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487 美丽的骨头
EuclidSCP-1487 美丽的骨头Rate: 125
SCP-1487

项目编号:SCP-148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487应处于23号站点的3821号人形收容室中。标准人形访问设施已被设置在此实体的地方。

对实体的异常属性的测试应被至少两名3级研究人员监视。除非受主动测试,否则当人类或其它生物在场时,SCP-1487应被物理管束。用来判断SCP-1487心理状况的每周采访应由首席异常研究员,Miles Wright博士 Adelaide Fredricks博士主持。

描述:SCP-1487是一名菲律宾裔的人形女性。该实体15岁,经测量高1.7米,重70千克。SCP-1487的异常属性在其前面的整个人生中都没有出现过;然而,还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具有了这些特征。

除了内骨骼系统,SCP-1487不能感知任何生命形式或与其互动。由于这种特性,实体能识别出不同的动物种类,但是通常很难分辨出单独的成员。非生命物质,或拥有外骨骼系统或缺少内骨骼结构的生物,并不受这种影响。

SCP-1487,原本名为Saffron ██████,2012年11月29日被回收于田纳西州的███████镇。SCP-1487罕见地适应了它的处境并在受提问时很少有负面回应。在最初的分析结束后,专工处理青少年异常的Wright博士被指派进行关于SCP-1487的研究。

采访记录-1487-Delta:

采访对象:SCP-1487

采访者:Wright博士

前言:继初步收容,分级,并观察SCP-1487之后,Miles Wright博士,社会青少年人际交流专家,被派遣指导关于SCP-1487的研究。接下来的记录包括Wright博士与该生命的第一次互动,也是SCP-1487与基金会雇员的第一次单独交流。

<记录开始>

Wright:日安,让我想想啊,我能叫你“Saffron”1吗?

SCP-1487:当然,那我该叫你啥?

Wright:嗯,我的名字是Miles Wright。你可以叫我Wright博士,如果你想的话,Miles也行。

SCP-1487:我想叫你Miley。像一个差劲的歌手一样。

Wright:[微笑并摇头]好吧,好吧,我想这没关系。啊,你能跟我讲讲你自己吗?特别是,你的,嗯,状况?

SCP-1487:嗯···好吧,这事儿开始于,可能是···在十月份,大约两个月以前。然后,嗯,当它发生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勒个去!”因为,你知道,我碰不到其他人了,这真的很无解。我的手穿过人们的皮肤然后碰到了他们身体里的骨头,就像皮肤不存在一样。我是说,我现在知道这是他们的骨头,当时的我很天真,觉得这很可怕。打心眼里说,现在我有些喜欢骨头的触碰感。它们光滑而坚固,甚至不失优雅,你知道吗?你接触过骨头吗?没有的话,你应该去试一下,因为这实在是太棒了。

Wright:[微笑并发出笑声]我的天哪,你真奇怪,不是吗?Saffron。

SCP-1487:[撅嘴]哼,我相信你自己也不是完美先生,Miley。总之,那件事发生一个月后,我开始看到骷髅。大部分···不是所有人,都变成了···骷髅。不是每个人,但是很多都变了。我看一群人一秒,然后转向别处,当我把视线移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骨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变得更多。越来越多的时间我把越来越多的人看成骷髅。好在不是所有人。像你Miley,至少我能看见你和你的皱纹。

Wright:[嘲弄]皱纹?不会吧。我可能有压力线,但是皱纹怎么会?我还不怎么老,我依然觉得披头士很酷。不管怎么说,回到任务,这只发生在你直接看这些人的时候吗?

SCP-1487:[摇头]不是的,看图像和照片时也会发生。

Wright:好吧好吧。[在写字板上翻纸]那,我觉得今天就这么着了吧,Saffron,但是我认为将来我们会看到对方很多次的 。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1487-Gamma:

采访对象:SCP-1487

采访者:Wright博士

前言:此采访由Adelaide Fredricks在采访室中监督,其为儿童心理学专家。安排其是为得到关于SCP-1487心理状况的第二个看法。

<记录开始>

Wright:你好,Saffron,是我,Wright博士。今天我带了我的朋友Adelaide,她能看着我们并做一些普通的笔记。可以吗?

SCP-1487:[点头,微笑并致意Dr.Fredricks]但是我不确定我能记住她,Miley;她全都是骨头。

Wright:没关系,完全没问题。你基本上都会是在跟我说话,但是从现在开始,如果我把人们带进来了,我一定要告诉你谁是谁,好吗?

SCP-1487:听起来不错,伙计。

Wright:酷。好吧,自从我们上次聊天以来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吗?

SCP-1487:嗯,有一群人的骨头真TM非常,非常的漂亮。

Wright:[笑]你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SCP-1487:[表示不同意]不管怎么着,伙计,你问了我答了。今天就这样了吗?我提前有一天时间什么都做不了就要疯了,我已经赶不上计划安排了。

Wright:好吧,我很快就不会来烦你了,通常这些每周左右的检查是为了确保你做对的事。

SCP-1487:听起来不错,伙计。[向Fredricks博士点头]很高兴认识你。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1487-Epsilon:

采访对象:SCP-1487

采访者:Wright博士

前言:此采访由SCP-1487和Wright博士进行,在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Wright:今天过得如何?

SCP-1487:[明显比初次采访时更沉默和安静]我很好,Wright博士。

Wright:很高兴听到这个。没有什么不同吗?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事吗?能再次告诉我人们骨头的感觉多好吗?

SCP-1487:[摇头]

Wright:你什么都不想说吗?我知道我们做了很多测试,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你想跟我说的。来嘛,即使你没参与,上周也一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Wright博士和SCP-1487沉默了大约1分钟]

Wright:好吧,嗯,我们下次再说。

<记录结束>

后记:SCP-1487的行为与初次采访相比显得极为不同,可能是因为受其状况的影响。Fredrick博士将进行下周的采访。

采访记录-1487-Zeta:

采访对象:SCP-1487

采访者:Fredricks博士

前言:此采访本应由Wright博士进行;但是,SCP-1487拒绝与他交谈并要求受Fredricks博士访问。

Fredricks:你好···saffron,是吗?

SCP-1487:[点头]是—的···博士。就是这样。

Fredricks:好吧,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想跟我说话而不想跟Wright博士?

SCP-1487:呃,我猜你记得在我来这里的时候,我会随机地把人们看成骷髅吗?就是,我只能看见一些人的骨头,而下一秒又能正常地看到他们?

Fredricks:是的,我记得。怎么了?

SCP-1487:呃,在过去几周,我在测试时,在打扫我房间时,守卫其它东西时,看见了很多很多的人,你懂的。上星期,这事儿终于出现了。它不[弹指]像刚刚所说的那些事儿,真的,可是所有人都看起来是骷髅。一点都没变。我已经不看人了。但是那不是我所害怕的,我害怕的部分正在发生。

Fredricks: 然后呢?到底是什么?

SCP-1487: [沉默了大约30秒]我还能看见Wright博士。看见他的全部。其他人都没有。我···请帮帮我。求求你。我真的无法忍受。别带他来这里,求求你了···

<记录结束>

后记:在这之后,SCP-1487陷入到恐慌中,并随后接受了Fredricks博士的救助。据此,采访采集到的信息交给23号站点的主任,Roger Langley。根据此信息进行的行动正在商议中。

附录-1487-Eta:由于采访记录-1487-Zeta的内容,Miles Wright博士被命令提交几份检测,包括但不限于验血,验DNA,与博士过去经历的检查。这些命令是以预防为目的去寻找此异常可能的原因;然而,Wright博士被记录失踪于2012年12月19日。基金会人员已被告知此事并且当前正在寻找Wright博士。正在商讨是否应该将SCP-1487用于识别更多可能显出与Wright博士有一样异常的基金会雇员。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7 Jul 2017 04:0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