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49 移情神使
EuclidSCP-1549 移情神使Rate: 47
SCP-1549

项目编号:SCP-154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549被收容于一个标准的人类收容室中,该收容室需装备有自动清扫和运送食物的装置。项目将被提供五本乌尔都语的书籍,在其要求下可以更換。此外,向其提供阿拉伯语书写且附有乌尔都语翻译的古兰经,和一个标准的祈祷用的垫子。收容室内刻有一指向麦加城方向的箭头。一个D级人员(编号为D-1549)被安置于一个临近的收容室中。任何时候,D-1549都将处于SCP-1549的25m范围之内。然而,两者不能直接接触。另一个D级人员,编号为D-1549-1,将被安置于与D-1549收容室相邻的收容室内。SCP-1549的收容室至少距离基金会工作人员60m远。禁止运输任何具有感知力和情感的SCP进入其收容室30m以内的范围。在事故1549-17e之后,SCP-1549每天需口服15 20 25 mg安定药。

描述:SCP-1549是一名巴基斯坦女性,大约30岁,能够通过未知的方式“投射”情感。其能在距离最近的人类个体(编号为SCP-1549-01)的意识中印刻情感,并且完全压制其原有情感。该效果仅在SCP-1549-01是距离SCP-1549最近的个体时存在。为了防止基金会工作人员遭到移情并发症的影响,编号为D-1459的D级人员,将始终被确保为距离其最近的个体。另一位D级人员,D-1549-1,是第二接近的人员,用于预防D-1549突然死亡而造成对基金会工作人员的情绪污染。测试和访问通过视频通话完成。SCP-1549的异常性质本身并不有害,然而,随着对象心理状态的恶化,大部分会表现出妄想症症状。不建议中期和长期的暴露于其异常性质中。

SCP-1549对刺激没有明显的回应。然而,SCP-1549-01的情绪会受到SCP-1549处境的影响,无论SCP-1549-01是否注意到。研究员Erickson推测SCP-1549-01代替SCP-1549感受情感。进一步的测试正在进行中。

SCP-1549最初在位于阿富汗,████████的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RIA)一处收容措施被基金会工作人员发现。在██/██/19██的突袭成功后,基金会获得该项目。为了防止可能的情绪污染,基金会工作人与通过确实的视线接触使SCP-1549保持镇定。关于该项目的所有信息都在袭击中被ORIA人员销毁。尽管没有明显的异常性质,基于基金会规则,SCP-1549被捕获后审讯。

受访者:SCP-1549
采访者:Bajar博士
观察员:Kattaura博士
Bajar博士进入收容区域。SCP-1549坐在桌子边。Bajar博士坐到了其对面。
Bajar博士:[英语]你好,你会说英语吗?[乌尔都语]你会说乌尔都语吗?
SCP-1549:是的,我会说乌尔都语。
Bajar博士:很好。嗯……你想来杯果汁吗?或者来些饼干?
SCP-1549:不,谢谢。
Bajar博士:好个有礼貌的小女孩!现在,我们从一处设施把你带来。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里了吗?
SCP-1549:他们几个星期之前把我从家里带走。他们说如果我拒绝,他们就会伤害我的父母。
Bajar博士:我-嗷,上帝……他们为什么……
Bajar博士开始哭泣。
Kattaura博士:Bajar博士,你还好吗?
Bajar博士擦拭眼泪。
Bajar博士:我……是的,我很好。我……只是为什么……
Kattaura博士:那么请继续访问。
此时,在标准AOI程序之后,访问室的门是锁着的。
Bajar博士:好-好的。那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带你到那去吗?
SCP-1549:他们说是因为我的脑袋,我的“感觉”。
Bajar博士:那么告诉我,你的“感觉”怎样?
SCP-1549:[无法辨识]在哪里?
Bajar博士:现在……请回答我的问题。回答了问题那么我们都能……
SCP-1549:我猜“感觉”就是某人反应的特殊方式,和他们平常不一样的反应。
Bajar博士:好的。那么告诉我。你有“感觉”吗?
SCP-1549:不,我的表现一直如常。
Bajar博士:所以这就是你被抓的原因。你没有“感觉”。感觉她是不是……
Bajar博士猛烈地锤了桌子。对象畏惧的向后缩。
SCP-1549:你为什么那么做?
Bajar博士:来测试你……你知道吗?这不关你的事。
SCP-1549:好的。
Bajar博士:别为此发牢骚。既然你问了,不,你不能离开,现在不行,永远不行。
SCP-1549:什么?
Bajar博士:我们……嗯,我们会把你关在这里。你有作为一个研究对象的价值—
Bajar博士站起来向门走去。
Bajar博士:我-好吧,我做完了。访问结束,让我出去。我问她答,现在我们知道想知道的了。打开这道该死的门
Kattaura博士:对不起,Karam,但是你表现得很奇怪……万一这是她的某种影响?万一是传染性的怎么办?
Bajar博士锤击了门几秒钟。
SCP-1549:我的父母会怎么样?
Bajar博士:[对自己]不,不,不,不,不。那没有发生。Kattaura,让我从这里出去!那他妈的没有发生!你![面向SCP-1549] 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天杀的贱人!
Bajar博士攻击SCP-1549,试图用笔戳死她。
Kattaura博士:你在——[英语] 警卫?警卫!快进去!
<记录结束>

Bajar博士在接下来争执中被枪击了三次,并在Site ██的基金会医院昏迷了两天。进一步关于SCP-1549和其对于SCP-1549-01的影响的调查之后,Bajar博士被授予“基金会十字勋章(Foundation Cross)”以表彰其在加深对基金会对SCP了解过程中的无私贡献。在再次查看采访记录之后,Bajar博士被剥夺“基金会十字勋章”并被降到1级安全权限,以惩戒其对异常个体透露机密信息以及不当的对SCP施加暴力。

██/██/20██, D-1549(D-488831)开始绝食。当询问时,其生存基金会工作人员“试图毒死他”。尽管多次保证此类计划目前没有进行,该对象继续绝食,导致必须采取强制喂食措施。当安保人员进入D-1549的收容区时,对象变得暴躁,试图发动攻击。安保部队成功压制该对象并执行强制喂食措施。之后Jahangir博士通过双向视频访问了SCP-1549。

访问记录1549-17f ██/██/20██,从乌尔都语翻译而来。

Jahangir博士:现在,SCP-1549, 你认为我们在试图杀死你吗?
SCP-1549:不。但是你们在阻止我完成我的任务。
Jahangir博士:什么任务?很重要吗?
SCP-1549:每一天,我听到祂们。一千名真主的天使,属于祂的光辉和愤怒。祂们告诉我我的命运——净化这个邪恶的地方。在先知的七头狮的背上,我会摧毁这个房间并解放这个世界。但是你们会阻止我。试图把我锁住,远离真主和祂的造物,让我被锁住然后腐烂。你们不能阻止—
Jahangir博士: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在这里该结束了。
<记录结束>

在事故1549-17e之后,对SCP-1549阅读宗教读物的许可被撤回。许可研究SCP-1549和D-1549之间的心理联系。

研究笔记 1549-20u

分析非常的困难,但是那个女孩和D-1549的症状都符合妄想症的症状。建议联合治疗SCP-1549和D-1549来解决这个问题。她自从██岁开始就住在那个笼子里。- Willis博士

授权有限制的治疗:禁止SCP-1549与D-1549之间发生任何接触。允许由不同医生同时进行治疗。关于让其外出的要求被驳回。- O5-█

研究笔记 1549-23f

治疗并不成功。因为她没有“感觉”,所以她没法说出自己的“感觉”。针对D级人员的治疗同样没有意义。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被恐吓或者愤怒或别的什么,任何的进展都会由于她的“广播”能力而变得没有意义。建议终止治疗。申请SCP-1549服用安定药。这样应该能停止一些活跃的症状(幻想和偏执)。- Johnston博士

申请许可 - O5-██

研究笔记1549-38w

低剂量开始不起作用了;她开始对药物产生抗性。我们不能继续无限地继续增加药物剂量。我们几乎就要给她新的药物来处理安定药带来的副作用。我建议用药物使她昏迷,以遏制她的“广播”,或者试图通过精神心理手术来解决心理退化问题。- Erickson博士

待定 - O5-█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5 Jul 2017 11:1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