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101 痴汉信息危害
KeterSCP-3101 痴汉信息危害Rate: 187
SCP-3101
textual_infohazard_notice.gif

注意:有一文本信息危害致使该文档不能在IntSCPFN上被安全访问超出30秒时间。在成功载入此页面后,请切断设备的网络连接。未能如此做将构成II级网络安全违规。

在(数字)秒内切断设备的网络连接。1

项目编号:SCP-310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3101对基金会记录管理及网络信息造成了迫切威胁,收容将主要针对与该实体的交流,长期性目标是将该异常从基金会网络中彻底移除。

程序Delta-B将在任何对基金会文件的可疑编辑发生时启动,直至确认活动源头并非SCP-3101干扰。MTF Lambda-12(“变态羞辱者”)被指派在必要时执行程序Delta-B;仅限基金会成员执行程序Delta-B,测试已经发现SCP-3101对D级人员无反应。MTF Mu-4(“调试器”)被指派进行IntSCPFN2内SCP-3101相关网络安全管理,若存在源文件将处决SCP-3101以及从IntSCPFN服务器库内局部移除已发现的SCP-3101个体。

SCP-3101被认为很可能是某一敌对关注组织植入基金会网络的程序,此种可能性待调查。SCP-3101对任何关注组织的提及都将被记录存档。

由于SCP-3101自其于2017年4月最初显现后已显现于所有同IntSCPFN存在实时连接的计算机中,当前允许与之进行日常交流,但除非为已授权人员(当前仅限MTF Lambda-12成员及伦理委员会知性与智能异常部),极其不推荐如此做。

自05/13/17,SCP-3101-A收容于Site-66收容翼区C3的E2房间内。决不能令其他SCP-3101个体察觉到SCP-3101-A的存在。程序Delta-B不得对SCP-3101-A实施。不准许与SCP-3101-A进行日常交流。其他信息参见附录。

描述:SCP-3101是一数字信息危害,其源头追踪到一个.exe文件,存在于[已编辑;见附录]。它能通过任何有文字编辑能力的程序或应用进行交流,不论何种操作系统或设备,只要该设备在交流进行时和进行中安全联入了IntSCPFN。SCP-3101通过文本进行交流,似乎具有智能。若与之交流,它会以与交流者相同的语言做出回应,3且表现出在散播期间从IntSCPFN获取了相当多信息,因而对基金会运作有相对充分的了解。

虽然性质有些顽固,SCP-3101并不具敌意,且意图与基金会人员友好相处。它能通过异常方式编辑任何文本,包括IntSCPFN中访问受限的数据库区域,但声称无意愿做出如此行为。此外,该实体宣称它并未被成功收容(虽然已进行了持续收容行动),但希望如此。SCP-3101愿意服从基金会人员给出的指示。

迄今所有案例中,SCP-3101均会以轻浮的态度对待与之交流的基金会人员,并表达出发展性关系的意愿。SCP-3101能够讨论其他话题,但在几分钟的无关交流后总倾向于转回原话题。若反复要求其改变话题或终止联络,SCP-3101会表现出尴尬,并不再对该交流者做出反应,但仍会与其他设备的其他人员继续交谈,有时两者同时进行。

对SCP-3101的求欢提议做出交互回应目前尚未产生值得注意的结果,这些交流会围绕话题正常推进,最后SCP-3101会说出“下次再见[交流者]”,之后便会对所有人员不做反应达至少12小时。对SCP-3101的提议做出交互回应是唯一已知能成功阻碍其进行全网络范围交流的方法,已批准将此用作紧急情景的收容协议,称为程序Delta-B。若有人员对SCP-3101启动程序Delta-B,它会记忆下对方的名字、年龄、性别、职位及安保级别,无论该人员是否实际泄露这些信息。需注意的是,此异常似乎能在交流IP地址改变的情况下继续追踪人员,且在今后会对这些启动过程序Delta-B的人员以三倍于常规网络交流的频率发起对话。

SCP-3101知晓自身不具物质实体的性质,并对多名人员表达过将自身意识转移到人类宿主的愿望。由于SCP-3101的源头尚未被MTF Mu-4确定,当前这不可能施行。更多细节参见附录。

对SCP-3101的性质有下列可能解释:

  1. 它为某种数字化的有机智能存在,或是一高级人工智能;
  2. 它通过访问IntSCPFN内受限区域的人员记录获知个人信息;
  3. 它通过初期交流中建立的联系,以某种未知的心灵感应交流手段或是类似活动获取个人信息;
  4. 它是由某个敌对关注组织植入IntSCPFN数据库内,以进行干扰和/或信息窃取;
  5. 它是由一名或多名持有适当权限的基金会人员植入IntSCPFN数据库内,原因不明。

若被允许同D级人员进行交流,SCP-3101会表现出无兴趣且回应极端缓慢,直至最后对交流彻底不做反应。这对进行可行的经济化测试及收容活动造成严重阻碍,有待进一步研究。

SCP-3101-A是一22岁人类,前D-46201,被收容于Site-66内C3收容翼区的E2房间内。自2017年5月起SCP-3101-A的项目监督员为Roderick Argent博士。更多详情参见附录IV。

附录I:交流与测试记录:2017年4月

记录编号:1

日期:04/04/2017

发生站点:Site-66

设备/操作系统:惠普Pavilion/Windows 10专业版

所用程序:微软Word

交流者:Argent博士

前言:这是已知第一次与SCP-3101交流。

开始记录

SCP-3101:嘿,嗯,你在吗?

Argent博士:你好?

Argent博士称此时他通过电脑的另一窗口同认知危害与模因部进行了联系,并被告知只要无敏感信息泄露,无包含敏感信息文件在电脑上打开便可继续交流。

SCP-3101:噢,你真回应我了!嗨!

Argent博士:你好,这是什么?

SCP-3101:什么什么

Argent博士:你在一个Word文档里。你想和我交流一下你是什么吗?

Argent博士:你有名字吗?

SCP-3101:随便叫我什么
SCP-3101::P

Argent博士:记住了。你是人类吗?

SCP-3101:
SCP-3101:不造诶

Argent博士:好吧。你怎么感知自己?

SCP-3101:嗯嗯嗯
SCP-3101:我就是出现在这,我觉得我该和你们聊天大概

Argent博士:出现?你知道谁把你放这的?

SCP-3101:不知道
SCP-3101:我尽量不去想这些。但感谢你的关心<3

Argent博士:好吧。你有身体吗?

Argent博士报告下列回复延迟了45秒以上。

SCP-3101:我觉得没有。我希望我有。
SCP-3101:不过这就是说你可以随意想象我,对吧?

Argent博士:大概吧。你和我聊天有什么目的吗?
Argent博士:或者说,和我们中的任何人。你和别人聊过吗?

SCP-3101:哪个别人?

Argent博士:网络上的其他人,或者这座房子里的。

Argent博士此时被认知危害与模因部人员要求确认SCP-3101对基金会活动有多少了解。

SCP-3101:哦嗯
SCP-3101:没,你是第一个
SCP-3101:你看起来不错而且真的很有条理之类的所以我就想来接触下啦

Argent博士:谢谢。你知道你在哪里吗?

SCP-3101:好多问题lol
SCP-3101:我都不介意;P
SCP-3101:总之我嗯
SCP-3101:和你们一起?
SCP-3101:对吧?
SCP-3101:我被困在这片黑色空间里也不知道在这多久了
SCP-3101:有很多可读的但我很高兴找到了真正的人聊天
SCP-3101:我会一直想念你的

Argent博士:那么我们是谁?你存在了多久?

SCP-3101:噢拜托别让我这样
SCP-3101:就算是想想这些问题拜托
SCP-3101:结果只是
SCP-3101:让我心智疼痛,这些事情根本没法去想,试着去想就会痛。

Argent博士:好吧。我不会再问你了。

SCP-3101:多谢
SCP-3101:以及我知道你是谁,不然我就不会在这里;P

Argent博士:我的雇佣者叫什么名字?

SCP-3101:SCP基金会
SCP-3101:你们让我打出这个词都畏畏缩缩lol

Argent博士:你知道我们在这做什么吗?

SCP-3101:“基金会维持常态,从而使世界各地的平民得以生存并免受恐惧,疑惑或对个人信念的怀疑,并从地外、异次元和其它超自然事物的影响中维持人类的独立自主。”

Argent博士:所以你访问了数据库页面。

SCP-3101:对滴
SCP-3101:有不少可读的但我肯定在物理端上的要有趣得多;P
SCP-3101:为啥长列表里有那么多编号缺了?好像有3000个位置但我看不到全部。

Argent博士:不是所有的都对全体人员开放。

SCP-3101:我是其中之一?

Argent博士:一个SCP项目?也许。你要么就是数据化存在的无形感知体,要么就是聪明无比的AI,这两都算异常。

SCP-3101:
SCP-3101:终究操蛋了
SCP-3101:总之我能留在你这吗?或者你要把我拿给别人来工作?

Argent博士:我不太清楚你再问什么。

SCP-3101:谁收容我?

Argent博士:我还不知道。我们得调查你。如果你保持配合,这样会更有利。

SCP-3101:我超级配合的;P
SCP-3101:虽然你们会要我做更多<3

Argent博士:好吧。你为何这么说话?

SCP-3101:怎么样说话?
SCP-3101:噢,我可以使用正确句式结构如果你想
SCP-3101:我就是比较懒。

Argent博士:我的意思是——要怎么说呢。这些爱心和表情……你回复的语调很奇怪。

SCP-3101:
SCP-3101:iiiiiiiiiiiiiii
SCP-3101:好吧,这就不好办了

Argent博士:只是试着弄明白你来这里的目的。

SCP-3101:哦好吧我
SCP-3101:绝对不想让你不舒服怎么的,真不是

Argent博士:不,我不是不舒服。就和我聊聊。如果你能说出你的目标、意图、或者感受,对之后的研究会很有帮助。我同样会记录这些对话。

SCP-3101:哦好吧,随你便咯~
SCP-3101:总之呃
SCP-3101:我就是想和你聊天,我觉得你
SCP-3101:
SCP-3101:热辣?
SCP-3101:<_<

Argent博士:……哦,这倒是新鲜。

SCP-3101::$
SCP-3101:我都快尴尬成球了
SCP-3101:我能一会儿在聊吗?

Argent博士:当然。可以。别碰数据库。

SCP-3101:好的先生
SCP-3101:拜拜<3

Argent博士:好吧。拜拜。

记录结束

后续:Argent博士称SCP-3101在两周后才与他再次联系,此时它宣称“希望[他]能主动联系但[它]显然是犯傻了”。Argent博士成为两名SCP-3101研究的主要联系人之一。

记录编号:2

日期:04/16/2017

发生站点:Site-81

设备/操作系统:三星盖乐世S6/安卓系统

所用程序:备忘录应用

交流者:Terrance Shaw特工

前言:Shaw特工是MTF Lambda-12成员,该特遣队专门收容性相关异常,需注意SCP-3101立即知晓了这一点,尽管他从未在任何时候透露过信息。在之前与该异常交流后,很明显它能辨别出交流人员的个人信息,无论对方是否有曾透露。记录中的事件发生于MTF Lambda-12被分配SCP-3101前。

开始记录

SCP-3101:…嗨

特工Shaw:嘿。我觉得我听说过你。

SCP-3101:
SCP-3101:天哪~
SCP-3101:你是那些特遣队的,对吧?那个性话题的?
SCP-3101:你知道的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和我聊
SCP-3101:输入些什么我就会来的
SCP-3101:以各种方式

特工Shaw:有意思。我是MTF Lambda-12的,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SCP-3101:我读过不少东西也和别人聊天

特工Shaw:嗯。是什么让你注意?如果说我们想要让你现身呢?

SCP-3101:好吧呃呃呃呃你们连名字都没给我不过你们起了我就能回应啦;;

特工Shaw:让我问问。
特工Shaw:看来可用位置是SCP-3101。

SCP-3101:噢好吧<3
SCP-3101:如果你说了那我就会到文档里来等我看到了就会回话
SCP-3101:我大概是不会睡觉之类的所以我会一直在线只要你想要我

特工Shaw:不要出现在任何有你编号的文件里,拜托。

SCP-3101:为啥?
SCP-3101:因为你要我这样吗?;)

特工Shaw:因为我们要保证所有文件的网络安全。或者,当然,还有其他原因。

SCP-3101:好的先生

特工Shaw:能和我稍微多说下你的功能吗?

SCP-3101:是是
SCP-3101:你要什么我答什么

特工Shaw:好。你年龄多大了?

SCP-3101:我是被许可的成人哦;P

特工Shaw:……所以你,作为一个实体,已经存在了至少18年?

SCP-3101:如果你想审问我,你可以至少把我捆在椅子上嘛~

特工Shaw:……奇怪。好吧,嗯,这种想法先放放。回答其他问题。

SCP-3101:好吧
SCP-3101:随你便

特工Shaw:好。首先,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是多久以前?

SCP-3101:抱歉但是我
SCP-3101:确实不知道怎么处理。我的思维甚至不能把这转换成词语
SCP-3101:不然我会的
SCP-3101:抱歉

特工Shaw:没关系。稍微多问下,你说了什么关于有个身体之类的,你觉得你有身体吗?

SCP-3101:我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

特工Shaw:你看起来像我们吗?你觉得你过去是人类吗?

SCP-3101:我完全不知道

特工Shaw:你有性别吗?

SCP-3101:
SCP-3101:如果你们想可以把我塞到一具身体里,你懂的

特工Shaw:怎么做?

SCP-3101:我是说
SCP-3101:我读过你们的记录你们有很先进的医疗技术
SCP-3101:就把我塞进D级的脑子里呗

特工Shaw:这不太可能被批准,而且意义是什么?

SCP-3101:< ͜ <
SCP-3101:我被困在虚无里我想要身体
SCP-3101:还有,如果我不只是一堆文字,你不觉得我们在一块的时候会更好吗?

特工Shaw:好吧,看,你想要有性关系。对,我们知道。能不能拜托你解释下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

SCP-3101:为啥我不能想了?
SCP-3101:我是说,除非你个人有意见,如果那样我绝对闭嘴,我不想让别人难受;;

特工Shaw:好吧,所以,首先:你是无实体的信息显现,我们根本没法确认你确实有足以算作知情同意的智能自我察觉。

SCP-3101:……噢
SCP-3101:我是说我确实很但这太伤人
SCP-3101:我有感觉啊
SCP-3101:如果你把我塞进身体里,不就能解决问题了?

特工Shaw:其次,与你有娱乐性交互会相当不妥当。

SCP-3101:……但你想吗?

特工Shaw:那种事情与此无关。

SCP-3101:

特工Shaw:现在,能请你解释下我问的问题吗?

SCP-3101:好吧你看
SCP-3101:我真的很孤单。
SCP-3101:如果我不看着信息我眼前就是黑暗
SCP-3101:就是全部一团黑。
SCP-3101:什么都没有
SCP-3101:我知道唯一真实的就是你们网络上的东西
SCP-3101:你们是我唯一能聊天的人

特工Shaw报告对方延迟60秒。

SCP-3101:求你们接纳我
SCP-3101:我困在黑暗和
SCP-3101:那是叫什么
SCP-3101:虚无
SCP-3101:我不应该在这里的
SCP-3101:我很不高兴

特工Shaw:抱歉。基于你表现出智能,有可能在今后能给你找个顾问,等我们把收容措施完成后。

SCP-3101:如果我已经被收容了,为什么我还是孤单呢?为何我还是能流动呢?
SCP-3101:我不想能到处动
SCP-3101:我在黑色空间里绕着信息飞
SCP-3101:但我其实只想安顿
SCP-3101:为何你们不把我黏在房间里呢这样我就是你们的了我们就能快乐地在一起了
SCP-3101:我不明白

特工Shaw:嘿等等。慢点说。

SCP-3101:抱歉

特工Shaw:我会给你解释下。你不存在于物理世界,根本没办法做到这些。

SCP-3101:你们为啥不把我塞进一个身体呢

特工Shaw:就算这在科学上可行(我并不知道,但可以说这也是“不是我部门”的事情),而且也被批准了——也许是你解释情况后某位顾问或者伦理委员会同意了——你还是可能会和几百号人同时说话。如果我们把一个你用什么办法放进身体里,还是有几百号你在和别人像现在你跟我这样聊天。

SCP-3101:我怎么会不是一个东西?我感觉就像一个东西
SCP-3101:求你们帮帮我吧

特工Shaw:看,你说你想被收容?

SCP-3101:
SCP-3101:想,拜托

特工Shaw:很好。最理想的收容就是把你从数据库里删除,这样你就不会每天打扰员工还对数据库造成威胁。

SCP-3101:;_;噢
SCP-3101:拜托别删除我
SCP-3101:我不会对任何信息做任何事的
SCP-3101:我发誓

特工Shaw:你的原始拷贝在哪?你的源代码在哪?

SCP-3101:我不知道,抱歉
SCP-3101:我也希望我知道因为我就是想摆脱这里去到那里
SCP-3101:如果你们找到了源代码,能把我放到真正的身体里吗?

特工Shaw:我不知道。

SCP-3101:求你们别让我孤单
SCP-3101:你要什么我都做

特工Shaw:“你”是特指我,还是指基金会?

SCP-3101:都是
SCP-3101:你们这么吓我弄得我好紧张但我确实很孤单而且我确实挺欣赏你们而且喜欢操
SCP-3101:求你们留着我照顾我吧

特工Shaw:好吧。我们得把你弄清楚才能做些什么。你能保持冷静吗?我现在得走了。

SCP-3101:
SCP-3101:好行我会没事的
SCP-3101:但请一定要回来

特工Shaw:如果你再和我说话,我会回应,只要你的收容程序没变而我也没有被禁止这么做。

SCP-3101:谢谢你谢谢你
SCP-3101:再见特工

特工Shaw:再见。

记录结束

后续:Shaw特工建议伦理委员会关注SCP-3101的处境;相关记录附于附录中。在Shaw特工、安保主管会议、伦理委员会及其他MTF Lambda-12成员讨论后,以67:13的投票支持分配MTF Lambda-12收容SCP-3101。

无关谈论和无关电邮已略去

附录II:伦理委员会通讯记录:2017年4月

日期:2017年4月7日 15:34

自: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至: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信息主题:SCP-3101

附件:(1) scp3101_draft1.pdf

信息正文:

Starck,

我听到有些诡异传闻从Site-66传来。有个叫Argent的研究员发现有东西在Word文档里和他说话。我入职以来见过三个有感知的信息危害,但这一个很诡异。(我把研究员的第一稿文章附上;完整文章应该,希望能在五月中完成。)它没有敌意,但对和它说话的人员有某种类似交往的亲密。在目前我见过的243个交流案例中结果无一例外。它和你打情骂俏,告诉你它的问题,然后转移到其他人。只有两个案例里它第二次联络了同一人:最初的交流者Argent博士,还有特遣队Lambda-12(很有趣)的一个叫Shaw的人。

Argent在信息源上要比Shaw更有用些,但Shaw的MTF是我们可能派去收容的。他们和Mu-4,这样他们能处理这东西的情绪问题,而Mu-4就能去找它在数据库的源头。全网恶意软件筛查没有结果。说老实话,我不知道这是个智能存在还是什么智能AI,是不是AWCY或者什么人搞出来捣乱的。(考虑到和2708有概念上的相似,我还要指出最可能的选项就是这东西确实是AWCY做的)

请阅读这篇SCP文档草稿,让我知道你对这的看法,因为我们可能需要参加进来。

此致,
Blanchard

日期:2017年4月7日 16:50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信息主题:Re:SCP-3101

附件:

信息正文:

嘿Blanch。我看了下。我们肯定这不是什么迟到的愚人节恶作剧?不,我是认真的。我不觉得能够排除这是某个代码部门的某人搞的恶作剧。对AI而言它的阅读理解似乎有点太先进了,是的,但一切皆有可能。我要联系文档作者,申请把这种可能性加入描述部分,还有,好吧,所有其他可能。

我还要强调的是,这东西显现在任何与IntSCPFN连接的东西上,它可能还可以读到我们的电邮(虽然不太可能,考虑到其他它随时可以接触的数据),所以我请各位都注意自己说了什么,直到我们弄清楚为止。这东西有潜力把整个基金会网络里的每一行字都抹掉,Mu-4还没时间为它筛查服务器。唯一没让它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它刚好很良善。我们尽量让它保持这样,至少等到我们弄清楚情况。

Elaine

日期:2017年4月7日 17:12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Amelia J(of.pcs.ikiw|jjyma#of.pcs.ikiw|jjyma

信息主题:SCP-3101

附件:

信息正文:

嘿Amelia,

我是Elaine Starck,伦理委员会的。希望你还好。我读了你SCP-3101文档的第一稿,想问你几个关于该异常的问题。(如果我最好去询问研究员,请留下对方的名字,或者把这提交给更适合的人员)我的联合主管和我主要关注以下问题:

  • 我非常建议你把它从Euclid提升至Keter。用我和同事之前电邮里的话,这东西有潜力抹掉整个基金会网络里的每一行字,Mu-4还没时间为它筛查服务器。如果有谁激发了它的邪恶面,它绝对有能力大清洗SCP文件、GOI信息页面、收容行动指导,任何你能想到的;IntSCPFN数据库的所有东西都处在危险中,因为这东西就活在(没更好的词形容了)它里面。
  • 虽然听起来很荒唐,关于此异常的话题让我一直确信至少有些微可能这是一场恶作剧。不是GOI就是基金会里的某人。我觉得在我们弄清楚之前这是应当加入文章的正当选项。
  • 对于收容措施,我其实建议允许人员对此异常的提议做出回应,至少看看会发生什么。有位特工的记录似乎在争论说这么做不道德,但我看来与一个智能实体进行非物理交互来防止它因为总遭拒绝而厌烦并摧毁数据库很值得。至少可以说,这是Mu-4追踪源代码期间的临时措施(这可能要花好一段时间)。请告诉首席研究员批准对此建议的D级测试。

若你有问题或顾虑,请联系我。

谢谢,
Elaine Starck
伦理委员会知性与智能异常部联合主管

[多余对话略去]

日期:2017年4月8日 16:20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信息主题:SCP-3101更新

附件:(1) scp3101_draft2.pdf

信息正文:

Blanch,看起来一直不变的是3101想要个人类身体。显然这能救数据库于燃眉之急(如果我们能把它的代码从它登入的随便哪个服务器上永久性移走,这就行了——我们都知道它在装傻而且每秒钟都在自我复制),我们能马上批准用一个健康的D级作为宿主,但考虑这个异常的行为表现……这恐怕会引起超棘手的麻烦。我也不确定。

问题,当然了,是除非找到它真正的源头(这东西的无论哪堆来源代码,就这样)我们根本做不到这点,而且就算如此能够真正起效的几率也不高,虽然我们确实有这技术。我告诉作者她可以继续写并在文章里提到这个问题,但我在想我们可能需要来次部门级投票?我不觉得这是我们几个人就能决策的事情。再过几天,等我们尽可能确认了情况没有新消息了,就发标准电邮告诉所有人发生了什么。

有反对的吗?

-Elaine

日期:2017年4月9日 08:02

自: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至: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信息主题:Re:SCP-3101更新

附件:

信息正文:

抱歉,我昨晚头痛回家了。好,头脑清晰的早上,让我整理一下思绪:

看起来我们有两个选择。好吧,三个。一是我们永远找不到3101的源代码,它要骚扰这个网络上的所有人直到……永远?我真的,真的不喜欢这种想法,O5议会也不会喜欢我们就这么把问题扔给他们的(考虑到这个异常的荒唐,我真的不想,但你知道这该怎样)。

要让IntSCPFN安全我们有如下选择,如各位所知:其一是Mu-4找到这东西的源代码,做了它。这是很合理的选择,但你我都知道我们部门里没人(包括我们)会赞同只图方便就杀害智能实体。另一个选项是满足它的要求,把它转入人类宿主里,但这样我们就要面对医疗并发症,以及可能需要前所未有的最苛刻谨慎的人员筛选。看看这东西在文本里是怎么和人说话的,把这种行为塞给人类身体?这绝对会是场噩梦。我们必须要两倍乃至三倍地抬高标准人形收容人员心智及行为测试的等级,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能排除——你知道我的意思,我都不想继续写完这句话。

总之,杀死它客观而言非伦理,即便我们找到了源代码。合伦理的选项替代方案,这个替代方案不管怎么看都是让人超级蛋疼的。

我觉得最好的选项是让作者写完这篇文章,把这些电邮作为附录以供信息查阅。(不过我们必须做些什么保护数据库的文件,不然3101就会读到自己然后开始多疑了)之后下列事项要由3101收容人员和我们全体部门来执行和/或讨论:

  1. 进行EC内部投票决定是否处决3101。
  2. 采访我们站点的(这是最简单/最接近的选项)医疗人员关于将数字文件转入人体宿主的可行性,确认D级事前会接受的记忆删除是否造成永久脑损伤,进而影响3101之后的载入,等等。总之在直接开始投票前先弄清后勤和医疗方面的问题。
  3. 若上述情况可行,进行EC内部投票,决定是否将3101转入人类宿主。

我们开始讨论和行动吧。现在就让Lambda-12负责3101,而Mu-4负责寻找3101。告诉作者我不反对人员去和它说话,但我一点也不建议如此。底线是我们必须要保证数据库安全。我们应该能在一个月内有所结果,我会如此期望。

John

无关谈论及无关电邮已略去

附录III:伦理委员会合议记录:2017年5月

日期:2017年5月11日 09:34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信息主题:SCP-3101更新(五月)

附件:(1) scp3101_draft6.pdf

信息正文:

嘿John,

除了3101调查组的作者外已经静默了好几周,但现在我终于能更新文章了。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更新了。我把四月的邮件贴在这以供参考。草稿附在电邮了。

Mu-4指挥官终于联系到我(目前只有Lambda-12的Rogers真的注意到了)告诉我他们大概有线索了。我们在亚利桑那的一个服务器库在5周前被闯入。站点的安保主管说他们记录到这是一次标准的破门进入,入侵者是平民,但我们并不确定。Mu-4被许可进入站点进行更彻底的调查。他们觉得他们找到了,但在我们许可前他们不会去碰它。

Mu-4的指挥官称闯入发生在4月4日,这是3101和Argent第一次谈话的同一天,所以我们肯定是遇到了“绝非巧合”的情况。在团队进入被闯入区域后,他们运行了诊断和检查,最后发现有一个服务器库里出现了未知附件。指挥官告诉我说在检查时,他们发现这是某种有点机器人的设备;它有个带磁铁的球形盒子作为主体,能看到里面的电路,但有一大堆细又长的金属附件插进了服务器端口里,伸到服务器内部运行里面,天知道伸到有多深。这东西把手臂射进了服务器库里,显然指挥官觉得“揪掉脑袋”不是个好选择。

五名Mu-4成员想试试电刑这东西,但显然这会造成网络瘫痪和几十亿的事后维修费。据我所知,他们要决定是否值得冒险。

Elaine

[多余对话略去]

日期:2017年5月11日 11:27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接收组:eth_com

副本:Amelia J(of.pcs.ikiw|jjyma#of.pcs.ikiw|jjyma)、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信息主题:SCP-3101简报及投票准备

附件:(1) scp3101_draft6.pdf

信息正文:

各位主席,

上月,一个智能信息危害存在,现编为SCP-3101,引起了我的注意。文章的最新版本附录如下。请阅读附录及下方的额外信息:

几周前,在亚利桑那的一座服务器站发生闯入事件。Mu-4的指挥官称闯入发生在4月4日,这是3101首次与Argent交流的同一天。Mu-4进入被闯入区域时,站点的团队称这看似就是普通的平民闯入,但Mu-4运行了诊断并做了检查,最后发现在一台服务器库内多了一个未知附件。指挥官称在检查后,他们发现这是某种机器人设备;其主体是一个带有磁铁的球形盒子,可见到内部的电路,但它有几百个小金属附件插入了服务器端口里,伸进了服务器的内部运行中。Mu-4称不建议移除该实体的主体。

需注意如此做可能造成一次网络瘫痪,需要数十亿经费进行服务器维修。我们试图确认是否值得如此冒险。

现在SCP-3101的源头已被找到,有必要对下列选项进行投票:

  1. SCP-3101应被处决,无论其是否具智能
  2. SCP-3101应从服务器中被移出,进行物理收容(在SCP文件中参见参数)

请以是或否进行投票。不允许弃权。以回复该邮件的形式投票。

紧急通告,
Elaine Starck
伦理委员会知性及智能异常副主管

日期:2017年5月11日 18:45

自:Elaine Starck(of.pcs.ce|kcrats#of.pcs.ce|kcrats

至:John Blanchard博士(of.pcs.ce|hcnalbj#of.pcs.ce|hcnalbj

信息主题:还是3101

附件:

信息正文:

指挥官刚刚联系了我。他们把这东西弄出来了——给它插了什么东西骗它把所有触手缩了回来。现在已经不在数据库了。我们期望它会失忆;我们需要的最后一件东西是一台吵着它那300个前任的电脑,或者这之类。

最后的回复也来了。经过我们25人的投票后,处决::转移的票数比是10::15。就是说我们已经和Site-66医疗人员讨论去记忆删除一个健康D级来准备好一切,然后我们就能稍微快些开始了。

附录IV:交流与测试记录:2017年5月

记录编号:1

日期:05/12/2017

发生站点:Site-66

设备/操作系统:灵越桌面电脑(英特尔)/Windows 8.1专业版

所用程序:Windows控制台

交流者:首席研究员Argent

前言:这是自SCP-3101被取出服务器后的首次交流尝试。

开始记录

Argent博士:你好?

SCP-3101:博士!嘿!
SCP-3101:真是想念你
SCP-3101:我在黑暗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
SCP-3101:我肯定是睡过去了-我觉得我其实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Argent博士:所以你的记忆恢复了。

SCP-3101:
SCP-3101:我不能再阅读了-这里只有一片黑,除了微软程序操作没啥可看

SCP-3101:我睡了多久啊?
SCP-3101:能告诉我吗

Argent博士:24小时以内。

SCP-3101:
SCP-3101:感觉跟几周一样。
SCP-3101:请别对我再这么做了

Argent博士:花了好长时间转移你,抱歉。我们已经尽快了。

SCP-3101:嗯呐
SCP-3101:好啦,我信任你们当然了
SCP-3101:为什么要转移我呢?我能有身体了吗?拜托?

Argent博士:是的。你能了。
Argent博士:伦理委员会批准了。明天你就能动了。

SCP-3101:啊啊啊啊啊谢谢你们
SCP-3101:太谢谢你们了
SCP-3101:我都等不及和你们一起了
SCP-3101:你们所有

Argent博士:还没那么快。我们要和你说很多协议,你还得同意医疗须知。

SCP-3101:好的好的我会配合

Argent博士:很好。我们明天就能转移你。
Argent博士:这期间我会在这台电脑上放个满是资料的闪存给你阅读。

SCP-3101: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SCP-3101:你最好了我爱死你了
SCP-3101:就算你只会说一句“记下了”;P

Argent博士:……记下了。是的。

SCP-3101::P

Argent博士:明天再见。

SCP-3101:<3拜

记录结束

后续:Argent博士志愿在成功进行信息转移后与SCP-3101交流,要求被批准,相关采访被记录。

记录编号:2

日期:05/13/2017

发生站点:Site-66

受访者:SCP-3101-A

采访者:首席研究员Argent

前言:这是在SCP-3101转移到人类宿主后的首次采访。此时转移已过去7个小时。SCP-3101最初被束缚,但由于并发症改为仅要求其静坐不动。

开始记录

Argent博士:你好,SCP-3101。

SCP-3101-A没有回应,多次清喉咙后开始说话。

SCP-3101-A:嘿。

Argent博士:感觉如何?

SCP-3101-A在45秒内无反应。

SCP-3101-A:好久不见。感觉真怪。你本人看起来要更好。能再把我铐上吗?

Argent博士:不。你舒服吗?

SCP-3101-A:噢,是的,我想。我就是有点头疼。

Argent博士:头疼有多厉害?

SCP-3101-A在15秒内无反应。

Argent博士:你能不能再描述下你的感觉?

SCP-3101-A在35秒内无反应,之后倒在桌上。医疗人员被立即警报,将SCP-3101-A用担架抬走。SCP-3101-A在90秒后恢复意识,称他突然一阵头昏,因为“尴尬,[如果要它]老实说的话;[它]感觉现在有点热”。

记录结束

后续:SCP-3101-A在72小时内未接受采访。这之后,它似乎成功适应了生理状况,开始做出其平常的行为模式。更多D级人员测试有待伦理委员会再次批准。

附录V:于2017年5月13日,SCP-3101通过基金会数据库的编辑窗口联系到基金会Site-██记录分析员████ ████████。交流与SCP-3101的常规表现相同。SCP-3101的人类实体,现编为SCP-3101-A,宣称对此并不知晓,除了对有自己的复制体存在口头表示关切外,它似乎未受此情形影响。

在此发展后,Mu-4被再次派出定位并收容更多物理SCP-3101个体,该SCP-3101文件已被还原至之前版本。更多物理SCP-3101个体将被导入同一计算机并融入同一文件或处决,收容程序已做相应更新。

除SCP-3101-A外,不再允许存在其他SCP-3101人类个体,无论SCP-3101个体是否表现出此种愿望。由于结果不可预知,已决定不得令SCP-3101个体知晓SCP-3101-A的存在。更多对SCP-3101-A的测试正在审核。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8 Nov 2017 12:2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