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63 塑料布片
EuclidSCP-1563 塑料布片Rate: 16
SCP-1563

项目编号:SCP-1563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563被存放于生物收容区Site-84,模拟温带森林的封闭环境中,并且每周必须将十只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放入其中。任何在野外所发现的SCP-1563个体必须被摧毁。(见收容措施附录1)

鉴于recovery2.log的结果,任何新个体必须极度谨慎地处理,并存于生物收容区Site-84的另一封闭环境中。此新环境用以区隔之前收容粉红色SCP-1563个体的环境。

任何牵涉入捕捉新SCP-1563个体行动的平民都必须施行C级记忆删除。

描述:SCP-1563是一种掠食性生物,外形与常用于乡村的标记用塑料布相似。SCP-1563个体通常为粉色,不过也存在其他颜色的个体(目前已发现橘色与蓝色个体)。SCP-1563在其身体腹部处有非常坚固和锋利的牙齿状结构,长约1.5mm,这些结构被用于刺入猎物的皮肤。

SCP-1563会潜伏,贴近树木或其他直立的木质结构。当猎物经过时,SCP-1563会脱离原处并跳向猎物,然后缠绕並勒住猎物的脖子并直到獵物死亡,接着用牙齿戳穿脖子以吸食血液。SCP-1563似乎比较喜欢捕食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因此对人类的威胁极小,除非它被激怒或缺乏食物。SCP-1563能在没有营养的情况下存活最多两周。

SCP-1563有两个器官:一个是小的毛细管系统,可能是用以处理和运输取得的血液到全身。另一个是牙齿,当血液被引入牙齿表层时,血液会立即扩散入牙下的毛细管。SCP-1563的移动原理不明,因为在它体内并没有发现任何肌肉组织。进一步地说,如果它會进行血液循环的话,SCP-1563的血液循环原理也为不明。

SCP-1563有一种非常坚固的细胞结构,似乎是由“双重”细胞壁所组成,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内细胞壁和外细胞壁皆与除细胞膜以外的邻近细胞紧密结合。这种双重细胞壁被假定为用来强化SCP-1563的结构,使它不易在掠食的過程中碎裂。SCP-1563行无性繁殖,其个体会一分为二,并捕食较小的猎物如兔子,直到个体长到固定的大小。之后长成的个体会重新开始狩猎白尾鹿。

SCP-1563偶尔会分泌一种黄褐色的物质,可能是排泄物。它们每次开始排泄后需约1-2小时才会停止排泄。

应注意SCP-1563的触感和塑料布没有明显的差异。

SCP-1563因多起在████████ ██████,Virginia(弗吉尼亚州)的鹿被用塑料布勒死的报告而被基金会注意到。
基金会的卧底特工被派任去调查事件并确认异常实体的存在,同时一個收容小组被派遣以收容数个个体并送往临时储藏区Site ██。

实验记录1563-7.0:

实验目的:确认不缺乏营养的SCP-1563个体会不会对其他居于北美洲西部的动物有捕食偏好。这次实验是此类实验的最后一次,因为在先前的每次实验中SCP-1563均无反应。

相关人员:D-4213

相关生物:多个SCP-1563个体与一只美国黑熊


此次实验发生了以下事件。将熊引入实验环境后,熊变得愤怒并开始攻击将熊引入的D-4213。随后12个SCP-1563个体跳到熊身上并合力攻击它。其中两个缠绕在脖子上,两个缠绕在右前脚上,三个缠绕在左前脚上,三个缠绕在右后脚上,两个缠绕在左后脚上。熊随后因失血过多,而在該項目附着後的五分钟后死亡。

它们先前已被喂食过平常的饮食,12个个体仍异常地快速对熊发动攻击。之后所有12个个体被观察到进入休眠直到下个月,而且不需任何营养。其寿命超过了正常状态时未饮食的SCP-1563个体。一个月之后所有个体恢复正常行动。

这是SCP-1563异常快发动的一次攻击行为。虽然不太可能,但是我感觉它们在保护D-4213免于进一步的伤害。值得一提的是,D-4213是从被道德委员会确定犯下无直接受害人犯罪1的罪犯中选出来的。我建议未来要再次测试SCP-1563在相同情况下的反应,但下次要选罪行比较严重的D级人员来试验。从我过去对其他异常项目的研究经验来看,我猜想SCP-1563的个体可能具有某种道德标准。不论它们能不能理解攻击者所犯的罪行,它们都有可能可以“判别”一个有感觉的生物所作出的行为是否符合伦理。─研究员Hubei

实验记录1563-7.1:

实验目的:进一步确认SCP-1563会不会如研究员Hubei所提出的假设一样保护人类。

相关人员:D-02231

相关生物:多个SCP-1563个体与一只孟加拉虎


D-02231与六个SCP-1563个体先进入实验环境,五分钟后孟加拉虎被引入实验环境。在测试前老虎已经两天未给予营养,并且不断展现攻击性。当牠进入实验环境时,牠立刻就进入了警戒状态。这时SCP-1563附着在实验环境的树上并逐渐脱离树木。随后老虎猛扑到D-02231上,使他的左臂严重的裂伤。随后SCP-1563从树上跳下并开始攻击老虎。类似于先前测试中的熊,老虎在约四分钟后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孟加拉虎不是我们最初发现SCP-1563的地方的原生种,我们至今也没有在南亚发现任何SCP-1563个体。这进一步证明了SCP-1563对人类可能具有保护作用,因为SCP-1563理论上不会狩猎孟加拉虎。D-02231是从与D-4213类似的罪犯中选出的,我仍然建议用其他品行比较恶劣的D级人员进行更多测试。─研究员Hubei

附录-1563-1:

在实验室里对SCP-1563的进一步解剖研究中,█████研究员注意到SCP-1563身体背面显示了“粉红:保护”的微小文字。目前,观察已收容的每个SCP-1563的背侧与腹侧的测试正在进行。这些文字暗示着一些SCP-1563个体具有不同颜色,所以,获取新颜色的SCP-1563的回收任务也正在进行。

这似乎证实了我的假设。但是“粉红”的字样暗示着还有其他种颜色的SCP-1563,也可能具有其他特性。至今我们只有发现粉红色的个体,所以我即刻请求进一步搜查最初回收SCP-1563的地点,然后我们再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研究员Hubei

附录-1563-2:

在Area-██附近发现了七个橙色的SCP-1563个体。经过立即的检查,发现每个个体的身体腹侧都注有文字“橙色:限制”。所有个体都对除Area-██里的职员以外的人充满敌意,导致研究员█████严重受伤。当前尚不清楚为什么会在如此高权限的基地附近发现这些个体。

我们已经调查了这异常项目好几个月,而成果就在这里。我想,我证实了我先前的假设,就是1563可以异常地“判别”一些它不应该有办法理解的东西。例如,橙色个体怎么会知道哪些人被分配到了Area-██而哪些人没有?他们甚至不具有能记忆这些信息的神经系统。─研究员Hubei

在发现橙色SCP-1563个体后的几个月中,在█████ ██████,California(加利福尼亚州)附近也发现了四个蓝色个体,该地区的气候相当干燥。蓝色个体的背侧显示文字“蓝色:浇透”,在最初检查时,没有发现该个体的任何特性,只有发现颜色和文字上的差异。在检查的四天后,获取现场发生了小规模的非破坏性火灾。约5.4秒后,有火的区域被立即扑灭,着火区域周遭出现了大量的水,而当时并没有人在现场的那一区域扑灭火势。现在假定蓝色个体的特性是阻止火灾或在湿度极低的情况调整湿度。计画要进一步的实验。

应注意这些个体除了颜色与特性之外,其个体的解剖结构都与粉红色个体相同。

在█████,███████附近的一个山洞中发生了多起与洞穴崩塌有关的死亡事件,随后又有报告称死亡事故与“塑料黑丝带”有关。研究员Hubei怀疑这些事故与新的SCP-1563个体有关。以下是后续的影像日志记录。

回收记录1563-2
日期:██/██/████
队伍:基金会回收小队Phi-5
目标:SCP-1563
队员:P5-1,P5-2
队长:P5-9


[记录开始]

P5-9:已启动通讯。小队,确认。

P5-1:确认。

P5-2:确认。

P5-9:通讯已确认。好吧,先生女士们,这次的任务目标是safe级的异常项目,但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要保持警戒。

站点指挥部:Phi-5 9,你可以行动了。

P5-9:收音清晰响亮,我们走吧。

P5-9领头带领小队进入山洞,P5-2的影像镜头显示洞穴入口的顶部附近有大量的黄褐色物质。

P5-2:看上面。这些东西一定是排泄物。

P5-9:你说得对。注意洞穴的顶部,但也不要太分心,那些异常项目可能狡诈得很。

小队继续深入洞穴,一直保持着往水平方向前进,直到遇上一个垂直的深洞。

P5-1:那是个很深的洞,我们要下去吗?

P5-9:必须下去。我们可不能空手而回。我们已经发现了1563的痕迹,但是还没看到实际的个体。我们在离开前至少得确认这里面有没有东西,然后指挥部才能带足够的人手来收容它们。二号,我要你待在这里,确保我和一号垂降时的安全,我们回来时也需要你的帮忙。你们应该没问题吧──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在洞穴中发现任何东西,如果有东西也是在这洞下面。行吗?

P5-1:行。

P5-2:行。

P5-9:好。一号,走吧。

P5-9和P5-1开始设置垂降设备到洞穴地面,确认下面安全后,他们开始垂降。

P5-1: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P5-9:没事的,你受过训练。

下降开始后约5分钟时,P5-1和P5-9的影像从站点指挥部断开,但他们的音频仍与P5-2的镜头连接。后来他们的影像被成功回收。

P5-1:老天啊,这可有多深。这只是个洞穴,不该这么深的。

P5-9:放轻松,我们快到了。

两分钟后,P5-1和P5-9的影像镜头都可看见洞穴的地面。

P5-9:一号,稳住,我们要到底部了。二号,请确保绳索牢固,让我们等等能回去。如果我们的镜头开始失去回应也请让我知道。

P5-2:好的,在下面注意安全。

话刚说完,P5-2的影像随即断开,站点指挥部因此失去与P5-1和P5-9的联系。

P5-1:哗喔,你听到那声音没?

P5-9:是阿。二号,你记录到了吗?

一声巨响从P5-1背后发出,他看见P5-2躺在地面上,应该死了。在P5-2的脖子上还有两个黑色的SCP-1563个体,但是P5-1和P5-9并没有注意到。然后P5-1的镜头显示一串绳索掉落在P5-2身边。

P5-1:见鬼!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P5-9:真遗憾,升降用的绳索只剩一条了。一号,这就是指挥部说别抱期待的原因。不过,指挥部还是会派人来这的。现在,我们继续,我们在这的工作还没完呢。保持冷静,跟着我。

随着他们行进,能看见墙壁上出現越来越多黄褐色物质,但是依然没有SCP-1563的迹象。

P5-9:我们越来越接近真相了。一号,跟紧我。如果你看见任何异常就跟我说。

他们进到一个空旷的洞穴,其内明显地有着不同颜色的大量SCP-1563个体,其中也有先前没发现过的颜色个体。

P5-1:惨了。它们好像在集体地扭动着──耶稣阿,我从未见过如此光景。

P5-9:一号,你帮我做些事情。它们的身体底部有文字,你只需近距离拍摄每种颜色的个体的两面就好。当指挥部派出回收小组来处理这些东西时,实验室的研究员们能分析这些影像。

他们都对以下颜色的个体执行了拍摄:绿色,红色,黑色,蓝色,粉红色,黄色和紫色。其中黑色个体的颜色浓度比其他颜色都更高。在拍摄期间,P5-1拿起了似乎是笔记本的东西。他翻开第一页并快速地检查后便放回去,继续执行手边的工作。P5-1没有告知P5-9这件事。

P5-9:好吧,我看所有的颜色都拍到了,应该够了。我们回去吧。

在返回升降点的路上,洞穴周围能看见很多的橙色个体开始移向P5-1和P5-9。

P5-9:完了,快跑。

他们轻易地跑过了SCP-1563个体并迅速地抵达升降索旁。P5-1回头时看见一些橙色个体仍在追赶。

P5-9:抱歉,孩子。这东西只能支撑一个人。

P5-1:不…

P5-9:你待在这掩护我上去,直到我说你可以上来,这是队长的命令。

P5-1没有回应。P5-9趁P5-1警戒着逼近的橙色个体们时爬上绳索上升。几秒钟后,P5-1看向P5-2的身体,看见黑色的SCP-1563个体从P5-2的脖子上脱落。P5-1连忙远离P5-2的身体,但在他看见黑色的个体快速升上绳索时停下了脚步。于此同时,橙色的SCP-1563个体停止移向P5-1并开始移回洞穴深处。

P5-1:呃。

P5-9:你有说什么吗,一号?

P5-1:…沒有。

一分钟过后,P5-1看见P5-9爬下绳索,有一只黑色的SCP-1563个体缠在P5-9的脖子上。

P5-9:上去吧,你应得的。

P5-9递上了绳索。

P5-1:什么──

P5-9:这是队长的命令。离开。

在P5-9讲话时,他似乎有些勉强。P5-1服从命令并开始上升。P5-1的镜头显示他偶尔会瞥向P5-9,看见他坐在P5-2的身体旁边。在还清楚的最后一幕地面影像中,影像显示多个红色SCP-1563个体在接近P5-9。P5-1在15分钟后完成升降并在此后不久恢复了与站点指挥部的联系。本日志中的影像是P5-1返回Site-█时带回的影像的回放。

以下是P5-1在回收记录中所打开的笔记本中唯一一段可识别的文字。

这世界没有道德品格,而这些东西会修正它。

基于上述事件,我要求将SCP-1563的项目等级变更为Euclid。我们不知道这洞穴是不是这些东西的唯一来源。─研究员Hubei

已批准。现在SCP-1563的项目等级为Euclid。我会亲自修订新的收容措施。─Site-█主管Harding

经过进一步的检查后发现,从█████,███████附近的山洞中回收的每个SCP-1563个体的背面都写有不同的微小文字,以下为记录:

个体颜色 相关文字
粉红 粉红:保护
红色 红色:净化
黑色 黑色:控制
橙色 橙色:限制
蓝色 蓝色:浇透
紫色 紫色:点燃
绿色 绿色:治愈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25 Nov 2019 04:3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