:射电爆发似乎是促成效应(或者可能是副作用),而不是传输的必要条件。

实验SCP-1150-18C
日期: 3/6/2008
说明: SCP-1150-18寄生在D1412上,这是一名68岁的患有糖尿病和冠心病的黑人男性。在D1412死于自然原因(心脏病发作)之后进行实验SCP-1150-18A。多种处理方案被用来评估SCP-1150宿主之间在死后的转移限制(另见:实验SCP-1150-5C)。
结果:死亡约四小时后,尸体由一名身穿标准化学危险服装的带有绝缘手套的1级研究技术人员Gomez女士处理,后者将尸体转移至Site 40火葬场。在这一点上没有观察到SCP-1150转移。完全火化五周后,一名50岁的白人女性D2333被指挥手动筛选骨灰。大约四秒钟之后,她迅速将手从灰烬中抽出,报告说她触及了一些东西“尖锐,刺痛,像仙人掌一样”。随后的分析显示,SCP-1150-18已经以“被动”状态转移到了D2333,就像在实验SCP-1150-5C期间的初始转移一样。
研究者注:我们应该怎么杀死这些东西?-Dr.Rosenberg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03 Feb 2018 13:5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